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19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19

    他嘴里听见林正俩字儿了,而且作为赵云岭的心腹,韩深这个名字出现的几率很高,他自动带入了段三儿那吊儿郎当的形象,今天一看觉得赵云岭身边儿这左膀右臂真的大相径庭。韩深大概四十出头吧,高大挺拔,能看出年轻时候英俊出挑的痕迹来。樊季走到赵云岭身边儿,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也不说话。

    赵云岭明白他意思,也愿意给他留点儿尊重,并没表现出什么亲昵只是指着韩深说:“你叫韩哥就行了。”

    “韩哥。”樊季乖乖地叫着,留意到韩深极力掩饰下的一丝敌意。

    “不敢当。”韩深甩出这么一句让赵云岭微微皱眉。

    紧接着韩深索性站起来了,看都不看樊季一眼,语气也变得有点儿生硬:“我告辞了。”

    韩深前脚刚走,赵云岭就拉着樊季胳膊一使劲给他拽过来跨坐在自己大腿上盯着他看:“你怎么认识萧参的?”

    樊季一怔,没想到他会提起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孩子:“海棠湾,他经常来我书店里看书。”

    “操!”赵云岭其实现在已经不怎么爆粗口了,能把这“操”字说出来不光是生气,更多的是懊恼。

    樊季好奇心并没那么重,楼下韩深和赵云岭前边儿的话他也没听见,他满脑子全是林正了:“刚听见韩哥提起林正........唔.....”

    赵云岭已经怼上他的嘴了,扣着樊季的脑袋辗转着亲和吮,空旷巨大的调高客厅里全是啧啧热吻声儿和亲吻间隙的粗喘声儿。

    过了不知道多久赵云岭才似乎亲够了,压着樊季的头顶在自己锁骨上问他:“小樊,我再问你一遍:你愿意跟着我了吗?”

    樊季头顶在突兀的锁骨上,脑门直疼,他就那么忍着,闷闷的声音从俩人间逼仄的一点点缝隙里透出来:“赵哥让我选?”

    赵云岭想把自己刚才那句话收回去,他没说话。

    “我不愿意,再问还是这个。”樊季声儿不大,可一字一字炸在赵云岭头顶上,让他遍体鳞伤,他揪着樊季的头发把他从自己身上拉起来对视,终究不忍心下狠手,只是掐着他脸问:“你能跟别人上床却因为这事儿记恨我?”

    樊季一丝都没躲,跟他对视:“我没记恨过你,我只是不愿意跟你。”

    赵云岭不知道是该高兴他来这么一场樊季都没记恨他,还是应该弄死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俩人用一种羞耻的姿势身体交叠着狠狠盯着对方看,谁都不示弱。

    “樊季,你有种。”赵云岭一把撕开他刚穿好没多长时间的衣服低下头去咬他乳头,泄愤一样:“不愿意一会儿别求饶。”

    一场操不到心里的性爱把俩人才拉近了一点儿的距离拽开更远。赵云岭看着累急了已经闷头睡下的樊季,小屁眼都没合上呢,心里也复杂。都说征服女人的心要通过阴道,那么显然征服一个男人的心不是靠肠道。

    他想不明白自己有什么比不上那几个纨绔子弟的,只知道要他现在就放手、乖乖向老爷子低头做个乖儿子,他做不到。

    也就是在韩深来过的第三天,猎人的最尖子的小组就攻占了这个雨林里的皇宫。

    林成忆因为各种跟k犯刺儿较劲已经从队长降成队员了,这对他来说连个屁都不算,他只想亲眼看见樊季好好的,只要活得好好的就他妈行!

    中国军人已经多久没见过打了鸡血的林成忆了,即便知道了樊季跟他的关系也没人再逼逼,毕竟林中队铁一样的一个汉子哭得声嘶力竭的时候他们没觉得变态、恶心和可笑,有的只是深深的震撼。

    1号呼哧呼哧地、焦躁不安地嗅着别墅里的每一个角落,这儿有它喜欢的那个人的气味儿,在它极其发达的鼻子尖盘桓不去,可那气味儿在外边儿空旷的场地上突然就没了。

    林成忆单手举着95式疯了似的朝着天开枪,嘴里喊着操你妈。

    k通过x胶囊把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他骂了一声shit就拨了赵云岭电话,接通了就是连着母语和中文的一通噼里啪啦:“赵!猎人和你们的国家的韩参谋已经讲好,你的宠物要被当做sere中的参与者被营救,你他妈干了什么?你把人带回了你的该死的老巢?”

    赵云岭等他说完了才开口:“我的人会善后,这次多谢你,我的兄弟。”

    一句兄弟就给k嘴堵得严严实实的,他叹了口气:“我投降!有空带上你的宠物去我的家乡,1号非常喜欢他。”

    赵云岭挂了电话,他第一次忤逆了他老子给樊季直接打包带回国了,不管怎么着,栓在身边儿就能踏实点儿。

    1、樊是赵日天和樊樊的肉,不影响剧情我就没往文里贴;

    2、最近没回复,是小叔的线宝宝实在不知道怎么回,还望见谅~

    ☆、11、如果你是林成忆

    西郊机场,等着赵云岭的是两拨人。段南城和韩深不远不近地站着,时不时互相看两眼,都是一言难尽。

    赵云岭站在舱门口就看见那俩一左一右的站着,他扫视了一下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都是来接机的,却不是一起的。

    段三儿看着这老东西就差伸手给樊季搀扶下云梯了,心里也是一阵闹腾,搁风花雪月的时候他肯定贱不拉几地调侃赵云岭一番,可段南城好歹也已成精,十分明白当下这场面怕是他的赵老板应付不来的。他先韩深一一步过去:“赵老板,一路辛苦了。”往常吊儿郎当的语气都没法儿给气氛带活起来。

    赵云岭拍了拍他肩膀:“南城,把小樊送到瑞府,照顾好。”

    几个字儿段三儿心里就明镜儿似的,这场仗赵云岭没打赢,说得好听是照顾、其实就是盯着,不管是那边儿的几位不撒手还是樊季这祖宗自己不愿意,总之是没成事儿。

    他点点头然后话到嘴边儿还是犯傻问了一句:“你不跟着回去?”

    韩深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赵云岭。

    赵云岭笑着踢了他一脚:“把人给老子照顾好,瞎操心。”

    段三儿瞬间换上一张嬉皮笑脸,吊儿郎当地扯了一会儿蛋就把樊季带走了。

    一上车他就一脸疲惫,靠着座椅骂了一声操,都没顾上理樊季就只跟司机交代着:“瑞府。”吩咐完了就靠那儿揉太阳穴。

    樊季也一声不吭坐在后座,难得有段三儿在却沉闷得要死。

    “你跟萧参那祖宗什么关系?”段三儿突然问。

    樊季一下没反应过来。

    段三儿也没继续问就是嘟囔了一句:“真他妈热闹了。”

    樊季没说什么,他现在已经拿不出那股强装镇定的劲头儿和非暴力不合作的勇气了,他身上背的债太多,原本已经是纠缠不清了,现在加上赵云岭,他只感觉身心疲惫。

    段南城给他送到了院子里,俩人沉默地对立着,樊季冲他点点头转身要走。

    段三儿叫住他:“樊季。”

    樊季看着他。

    “如果他做得过了你别记恨,他这么多年也不容易。”段三儿正经起来也是不含糊,话里话外生生让

    分卷阅读119

    分卷阅读119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