第3章 迫害
    时间很快便来到接近小王子三岁生日的时候,日子越临近,西海龙王往东海龙龙宫跑得越勤快,一来为了熟悉地形,二来说服大哥为小王子办寿辰,本来一岁的时候,小王子应该要办寿辰,但是那个时候正值东海龙王带领三兄弟在人间布雨,想到确实对爱子有所亏欠,而如今天下还算太平,于是,东海龙王决定为三岁小王子庆贺寿辰,并把请帖都给各兄弟们派去。
    终于到了小王子寿辰的这天,寿辰当天,东海龙宫到处张灯结彩,东海龙王在宫殿门口迎接贵宾,东海龙后则在宫殿里忙碌地打点着昨天装饰还不够完善的地方,龙宫的侍从们来来往往好不热闹,海藻们展现最绿的颜色,水母们纷纷跳起舞蹈,厨房的厨师们正在烹饪大餐,香气逼人。正值下午时分,北海龙王和闽海龙王都先后抵达,北海龙王跟大哥的感情最为深厚,“大哥,好久未见。看到你终于有儿继位实属感动。”“老弟,是啊,当初我只怕我死后无人能平定四海,为万民造福啊。”“老哥果然还是我们的好大哥,何时何地无时无刻都在为百姓着想。”是闽海龙王带着夫人一起到来了。西海龙王其实很早便已经到来,看着两位兄弟和很多海里贵宾都已经到来了,西海龙王先吩咐大批卫兵先躲藏在龙宫后门不远处,然后自己再带领两个随从姗姗来迟,从正门进入。“大哥,大哥。”西海龙王一嘴笑容。“你来的最晚,是不是准备了大礼啊,哈哈哈”东海龙王早就忘记了上次教训西海龙王两人闹得不愉快的事情,还是一脸和蔼可亲。“那是必须的啊,我侄儿我第一次见呢,怎能疏忽?”西海龙王一面斗嘴,一面环顾四周,思考着如何给哥哥下点药。只见他拿出一瓶金莹剔透的小瓶子。“兄弟们啊,这是我昨天专门为了小王子寿辰而去民间搜罗的琼浆,我听说啊,喝一口,快乐活神仙啊,这好东西,我得到以后赶紧藏好了,只为今晚和兄弟们一醉方休啊。”
    龙王们都哈哈大笑,大家都欢喜雀跃,欣赏歌舞,纷纷赠礼,三岁的小王子由奶妈抱着,一副安静害羞的样子。两只龙王角坚挺而颜色鲜艳。时间很快到了晚宴,东海龙王一直惦记着西海老弟带来的琼浆,吩咐厨房酒席准备开锣,歌舞笙箫,一派温馨和谐之象。“老弟啊,这琼浆什么时候可让兄弟们解解馋啊?”西海龙王其实就等着东海龙王的这句话,于是装着神秘兮兮地拿出酒来。“快,呈上来。”“哎,莫急莫急大哥,现在即可奉上,不过这琼浆实属人间极品,他这倒酒的手法听说也是十分讲究,今天大哥喜事,不如就由小弟我为大家倒上一杯人间美味。”西海龙王娓娓道来。“那还啰嗦什么?快来啊,哈哈哈。”各龙王都一副垂涎三尺迫不及待的样子。只见西海龙王缓缓走到龙王殿上,左手拿起酒壶,右手是一支圆木棍,我听人间的人说啊,这琼浆酿的时间相当久远,有些可达上百年,这样的酒郁香味浓,但是恐有些沉淀需要立即搅拌,方使这最精华的料子当场重新溶解,只见西海龙王倒出一点酒,立马整个大殿满是香气。大家纷纷咽了咽口水,被这香气扑鼻的酒香馋的不行了。这时候,只见西海龙王把小棍子放进去不停搅拌,左边不停加酒,很快这酒便晶莹剔透。东海龙王见到这神奇的酒,不禁点点头称赞起来。西海龙王端起酒杯,双手敬上:“祝贺东海龙王王业永存,千秋万代。”东海龙王哈哈大笑,举起杯来,敬众人酒。“仰仗各弟兄啊,希望我们四海从此风调雨顺。来,大家一同畅饮。”众人在这琼浆中欲罢不能,又痛饮了大半时辰。
    这时候不远处的人间天上忽然响起了热闹的声音,随即湛蓝的海水里透进色彩艳丽各种花盛开的场景,原来是民间放起了烟花,孩童和女人们纷纷往近陆地的地方钻,“原来今天也是人间佳节啊,哈哈,我这爱子甚是有福,人间都来贺他的寿辰,好一片和美的景象啊,天下太平,哈哈哈。”东海龙王一边举着酒杯一边已经头晕转向了。北海和闽海龙王也难得一见如此绚丽的烟花美景,便也想带着自己的龙王子们一同外出欣赏,见到如此昏醉的大哥,于是便让人搀扶着东海龙王先回寝宫休息休息,随即一行人便外出看烟花。西海龙王也变现的醉醺醺,他上前搀扶着东海龙王,但是其实他清醒得很,只见他上前扶着东海龙王的胳膊:“大哥,我扶你先回宫殿躺下,来人,准备点醒酒茶啊。”“你,你去准备湿毛巾来。”西海龙王一句话便支开了刚刚北海龙王安排在东海龙王身边的两个小卫兵们,另一边,叛变的卫兵们已经闯进东海龙宫开始杀戮,原来这句话是西海龙王给暗处躲着的卫兵们的暗号。听到奇怪的声音的东海龙王大吃一惊,“这是什么声音?”东海龙王惊慌地问西海龙王。西海龙王故意拖延着时间,仍然装着醉醺醺的样子:“别,别担心,大哥,我现在出去看一下。”说完西海龙王便东倒西歪地走了出去,不一会儿,西海龙王又装着惊慌失措的样子:“不好了,大哥,有叛军。怎么办?”“啊?什么叛军?这个时候怎么会有叛军?来人啊,护驾。快,西海老弟,我的王宫只有一千精兵,请你帮我拿着令牌往东阳宫调五万精兵过来。”东海龙王的酒猛然醒了几分,但是仍然站立不稳。
    西海龙王这个时候当然不能离开,“大哥,这个时候,我就该陪你出生入死啊。我可不能扔下你。”说完上前搀扶着东海龙王,东海龙王感到头昏目眩,一把扶在床柱子上。“那,那你赶紧地派人拿着我的令牌往东阳宫调五万精兵过来。”西海龙王假装紧张地答应着,心里暗自想到:“万一让你的五万精兵过来,我这些手下恐怕是要被活捉了。那肯定不行啊。”于是西海龙王装着醉醺醺地往外走,并且在一个卫兵的耳边交代了什么事情。烟花的声音太大,完全盖住水下打斗的声音。北海闽海龙王都暂时没有发现异样,一大堆人还在海平面上兴致勃勃地看着这难得一见的烟花表演。只见一行卫兵拿着剑迅速包围了东海龙王的床榻,“我们是魅帝手下,东海龙王,交出龙王封印,饶你不死。”“魅帝?你们竟然是魅帝的人,是啊,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三百年,他夜是时候出来了,可是....”东海龙王仍然心存疑虑。这时候西海龙王及几个随从上前杀敌,打得不可开交,西海龙王也挨了刀,“大哥,你先找地方藏起来。”“来人啊,赶紧上去找北海闽海龙王,让他们派卫兵过来救驾。”西海龙王一个眼色,出去通风报信的人当场毙命了。东海龙王神志已经开始模糊,平时的功力使不出来了,只好左挡右挡,但是很快被围着床榻的黑衣人打的重伤不起。“西海老弟,我怕是不行了,龙王封印我现在取出来,交给我的龙后和小王子,西海老弟啊,一定要记住,魅帝是千万不能放出来的,这是我答应父王的,请你帮我喊来龙后和小王子可好?”东海龙王知道西海龙王有野心,所以不敢贸然托付龙王封印给他,只有见到妻子继承人,他才能安心离去。龙后和小王子躲藏在另一个角落,有了西海龙王的命令,暂时没人动小王子,因为魅帝还等着他的血来复活。找到了龙后和小王子,东海龙王已经奄奄一息,他费力地启动机关,用最后一丝功力启动龙王封印,把封印拿在手里,顿时,海里地动山摇起来。见到封印,这时候西海龙王的狰狞面目已经露出来了,他抽出匕首在东海龙王的心上就是一剑,东海龙王顿时血溅满地,“你,为什么你?原来是你.....”“大哥,东海时代该结束了,你们当了海上霸主那么久,也该让让我了吧?封印现在在我手上了,哈哈哈。”西海龙王对着龙后就是一剑,龙后马上倒在地上,“来吧,我的好侄儿,三滴血,不会疼的。”这时候外面开始闹哄哄的,是北海闽海龙王的声音,原来封印出穴的声音惊动了他们。西海龙王有些着急了,他把封印放在地上,拉起小王子正要取血,忽然龙后用最快的速度,把封印含在嘴里,趁刀落下西海龙王犹豫分神的一刹那拉起小王子便往外逃,这时候,北海龙王和闽海龙王已经到达寝宫门口了,西海龙王吩咐魅帝的黑衣人快速地在自己的身上狠狠地插上几刀。就这样,进来的北海龙王他们只见到了正在刺伤西海龙王他们一到来便急忙逃跑的黑衣人这样一幅场景。
    北海闽海龙王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东海龙王,赶紧上前查看他的伤势,但是本来就被下了药又中了好几刀的东海龙王早已经没有了呼吸,而不远处的西海龙王身受重伤,但是此刻的西海龙王还是很担心东海龙王没有断气,于是不住地往这边窥探。北海龙王忙问这是怎么回事,在确定东海龙王已经没了呼吸以后,西海龙王放心了,故意虚弱地喊道:“这都是魅帝的阴谋......”说着便假装晕了过去,因为他害怕自己醒着的话,被追问龙后的下落,自己说吧,北海龙王便救会迅速派人救回龙后,一旦龙后回来,大家便马上知道自己的阴谋,但是自己不说吧,万一有一天龙后真的被救回来,自己也无法解释清楚。同时封印也还得不到了。只好装作重伤昏迷了过去。西海龙王带来的卫兵除了十个左右其余全军覆没,他想着这些卫兵见到自己已经昏迷了,群龙无主,肯定会赶回去复命的。而魅帝定然不会放弃马上到手的鲜肉。果然卫兵们见到到来的北海龙王和闽海龙王以后,害怕被抓住,于是赶忙回去复命,魅帝眼看封印和龙血近在咫尺却失之交臂,气急败坏。“麟谷,龙后身负重伤不会跑远的,你马上带人去附近追查。切记,不能让北海闽海龙王的人捷足先登了。确实,见到西海龙王倒地不起,龙王大哥已经死去的北海龙王和闽海龙王下意识地开始寻找东海龙后和小王子的下落。北海龙王分析着:“刚刚西海龙王说是魅帝的阴谋,那会不会龙后和小王子已经被带回魅宫了啊?”“可是,魅帝抓住他们是为什么呢?”闽海龙王疑惑不已。“我听父王说起,魅帝要复活,是要拿到海上霸主的封印和龙王的鲜血的。现在大哥已经死去,那么魅帝一定想得到小王子的血。”北海龙王思考良久,终于想起来了。“如果是这样,那没有必要带着龙后一起去魅宫啊,多一个人就更引人注意啊。”闽海龙王补充说道。北海龙王在房间来回踱步,猛然见到掉在门框不远处的龙王令牌,“看样子,大哥曾经派人去东阳宫调遣精兵。”说完一把拉过一个小卫兵,问这个令牌是怎么回事。小卫兵回答说道:“刚才混乱中,见到西海龙王醉醺醺地拿着令牌递给一个他的手下,但是可能当时叛军实在太多了,在打斗中,令牌掉在这里了吧。”情况混乱,龙宫守卫本来就不多,所以小卫兵也只能大概说个迷迷糊糊来。于是北海龙王着急地召来手下:“无论如何,分头行动。龙后很有可能被带回了魅宫,也有可能被魅宫的人追杀逃亡。”闽海龙王点点头,也迅速召来了自己的手下,两队人马兵分两路行动。西海龙王在隔壁的房间听到两位龙王的谈话,很是担心龙后会被先找到导致自己的阴谋败露,那个时候,可真是什么好处都没有得到还被当成谋反的罪人处置。趁着夜深人静,两位龙王都不在宫殿内,赶紧喊来手下吩咐着什么。
    龙后这边,一边捂着流血不止的伤口,一边拉着小王子往西海的方向游去,逃出来的东海龙后只在北海龙宫的深处留下自己的一些血作为诱饵,便迅速包扎好伤口,往另一个浅海的地方游去,事到如今,东海龙后谁也不敢相信了,她不敢到北海和闽海向两个龙弟求助,因为脑子里一直是西海龙王那张罪恶的嘴脸,和平时嬉皮笑脸,受到东海龙王责备都不敢大声一吭的西海龙王实在是判若两人。那是夜色悠悠之时,今晚的夜似乎格外的寒冷,连月亮都不想出来了,躲在密布的乌云后面。已经精疲力尽的龙后不知不觉游到了西海的小渔村附近,忽然听到对面的海平面上还有一只孤零零的船只,只有一个渔妇还在打鱼,龙后在不远处看了这个渔妇很久。随即把嘴里的封印吐出来,放在手上,只见不一会龙后的手亮起了蓝色的光,龙后缓缓地举起手掌,封印贴在自己的手掌上,慢慢地进小王子的身体里,胸膛内。小王子睁着好奇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母后,不知道自己的母后要做什么。“我的好王儿,母后现在把封印藏在你的身体里,在十六岁之前封印会一直沉睡,也没有人会找得到你,待你有能力护卫四海安定之时,封印便会启动,你要切记你的使命啊。”龙后悲伤地看着眼前的东海小王子,抚摸着小王子稚嫩的脸蛋,泣不成声。小王子好像懂得了什么似的,伸出小手,慢慢为母后抹去眼泪。龙后担心拖得越久越容易被西海龙王的人追上。于是急忙抹干脸上的泪水,在小王子的面前缓缓地伸起手,一束蓝光打在小王子的脸上,只见小龙王的样子迅速被磨平了,她悄悄地来到渔妇的渔船旁边,把小王子塞到渔船上,渔妇吓了一跳,惊慌地问道:“你,你,你是谁啊?”“我是东海龙王后。”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为了让自己的孩子有个安全的去处,东海龙后只好如实告知渔妇自己的真实身份。“我好像见过你,你好像救过我们家孩子?”东海龙后没有回答这句话,只是紧张地看了看四周,便着急地解释道:“我和我的王儿,如今遭到歹人迫害,这是未来的东海龙王,他可以保护四海平定,护卫千万代黎民百姓的安危,请您务必救救他。”说完便依依不舍地再抚摸了一下东海龙王子,然后一头栽进水里,迅速向着另一个方向游去。留下一脸不知所措的渔妇和忽然流下泪水的三岁小王子。龙后游啊游,尽量往更远的地方游去,但是游着游着她体力不支了,包扎好的伤口再次崩裂开来,终于龙后渐渐失去意识,她没有挣扎,带着微笑慢慢沉入海底,是啊,她可以永远和她心爱的东海龙王一道了。突如其来的孩子让渔妇很有些疑惑和犯愁,因为自己家境贫寒,自己一人独自抚养年幼的女儿,但是想起龙后的话,她不敢迟疑,毕竟世世代代都是靠海而活,而且自己记起来了,半年前就是这个女人救了自己的女儿。回到家里以后,她把小王子介绍给自己的女儿,她不久前丧夫,随后便和女儿相依为命,今天是女儿三岁生日,家境贫寒的她,趁着夜色没人打鱼,想给孩子加点营养。看着女儿高兴地拉着小王子的手,想着自己出海的时候总是一个人孤零零在家的女儿总算有个伴了,而且多一个孩子也不会多很多的负担。渔妇也就释怀了,何况这还是救命恩人的孩子,于是思考再三,她决定留下这个可怜的孩童。渔妇看着两个高兴的把孩子一起吃着自己刚打上来新鲜的鱼,忽然想起龙后的嘱咐,于是渔妇小心翼翼地叮嘱两个,暂时不要随便外出以免让村里别的人发现,渔妇打算想等着时间久一点再慢慢让这个孩子出现在众人面前。却不知一场灾难正在悄悄降临。
    这边,麟谷带人追杀龙后,手下却发现龙后的尸体沉在了海底。但是小王子却不见踪影。其实龙后当时只是重伤坠入海底,但是并没有因此死去,西海龙王的人率先发现了重伤不醒的东海龙后,为了不让自己谋害东海龙王的事实败露,西海龙王悄悄下令杀死了东海龙后。其实魅帝并不想杀死龙后,因为可以用小王子来要挟东海龙后。但是可惜是西海龙王的人率先发现了东海龙后。“在海的周围四处寻找,一个小孩子,离开大人如何生存,他肯定是为他托付了人家,加派人手,海里和人间都不能放弃。”魅帝得知东海龙后已经死亡,于是分析道。“是,魅帝”。一众杀手气势汹汹地继续踏上寻找之路。在随即寻找小王子的过程中,魅帝的人和西海龙王的人又重合在了一起。“北海龙王和闽海龙王的人也在寻找龙后和小王子,我的人跟你的人不能一道行动,以免被发现我们有合作。”“可以,放心吧,西海龙王,这次能杀死东海龙王,我们已经成功了一半。现在龙后又死了,一个小孩子,相信也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麟谷胸有成竹地说道。“这样吧,我去跟踪和拦截北海龙王他们,因为北海龙王负责追兵这条路线,而闽海龙王则负责到魅宫去追查龙王子的下落。”“好的,我们分头行动。”麟谷说完便带着一众黑衣人走了。“绝对不能让北海龙王他们发现我做的这些事情。”西海龙王说完愤愤地往北海龙王赶去。
    这天,渔妇早早打完鱼回来,傍晚时分,渔村闯进一大堆穿着黑色带紫衣服的人,抓住人便问“有没有见过一个三岁孩童?”渔妇感觉不妙,这两天她一直把孩子藏在自己家里房屋底下,就是想等风声过后再光明正大让孩子生活下来。但是没想到这些人来的那么迅速。这些黑衣人见一个问一个杀一个,渔妇知道自己躲不过去这个劫难,看着小王子和女儿,脑海里想起龙后的话:“这是未来的东海龙王,他可以保护四海平定,护卫千万代黎民百姓的安危,请您务必救救他。”能拯救万民,牺牲我一个又何妨?只见她迅速拿出剃刀,拉过女儿。“有人吗?快开门,我们是官府的,有一个三岁孩童丢了,是不是在你这里?”渔妇终于打开门了。“我们是官府的,这里有没有一个孩童?”官兵凶巴巴地说。渔妇忙说,没有没有,我都是一个人住的。卫士们进屋翻找,最终在一个衣柜里找到一个三岁孩童,麟谷看了一眼,两只角尖尖凸起来,此孩童正是小王子。“孩子,快,快跑啊。”小王子在渔妇的指令下奋力往前跑,但是他哪里是十几个训练有素的卫兵们的对手啊,很快就被抓住了。这边,卫兵在麟谷的命令下,一刀杀了渔妇。麟谷在房子里四处转悠了一圈随即缓缓走出来吩咐道:“你们细细查找这个村子里还有没有活口,一口不能留。我现在先把小王子带回去给魅帝,封印的下落也许就这小屁孩知道。”“遵命。”黑影一般的十几个人疯狂在小渔村里进行屠杀。奄奄一息的,还活着的孩童统统不留活口。一直忙到天快亮的时候,黑衣人才离开。
    (本章完)

章节目录

东海龙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伴你桐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伴你桐行并收藏东海龙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