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18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18

    操作,疼倒没多疼心里一阵悲凉。他最先想到的就是那几个小王八蛋看见的时候可能要杀人,然后在漫长的11个小时里他脑子里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张或英俊、或阳刚、或痞气、或可爱的脸,即便皮肤被刺入的痛感和长时间趴着的抓狂都没能把他们从自己脑海里挤出去一丝一毫。

    他疯了似的想他们,这种被迫分离跟他当年单方面离开是完全不一样的。

    赵云岭心疼地陪着他,又掩饰不住愉快,不知道怎么的,樊季竟然看不得他这个样儿,他心里的赵云岭不应该是这样,虽然俩人现在在床上能在最短的时候给对方最大的快感,可他心里,只认衣冠楚楚、谈笑风生的那个极品的男人。

    有些东西早就扎进根儿里,一晌贪欢,后患无穷。

    赵云岭这会儿躺床上眨着眼看着樊季,琢磨着自己身边儿说话能这么糙的除了段三儿就只有他了。段南城从小活在最底层,靠着牛逼的街战水准和死都不怵的亡命心态让当年同样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他激赏,在身边儿一带就是几十年。

    樊季呢?第一眼见他他就一副没落的德行窝着喝闷酒,往后次次见次次惨。还是让人操的那种人,他后来不是不知道樊季跟四总那几位公子的风流逼事儿,毕竟圈子里传得邪乎,可他竟难得没给那个一脸淡漠、一张嘴跟段南城一样的男人跟所谓男宠、鸭子联系在一起。

    最不服管束、犯浑狂妄的段三儿可以服服帖帖地收起利爪跟在他身边儿,而樊季他却拿不住,给他藏起来、操哭了又有鸡巴用?他从没自信这个人就是他的了。

    精明睿智如现在的赵云岭却忘了最总要的一条儿:他拿段南城当哥们儿,却拿樊季当爱人....付出情感的初衷根本南辕北辙。

    “你再睡会儿。”想亲一口却停了一下,最后胡噜了一下樊季有点儿乱的头发,赵云岭撩开被子光着下了床。

    樊季并不愿意在晨勃的时候看见太美好的肉体,他觉得他对着别的男人主动的意淫挺对不起他的小崽子们,可赵云岭这老流氓应该是故意在色诱,趁着樊季眼睛还黏在自己身上回了头一笑:“看够了吗?”

    “你为什么纹个这?”樊季想推眼镜却没有,话语间挺尴尬的,可更尴尬地是自从躺平了挨操以后,原本对着男人屁股流哈拉子的他现在反而看不得鸡巴了。赵云岭那玩意儿长得跟他人一样出众,如果不看脸、剃了毛,怕是跟白种人的差不多,这会儿正精神地勃起着。

    赵云岭眼神儿变了变,狠辣稍纵即逝:“我小时候命不好,有爹生没妈养,吃喝不愁可处处受气。好容易我活到能靠拳头给自己挣脸的一天了。”他裹上浴袍咬起来一支烟接着说:“打着打着也算有了名气,靠着一股子不要命劲头儿在学校里还能作威作福的,可得罪了社会上的人就不好玩儿了。我被人黑了,躺医院里小半年吧,医生的病危通知书都不知道下给谁。”

    赵云岭平静地抽烟,好像说的不是自己的事儿一样,樊季心里却越听越紧,他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赵云岭跟他说那几个孩子从小被捧大的,他小时候恐怕活得比自己好不了几分。

    “后来我没死了,人却迷信了,我跟着南城找了他一个出来混的什么叔叔给我看命,他告诉我我沙中土命,去纹个凤凰生生土说不定能晚死几年。”赵云岭一笑,看不出情绪:“我没爹没妈可钱有的是,先找了师傅纹了这个,然后拿钱就砸死了那些阴我的人。日子过得正挺好,我老子的人找来了。”

    樊季在唏嘘赵云岭坎坷岁月的同时突然就感慨了。

    他被赵云岭“留”在这南美雨林的大别墅有两个多星期了,俩个人从来没这么心平气和、心无旁骛地说过话,他们不是上床就是冷战,这不是他想要的,肯定也不会是赵云岭想要的。

    “他们给不了你的我都能给你,其实你不糊涂。”赵云岭深深看了他一眼,自己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恐怕段三儿都未准知道得这么清楚,可他愿意跟樊季说,不管是宣泄情绪还是多了点儿心思想拉近俩人之间渐行渐远的距离。

    韩深也是一身休闲的装扮,看见不修边幅只裹着睡袍的赵云岭丝毫没有多余的表情,规矩地叫了一声少爷。赵云岭点点头示意他坐,佣人给上了两杯喝的,韩深象征性地抿了两口就直奔主题:“您在已经在南美快一个月了。”说完就没再继续。

    赵云岭吹了吹热热的茶,眼皮没抬:“直说就好。”

    “我不明白您为什么不直接把他带回去,毕竟自己的地盘。”韩深嘴上说的是不明白,其实赵云岭了解他,他是带着责备的情绪的,毕竟“自古君王不早朝”这种香艳韵事是每一个忠臣良将深恶痛绝的。

    “等他身体好利落了就动身回去。”赵云岭不会跟韩深这种人去说他为什么愿意在异国他乡豢养着那不踏实的骚货,因为就算他施展起来不如在国内顺手,那五个翅膀没彻底展开的公子少爷却根本就是束手无策的。

    “少爷,首长直接说话了,让您务必这两天回去。”

    赵云岭眯着眼看了眼楼上,哼笑了一声:“我们家老爷子日理万机,竟然不到一个月就知道我动向了。”

    韩深一脸淡定地点头,语气是不带感情色彩的冷静:“毕竟您是首长的唯一的儿子。”

    赵云岭听了这话先是觉得好笑,然后脸阴下来了:“就萧参能办出这事儿。”

    能肆无忌惮在老爷子跟前儿给他使绊子的就只有那个看起来牲畜无害的小子了。他们关系一直算不得融洽,尤其是和萧参他爸,可萧参还小,从来没掺和过,他这么做似乎就剩下一个原因了。

    而这原因是赵云岭最不喜闻乐见的:一个赝品已经满足不了那孩子,他千想万想没把萧参当根鸡巴,昨天听了段三儿说老头子正要拿他呢他就明白过来了。

    “老爷子让您一人回去,别人从哪儿弄来的退回哪儿去。”韩深意味深长地看了赵云岭一眼又稳稳地说:“既然您做了安排,就按着计划办,猎人的队员会找过来,而你们最好别碰面,互相留一分余地。”

    赵云岭直接捏碎了手里的大雪茄跟看笑话似的看着韩深:“他管得宽了吧?”

    韩深没说话。

    “我们的xxx大人老糊涂了吧?外孙子说什么是什么?”赵云岭笑得渗人。

    “林正也出力了。”韩深的情绪男的波动了,在说出林正名字的时候。

    赵云岭也没想到,愣了一下之后就是一脸的鄙视:“林司令自己操了大半辈子男人,老了老了替自己儿子们操心了?”

    韩深说:“不管您怎么不乐意,首长已经说话了。”

    赵云岭才要说什么就看见他的那个祸精穿得整整齐齐下楼来了,这会儿正打量韩深,樊季那种审视别的男人的目光让他没来由地不爽,即便对象是这个四十多岁的韩参谋,他伸手冲樊季的方向:“来。”

    樊季看韩深是因为从

    分卷阅读118

    分卷阅读118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