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诞生
    与此同时,深海里,有一股黑暗力量正在暗涌,有一个大铁笼里,躺着一个硕大的黑衣人,旁边忽然出现一个身影,声音低沉,他来报:“魅帝,你该醒醒了,已经三百年了。”良久,黑衣人睁开双眼,他喃喃自语道:“我们的相约之日要来了吗?我已经沉睡三百年了,终于要复活了!”他刚想挣脱着起来,可是一碰到铁笼壁,就被几道红光弹回来了,他痛苦地喊叫起来。魅帝,现在还不是时候出来!你再坚持一下,一切都在我们的计划中了,东海龙后已经顺利怀上了龙子。”“真的?哈哈哈!好!只要等东海龙王子一出生,我们的天下就指日可待,我们一定可以夺回属于我们的天下。”恐怖阴森的笑声响彻整个深海。
    高兴坏了的东海龙王赶紧派人告知各个海域的弟弟们,告知他们龙后已经怀孕的大好消息。闻听此消息的西海龙王顿时大生闷气,在王宫里大扔东西,喝闷酒:“这怎么可能?明明才几天功夫,这就怀上龙子了?已经十年无子了啊,就着几天,本来只要过了明天,就是我统治的天下了,这实在太不寻常!”西海龙后安抚道:“这不是刚怀上,而是现在才发现罢了,你就认命吧。东海龙王,他毕竟是我们的大哥,他一向宅心仁厚,这也许是上天的安排吧...”“你这无知妇人,胡说八道什么呢?难道我西海龙王的能力会在他东海龙王之下?我定要找人调查清楚,我实在不甘心如此被宰。只有一步之遥了!”说完大口喝了一口酒,把杯子狠狠地摔下桌子上。他暗中派人去询问了东宫的人,想查清楚在龙后发现怀孕的前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没有什么异常。同时为了避免怀疑,自己也和各位兄弟一样,派人前去祝贺了自己的东海龙王大哥。
    一年的时候很快过完,龙后的肚子越来越大了,西海龙王虽然仔细调查了,但也只是知道龙后在发现怀孕前的一天晚上忽然龙宫出现一些奇异的天象,也知道龙后在怀孕前的日子曾经到过人间市集。但是也只能当做龙后心情不好,外出散心而已。而龙后自己的记忆更像是已经被那个道士抹去了一般,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所以派去的丫鬟根本没有查出什么证据证明小王子是造假的。为了更好地监视龙后,西海龙王特意找了个借口:人手不够,为了嫂子得到更好的照顾,然后,派了几个丫鬟陪在龙后左右。终于,这天,要到龙后诞下龙子的日子了。只见整个东海龙宫都挤满了人,挤满了虾兵蟹将,最里面是海龙宫最强的太医们。但是生产过程却没有那么容易,天边忽然突现几道金光,与此同时,人间一个贫困的小渔村上,一位美丽贤淑的妇人也准备生孩子,她痛苦地叫着,汗水浸湿了头发,湿了衣服,像刚刚从河里走出来一样。此时在一个神秘的山洞里一位道士也在殚精竭虑地念着咒语酝酿着,这个道士,正是当初给了金珠子龙后的那个道士。龙王在房间外焦急地踱来踱去,不知道过了多久,龙后昏了过去,而龙子依然出不来,就这样过了许久,助产婆,拿出红布放进龙后嘴里,然后自己伸手进去,想把王子拉出来,这时,忽然一阵婴儿啼哭惊破了天地,一个在海里,一个在陆地上,一男一女两个婴儿同时出生了,道士惊喜不已:“拯救苍生有望了啊”。说着他快速地念着法术,左右手各出现了三滴血,血液腾飞在空中,闪着金色的光芒,只见他快速地把两边一甩,两个婴儿背部闪过一丝微光,然后很快便恢复原样。“恭喜龙王,恭喜龙后!生了个龙子!”龙后精疲力尽地看了一眼龙王子,静静地微笑着,东海龙王则高兴的合不拢嘴,抱着小小的王子踱来踱去。恭喜你,是个千金,小渔村上淳朴的妇人美丽的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他们都没有发现,山间的花儿忽然开遍了漫山遍野。而山洞里,道士瞬间变得白发苍苍,倒地不起,“祖父亲,您的遗愿孩儿已经完成了,希望我们不会是危害黎民百姓的那个千古罪人啊。”说完倒地不起。
    眼看自己查不出证据,而这边小王子却已经顺利降生,西海龙王也只能啃下这口气。整天怨气不已,魅帝这边得知虽然一岁的小王子已经被册封为王,但是按照海上传统,封印是镇海之宝,不能随意移动,否则会引起海上大乱,其次,如果封印落入不是继承者之手,那么天下必经浩劫。只有在江山易主之时,封印才会出现,而自己要重现天日,取得封印是第一步。西海龙王这晚正要休息,忽然一阵黑影潜了进来,“谁?”“西海龙王,你好啊,哈哈哈哈”。只见这阵黑风带着紫色的光一直旋转。“东海龙王子登基了,你心里不开心了吧。”“你到底是谁?胡说八道什么?”西海龙王大惊失色。“别怕啊,我就是那个来拯救你的人啊。确实啊,论能力论才华论当年打天下吃的苦,你可远远超过了你老大哥呢。”听到这里,西海龙王心里的愤愤不平又不由得涌了上心头。“你,怎么知道的?”黑影一阵席卷,西海龙王眼前一黑,过了好一会他终于醒了过来,只见眼前一个大铁笼子,冒着紫光,笼子里一个紫衣人,直勾勾地看着他。“这是魅帝。”西海龙王大吃一惊,“魅帝?”他没有想到魅帝居然还活着。他不禁一哆嗦,“这就是当年叱咤风云的魅帝?”西海龙王在脑海里搜索着父亲曾经告诉过他的关于四海大乱缔造者的魅帝传说。“我是魅帝的使臣,你应该知道魅帝吧,当年差一点就成了世界的统治者的魅帝,就这样被自己的弟弟东海龙王联合各大天王封锁在底下几百年了。”刚刚那个黑影解释说道。“早听说魅帝功力之高强,想必当年也是跟我一样,大志难实现啊?”西海龙王看了看着幽暗的环境同仇敌忾道。“是的,这次魅帝回归,就是为了夺回属于他的天下。”“那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呢?”在还没有确定对方功力之前,圆滑的西海龙王也不敢轻举妄动。“你放心,西海龙王,你要是能帮助魅帝,他绝对不会辜负你。你肯定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你也知道,开启魔笼必须要用封印,但是封印在东海龙宫,也许你能偷出来。”“封印?魅帝万万不可啊。”听到要取封印,西海龙王吓得跪在地下。“封印一取,海上定会大乱,何况我不是继承者,怕是无法承载这股力量啊。”自从魅帝三百年前偷走了封印作乱,海里对于封印的管理便无比严格。“啊哈哈哈,西海老弟,看来你是有做贼的心没有做贼的胆啊,你想想东海龙王统治海上多少年了?上百年了,也是时候易主啦。”漆黑的大笼子传出声音来,低沉而有力。“现在,他又有了王子,必是代代相传,你认为你还有机会吗?”魅帝瞪着紫色的灯笼一般恐怖的眼睛猛地冲到西海龙王跟前,狰狞的面目把西海龙王吓了一跳。“现在,我们有一个互赢的机会,我想你会有兴趣的。你想想,如果,你的老大哥一家都不在了,继承者是谁?”“是啊,那应该就是我了。”西海龙王悠悠地说道。“那你的海上霸业是不是就名正言顺了,那样的话,海上也不会因为继承者的问题大乱,而你的兄弟们也不会再有意见,毕竟你的才华大家都有目共睹。”“但是,东海龙王会轻易交出封印给我?那是不可能啊。”“西海龙王啊,你再开动你那善良的脑袋想一想吧,什么时候封印会出现?”“在传位的时候,可是那个时候,小王子都已经成年了。”“如果,他都不在了呢?还有成年的可能吗?”恐怖的面容让西海龙王不寒而栗。西海龙王瞬间明白魅帝的阴谋。这是要提前夺取封印,如果这样的话,东海龙王一家肯定得死。西海龙王犹豫了,虽然他野心勃勃,很想做海上霸主,但毕竟这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啊。这些年虽然他一直愤愤不平,内心抑郁难解,但是要看着兄弟死,这确实有点于心不忍。看出了西海龙王的顾虑,魅帝接着诱惑到:“你放心西海老弟,我只需要封印打开魔笼,现在我已经到了三百年的期限,只要有了封印,我便可以出去,到那时候,封印还是还给你,你可以继承帝位,海上霸业我会替你撑着,我们就让那些口嘴不服之人统统都消失吧?”紫衣人狂笑着消失了。“麟谷,送龙王。”浑浊的回音久久回荡在深不见底的海里,只留下愣着的西海龙王不知所想。“是,魅帝。”麟谷作揖。“西海龙王,我是魅帝使臣,这天快亮了,不如在下先送您回宫。你再慢慢考虑?出来太久也是不好。”麟谷礼貌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接着说道:“如果你想见魅帝了,只需要一声笛响,我便出现,引你觐见。或者你自己来到魅宫也行,只是魅宫深测,确实很难找。”说完递给西海龙王一支小短笛。海里的生物们众多,每种生物都有着自己的听力分贝,也就是说短笛吹出来的那种分贝,只属于专属的魅宫的人,只有他们听得到。
    回到龙宫的西海龙王,内心久久未能平复,魅帝的话确实让他心情澎湃,眼前就有一个机会,可以马上得到龙王封印,只是牺牲一下自己老大哥而已,难道就这样错过吗?但是想起大哥对自己西海的帮助,虽然自己处处与他作对,但是东海龙王从来都是大局为重一次次地原谅他。西海龙王早早躺下了,梦里是他与大哥一起跟随父亲平复四海之乱的场景,当年魅帝还只是东海龙王的哥哥,看着温顺暗自里却野心勃勃的他,不甘心只成为弟弟的手下,集结了陆地上和海上其余几个龙王手下,天上的邪魅力量,先是偷走龙王封印让四海大乱,洪灾遍野,黎民百姓无数死于水灾,接着大火遍地让庄稼毁于一旦,以此来逼三大帝王让贤。当时年轻的他自己一人便砍杀无数逆党。为父亲的春秋霸业立下汗马功劳。但是梦里却不见父亲称赞一句自己的劳苦功高,而是那咄咄逼人的口气:“就你这杀气腾腾的样子,如何为万民造福?做海上的统治者你想都不要想。”愤怒的西海龙王就这样惊醒了,几乎每天晚上他都被这样的噩梦缠绕。他不知道的是,魅帝每天晚上都会派麟谷在他的心上加上邪恶之力,就是让他慢慢失去理智,只记得仇恨之事。这半年,西海附近的村庄遭遇千年一遇的大旱,死伤无数的村民,而朝廷的物资一车车运往灾区都无法挽救这样日益严重的局面,西海龙王便去东海龙宫和东海龙王商量降雨的事情。“西海老弟,这降雨应该更早一些,怎么现在才来呢?”说着拿出了降雨兵符。“东海龙王大哥,这降雨兵符在你的手里,你当然是这样说,你都不知道我过来这一趟多费功夫。”西海龙王抱怨道,确实,西海龙王自己也在用自己的方法挽救难民了。却感到哥哥在责备自己办事怠慢。“西海老弟啊,黎民百姓的生命比什么都重要。半年才来降雨确实太久,这样都不知道有多少人们要饿死渴死。”东海龙王无法理解西海龙王的做法,继续教育道。西海龙王一肚子火地回到了西海龙宫,开始用降雨兵符召唤降雨卫兵,很快,一场久违的甘露便落入人间,人们纷纷在雨中起舞,看着高兴的百姓们,西海龙王的气总算是消了一点,只见人们感激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感谢东海龙王,感谢东海龙王......”西海龙王气炸了,觉得自己这半年来为了用自己的方法为民众制造淡水,煞费苦心,这些努力没有被自己的大哥看到也就算了,连老百姓都觉得什么功劳都是他东海龙王的,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做事情吗?西海龙王闷闷不乐地喝着酒发泄道。西海龙后在后面安慰道:“你也别怪老百姓们,毕竟啊,这降雨的大权确实在东海龙王手里,他们这样想是在所难免的。”“是啊,这都怪我不是海上霸主而已,如果我是海里的统治者,还需要受这些屈辱吗?每次都被他东海龙王教训,只是因为他是继承人罢了......”西海龙王一把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把杯子重重摔下来在桌子上。眼神里都是怨恨。又是一晚上,被噩梦惊醒起来的西海龙王静静地坐在床边,思考良久,被折磨得难以入睡的西海龙王决定去见魅帝。于是他悄悄拿出麟谷给的短笛。
    终于等到你了,一年了啊。西海老弟。魅帝没有上次的盛气凌人。因为他知道计划即将可以实施。“魅帝,这一年以来,我除了梦见一些不愉快的回忆,我也梦到了天下苍生哀鸿遍野,你说的计划,是要动摇龙王封印的,你可知道一旦动了封印........”魅帝看穿了这个胆小鬼的顾虑,笑着说道:“西海老弟,成大事者,就必有牺牲,封印只是暂时取出来,开启魔笼之时,我定会相还,最多也就几天的事情。再说那几天也就是你得民心之时啊,你想到时候封印取出,四海动荡,那就得靠你和北海闽海来控制一些灾祸例如大水泛滥了。”西海龙王一听很是有道理,于是点点头:“你先说说你的计划吧。”“再过几个月正值小王子三岁寿辰,就那个时候动手。”“那个时候是龙宫最多人的时候,怎么能动手呢?”“你肯定不能用自己的人,免得惹人怀疑。那天,所有兄弟在场,这样你就没有嫌疑了,到时候你还得假装杀敌呢。”“到时候你先给龙王下毒,引一众人分散,然后你放出暗号,众将下去杀敌,然后趁大乱之时,你劝东海龙王把封印易主,好让你带着小王子先走,然后等东海龙王拿出封印,你趁机干掉他,在你的兄弟到来之前,也把小王子杀掉,切记在杀掉小王子之前取他的龙血三滴留给我。最后让你的卫兵把你也打伤才好糊弄。”魅帝的这个计划歹毒至极,一听就是已经谋划已久。这个精密的计划几乎没有给东海龙王一家留有任何生存的机会。西海龙王久久不能平复。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好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我的东海龙王大哥应该想不到,是我把他害了。”“到时候你也受伤倒地了,也就没有人怀疑你,你在恰好的时机把龙王封印放归原位,造成你为了保护封印不幸受伤的场景。而我们的人,最后也一个不留活口。但是要等到北海龙王和闽海龙王到来的时候。这样两位东海龙王都已经命丧黄泉了,你便名正言顺地成为了继承者。”计划又被西海龙王和魅帝进行多次修改,在接下来的好几个月里,西海龙王经常来魅帝地牢训练这一批卫兵,让他们熟悉自己的指令,争取每个动作的时间都拿捏准确。
    (本章完)

章节目录

东海龙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伴你桐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伴你桐行并收藏东海龙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