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48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48

    。”

    老子是不得老怀为安了?你为了个被养起来的男的奋发图强了?

    “说对了,不能让媳妇儿看不起!”

    云野做好了心理准备挨骂,没想到他哥没跟他翻。

    云野,原来家里也想过你能跟林家孩子似的争气,现在就想你好好活着就行,你他妈想怎么折腾家里都给你兜着。云战似乎叹了口气接着说:

    咱们云家流血不少了,不缺你这一滴,哥不管你为了什么,当兵你想都他妈别想。爷爷一直说你..

    云野烦了,腾一下坐起来冲着电话吼:“别他妈又说什么我出生时候良辰美景奈何天的,你们愿意养废物,老子还他妈不愿意当呢!不废话了,不光追媳妇,还要为祖国做贡献!你不给我安排我就自己去报名。”

    他哥难得的一点儿温情就让云小王爷这么给挥霍了。

    操,还他妈为祖国做贡献,老子要吐母乳了。甭废话,滚国防大学念后勤吧,给你弄个军官证。照样是上进,后勤学好了你比谁都牛逼。把你内个腿养利落了再说。

    挂了电话,云战点了烟,原来盼云野成材,现如今他自己想明白了自己这边反而瞻前顾后,其实不争气的也许一直不是云野,是他们老云家。

    云野那边也点了烟,下垂眼里高深莫测的。

    云战按了个电话给国防大学,云野也按了个电话。

    樊季睁眼看见齐扬倚靠着床头坐他边上看什么东西,他爽晕了以后的事儿全不记得,也懒得问。齐扬看他醒了,给手里文件放桌上就低头亲他,闭着眼说对不起。

    樊季心里也难受,可让王霁尧算计,让云野操都比不上他心里最在意的那个事儿,他一开口就是一个雷劈在齐扬头顶上:“扬扬,林成念跟田清明..”

    他话没说完齐扬就咬了他的嘴,狠狠咬了一口就从床上起来了。

    齐扬活了快20年,第一次知道憋屈俩字怎么写,他背对着樊季咬牙切齿地说:“叔叔,你他妈一睁开眼就问这个?你让人操了你知道吗?”他自己不顾他爸的斥责疯了似的往回赶这事儿他又知道吗?扒开两眼儿就问林成念的逼事儿:“今儿你就回我哥那房子呗,他快上来了,你自己问他呗,我算个鸡巴啊。”

    樊季没想到他这么大反应,心里有点儿接受不了,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任何一人就这么被往外赶都是不爽的。

    齐扬一条腿跪在床上,伸出手去蹭樊季让云野咬破的嘴唇:“啧啧,你应该盼着我哥晚点儿上来,你这都让姓云的玩儿烂了,我哥恐怕不愿意操你。”

    这话从齐扬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是嫉妒,听到樊季耳朵里就是玩儿烂了和不愿意操你,他心也是肉长的,也疼。

    “我这就走。”说着话他就挣扎着站起来,浑身没劲儿哆嗦着套着衣服,他该庆幸这是夏天,套两件就能让自己滚出去。

    齐扬忍了又忍才没去伸手扶他、给他穿衣服,只是冷着脸看他走了以后疯了似的砸东西,一边儿砸一边儿喊操你妈。

    云战心里有事儿的时候就会给时辰打电话,那人是他的命。

    时辰接了视频还是例行公事地跟他叨唠着店里的生意以及围着的各种关系,云战静静地听着他说,这些他才不在意,他只想听听时辰的声儿,看看他这段时间是胖了还是瘦了,黑了还是白了。

    视频那边儿突然有人急匆匆地过来找时辰,凑在他身边儿,声音不大不小:“时辰哥,霁少那边儿找您呢,说....说得挺难听的,你先去瞧瞧吧。”

    时辰挺纳闷儿的:“难听?怎么个难听法儿?”

    “说....说您给安排的人不满意,还不如您亲自伺候...”那边儿说话声儿挺大,云战一字儿不落听得真真儿的。

    时辰挑着眉毛看传话这人,跟云战说有事儿去看看,就挂了线。他上上下下打量着:“兄弟,几个意思?”

    那人变了一张脸说:“我们云野少爷说谢谢您配合。”

    时辰点点头,表面上挺牛逼挺平静的,心里翻江倒海的,怎么也他妈想不明白这事儿跟他有什么关系,可姓王的惦记樊季,但凭着这事儿这戏他无论如何也陪着演了。

    “樊主任,您不知道吧?念哥养您就因为咱俩长得像。”

    “念哥之所以后来这么玩儿得开,都是当初让我和爸爸给刺激的。”

    “念哥那天操了我一晚上。”

    “我们做爱就是前段时间的事儿,樊主任,您伺候得不行啊。”

    “忆哥也是,为了我居然去当兵了,他们几个第一次看上您就是因为您跟我长得像吧?!”

    樊季坐在“藕”最角落的一个卡座里,不要钱似的灌着啤酒。白天他在医院被田清明堵着了,他本来是看他一眼都恨不得瞎,那婊子竟然大大方方挂了他一上午的号,一屁股坐下就扎他心窝子。

    每一句听着都糟心却反驳不了。

    樊季原来以为自己有个好屁股才被这几个崽子看上,这理由原本特别讽刺,可现在才知道,竟然只是因为一张脸,像人家心里的白月光,这理由远不止是讽刺了,是不堪。他怎么就没想过,如果是看上他屁股,直接找时辰问就行了,犯不着在店里偶遇,那会儿林成忆嘴上说的就是田清明。

    樊季甚至不记得田清明什么时候走的,比起田清明说的这些,他更恐慌地是他爸,3403那边他爸还说没回病房,他对着电话吼,那边只是安慰他他想多了,并委婉地告诉他,即便他来了也是无济于事。

    林成念,这是操到自己真正想操的人了吧?可至少把他爸还给他....

    他酒量不行,坐在那儿没完没了地灌自己,那角落基本没人看得见,正好独自舔伤。突然有人挡了光,坐在他对面,给他递上一杯好看的调酒:“eighth pawnshop,觉得特别符合你气质。”说话声儿相当好听,跟练过的似的。

    樊季抬眼看,对面坐了一个潇洒儒雅的中年男人,不到40吧,即便坐着也能看出来高大宽阔,穿着得体的休闲装,散发着成熟男人的气息。

    “听不懂,拿走。”拿一杯破逼酒约炮,还你妈拽洋文,樊季最烦这样的。原来约他的都是软乎乎的小骚0,这款大壮他不入眼,长得再好也没用:“不约。”

    那人也没生气也没走,自己端起那酒抿了一口:“朋友,喝差不多就回去吧。”

    樊季喝太大了,眼睛不聚焦地看对面的人,大着舌头:“也行,你...你躺下让我操。”

    他话都没说完,就让人隔着沙发从后边捏着下巴抬起了脸。林成念把他头往边上掰了一点儿就弓腰低头亲上他的嘴,亲的时候还抬眼盯着坐在对面那人,密密麻麻亲了老半天他才唇碰着唇说话:“樊主任,你要操谁?”

    樊季头躺在沙发上,被亲得七荤八素的,酒精作用下眼都要睁不开了,他摇着头说不出话。

    林成念直起身子,一脸挑衅地看着那人,到底还是开口:“赵哥

    分卷阅读48

    分卷阅读48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