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52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52

    拿的姿势樊季受不住,他被操哭了,开始求饶:“放开我胳膊....放..放我...呜....我他妈求求你。”

    郑阳突然停了动作骂了一声操,似乎是缓过神儿来了,松开樊季的胳膊把自己手伸到他胸前接着他倒下去的身体,捞起他的肚子猛插,把手伸进贴在后背的衬衫里,不断地抚摸。

    樊季可算松了口气,撑着胳膊挨操,突然后穴里的动作停了,眼前一个大鸡巴带着热气近在眼前,一只手勾着他下巴抬起他的脸,龟头蹭着他嘴唇然后往里顶。

    樊季泪眼模糊,终于还是张开嘴吃进那根鸡巴,抬着眼看着已经开始前前后后耸动的齐扬听着他叫他骚货。

    郑阳看着齐扬的鸡巴插进樊季嘴里的时候就皱了眉,小崽子根本不看他,只疯狂地把手插进樊季头发里,扣着后脑,挺着胯操他嘴,樊季嘴里发出啧啧水声和唔唔声,被动地给他口交,身体都下意思地前倾接近齐扬,他骂了一声操,往前挪了挪,搂紧樊季的屁股猛操,巴掌甩在肉感十足的屁股上:“骚货,屁股往后顶,别他妈顾前不顾后,操死你!”

    他伸进一只中指去按前列腺,手指和鸡巴配合着动,次次顶弄都能要樊季的命,前列腺液不断地渗出龟头,鸡巴一抖一抖地,郑阳一把握住,从鸡巴根部往上缓缓有力地撸。

    齐扬一手抓着樊季头发,一手逗着他上下滚动的喉结,深深顶进他嘴里。

    两个人谁都没说话,较劲似的玩儿着樊季上下两张嘴,好像早就不是原来一起操他时候的气氛,屋子里的气氛淫靡又诡异。

    郑阳一个撸动让樊季痛痛快快地喷出来,直肠里开始强烈收缩,他借着这股劲儿掰着他屁眼深深地操,把龟头冲着结肠进攻,噗噗地把精子全交代给他。

    樊季爽得直抽,嘴被堵得严严实实地却喊不出来,全身都是酥的、麻的。齐扬红着眼看他湿漉漉的黑发、湿漉漉的眼神儿和湿漉漉的衬衫贴在肉上,迅速抽出鸡巴拿着在樊季脸上一下下抽着,一边抽一边说:“大流氓给你操美了吗?这儿还有根大鸡巴等喂呢,骚货。”

    齐扬蹲下,从樊季腋下把他抽起来,让郑阳射完后半硬的鸡巴从他身体里出来,带出一股浓稠的精液顺着屁眼和大腿往下流,郑阳鸡巴一下凉了,复杂地看着齐扬坐在床边,把樊季抱坐在自己腿上,抱着腰给他抬起来,松手让他屁眼儿就把大鸡巴吃进去,俩人粗喘着开始动起来。

    齐扬隔着衬衫咬他肩膀,固定着他的腰死命往上顶他,再两只手拖着他屁股摇,让鸡巴在他直肠里绞着,樊季高潮还没退干净,这么一弄肠子里边扭得跟什么似的,齐扬爽得抽气,精虫上脑以后鬼使神差地问他:“骚叔叔,老子操得你爽还是大流氓操得你爽?”

    这话一出来就是个炸雷,搁原来大家一笑一骂也就过去了,可那是原来。

    郑阳骂了一句你妈逼就上了床,靠近齐扬的身后,扣着樊季的嘴就亲起来,俩人隔着齐扬色情地舌吻,唇舌交战的声音就在齐扬耳边炸开,他浑身戾气和不甘一下就被点燃,一使劲抱着樊季站起来抵在墙上悬空操他,啪啪啪撞着他身体,像把他钉死在墙上,他抬头舔他大动脉,像个疯子一样,舔着、甚至去撕扯颈间动脉:“操你妈,你是我的,樊季,你他妈再浪信不信老子咬死你。”

    “咬死你..咬死你...”齐扬抖着射出来,把头埋在樊季锁骨间,全然不顾后果地宣誓着所谓的主权,床上的郑阳眯着眼,怒挺着鸡巴抽着烟,不知道在想什么。

    齐扬给半昏迷的樊季轻轻放倒在床上,看着郑阳没说话,抓起裤子推开门走了。俩人这么多年第一次一触即发,说不上谁对谁错,也说不上谁赢了谁输了。

    欲望、执念....竟然让人如此丑陋。

    不管郑家的和齐家的谁更憋屈,这会儿最烦的还是林成念。

    秦姐终于敢小心翼翼推门进来的时候,他还光着坐在床上抽烟,烟屁股扔了一床一地,屋里跟到了仙境似的。

    “大少爷...”秦姐知道他是个纯弯,可看着那一眼看不出毛病的肉体还是脸红心跳。

    “说。”

    “郑少爷说...人他带走了。”秦姐只需要把郑阳的话照实汇报就能让林成念着了火。

    “操他妈!”他一屁股坐起来,手指间的烟没夹住掉下来,给被子烫了一个花,林成念像个困兽一样,却不知道要怎么办,只是一遍遍骂着,他脑子里全是郑阳压着樊季的景象,甚至从前他们一起操他时候的记忆都变得扎心。

    樊季是他的,他随时随地能操他,让他干嘛他都没能力反抗,樊季又不是他的,还有人也能随时随地操他,也能支配他的一切。

    他们每一次共有的小情儿不全是这样吗?不全他妈一样儿玩儿得很爽吗?

    他不承认这次不一样,他不会也不想承认,他自己应该就是做了一场操蛋的梦,想醒过来没多难。

    “跟阳子说,人放他那儿,我这会儿玩腻了,他要腻了别送回来,爱他妈给谁给谁送去。”林成念一个字一个字咬碎了牙,他不承认自己不敢直接给郑阳打电话,更不承认自己说这话时候觉得自己多傻逼。

    他接着打电话,三五分钟的功夫就组了一个局,万千个好屁股撅好了等着他,他真不信了。

    谢罪!终于正常上班了,不会断更好几天啦~

    1、有宝贝说海棠实在回复不了,看不了蛋,我会把蛋写个合集放番外里,顺便老父亲的蛋不写了,都放番外吧,蛋还是写些可敲可不敲的;

    2、虐攻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能一下就虐到烟消云散的,给我点儿时间;

    3、既然虐攻,我一定会狂洒狗血了,期待np文一点儿不苏一点儿不狗血的亲我只能说声对不起,我已经尽力维系底线了;

    4、宝宝昨儿还看了一受封疆,岁数大了真不能虐了,得看多少甜文才能补回来....

    ☆、4、小兔崽子们吃起醋来最可人疼了(爸爸那边更了!)

    醉生梦死的感觉其实就是孤独加上落寞不堪。

    酒吧里乌烟瘴气的,弥漫着香精和人肉味儿。这是一正常酒吧,在京城挺出名的,身份上没门槛儿可消费高得却是日了狗,大批大批的富二代和n线小崽子艺人们都愿意往这里边扎,趋之若鹜各取所需,用金钱买肉体,抑或是用肉体换金钱。

    vip大卡座下沉台里乌压压一群人,一水儿的绝色鸡鸭都没盖住坐在正中间大皮沙发上那位的光芒。

    林成念穿得极其简单,不知道什么牌子的纯棉白衬衫、不知道什么牌子的深色休闲裤、配着不知道什么牌子的皮带和休闲鞋,头发随意抓了抓,鼻梁子上架着金丝边儿,嘴里咬一根大雪茄,怀里搂着一水灵的男人。

    虽说不是纯钙吧,可醉心男色的不在少数,好多人敢看敢意淫却不敢过去,小0屁眼都能看湿,也有小攻看硬了鸡巴

    分卷阅读52

    分卷阅读52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