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顶小鬼抬轿在这阴域之中穿行,所过之处阴气沉沉黑风啸啸不似阳世生机外显。
    这处阴域是高卒以自身为基所开,按照正常的道理来说高卒这槐树成精的树妖是无法开辟鬼域的,这是阴鬼以自身为基点沟通阴间的独特手段。
    不过他这槐树之妖本身就有特殊之处,能与鬼通,再有自家师父点化之恩,修行师父赠予的法门之后便也分成两道汇聚妖鬼于一体,也是罕见。
    这处鬼域不大,行了不过一刻钟就远远看到一座黑雾缭绕的黑山,那黑山之下一片小平原,再往外有一圈黑水长河将黑山给包圆,这长河成环形,无头无尾,河中黑水急速湍急,似是这河中之水从虚无而生。
    杜德三人此时经过一刻钟,心中惶恐之情也是大定,眸子也转而好奇,此处不是阴间,不过阴间大抵也就是如此了。
    “许渊道长,我以前听局里的老镖师言称像您这般拥有神通法术,能上天入地的都是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神仙,您这般容貌莫非就是传闻中永葆青春的驻颜之术?”
    坐在轿上好奇打量的张扬此刻没了一开始的惊吓,也恢复了一些胆气,目光看着许渊恭敬好奇询问。
    许渊回头看向张扬,见着他脸上的神色微微摇头道:“小道并非装嫩,今年年岁确实不过十七,上天入地的法术也不是小道现在可以施展的,不然你们又怎会在山路上遇见小道驾着羊车?”
    “修行一道讲究肉身根骨以及神魂悟慧,有不足者一世无成,有绝佳者百日飞升,小道虽然自认为根骨尚可,却也不足为道。”
    许渊摇头感叹。
    修道之人所追求的可不就是一个“道真”?
    归根结底便是个“仙”字。
    可成仙哪有这般简单,不然这天底下的仙早就遍地了。
    世有天地人三才大道,故而这修道之境有三大境界,本是无名强谓之名,曰:“人之境界是为炼气,地之境界是为化神,天之境界是为合道。
    三之境,九之极,每个境界分作三个小境界。
    世间大多修道之人都在人之境界徘徊,达到地之境界便已经是在一方之地声名鹊起,天之境界便能真正的阐释自身道理,合乎于身,是能够开宗立派的一派之首。
    天之境界之上才是人间显圣的陆地神仙之境。
    如那络腮胡道人,蹉跎几十载岁月也不过在炼气大境界第一境养气徘徊,他许渊修行八载,如今第二境灵元圆满,对于第三境玄丹也是迈出半步,这其中差距便是修道之人最看重的所谓“根骨悟慧”。
    “许渊道长才年长我两岁?”
    一侧的赵芸儿目中好奇,心中对于这等鬼神通彻的修行更是憧憬。
    许渊扭头看过去微微点头,见赵芸儿神色转动,微微咳了一声便道:“芸儿姑娘有富贵之相,然而修命转道却是不通,玄门之路与姑娘基本无望。”
    闻言赵芸儿脸色一红,没想到许渊直接就看穿她心中想法,羞红褪去又是一股子失落,神仙二字若是有缘谁不想试试呢?可惜自己没有这天资。
    张扬闻言也来了兴趣,迟疑一瞬小心翼翼的问道:“许渊道长,您看我有修道之资吗?”
    许渊看过去盯了一会惊咦一声道:“你这命格有些不同,颇为崎岖,角星盈余,命中倒是多和鬼神相交。”
    张扬顿时一喜,高兴道:“道长,那我这是有修道之资了!”
    许渊摇摇头。
    “根骨可测,却不能直接看出来,我看的是你们面相周宫,大致与根骨相正,其实也不全对。”
    “另外……我是说你容易撞鬼,有可能不得善终。”
    许渊这话一出,张扬顿时面色大变,瞬间苍白无比,又见抬轿的小鬼转身对他瘆人微笑,更是心中一揪。
    “请道长救我!”
    “不能修道就不修道,我认了,可……可我不想撞鬼,神仙当不了,我还想当个长寿的人嘞!”
    杜德也是一脸担忧,他与张扬相近,张扬幼时他接济不少,不然这么大事也不会请张扬一路护送他们前来,张扬也不会直接应下,他与张扬虽是街坊却犹如伯侄。
    “许渊道长,这事可有转机?”
    许渊笑了笑轻声道:“命理虽是如此,不过我认为天养人,人改天,这人之命理自然也不是不能改,不过你这鬼神之交也给了你修道的机缘,置之死地而后生,我倒是觉得你可以自己试试,也许能另有一番天地。”
    张扬心头忐忑道:“道长,我能行吗?”
    许渊微微一笑道:“置之死地而后生,你认为呢?这命理一旦到了,本就是九死一生的局面,你若是没有风云化龙的决心和勇气那便辞了镖师,找一处城隍庙安身,我保你这一辈子寿终正寝。”
    张扬握着腰间的刀柄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已经明确了内心的答案。
    他若是没有遇见许渊,这命理还是要到,那时候反倒是让他措手不及,不过如今就见了鬼怪,还有小鬼给他抬轿,真有这么一天,似乎也没什么怕的。
    人死鸟朝天,至死硬刚才是真男人。
    几人说着,小鬼抬轿已经到了黑山之上,此时这黑山张灯结彩,灯笼高悬,红绸满挂。
    山上也是人声鼎沸,那山上十二张红桌前坐了不少宾客,也不知是高卒从哪里请来的山野精怪四方阴鬼。
    小轿落在地上,一名穿着新郎喜服虎背熊腰的壮硕男人一脸欢喜的走来,一步一行带着脸上横肉震颤。
    “小老爷!您看我这一身行头如何?”
    刚落轿的许渊眉头一挑看着面前走来的这壮硕新郎官疑惑道:“高叔?”
    新郎官连连点头道:“是我!”
    许渊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面容古怪道:“高叔你怎么你怎么突然变化作了这般模样?”
    高卒嘿嘿傻笑一声,拍了拍胸膛道:“我都要成亲了,自然不能再随性,故而就修了秘术,将自己彻底化作男儿身,小老爷如何?我这身子骨,这长相,可比丁臣那小白脸强的多了。”
    许渊笑着点头,对这句话不作评判。
    “小老爷,您赶紧上座,这些酒菜都是我让人从县城里买来的,还热乎着呢!”
    高卒欢喜大笑着拉着许渊坐上首席,杜德三人左右看了一眼长相奇特凶神恶煞的鬼怪赶紧跟在许渊后面,这一片鬼地,还是许渊道长身边更有安全感。
    许渊方一入座,高卒就朝着座下的诸多鬼怪道:“这位就是我家小老爷!以后在外行走,若是到了诸位的地盘可得多照顾一些!”
    “槐王放心,谁敢和小老爷为敌,俺第一个不答应!”
    “不错不错!”
    底下成群妖鬼出声附和,高卒点头致谢,然后坐在许渊身边小声道:“小老爷,这些家伙都是方圆千里一些恪守本分的小妖鬼,许多还不是您的对手,今天这个机会您刚好认认脸,以后在外行走有差遣的地方该用就用,至于让他们卖命,当是不能的。”
    许渊微微点头,斟酌着高卒话语中的字眼轻声问道:“师父离山之前给我留了话?”
    高卒眯眼一笑,夸赞道:“要不还是小老爷聪慧。”
    “老爷说您回来之后最多只能在山中留三日,三日后樵山封山,您这次再下山就不是历练了,而是入世,所言所行不必再有其他的忌讳,随心就是。”
    “另外老爷还说了一句话,说:‘为师领你入道门,授你本领,然师之道不如你之道,师道可为辅,却不可成根,故而为师不收你入门,你当择本要义,着以自身道统。’”
    许渊沉思一瞬,这事情他没说过,但是要修行也瞒不过,所以修行太平经术门,他师父是大概知道的。
    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并未深究,反而以自身之道引领许渊前行。
    世间道艰且真,能尊为真者无多,他这老道师父绝对能算一个。

章节目录

从太平要术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洛不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不书并收藏从太平要术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