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张明哲满眼惊诧,对于女人突然的动作非常意外,根本来不及阻止,一向不说假话的他怎么也没想到,有人能这么明目张胆。
    坚硬的巨棒顶部被窄小的花穴一口咬住,那湿热紧致的快感如排山倒海般涌来,四面的软肉一齐蠕动吸夹,几乎要让人当场泄出来。
    张明哲倒吸一口气,露在外面的肌肉都跟着跳动起来,那张方正刚毅的脸都跟着抖动片刻。
    已经能听到蒋雨琪的脚步声了,张明哲收起所有的想法,快速扫了眼两人的样子,不仅衣服凌乱,满头细汗,到处都有被浸湿的痕迹,尤其是沈初夏,她的裙子还挂在腰间,两人紧紧相连的私处就那么大敞在空气中。
    这样一幅场景,任何人见了,都会察觉到不对劲。哪怕立即分开性器,也无法做到毫无痕迹。
    别无他法,张明哲一把抱起女人,快速闪身,拿出了运动员冲刺的速度,躲到了冰箱后方的角落。
    这三秒的时间,沈初夏体会到了高速跑着肏穴的感觉!
    那热乎乎的家伙粗壮威猛,哪怕只是夹着一个龟头,都能感觉到分外强烈的饱胀感。不到五米的距离,她双手搂着男人的脖子,两只腿都挂在精壮的腰间,随着身体的移动,纤弱的身子被巨龙顶得一耸一耸,一波波快感自小腹升起,身体几乎要要化成一滩水。
    久违的插入,真的是太舒服了!那些饥渴的、骚痒的情绪被一一满足,沈初夏控制不住的小声哼起来,连即将被发现都顾不上,只想要来一场毫不收敛的性爱狂欢。
    张明哲只能用手捂住女人的嘴,眼神示意她乖一点,不要闹。
    刚站稳,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终于厨房门被人打开了,不止有蒋雨琪,还有她的老公刘浩。
    —“咦,明哲哥呢?”
    —“管他呢,或许是回房间了,宝贝,这里没有摄像头,快让我亲一下”
    —“哈哈啊……别闹!沈初夏居然也不在,嗯啊……别亲……”
    听到自己的名字,还听到两人黏黏糊糊的吸吮声,沈初夏瘪瘪嘴,这蒋雨琪对她也太关心了吧。
    她看不见人,却能听见两人的嬉闹声,他们不断向厨房里面走,中间偶尔会触碰到锅碗瓢盆,说出的话也越来越露骨,最后,沈初夏身后的冰箱发出一声重击,伴随着暧昧的吟叫和肉体撞击的声音。
    显然,隔着一个冰箱,那头的蒋雨琪和刘浩也做了起来。
    —“啊……老公……进去了……嗯啊……”
    —“小骚货,几天没干你,想不想老公的屌?嗯?说?”
    —“想,想死了……啊……老公,插得好深……”
    冰箱不断震动,近在咫尺的娇喘与低吼声还在继续,“噗呲噗呲”响个不停。
    如此活春宫,刚刚经历被肏入的沈初夏那里受的住,她紧贴着张明哲的耳朵,小声道:“猛男,我也想要,动一动嘛~”
    一边说着,一边紧夹肉根,甬道里层层媚肉收缩,裹着粗大的阳具狂吸猛绞,小屁股也跟着晃悠,穴壁挤压碾动,媚肉一点点摩挲着隆起的狰狞青筋,带来最极致的畅快销魂。
    眼见张明哲浑身硬得像是石雕,眼睛都开始有些猩红,沈初夏知道,他也到了极限,缺少的不过是一个借口,一个能肆意捅开窗户纸的借口。
    VIρㄚzщ.còм(vipyzw.com)她遇到的男人似乎都特别能忍,每次不用点特殊手段,根本吃不上大餐。
    沈初夏一口含住男人的耳垂,濡湿的舌头细细舔舐,语气中有蛊惑也有威胁:“你再不动,我就叫出来,让他们看看,你是怎么抱着不是妻子的人偷情的!”
    这一句话将张明哲逼到了绝境,一个冰箱的距离,熟悉的人在做爱,他不能发出任何声音,也无法出去,还要抱住怀里这个总乱动的小女人,肉冠被疯狂吮着,深凹下去紧紧裹住前面马眼处,快感从尾椎直冲头顶,那是一种到能将人完全淹没的强大快感。
    此时他才蓦然反应过来,他又插进了女人的花穴里。
    这一刻,张明哲的情绪已经复杂到难以完全分清,有愧疚、有舒爽、有怀念、还有痛恨……这样矛盾又深刻的情绪,让他大脑像是要炸掉,有些东西堵在嗓子眼,随时可能爆发开来。
    女人的这句话,大概就是一把钥匙。
    沈初夏眼睁睁看着男人眼中各种复杂的情绪轮转,轮廓分明的脸痛苦扭曲,手背上青筋暴起,最后像是报复般的,他粗壮的手臂掰开她的臀瓣,硕大的肉物用力撞击进去,甫一插入,就是极猛烈的动作。
    与此同时,那双还带着女人淫液的晶亮唇舌就像是早有预料,一个俯身,堵住沈初夏的嘴,把她即将出口的尖叫呻吟吞没了。
    被这根超粗肉棒肏弄的感觉,还是这么爽!
    男人的力道,跟她扭臀摇摆的力道完全不一样,更何况,张明哲还是个专业运动员,就这一身肌肉,每一寸都蕴藏着强大的能量。
    肉棒强力推开层层叠叠的软肉,直接凿到了最深处,龟头插捣在宫颈口,只是稍微停顿一秒,便更加用力地插顶进去。沈初夏被这一下顶得喉咙酸麻,非常不争气的,直接到了高潮。
    滔天巨浪就这么毫无征兆的打了过来,她还不能叫出来,所有细胞都在叫嚣着难以忍受的舒爽,小腹不停抽搐,沈初夏实在控制不了,在张明哲的脖子后面抓出好几道血痕,双腿颤颤,如梦似幻,眼角直接渗出泪来。
    她控诉的瞪了男人一眼,可是却压根不知道,此时的她,如玉的脸上潮红一片,妩媚而风流,妖娆又大胆,这一个瞪眼,比媚眼还要要人命。
    张明哲果然理解错了,以为这是邀请、是鼓励、是还要继续的信号。他咬着牙,额上青筋凸起,强硬而疯狂地继续插干,将刚刚高潮的花穴,搅弄的风生水起。
    有身后一对男女的“啪啪”声做掩盖,张明哲也压制了速度,跟着对方的频率进进出出,媚肉被肉棒带得外翻,粉嫩的色泽娇艳欲滴。
    就这么一个冰箱前后,一边是蒋雨琪和刘浩的肆意浪叫,一边是沈初夏和张明哲的闷声大干,有声与无声相混合,刺激程度不断拔高。
    沈初夏好不容易从高潮、又被猛干的情绪中缓过来,就听见耳边传来蒋雨琪的呻吟:“啊……好棒,好舒服……”
    当了演员多年,她一下就能听出来,这呻吟里水分大的很,果不其然,下一刻,居然听见“砰砰砰”一阵加速后,传来男人的闷哼:“老婆,都射给你……唔,老婆你太紧了,今天我是不是很厉害,干得你爽吗?”
    听见蒋雨琪猝不及防、意兴阑珊的答复后,沈初夏差点笑出了声,这来回,算上前戏都不到十分钟,插入的时间更是少得可怜,哪怕看不见蒋雨琪的脸色,沈初夏都能想象到她欲求不满的样子。得,怪不得平日里阴阳怪气呢,理解理解。
    她看向自己小穴里这根似乎还没开始正餐的大家伙,心中感叹,差别真是太大了。
    不过很快,沈初夏也笑不出来了,身后的两人停下后,他们自然也做不了了,否则“啪啪啪”的声音根本掩盖不了,刚刚才疯狂挺进的肉棒骤然停下来,强烈的空虚感,比做爱前还让人难挨。
    她开始期盼两人赶紧出去,此刻不需要任何人来刺激,也不需要任何场景加持,只要跟张明哲肉贴肉的大干,就已经足够爽了。
    可那两人偏偏还聊上了。
    刘浩说:“宝贝,今天你怎么这么开心?嘴角一直弯着。”
    蒋雨琪噗嗤笑了出来:“我跟你说,今天沈初夏那贱人又来抢镜头……”
    沈初夏听着女人绘声绘色的讲述,好不容易发泄的怒气又盘绕起来,她不停安抚自己,跟一个丈夫性能力不行、总是伪装高潮的女人计较什么呢?不值当!
    这样想着,倒是好受了几分。
    眼看两人分享完胜利的快乐,就要离开了,蒋雨琪又加了句:
    “哈哈,我还从来没见过沈初夏脸色那么难看过……别看王梦佳平时老好人的样子,白莲花起来真是绝了,那语气,那态度,噎死人不偿命,我要是沈初夏啊,能当场气疯过去!”——
    狭窄的冰箱背后,一男一女僵立着,外面早已归于安静,可他们依旧没动,紧紧贴合的私处都像是静止了。
    突然,女人笑了起来,,小腹用力一个吸夹,声音里是十足的娇媚:“你老婆噎死我,你也要噎死我啊~也太粗了吧……嗯啊……动一动啊,不然要炸开了……”
    听到沈初夏的话,张明哲的嘴角抿了抿,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实在说不出口。所有的一切都是矛盾的,眼前的女人刚被欺负过,他本应为妻子不当的言论道歉,可他们又做着对不起妻子的事。
    一环一环,他成了一个怎么做都不对的人。
    眼见男人纠结中带着低落,沈初夏一把环住张明哲,又坏又透彻:“做都做了,不要这么畏首畏尾了……我保证,就这一次~”
    张明哲心里更加不是滋味,总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工具,只要帮她纾解了身体的欲望就行了,还是那种用过就丢、永不回收的工具。
    这样的情绪,激起了他作为男人的胜负欲,原本一个劲儿蛮干的动作停了下来,张明哲将整根肉棒抽出到穴口,又将沈初夏另一只腿抬起来,形成一个最难的抱站式,腰身一挺,粗大的肉棒尽根而入,与此同时,他的声音嘶哑又低沉:
    “我也保证,你会终身难忘!”
    --

章节目录

在夫妻综艺里勾引别人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卖身不卖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卖身不卖艺并收藏在夫妻综艺里勾引别人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