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46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46

    儿了,那傲娇的小姿态真的很棒,让人分分钟想操他。

    云野歪着嘴笑,抓起他两条大腿往上弯,一个扭屁股翻身骑樊季身上,大鸡巴弹着,一下一下打着他脸:“眼镜摘了,不操眼镜儿。”

    说着他覆在敞开的两条大白腿中间,低头轻轻舔着他软绵绵的鸡儿,还把自己的大鸡巴一劲儿往樊季嘴边儿上送。

    樊季摘了眼镜扔在床边儿,把着云野大腿根舔着他蛋还轻轻含在嘴里,舌头从鸡巴根部往上舔,卷着嫩嫩的龟头打圈儿,云野爽得不行,低着头舔樊季屁眼儿,舌头在这周簇拥着的小洞里头钻进钻出,鼻尖轻轻蹭着睾丸。

    六九式的淫乱体位把荒淫无度展现的淋漓尽致,啧啧滋滋的吸舔声从俩人嘴和生殖器接触中传出来,云野撅高了自己的屁股,脸更深地埋在樊季腿间,也让自己大鸡巴更方便进出他口腔,上头卖力气吸舔着这老骚货的屁眼,下半身儿塌腰挺胯地操他嘴。

    “宝儿,云爷爷给你屁眼儿舔舒服了吗?”云野把舌头顶得深深的再抽出来,粗喘着问他。

    樊季没回答,只是更卖力气地吃着一下下钉进嘴里的大鸡巴。

    耶路撒冷不是不能去,毕竟中国跟以色列邦交极好的,他在后勤他知道,好多高精尖的装备都是从以色列买进来的,那地方虽然时不常地报到一起自杀式爆炸袭击,其实不在敏感时期还是挺安全的,最主要的是他能把控。

    云野这会儿竟然感到有点儿压力了,他率先想的是如果自己没给媳妇儿这趟所谓说走就走的旅游安排好了,那四个乌龟肯定跟他没完,所以他明里暗里安排部署了半天才嚼着万无一失,恋恋不舍地给樊季送到机场,千叮咛万嘱咐给人都说烦了,看着停机坪上的大飞机被拖走了都没舍得走。

    樊季跟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似的,独自旅游各种新鲜,刚能开机电话就过来了,云野老妈子病又犯了,车轱辘话来回说,樊季耐着性子听了半天,心早飞上了老城的一砖一瓦上,好容易挂了电话出了机场就有车接他,樊主任是个山炮儿,又不怎么关心政治民生,自然不知道自己国家跟以色列的关系,就只恨云野手伸得太长。

    云参谋安排他住的酒店叫king david,从窗户里看尽耶路撒冷老城风貌,樊季虽然没出过几趟门儿,可不代表年轻时候心没飞远过。当年如果不是生活所迫,他也许就考了新闻系,毕业幻想着来圣城当个战地记者。

    樊主任,其实现在应该叫樊老师了,跟以色列一泡就是小一个月,他享受着宁静也感受着孤独。跟在海棠湾时候避世不一样,他想家了,想他几个男人了,也许再溜达溜达就得回家看孩子了。一个月以来其实从没消停过,那几个人撒娇卖萌装可怜,无所不用其极,要不是他保证不跑,又放话不能让他们来骚扰,最后还发誓马上就回去,怕是一个两个都要违反军纪了。

    耶路撒冷的行程倒计时,在伸手触上哭墙的时候,樊季闭上眼,甚至觉得跟自己偶像沙龙合体了一样,那个二十世纪最后的战神已经长眠了,而以色列依然动荡不安。

    闭着闭着眼他被偷袭了,一个湿热的吻落在他被太阳照得滚烫的脸上。

    “我操!”樊季先是吓了一跳爆了粗口,然后整个人都被圈进一个宽阔厚实的怀里,他鼻间萦绕着淡淡的男性香水味儿和汗味儿,那是侵略的气息。

    铁一样的双臂箍得他动弹不了,耳畔传来低低的笑声,故意在挑逗他,那是一口流利的中文:“我的美人儿,这是不是圣城的安排?”

    樊季已经完全勾勒出这个德国男人的样貌,兰斯?兰德尔桀骜不驯的脸出现在他脑子里,那个曾经觊觎他,对他说着下流话的雇佣兵。

    他挣扎,却无济于事,只能骂丫的:“你他妈松开,傻逼。”

    兰德尔毫不费力气地搂着他,笑得更放肆:“喂,宝贝儿,好多人拿起相机为我们拍照呢,你听见那些人用希伯来语祝福我们了吗?”

    樊季下意思瞟了一眼四周围,果不其然有老外对着他俩咔咔拍照,脸上还挂着友好的笑,真他妈日狗了。

    他挣扎得更剧烈,生怕别人看不出自己是不愿意一样。

    兰德尔完全不吃他这一套,攥着他的手拉着就跑了,被一个雇佣兵钳制自然是没有落跑的可能性,樊季被拖拽到一个小巷子里。

    兰德尔低头打量他,吹着口哨说:“你又美了宝贝儿,最近过得怎么样?”

    樊季对着这个1米9几的日耳曼男人,怎么呆着都不自在,整个人被他禁锢在墙和身体之间,头皮都发麻,他强横起来说:“要没看见你,我还挺好,你起开。”

    兰德尔完全没动,保持着自己罩着他的姿势说:“你怎么会在耶路撒冷?”

    樊季眉毛一挑一脸操你妈地反问:“你不也在吗?”

    兰德尔蓝色的眼睛一暗,缓缓地把脸凑过去想要亲吻却被樊季撇了脸,他笑了一下说:“孤身一个人深入敌国的首都,还要完成该死的狙杀任务,支撑我的是一颗战士的心。”

    樊季听得有点儿热血沸腾的,他其实一直不是很讨厌这个外国人,毕竟听说曾经也帮过自己,他坦白地说:“我来旅游。”

    兰德尔摊了摊手:“上帝,你的男人们放你一个人出来?”

    樊季看傻逼似的看他。

    兰德尔暧昧地摩挲他嘴唇被闪开,压低了声儿说:“多美丽的邂逅不是吗?我们可以做爱,没人知道,只要我和你。”

    樊季一点儿都不为所动,他摇摇头:“对不起,我有爱人了。”

    兰德尔遗憾地笑笑,拉起他的手吻上手背:“我很嫉妒,但是祝你们幸福。他们很爱你。”他记得那几个中国军人怎么疯了一样寻找这个男人,也不会忘了自己在截取了k的消息时候是多兴奋,可他选择第一时间告诉林成忆,因为他知道那个人似乎跟他们的命一样重要。

    到底是不甘心,兰德尔转身走了又迅速闪回来,单手钳住樊季两只手腕压在他身后,扣着他下巴一记粗鲁绵长的热吻,他亲得色情缠人,还能恰到好处地确保樊季不能合牙咬自己。

    这一个吻仿佛半个世纪。

    分开的时候都是气喘吁吁,兰德尔意犹未尽地笑着道歉然后走远,在巷子尽头回身问樊季:“樊,我的名字是什么?”

    樊季竖了中指:“兰德尔。”

    樊季终于提前结束了行程,其实他本来也没什么行程,云野在酒店给他压了二十万刀,还富裕不少,他定了个最便宜的从基辅转机的经济舱回京,一边儿确认一边儿骂。那边儿云野盯着他这个身份证的一举一动,看他的宝儿不争气好悬没气死。

    12月的京城正冷,中午的太阳都没能给人照暖和了,樊季刚从云梯上下来,就被人架上车带走了。车开了一会儿才到了一个空旷的场地,短短的草皮还有,就是全黄了。耶路撒冷各地的美人儿很多,可樊季怎么都觉得还是自己这

    分卷阅读146

    分卷阅读146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