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迎亲?”
    骑马青年嘀咕一声,握着刀柄的右手攥出一抹汗,他此行保驾护航若是对付几个山野匪徒自然是不难,可鬼怪之流他一个凡人也怕。
    “道长,这东西您能解决吗?”老人神色颇为安定的询问一声。
    许渊没有直接答复,而是皱眉看着面前缓缓行来的迎亲队伍,这队伍明显是从樵山出来的,只是他这才出山历练几个月的工夫,樵山哪里多出来的小鬼?
    许渊紧皱眉头,右手一挑,布幡之上一道扭曲挣扎的鬼面向上凸起。
    “小老爷?”
    忽然之间,正前方的阴鬼迎亲队伍中响起一声惊喜的喊叫。
    许渊眉头一挑抬目看过去,只见从这小鬼队伍中间一名身形高瘦书生打扮背着竹箱的阴鬼快步小跑过来,竹箱里沉甸甸的上下一晃一晃。
    这阴鬼一见许渊顿时更加惊喜,拍手喜道:“竟真是小老爷回山了!”
    一路小跑到许渊车架前恭恭敬敬的行礼道:“丁臣拜见小老爷,恭迎小老爷历练回山!”
    一旁脸色苍白紧张兮兮的骑马青年见丁臣跑过来刀都抽出来一半,此刻见到这一幕呆愣一瞬,胸膛剧烈起伏的又将刀重新插了回去。
    旁边的赶车老人也是身体僵硬,目光向后瞥了一眼丁臣的背后竹箱,火把照耀之下可以清晰的看见那竹箱之上的暗红血迹,以他的眼力来看,这血迹颜色厚重感绝对是不止一次的大量血液浸染成的。
    许渊看着丁臣,手上微微一拍,方正布幡之上的鬼面缓缓平复下去。
    “丁叔,这是怎么回事?”
    “回禀小老爷,是高卒那厮看上了千狐山的一只狐女,选定了良辰吉日,于今天夜里成亲,这厮不好直接登门,便由我带着队伍走一趟千狐山将那新娘子带回来。”
    丁臣笑嘻嘻的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告知许渊,许渊闻言更是好奇,摇头疑惑道:“奇了个怪!高叔又不分男女之体,对于这方面更是没有什么兴趣,怎么突然就要成亲?”
    丁臣嘿嘿一笑,走进许渊一些附耳低声道:“小老爷有所不知,高卒这厮卡了瓶颈好些年一直不得寸进,前些日子老爷出山时跟他说千狐山有他的机缘,让他去千狐山走走。”
    “这一去就在山里从一群道人手中救了一名狐女,这狐女生来特殊,是一头青狐,体内自有乙木精气孕育,若是高卒能和这狐女同修房中之术境界突破自然是水到渠成。”
    “只是那狐女虽然愿嫁,但是那狐王死活不同意,高卒这厮一时起了气头竟然将这未来的老丈人一顿毒打,这也是他现在为何不敢去千狐山接亲的缘故。”
    丁臣说着,脸上更是抑制不住的笑容,高卒这厮也是个人才,毒打老丈人这事也只有他能做的出来。
    闻言许渊也是摇头失笑,随后才反应过来,看了一眼身旁的老人对丁臣道:“师父现在不在山里?”
    “不在,老爷已经离山两个月了,不过这一次老爷应该不会那么快回来,我听老爷的意思应当是有了更上一层的契机,得出去一些年头。”
    “师父要破境了?这倒是好事一桩!”
    许渊脸上露出笑容,指着后方一众抬轿以及吹打的小鬼道:“丁叔,这些小鬼你是从哪里找过来,眼力着实是差了一点。”
    “临时抓过来的孤魂野鬼,做点杂活。”
    丁臣随口说道,然后看着拉车的三头青羊奇怪道:“小老爷,你这又是从哪找到的罕见品种,我闻着还有一股子人气呢!”
    许渊微微一笑摆手道:“就是人,在青城县城遇到的三个邪道,将人变成畜生贩卖,我这也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说呢,差点以为我这鼻子出问题了呢!”
    丁臣轻声一笑,蹲下身子拍了拍青羊的脑袋,又摸了摸羊肚子微微点头道:“气血还行!”
    “养气后期的修为,刚好当做新婚礼物挂在高叔身上,也不算空手而归了。”
    许渊轻声一笑,一旁的骑马青年和赶车老人听着许渊和丁臣的交谈紧张的不敢动弹,尤其是听到这拉车的三只青羊其实是三个大活人之后更是心生惊骇。
    眼前这个老仙人的弟子,似乎和他们心中臆想脑补的那个仙人弟子有那么一些偏差……
    丁臣拍手一笑乐的开心,随后看一眼天色道:“小老爷,那我就赶紧前往千狐山了,后山有酒宴,您先去歇着,等我回来咱们好好聊聊。”
    “得嘞,丁叔你且去吧,我去后山见见高叔这八百岁的新郎官!”
    丁臣连连点头,临走之前又指着拉车的骏马提醒道:“小老爷,这马匹上面刷了供奉油抹了符底灰,前面抬轿的小鬼面对这东西没有抵抗力这才显了行踪。”
    许渊微微点头,他方才看到这匹骏马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一点,故而对于一行人能安安全全的到达樵山,许渊也只能夸赞一声命真大!
    丁臣面对许渊是一副笑脸,可是对上这些小鬼简直就是身前阎罗,神色一冷这些小鬼就如坠冰窟,眼神扫过就似乎有利刀在身上刮了一层。
    那些个纸鬼颤抖的抬着大红轿子飞也似的前行,随从的吹打鬼也是更加卖力的敲锣打鼓吹动唢呐。
    等丁臣带着接亲的鬼队伍远去之后,车厢里偷看的少女才拉起了那一丝窗帘缝隙,脸上一副劫后余生的神色,目光也更加好奇的看向许渊。
    许渊微微一笑,指着拉车的马道:“这马你们知道是谁给你们准备的?这人明显没想让你们活着,但是又不敢明里动手。”
    听到许渊此话,老人面色一沉,目光微冷皱眉思索回想。
    随后似是确定答案,微微沉吟一会之后看向许渊从旁试探道:“道长,老仙人不在山里,我等又该如何自处啊?”
    许渊瞧着老人思索一瞬道:“师父既然不在,那就由我这弟子代服其劳,具体的事情上了山之后你们说于我听。”
    老人顿时激动不已,连连点头躬身道:“多谢道长!”
    “一碗面一份情,无需多言谢字,只是还不知老丈如何称呼?”
    老人连忙道:“老夫杜德,是赵府管家,车厢里的是我家小姐,名为芸儿。”
    “这是张扬,龙门镖局的镖师,功夫了得,一路上也是得了张扬护送。”
    许渊微微点头,朝着三人正式见礼。
    杜德赶紧还礼,询问道:“还不知道长如何称呼?”
    “杜老叫我许渊便是。”
    “便请三位同我一起先往后山赴个喜宴如何?”许渊微微一笑,做了个请。
    杜德咽了一口唾沫,虽然心中惶恐但是也不好拒绝,况且心中对于鬼怪本也好奇,回头看了一眼赵芸儿之后微微点头。
    “恭敬不如从命。”
    许渊点头,催动羊车进山,杜德也迅速坐上车架,赶着马车紧紧跟在许渊身后,似乎生怕落后一步就又从哪里冒出来几个鬼怪把他们生吞活剥。

章节目录

从太平要术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洛不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不书并收藏从太平要术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