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51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51

    就是给3403打电话问樊永诚,听完了他就觉得这事儿挺大,在他们几个眼皮底下动人,挺鸡巴扯淡的一件事,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能是谁。

    樊季点头说好,说的时候太阳穴都快炸了,推开郑阳就想往外走,郑阳不干,夹起他脖子就往门外带。

    “操你妈松开!”

    樊季嘴上再牛逼也是争不过郑阳,郑公子从福尔马林池子里捞尸都能做到滴“液”不沾身,弄他一个会动换的大活人简直玩儿一样。

    “郑少。”秦姐这边呼唤情郎,眼睁睁看着郑阳霸道地夹着樊季从身边走过,一眼没看她。

    “你告诉林大,人我带走了。”

    一上车郑阳就侧过身用胳膊半压着副驾上喘着粗气的樊季,目光灼灼的:“樊主任,你这是吃醋?”

    “放你妈的屁!”樊季吼。

    郑阳粗鲁地揽过他肩膀啃他嘴唇,捏着他脸不让他咬,一边亲一边啃:“你嘴真脏,跟林大那傻逼呆多了吧。”

    “唔.....臭流氓!”樊季被亲得狼狈,还要拼命拦着死乞白赖往他裤子里钻的贼手。

    “全京城谁不知道老子是流氓?”郑阳隔着内裤揉他那二两肉,舔着他硬硬的耳廓:“樊主任,在这来一炮,你好好叫,让林大看见好不好?”

    这话特别可笑了,樊季本来就是他们应该一起操的人,他一早上跑来也是为了来操这人,到现在竟然傻逼到说这样的话。

    刚在门外无意中听见他们说什么的时候,郑阳在想什么?想这傻逼的林成念竟然跟田清明上床是为什么?还是抑制不住地一股兴奋,恨不得他们老死不相往来,或者就是赤裸裸地嫉妒,嫉妒樊季竟然在意。

    樊季看傻逼一样看他。

    郑阳捂着他眼睛,给他扣安全带,点起一支烟自己抽了两口塞进樊季嘴里:“跟我走,以后在我那儿,你爸那儿甭操心,有我。”

    樊季狠狠嘬了两口。

    樊季也算看明白了,这群崽子的住的地儿里外里离不开玉泉山那小塔辐射的几里范围,房子都长得一样。

    郑阳进门就给他压门上捏着下巴亲嘴,舌头疯狂席卷他的口腔,舔着他嘴里的每一寸。接着两只手碰着樊季的脸跟他唇碰唇,他们厮磨着,从对方身上汲取自己想要的感情,得到的都不是自己真想要的那一份情。

    郑阳不断地亲他也不断在说:“樊主任,我想你,我想你了。”

    樊季不吭声,只是配合着郑阳给俩人扒得干净,一路滚到最近那个卧室的床上,郑阳压在他身上,目光越来越凶,跟林成念一样漂亮的手在他脖子上抚摸,突然拇指、食指和中指紧紧掐着他质问:“说,你身上这些都是狗啃的。”

    樊季身上深深浅浅的痕迹,有新也有旧,他拿下眼镜扔床头柜上,平静地说:“疯狗。”

    郑阳掐着他脖子跟他照眼,最终从他身上起来,来开柜子扒下一件长袖白衬衫,给他拽起来穿上,一颗一颗扣好扣子。郑大少爷在床上给人脱衣无数,穿衣服还是第一次,他把樊季上半身包得严严实实的,最上边一颗扣子都系上了。军队的老房子没有恒温恒湿,屋里没开空调,穿上这衣服樊季就开始热。

    郑阳显然没有开空调的意思,他俯下身隔着白衬衫舔樊季乳头,三下两下就舔湿一片,娇小的乳头隔着布料挺立。

    真他妈骚气!

    郑阳欣赏够了那透出形状的两点,给他翻了个身,一只手从樊季身下掏过去,拽紧衬衫勾勒那精瘦、线条流畅的腰,另一只手在屁股上摸着,摸着摸着张嘴去咬,撕扯着屁股肉,冲着收缩的屁眼吹气。

    樊季下意思地缩屁眼,没缩几下就一个激灵,郑阳的舌头舔上他的屁眼。

    “操!别舔了。”樊季想往前爬却被死死把住屁股,他躲无可躲只能恶心郑阳:“你这是在舔林成念的精子。”

    郑阳吃得卖力,舌头添遍每个褶皱,含糊地说:“林大活儿细着呢,看给我们樊主任这小骚洞洗得干干净净的。”啧啧舔穴的声儿格外煽情,俩人的鸡巴都颤巍巍地蓄势待发。

    樊季正被舔得美,屁眼里就被塞进东西了,他猛一收缩反而给那冰凉的小东西吸得更深,他扭头瞪郑阳,郑阳在坏笑,然后伸出舌头顶着那小小的柱条往樊季屁眼里钻,等都顶进去再把舌头伸进穴眼,一个深顶给封在穴里:“樊主任,别怕,这是我专门给你做的。”他一边儿顽劣地合着屁眼儿一边儿舔他屁股:“一根细长的小药条,都是保养屁眼儿的好药,能让你这骚路子比女人阴道还有弹性......我棒不棒?”

    樊季确实没有一丝不舒服的感觉,冰凉舒爽的感觉甚至快蔓延到结肠了,他轻哼着:“下次,下次弄短点儿。”

    郑阳在用手抠弄括约肌,药条已经完全溶解,渗出液体在肛口,他只按揉着那娇滴滴的小洞,让他微微地张开嘴,每个人都长的东西,在这骚货身上就这么犯规,跟他人一样,平时紧绷绷地装逼,撩一会儿就能满嘴淫词滥调,让人只想压着他操。

    郑阳端好了姿势,抱着他屁股把龟头抵上穴口,那小口已经浪起来,露出小小的孔,正好能吸着他的马眼,却又吃不进去更多,像极了小嘴一下下啄吻,郑阳舒服死了,微微挺着胯让屁眼儿亲马眼儿。

    “樊主任,老子好喜欢你这小屁眼,大鸡巴更喜欢它。”

    他猛地把屁股蛋儿往两边一掰,挺身就把龟头刺进去了。樊季直肠里湿透了,蠕动着排挤着侵入的大鸡巴,郑阳有力地挺进他身体,碾开他的直肠,把性欲和情感全操进他最深处。整根鸡巴被直肠包裹后,他俯视着被自己骑在身下的这个男人,鸡巴是爽的,心里是涩的。刚才在林大屋里那个强作镇定可还是跟妒妇一样的男人让他更清清楚楚,即便他可以被他们任何一个操,可他在意的只有林成念。

    郑阳不想再想了,他泄愤似的一下下怒操着樊季,每一下都给他顶得向前冲,动作快不了却足够地猛烈,给樊季的呻吟都撞得破碎:“操,你他妈轻点儿。”

    郑阳不听,反而拉起他两条胳膊带着他身体往后立,更深地凿进他直肠,操到他深处,他狠狠地操他,紧绷的肌肉粗鲁地撞着他屁股和大腿的嫩肉,又死死扣着他两个手腕拽进他胳膊,让他逃不了,樊季衬衫早湿透了,贴在身上,郑阳的汗水滴落在那雪白的屁股上,顺着臀瓣往下流,他更狠地顶他,每一个顶动都像要把自己撞进他身体里:“樊季,别怪我,别怪我...”

    樊季叫得都变了声儿,他疯了似的摇头,拼命地挣扎,玩儿命地试图去说一句完整的话:“郑.....郑阳...放开....放开!”

    屁股大腿都被撞得生疼,胳膊被反着拉,腹肌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即便屁眼里再爽樊季也撑不住,他想不透郑阳,上次在337也是,明明一开始好好的,后来就疯了,可还是半疯,能感觉出没有伤他的意思,但这粗暴的动作和难

    分卷阅读51

    分卷阅读51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