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偷龙转凤
    已近响午时分,小渔村一片血流成河,血液已经干涸了,到处是苍蝇漫天飞。静悄悄的村子似乎已经没有一个人了。
    这时候,渔妇屋子忽然有了动静,房子的底层下面缓缓地钻出来一个小小的身影,从昨晚到现在,他都没有吃过东西,肚子很饿了的孩子听到上面已经没有了动静,想起大娘的交代:“等到很久都没有听到声音以后才可以出来。”于是孩子悄悄地爬了上来,想找点吃的。
    “上官大人,还是别下车的好,这里血流成河。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小渔村口停着几辆官轿,“是什么人,竟然如此胆大妄为,这可是天子脚下。实在是太没有人性了。”一口浑浊的男声音传来。“东桂,下轿。”“是,是,老爷。”
    只见一堂堂相貌有些年纪的官人出现在小渔村口。官人一路走一路查看,最后终于来到了渔妇的渔船屋内,到处查看之时,忽然东桂来报,老爷,这有一小孩童,还活着。
    官人马上过去,只见这个孩童安静地坐在凳子上,默默地盯着到来的官人,没有惊慌也没有说话,上官大人忙让管家取来水和食物。
    孩子看了看来人,很快便把食物放进嘴里,狼吞虎咽起来。“这孩子是饿坏了。”看着吃的那么急的孩子,上官大人赶紧拍着他的后背:“你慢点,还有呢。”正在吃着吃着的孩童,看着上官大人,忽然哭泣起来,不一会竟然昏倒了过去,官人急坏了,连忙为他把脉。
    “他怕是太累惊吓过度了,看样子,他的家人已经全部遇害了。东桂,你让几个人来村里看看还有没有活口,有的话一起带回去疗伤。”“好的,老爷。”说着,官人便抱起孩童坐上马车。
    孩童一路上噩梦不断,时间回到昨天晚上卫兵来扫村的时候。渔妇拉起自己三岁女儿,拿起剃刀,把她的头发都剪光,发型跟小王子的一模一样,然后,把两个孩子的衣服换了过来,最后再拿出一些平时大海捞上来的海产品,一对麟角,粘在孩子头上。做完这一切,她把小王子带到水下一个隐秘的小房子进行藏匿,并对孩子说:“小王子,你就在这里,千万不要出声,等到很久都没有听到声音以后才可以出来,另外,我真的希望您能挺过这一关,将来为万民造福。”说罢她匆忙上去渔船屋里,把自己女儿关在衣柜里,拿些衣物挡着,这时门外已经传来急切的敲门声,“言儿,母亲对不住你,但是为母不得不如此做啊,当年要不是东海龙王施福,我们早就死了。听着言儿,一会面对那些凶狠的人,千万不要出声,他们暂时还不会杀你,你就自己多保重吧.......”说着把一只海珠放在她手里。便转头去开门了。
    接下来便是血溅一地的杀戮,小王子在地下悄悄地看着这残忍的一幕,年幼的他并不理解这意味着什么。只是在上官大人温暖的怀里的小王子一次又一次梦里大喊,别,别杀大娘.....别,别捉走言儿......
    而在上官大人的马车离开没有多久,北海龙王的追兵也赶到小渔村,见到满地狼藉的村子,卫兵们都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来者仔细地进行搜查,想看看有没有活口留下。
    另一些追兵在不远处的深海海底发现已经死去多时的东海龙后,于是急忙把尸体打捞上岸,卫兵们搜查半天没有收获,于是折返到东海龙宫进行复命。
    东海龙宫里已经被人收拾得恢复了往日的模样,但是只有时间知道,这一切发生了多么惊天动地的变化。看着中刀身亡的东海龙王大哥冰冷的尸体,北海龙王和闽海龙王都悲痛万分,这时候,西海龙王拖着病重的身体出来了,只见他假惺惺地留下两行热泪:“这,这怎么会这样呢?这才几天的功夫啊。我们不是来给小王子祝贺生辰的吗?”闽海龙王拍了拍西海龙王的肩膀:“西海老弟啊,你身受重伤,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这些可恶的黑衣人,如果不是你们及时赶到,我恐怕也像东海大哥那样,已经命丧黄泉了。”西海龙王感叹道。
    这时候两队北海龙王和闵海龙王派出去追查的卫兵们陆续地回来汇报,只见卫兵们缓缓地把龙后的尸体抬上大殿内,“回禀北海龙王,龙后我们是在西海海域深海处发现的。发现的时候龙后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一个卫兵汇报说道。“果然,还是没能躲得过。”看着龙后苍白的尸体,北海龙王拍着胸脯伤心不已。
    此时的西海龙王却一脸镇定,准确来说,他的心里是欣喜的,至少能把他的阴谋告知于众的人都不在了。自己暂时是安全的,至于小王子,他也不担心,一个小孩子说的话,大家也只当是受到惊吓罢了,很容易糊弄过去。
    “那小王子呢?”北海龙王忽然想起侄儿,赶紧追问道。“回禀北海龙王,我们在西海附近发现了小王子曾经待过的痕迹。”另一个卫兵说完递上一个物品,北海龙王接过来一看,没错,这正是东海龙王子寿辰那天龙后亲自采摘海里盛开的藻花和蓝色的水母为龙王子所做的一个饰品,而蓝色的水母只在东海龙宫生存,所以这些水母都已经死亡。
    “但是我们找遍了整个西海领域包括海上和陆地都没有发现小王子的身影。”卫兵继续回复。北海龙王低头沉思着:“一个孩子,能到哪里去呢?”“会不会被魅宫的人抢走了?”闽海龙王说道。正在这时候,闽海龙王负责追查魅宫的那一队卫兵也回到了东海龙宫。“回禀闵海龙王,在魅宫并没有发现三王子和龙后的身影。”卫兵作揖汇报。“有可能小王子已经死了。在深海的某个角落。或者,小王子被魅宫的人带走了,只是他们肯定会料到我们会派人去追查,只是没有露出来而已。”闽海龙王分析说道。“还有一种情况,有人在我们到来之前,带走了小王子。当然,这个人,不是魅帝,也不是我们海上之人。”北海龙王看着沉睡着的大哥大嫂说道。
    “但是封印呢?”西海龙王捂着伤口,虚弱地问道。这可是他最在乎的问题。两位龙王面面相觑,是啊,小王子不见了,那么封印呢?“有可能掉落在深海之中吗?毕竟那个时候的东海龙后已经意识模糊。”闽海龙王接话说道。“无论是封印还是小王子,无论是魅宫还是海里还是人间,我们都不能放弃寻找。”北海龙王坚定地说道。“只有这样,我们才对得起大哥长久以来对我们,对天下苍生的付出啊。”北海龙王眼眶通红了。闽海龙王和西海龙王沉默不语,宫殿上下都是悲伤的气氛。
    再看这边,麟谷把小王子带回魅帝的紫宫殿,见到小王子的魅帝喜不胜收,他逼问小王子,说吧,孩子,你母亲临死前给了你一个东西,是什么?孩童紧紧握住手里的海珠,什么也不说,“孩子,肯定是累了嘛,给她准备点吃的,然后再慢慢审。”魅帝看着倔强得一声不吭的小王子吩咐到。
    饭很快被端上来了,但是小王子倔强地看着深海里的陌生恐怖的人,却没有一丝害怕的反应,只是趁着众人不注意,迅速往远离魔笼的地方跑去。当然,深海的尽头还是深海,小王子很快便被捉回来了,眼睛都不对魅帝抬一下,恼羞成怒的魅帝收起刚刚的温柔,气愤地候着着吩咐麟谷对孩童进行搜身,但是身上什么都没有。魅帝见到孩子握紧的手,于是指着孩子的手说道:“在那里,在他的手上。”于是麟谷上前想扒开孩子的手,这个孩子的脾气非常倔强,拉起麟谷的手一口咬了下去,麟谷疼得哇哇大喊,用力一甩。
    孩童的嘴巴脱离了麟谷的手,但是他仍然不愿意张开握着东西的右手,魅帝气急败坏,张开右手开始运功,用魔力一把将她打翻,孩童飞到了不远处,头上两只犄角断裂掉了下来,海珠也掉了出来。
    魅帝一看,不对劲。于是命令麟谷上前抓住小孩,果然发现角是假的,更让魅帝惊讶的是,这竟然还是个女孩子。“放开我,那是我娘留给我的东西。”孩童倔强地喊道。不断在麟谷的怀里挣扎着。“你不是小王子,你是谁,你是谁?”魅帝眼睛现出可怕的紫色,挨近魔笼,疯狂地喊道。
    但是孩童把脸扭过一边,看都没有看魅帝一眼,待麟谷把她放下来,孩童马上便跑去地上把海珠子捡起来。“马上,麟谷,你马上赶去渔村,既然渔妇冒死把自己的孩童交出来,肯定为了掩护某个人,她肯定藏起来了小王子。你这个饭桶,饭桶。”麟谷惊慌失措,答应了一句便马上带领一行人赶到渔村。
    这次果然在渔妇船底下发现一间小屋子。只怪当时以为已经抓住了小王子,所以并没有继续查找细致。麟谷懊恼地拍着头。命令手下在附近搜查。但是为时已晚,孩童已经被京官上官修大人救走了。
    深夜里,麟谷回到魅帝宫殿谢罪。魅帝勃然大怒,想杀掉孩童,这时候西海龙王刚好偷偷潜出来查看魅宫的调查情况,过来阻止,“魅帝,手下留情,四海现在虽说有些动荡,但是还在我们几位龙王的掌控范围,我想,这必然是龙王封印还在继承者手里,而继承人还活着的原因。而龙后已经死了,为了小王子安全成长,为了封印不落在我们手里,龙后有可能会将封印封锁在小王子身体里,一般来说,在继承者成年即是十六岁之时,有能力继承霸业之时,封印会自动解封,届时我们还有机会。但这也只是有可能,有可能龙后也会将封印藏在什么地方,等待着它的主人出现。”魅帝听完消了一口气,既然封印和龙王子都还在,那就不必担心了,得到只是时间问题。
    “这个女孩,是曾经和小王子相处过的人,又有渔妇留下的海珠子,不如就留下她,待他日龙王封印解封之时,可以替我们寻找小王子。毕竟,你这手下并不得力啊,魅帝想要一统天下,恐怕还需要些力量。你也知道,我在龙宫还是一个受害者角色,也不便常常出手。”说着瞟了一眼麟谷。
    “西海龙王,你不要太得意了,如果你当初狠下心来杀掉龙王子,今天天下不都是我们的了?”麟谷生气不已。“你给我闭嘴,你哪件事给我办成了?男孩女孩都分不清就带回来,你给我滚进去。”魅帝火冒三丈。“是。”麟谷恶狠狠地看了一眼西海龙王。“你叫什么名字?”魅帝恢复了和蔼的嘴脸问道。孩童盯着笼子不说话。“确实是比较有个性的孩童,从今往后你就跟着我吧,我把我的功力都教与你,将来为我寻找东海龙王子,为我打天下吧。”魅帝说完看着西海龙王,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至少现在的情形对于两人还是有利的。“我听说你的娘喊你言儿,那从今天开始,你就叫熏言了。”
    说完大手一挥,孩童瞬间倒地。“她的记忆就从今天开始了。”魅帝眼神凶狠语气温柔。与此同时,西海龙王还贼心不死地暗中到处派人追查小王子的下落。
    四海离京城也有几万公里,实在很难追查。四海安定暂时由几位龙王一同负责。西海龙王和魅帝商量,就算现在找到小王子,也无法辨认真伪,因为封印还被封锁,没办法打开。无法启动魔笼,要龙血也无计可施。倒不如,先不打草惊蛇了。等十三年以后,封印重现江湖,再进行追查也未迟。
    再说小王子深夜被带回京官上官修的家里,每天都在做噩梦,上官修大人请了很多郎中给治疗。一个多月以后才稍微好一点。这时候,孩子才终于能开口说话了。“你叫什么名字啊?”小王子一言不发,因为长期生活在海上世界,跟人类鲜有接触,所以不知道该说什么,一直以来,他也没有名字,东海龙王子是每个人对他的称呼。“这该不会是个哑巴吧。”夫人很是担心。上官修牵着小王子的手,“孩子,你别怕,都过去了。你有名字吗?”小王子看着这个照顾了自己一个多月的人,终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的名字。”上官修和夫人惊喜不已。
    上官家族是朝里一品朝臣,在京城位高权重,可惜身体不好的夫人才刚刚给他诞下一名女孩,取名纤云。上官修非常担心有人追杀小王子,所以让家丁都不得外传家里接回来一名孩童。毕竟能杀戮整个村庄的人,肯定不会是善类,那么全村只剩下这一个孩子,说明是有人故意藏起来,既然如此,那肯定还会有人到处找他,也证明这个孩子的身份不会是一般人。
    过了几天,上官大人故意说自己一把年纪,还没有儿子,只好从街边收养了一名幼儿,年龄和小王子差不多大,并故意让很多人都看到了。
    其实这名孩童经过证实是患有不可救药的疟疾。上官大人传出风声说自己要收养这名孩童。上官大人好吃好喝地供着这位小乞丐,但是得了疟疾的小乞丐还是很快病死了,上官大人命人偷偷掩埋小乞丐,从此,小王子名正言顺地成了小乞丐。成了名副其实的上官大人的儿子,再也没有人怀疑他的身份了。
    慈善的上官大人给孩子取了名字:上官暮霭。因为那天他到达小渔村的时候,一片白雾霭霭。从此琴棋书画亲自教育他,可喜的是,这个孩子异常聪慧,因此上官修还将毕生的武功教与会他。
    但是因为受到了严重惊吓,回到上官修家里的小王子已经渐渐忘记了很多记忆。慢慢地,他的脑海里只记得来到上官修家里的愉快的成长记忆。
    与此同时,熏言在深宫中也慢慢出落成一位大美人,并且每日坚持习武。做事情非常雷厉风行,是魅帝的左膀右臂。这些年,她经常帮助魅帝在海上制造覆雨翻云的灾难,同时帮助魅帝联络一批忠肝义士,使得魅帝的人手越来越壮大。
    十三年过去了,上官暮霭长大了,十六岁了。一副彬彬有礼的少年样,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最重要的是,武功非常了得。上官纤云和这个收养的哥哥感情特别好,她知道这不是自己亲生的哥哥,所以一直悄悄喜欢着这个哥哥。
    (本章完)

章节目录

东海龙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伴你桐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伴你桐行并收藏东海龙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