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47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47

    五个最好看。

    他们一个个要风度不要温度,穿着笔挺的衣服四散着站着,嘴里叼着烟,手里摆弄着手机,在看见樊季出来的一刹那都下意识地转向他的方向,漂亮的眼睛齐刷刷扫着他。

    海棠非花亦无香,其媚想来是在骨子里,就好比这个叫樊季的男人,他就跟海棠一样,看起来只算个中上的姿色,却比浓香的花儿还要招蜂引蝶、好的坏的虫子都爱往那花叶上扑。

    樊季被男色晃了眼,他站着不动,装逼地从兜里掏出烟叼上点好,慢条斯理地抽着烟跟他们对峙。

    纯爷们儿之间的感情,不能抓着过去不撒手,更不能矫枉过正,樊老师从来觉得自己是条汉子,他选择往前看。

    人生只要有两次幸运就好,一次遇见、一次走到底。

    掐了烟骂了声兔崽子,他开始朝他们的方向走,越走越快越走越急,渐渐变成了跑,这老东西相当知冷知热,羽绒服穿着跟个熊似的就冲五个小美人儿扑过去,他最后跑过去,岔开两条腿扑在林成念身上,两只手标着人脖子,腿骑在他腰间。

    林大被巨大的冲力撞得倒退了两步,两条胳膊稳稳卡着樊季的腿弯给他固定好,嘴里笑骂着:“我操,樊主任,你他妈是不是胖了,沉死了。”

    樊季没说话,赖在他身上不动换。

    这边儿郑阳踹了一脚林大的屁股:“操,你不乐意我愿意背我媳妇儿,我不嫌沉。”

    林大操了一声说你滚蛋吧。

    樊季眼神儿落在林成忆身上,看他穿得也不怎么多还杵着拐,皱着眉头问:“傻小子,你还没好?”

    林二捂白了好多,头发也长了不少,看得樊季一阵感慨。

    “好多了,没事儿。”

    阳光也变得暖了起来,他们不远不近地走着,各自上车,默契地给三个还没解决好乱伦问题的三个傻逼留出空间。

    机场角落里温馨刺眼的一幕全落在赵云岭和段南城眼睛里,段三儿看着屏幕导像,嘴里哼哼唧唧地唱着:“如果当初没有,我的成全,是不是今天还在原地盘旋。”

    赵云岭点起了雪茄,坐在沙发上手里揉着小木条儿,唇间的雾霭让他的俊脸看起来不怎么清晰,段三跟旁边儿看着,不由地想,血缘这东西真神奇,赵云岭这老东西越来越像他爸,倒不是说长相,一举一动、神态表情,越发高高在上。

    “南城,安排一下,我要见他。”赵云岭抽完一直雪茄,坚果松木的香气在屋子里缭绕。

    段三儿真是怕了,一脸苦逼地说:“我的祖宗啊,放爱一条生路吧。”

    赵云岭站起来,一巴掌甩他后脑勺上笑:“少他妈废话,办事儿!”

    确认过眼神真的接近完结没错了,不知道今天这集宝贝儿们还满意吗?言情?古早?酸?都有,可是宝宝喜欢,其实还可以更酸一点儿不是吗?

    ☆、10、想操的人正好愿意让你操,那便是人间极乐(认亲炮)

    林成念开着车,时不时回头怨念地看看后排座椅,他弟弟小鸟依人一样偎在樊季身上,那老东西还挺呵护的,还怕自己肩膀硬铬着他,让林成忆躺他腿上。

    林大加快了速度开车,却没想好到底去哪儿。林二躺在樊季大腿上,从下往上看他,搂着他的腰均匀地呼吸。

    樊季其实最不了解的怕就是林成忆了,他转变的过程猝不及防,前脚儿还是给他操坏了的苦情神经病,再见面已经化茧成蝶。硬汉、铁血、军魂,这些后来都成了林二的代名词,可现在躺他腿上小猫儿似的这个是他妈闹哪样?

    林成忆还说话了:“先去见老子们还是先做爱?”

    樊季吓一跳,下意识抬眼从后视镜跟林成念目光相对,那双漂亮的含着春色的眼睛也跟他弟一样饥渴地盯着他,看得他...浑身发热。

    他装模作样地推了推眼镜说:“随你们便吧。”

    这锅甩了以后他俩表弟愉快地接了,林二最坦白,蹭了蹭樊季裤裆说:“宝贝儿,你硬了。”

    林成念一个打轮儿直奔清琴。车开进去,别墅区里基本没人烟,樊季记得清楚,他跑路之前就是在这儿跟他们一通纠缠。

    清琴别墅盖的年头不短了,房子还是砖混的结构、青砖青瓦,林成念把车横在一个大门门口跳下驾驶座,站在门前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门开了,里边儿别有洞天。

    跟上次摊牌时候满院子杂草不一样,里边儿已经水榭歌台了,纯中式的园林,虽然12月天草木不生,硬景做得棒也能看得出来。

    樊季一看就被吸引了,他是真喜欢。

    林成念楼上他脖子,噘着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说:“我就知道你喜欢,里边儿也是这风格。”他挂在樊季身上,在人脸上头发上蹭啊蹭的,附着他耳朵说:“床有纱帐、还有软榻……屏风。”

    樊季脸都红了,不吭声跟着林成忆、挂着林成念往门那儿走。进了那个门,他估计自己会让这俩小子花样儿操,心都跳得更快了。

    推开门,以为跟穿越了一样,结果发现非常你妈逼了,一水儿灰黑白三色超现代纯简约家装风格,别墅也大,一眼望不见边儿似的,他还来不及干嘛就被林二扛肩上了,自打摊上这么几块料,突如其来的搂抱扛他都佛系了。

    骂都懒得骂了,他正脑充血状态,还不忘了关心关心他亲表弟身体状况,一巴掌拍林成忆硬邦邦的屁股上问:“你伤怎么样了?”

    林成忆看起来就是白了不少,其他似乎没什么变化,可他明明伤得挺重,这才将将俩月。

    林二大步走着,一手圈着他腰一手故意扶着屁股,一颠一颠的行进中屁股肉弹手的触感让他呼吸不稳,他闷闷地说:“早好了。”

    三楼整个打通了,那当真是古色古香了,青玉案、玳瑁彩贝镶嵌的梳妆台,两边墙上分别挂着两幅刺绣丝帛,全他妈是春宫图。巨幅的、画满了春宫图的屏风隔绝了床榻与其他,红罗幔帐、软枕粉榻,最惹眼吓人的就是一张床,足足占了半间屋。

    樊季被林二卸在铺了不知道多少层软垫厚褥子的床上,林大特别自豪地站在床踏步上还显摆呢:“樊主任,这张千工床老子可下血本儿了,楠木漆金的,镂空的地儿还放了和合香粉,反正就是你一上了老子这张床就特别骚。

    操!”

    林成忆已经欺身上床,挑开自己衣服扣两边儿一扯,满是伤的前胸就露出来,透出无上的性感和侵略性,他不跟他哥似的,直接半推半押地把樊季压在床头上。

    “卧槽!铬。”樊季回头瞪了一眼正埋头扒自己裤子的林二,看着他急色的表情动作、竟然觉得浑身发热。

    他们终于赤身裸体蹭着一起的时候,他不自觉地拿屁股随着林二的鸡巴轻轻地左右摆着。

    林成忆哼了一嗓子,湿乎乎黏腻的手指一根两根往这老东西小浪屁眼儿里钻,啧啧地搅和起来。

    樊季一个月没打炮儿了,身体极度淫荡,他屁股翘着,随着屁眼里手指头的抠弄的节奏轻轻摇着屁

    分卷阅读147

    分卷阅读147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