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器尺寸和身体素质,到底哪项对性爱的影响最大,这是个没有准确答案的问题,但是,当两者都达到极限时,绝对是令人疯狂的存在。本以为刚刚躲着蒋雨琪肏干时,已经是非常高速凶猛的,可此时沈初夏才知道,什么是顶级运动员的速度。
    从话音落下的那刻,男人健硕的身躯便爆发出一股巨力,饱满硬实的肌肉全部鼓起,标准的倒三角身材顺着腰部的挺动,完完全全的撞了上来。
    如猛虎下山,狂浪地刺向蜜穴,直接插入宫腔。
    “啊啊啊……太,太深了……慢,慢点……”
    沈初夏被这一下撞懵了,花穴里从未承受过如此大的力道,似乎要被撞碎了般,不自觉的惶恐加倍
    VIρㄚzщ.còм(vipyzw.com)刺激着感官,剧烈的快感奔涌不息,她还没适应这种强度呢,粗大的肉棒已经撞上来第二次了!
    紧接着,第三次、第四次……上百下接踵而至……甬道被数度研磨,快感从脆弱的敏感点开始扩散,蔓延到每一寸血肉中。对于身材高大、肌肉发达的张明哲来说,不到一百斤的沈初夏简直就像是小鸡仔,真应了那个词——捣了个稀烂。
    之前挂在男人身上时,沈初夏觉得自己像是一株菟丝花,现在却觉得,自己连一片羽毛都不如,但凡张明哲随便发点力,便不可抑制的摇摆起来。
    小屁股被顶得越来越快,形成了残影,能听到卵囊击打臀瓣的“啪啪”声,能听到高速的、“噗叽噗叽”的抽插声,白皙的臀肉变形、发红,上面坠着无数被击打流淌而下的白沫子,聚集到一定程度时,会“吧嗒”落在地上,不一小会儿,他们站立处就形成了一小片水洼。
    就连身后的冰箱,也因为男人凶猛挺肏,一边哐当哐当响,一边向后挪动,这一片区域,都像是被巨人撞击,随时可能四分五裂。
    这是做爱吗?这是要拆厨房吧!
    沈初夏眼前发昏,大腿不停抽搐,身体也弓成了小虾米,敏感的身体根本受不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又哆哆嗦嗦小泄了一次。在几声支离破碎的呻吟后,脑中嗡嗡作响,只凭着一股求生的本能,很怂的求饶了。
    没办法,两人压根就不是一个量级的,她有种若是今天和这男人做完爱,会泄到虚脱、叉着腿躺三天的预感。
    “不,不要了……我错了,我不该勾引你……我不要了!我吃够了!嗯啊……我要把你,还给梦佳姐……”
    此话一出,男人的动作猛然顿住,原本猛烈抽插的肉棒突然停了下来。还没等沈初夏松口气,突然感觉气氛有些怪怪的,一抬眼,就见着张明哲眉头紧皱,眸中闪烁着让人心惊的压抑情绪。
    “小骗子,之前勾引我的时候,不是让我猛干你?不是说自己喜欢这样?还说什么崇拜我,虚假!”
    越说声音越低沉,沈初夏莫名听出了几分愤慨,配合男人高大健硕的身躯,有些奇异的反差感,她却也不觉得害怕,反而有种说不上来的甜。
    沈初夏嘟囔出声:“那饿的时候,谁还不以为自己能吃头牛啊~”,说着还瞅了眼那根滴着水的超大狼牙棒,已经发红的小花穴也颤巍巍跟着抖,一人一穴都表达出了害怕。
    张明哲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刚刚自己放下的大话言犹在耳,他确实是拿出了比赛场上还要强大的速度和力度,想要凭借实力让她终生难忘,谁曾想,居然因为太勇猛被嫌弃了。
    沈初夏小心翼翼扶着男人的臂膀站在地上,还在抽搐的花穴终于脱离了肉根,穿着红色高跟鞋的脚刚一踩在地面上,就是一阵发软。
    原本可以缓缓休息一会儿,或者央着男人轻一点,但偏偏,沈初夏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或许是之前被拒绝多次,心中留下的阴影,她突然来了句:“要不,我帮你叫梦佳姐进来?”
    “沈!初!夏!”
    似是从男人牙缝里挤出来的三个字,那双深邃的眼眸瞬间变得锐利,一股凛然的威严感,像是要洞穿她。沈初夏心中一慌,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根本顾不得发软的双腿,转身就跑。
    可才向右侧跑了不到三步,发软的膝盖便承受不住,整个人朝着地面摔下去。
    “小心!”,身后传来一阵惊呼。
    也是沈初夏幸运,厨房桌子底部垒着一大包用袋子封装好的餐纸,起到了很好的减压效果,稳稳地接住了她下坠的身体,让她不至于脸朝地。
    但是这么一来,她整个人都趴在了张明哲的面前,以一个趴跪着的、下体大敞开的姿势。
    圆润而紧实的臀高高翘着,粉蕊般的穴口更是被捅得合不拢,粘腻的液体顺着甬道淌出,银丝勾缠,分外撩人。
    听见身后人先是松了口气,然后粗粗的喘息起来,沈初夏小腹也跟着抽搐起来,她挣扎的想爬起来,可四肢根本用不上力,扑腾了半天,也只感觉到,身后的威压越来越重。
    直到,一双火热的大手抚了上来。
    张明哲抬手放在女人还在滴水的洞口,宽大的掌心接了一大滩浓液,胡乱涂抹在雪臀上,用力的捏弄了两下后,在沈初夏急促的惊呼中,鹅蛋大的龟头破入甬道,以后入的姿势,再次将巨根送入极深处。
    巨大的快感再次袭来,变本加厉的冲击着脆弱的神经。
    “啊……不要……慢一点啊……”
    “本来我是打算要慢下来的,但……”,张明哲开口了,不知为何含糊不清了几个词后,冷哼着给出宣判:“你自作自受”
    猛男的后入,在这样奇异的环境下,不由分说地开始了。
    沈初夏双臂上身撑在袋子边缘,被插干得直往前撞。她看不见张明哲的动作,更不知肉根哪一刻会插进来,哪一刻会抽出到穴口,凭借着身体的记忆与想象,又是期待又是害怕。
    每一刻,情绪都是极致紧绷的。这也就是导致整个世界似乎都静止了下来,只除了身后的男人。
    “砰砰砰”的声音再次响起,后入的角度又深又刁钻,肉柱似磨刀一般在内壁上无死角研磨,碾过层层皮肉,直弄的人心神荡漾、头皮发麻。翘臀哆嗦着,又开始打寒颤了,沈初夏要疯了,怎么这男人随便插一插,她就有种想要泄的感觉?
    穴内再度收紧,眼看又承受不住时,厨房的门“嗞啦”一声,又被人推开了!
    慌乱中,沈初夏赶紧捂住嘴,吓得一动不动。
    下一刻,桌下的她听到熟悉的声音:“明哲,你怎么还在厨房,怎么不回去换衣服,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始撕名牌了啊!”
    乌鸦嘴,王梦佳居然真的进来了!
    --

章节目录

在夫妻综艺里勾引别人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卖身不卖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卖身不卖艺并收藏在夫妻综艺里勾引别人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