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车和马车顺着山中小路崎岖而行,行到半山腰之时,往山上去的路突兀中断,四周灌木丛生,野草不尽。
    再往上望去,一层淡薄的雾气笼罩在山头。
    许渊停下羊车,解下了系在车架上的红布绳将三头青羊牵在手里。
    杜德也下了马车,看了眼消失的前路小心翼翼的询问道:“许渊道长,咱们这上山的路断了又该从哪里走?”
    许渊抬头看了一眼回头笑着道:“接下来车马就上不去了,杜老暂时就将车马留在这里,咱们得步行上山。”
    “原来如此,小姐您也下车吧!”杜德恍然,立马走到车架前轻声说道。
    车厢里的赵芸儿应了一声,拎着两个包裹出了车厢,张扬也顺势下马,接过包裹背在身上。
    “你们跟着我,这山里的雾内施展了迷神法术,凡人走进这雾里是会迷路的。”
    许渊轻声说道,牵着三头青羊便往山上走去,杜德三人也不敢怠慢,紧紧在许渊身后跟着,不过考虑到杜德和赵芸儿这一老一少,许渊也自觉的放慢脚步。
    樵山林密山深,如今走在这山林里几乎不怎么见光,张扬随身带着火把此时在山林中也发挥了作用。
    走了半个多时辰之后,在许渊歪歪扭扭的带领之下来到后山一处密林之中。
    方一进这密林张扬就发觉瞬间冷了许多,火把光芒映照之下,满是枯叶烂枝的地上都是发黑的土壤,一股子腥臭味从地下散发而出。
    赵芸儿小琼鼻抽动,拽着袖子紧紧捂着自己的口鼻有些害怕的小声道:“许渊道长,这林子里怎么感觉怪怪的。”
    牵着青羊前行的许渊放慢一些脚步解释道:“这里是高叔修行的地方,他修行的法门略显阴邪,对于环境比较苛刻,故而这片林子地下埋葬了整个樵山大半的尸骨,平日里那些被豺狼虎豹猎食不干净的兽尸几乎都被拉过来埋葬在这林中。”
    “所以这林里会有一些味道,不过习惯就好。”
    赵芸儿脸色一白,有些害怕的低头看了好几眼不敢相信道:“这地下都是尸骨!”
    许渊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杜德走在赵芸儿身边轻声道:“没事的小姐,不过是尸骨多了一些而已。”
    张扬也附和道:“就是,这世上每天就不知道死多少人,更何况是动物了,地下本就都是尸骨,就连我们镖局下面以前都是一片无名坟地。”
    赵芸儿点头表示明白,这些事她都知道,但是这和现在走在这林中完全就是两个感受。
    随着走到林子深处,此时的腥臭味更盛,地面上甚至可以直接看到各种堆积的尸骨以及还未完全腐烂的残缺血肉,这时候别说赵芸儿这个女子,就是张扬都眉头紧皱,心里一阵恶寒。
    杜德脸上发白,但见到许渊面色没有变化一副习以为常的神色之后也强自安定。
    林中,一颗高大茂盛的古怪树影逐渐出现在视角,等彻底靠近,看清这古怪树木的面貌之后,赵芸儿彻底绷不住了,不顾形象的吐了起来,张扬和杜德也是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只见眼前的是一株五人也难以抱住树干的高大槐树,这槐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树干上的树纹如同蛇鳞一般密密麻麻,各般枝桠也生的奇异,犹如老筋攀附。
    槐树下堆积了一堆白骨,有野兽,也有人骨,有的还连带着皮肉。
    枝干上零零散散的挂了动物尸首还有两具人尸。
    那人尸已经腐败不堪,被树枝传过小腹插过胸膛挂在树上,枝叶上染着血迹的暗红,另有几挂人皮连着点点筋肉随意的挂在一旁。
    忽然之间,槐树上一众树叶忽然发生变化,中间裂起一道血线,紧接着变化成一个个满是血丝的眼球,满树的树叶眼树摇摆着莎莎作响,一颗颗树叶眼球都露出欢喜之色目不转睛的盯着许渊。
    杜德看到这一幕呼吸猛然一滞,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张扬右手止不住的颤抖去拔刀,却是三番两次的摸不到刀柄……
    弯腰呕吐的赵芸儿刚要起身立马就被杜德捂住了双眼。
    “小姐别睁眼!”
    “小老爷回来了!”
    “本来我还想着这良辰吉时是不是那狗道士蒙骗我的,现在见到小老爷您才知那狗道士诚不欺我!”
    诡异槐树没有嘴巴却清晰的发出了声。
    许渊耸肩一笑,稽首笑道:“还好我今日回来了,高叔成亲也不想着请我,我就在百里外,你要找我回来还不是一眨眼的工夫!”
    诡异槐树连连抖动似是笑的开怀,随后满是歉意道:“小老爷勿怪,您历练下山自己不归来,我可不敢背着老爷将您给请回来。”
    “这几位是小老爷的朋友吗?刚好一起来赴我这喜宴!”
    诡异槐树说着,一根枝桠在前方一划,面前直接就如同幕布之间被拉开一道缝隙一般凭空出现一道裂缝门户。
    许渊微微点头,挥袖揭了三头青羊顶上的傀儡符道:“高叔,这三头青羊就当是我送给你的贺礼。”
    诡异槐树满树的树叶眼球看向三头青羊。
    三头青羊顿时双膝跪地恐惧的咩咩直叫。
    “小老爷,这是三个活人?还有点修为在身,是犯了什么事了敢冒在小老爷您头上?”
    许渊看了一眼三头青羊平静道:“业力深重,更是化孩童为羊畜兜售,当死无赦!”
    诡异槐树闻言,满树眼珠子顿时一瞪,怒哼一声,同时三根满是树叶眼珠的枝桠延伸而出如同利剑一般瞬间洞穿了三头青羊。
    鲜血浇灌在树叶眼球上,血肉内脏破碎横流,但是偏偏高卒还留了他们性命,凭借神通强行吊着他们的性命使得他们可以清晰的感知苦痛。
    “小老爷,七七四十九天如何?”
    “可!”
    许渊点头,随后对着杜德道:“你们随我来。”
    同时,诡异槐树摇摆一下,眼球闭合重新化作树叶,方才的一切就好似没有发生一般,只有那三头被贯穿挂在树上的青羊以及眼前的裂缝门户诉说着方才的真实。
    许渊径直走进裂缝门户当中,浓厚的阴气席卷全身,让人体表发寒。
    杜德三人跟着许渊走进这裂缝门户之后也是瞬间冷了一激灵,看着上下左右满是漆黑雾气的小路心中惊骇。
    “许渊道长,这地方这么阴冷,咱们这莫不是来到阴间了!”
    “杜老见多识广,不过这里不是真正的阴间,尚在阴间之上,不过也在阳世之下,说起来应当算是阴阳之间,有另一个独特的名字,是为阴域,也称作鬼域。”
    许渊轻声说道,带着三人一路往前走,走了不过百步便到了终点,面前是一道雾墙,一步走过之后有些失重感,便也真正到了鬼域。
    许渊睁开眼,面前已经有一群或青面或白面的小鬼,此刻正抬着座轿恭候着。
    见着许渊一行人出现在鬼域,立马就恭恭敬敬道:“奴才奉命恭迎老爷们,请老爷们上轿!”
    许渊微微点头,迈步上轿,见杜德几人脸色苍白不敢动弹顿时笑着道:“虽然他们都是鬼,不过却也算是自家的,无需害怕,前面有阴河,你们不坐轿过去,肉身会沉下去,到时可就是死人了。”
    张扬一咬牙,忍着不看这群小鬼径直上轿,不过一个小鬼没忍住摸了他一把,还是吓的他差点抽刀。
    杜德和赵芸儿迟疑一瞬也相继上轿。
    一群小鬼将四顶轿子抗在肩头笑嘻嘻的吆喝一声,抬着轿子在空中踏步就往鬼域深处飞去。

章节目录

从太平要术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洛不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不书并收藏从太平要术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