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47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47

    怕自己的大腿:“宝儿,想云爷爷大鸡巴插你就自己坐上来,你男人腿脚不利落。”

    樊季满脑子想的都是大鸡巴,麻利儿下床就把云野裤子露出驴鸡巴一样吓人的东西,他顾不得欣赏,转过身迫不及待地就往下坐。他药劲儿猛,迷迷糊糊所有动作都凭着本能,肛口吃到龟头,龟头就势就划出去,樊季试了几次都没吃痛快,扭着头儿惨兮兮地看云野。

    云野觉得再这么玩儿他能早泄了,他扶好自己的鸡巴,配合着樊季下压的动作往上顶,穴口酥酥软软的,大龟头吃起来虽然费劲倒还是能行,大鸡巴一路撑开直肠,才触到前列腺位置樊季又射了。

    “射了....我射了....真他妈爽....”樊季像个变态一样后仰着享受,忘了继续吃鸡巴这件事儿。云野没给他继续享受射精快感的时间,借着肠子疯狂地扭动劲儿狠狠往里操,顶开阻力的过程妙不可言,有着极致快感,最终樊季的屁股肉贴上云野大腿,俩人紧紧相连。

    云野舔着樊季红成一片的后脖子,咬着牙撕扯蝴蝶骨上薄肉,臭不要脸地蛊惑人家:“宝儿,心疼心疼你男人,自己动。”

    樊季今天第一次被操得满满当当,舒服得现在让他去死恐怕都行,更别说只是自己动了。他撑着云野轮椅的扶手,根本不带什么缓冲期的,直接撅着屁股自己在云野身上起伏,每动一下,屁股就是一阵肉浪,云野在他腰侧狂乱地又抓又摸,眯着下垂眼看这个淫荡的背影。他突然想起什么,两条胳膊在樊季胸前交叉,使劲咬住他肩膀:“骚货,还在谁身上这么浪过?”

    林成念?林成忆?郑阳?还是齐扬?他们都拥有过这销魂彻骨的肉体,他们霸着这个勾了他魂儿的骚货。

    樊季被咬疼了,下意识要躲,却被箍死了,他拼命摇头:“没有,没有......没有还他妈不行吗?疼!”

    云野舒坦了,晃着屁股让鸡巴在樊季屁股里搅,配合着樊季豁出去了的豪放动作,云野射进他肠子最深的地方,同时握紧樊季的鸡巴,两下就又给他撸出来了。他脸贴在樊季后背上喘着气,两只手在他大腿内侧来回爱抚。

    性欲极大得到满足,云野忍不住庆幸,还好他在小白楼里时时刻刻关注樊季的动向,否则他追悔莫及。他有点儿理解郑阳当时看着自己那么对樊季时候的歇斯底里和痛苦。

    云野下垂眼里的满足早就被凶残取代了,姓王的傻逼,你,还有让你为所欲为的那个势力,都他妈要到头儿了。

    狠了没一会儿,怀里的人就又不安分地开始扭,云野咬着牙骂了一声浪货,打起精神准备下一炮儿。

    也许炮儿打多了真就打出感情了,云野有点儿害怕,害怕这么想的就是他一个人。

    蛋1800字,继续更深地伤害爱人吧!

    1、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2、高能:我自罚三杯,下次更不出意外是初七....初七,鸡蛋,西红柿什么尽可能扔过来吧,宝宝扛得住!

    3、下药这个梗烂俗、狗血,却必不可少,可怜可怜宝宝我想不出啥别的招儿;

    4、下一阶段的文你们懂的,我要虐攻了,但是说起渣,估计大家都看不得我们林大宝过好日子了吧,所以我拿我最偏疼的儿子开刀;

    5、我爱你们!

    ☆、1、我捧心给你,你把它甩地上可劲儿踩

    云野看着床上熟睡的樊季,自己都觉得自己眼神儿一定是温柔得一塌糊涂,尤其是他还是被自己给玩儿晕了的,一这么想,云少爷心里更是软乎乎甜蜜蜜的。他硬件受限制了,玩儿人原本不那么得心应手,可樊季太敏感了,到最后就是插进去随便捅两下都能射,真是给云野心疼坏了。

    伺候樊季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想:姓王的傻逼,你算是犯了你云爷爷的忌。

    樊季这会儿睡得正香甜,刚实打实地爽透了以后哭着就睡着了,云野大摇大摆地跟抱新媳妇儿似的,被一群他家里的保镖簇拥着就回了小绿楼。

    小绿楼是上个世纪50年代建的,当时流行植满爬山虎,现下几乎覆盖了整栋小楼。云野一被送回京城就给安排在这儿,云家老人经过这事儿更草木皆兵了,直接给他排了人,吃喝拉撒都本家派人照顾,好像天王老子都不放心似的。

    云野抚着樊季的头发,指腹轻轻蹭他被亲肿了的嘴唇,刚才他一个没控制还给咬破了一点儿,这会儿看着怪心疼的。他捏着樊季的脸蛋儿,咬着他耳朵:“让你浪,这他妈要是你男人没在,看你怎么办。”

    这话樊季自然听不见,云野倒是给自己说怒了,他心里一时有了打算,勾了一边儿嘴角冷笑。

    敲门声传来,云野知道,弄那姓王的要从长计议,而他现在就得对付更麻烦的主儿,他跟推门进来的蒙古汉子说:“放进来吧。”

    齐扬阴沉着脸看着樊季躺在云野床上,也没打算装孙子,走过去就拿手背蹭蹭他的脸,看见嘴唇的破皮儿就冲云野瞪了眼:“云疯子,你他妈倒真不客气。”

    云野一副标准的胜利者姿态,耸耸肩:“老子自己的人,用得着客气吗?你可真有意思。”

    我去你大爷的你的人,要搁之前抽不死你这不要脸的玩意儿。

    齐扬不客气地坐他床上把樊季抽起来靠自己怀里亲了亲:“这次得谢你照顾我的人。”他把“我的”俩字咬得特使劲,齐扬可算明白为什么有时候明知道一件事做了就是傻逼,但还是得做,比如靠嘴炮儿宣誓主权什么的。

    “齐扬,什么时候你们人齐了,见个面吧。”

    齐扬顿住,什么都没说,抱紧了樊季就出门了。他以前其实和云野一直玩儿得不错,自然也知道云野的尿性,怕是真对他怀里这人动了心思。想到这,他复杂地看了看睡得深沉的樊季,心说这老男人怕是哪天突然间就现原形了,绝逼是一狐狸精!

    他怀里的樊季突然扭了扭,皱着眉头梦呓:“林…林成念…我操你妈!”

    齐扬使劲儿掐他屁股,心里嫉妒他哥,凭什么樊季做梦骂得都是他?

    云野给自己扒得一丝不挂,躺在刚樊季躺过的位置,深深嗅了嗅他残留下来的味儿,都他妈不敢再往深处想,再想想就得硬,刚给那妖精喂饱了,没工夫再喂自己左手了。

    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不意外地云战没接,云野挂了电话餍足地把自己埋在樊季味儿的床铺上。

    这他妈一定是疯魔了。

    晚上,云战的电话如期而至。

    什么事儿?

    虽然没有多余的话,可云野自然听出他哥话里的软。

    “哥,我要当兵。”云野大字型躺在床上,等着他哥反应:“从大头兵当起,不搞特殊化。”

    云战那边安静了一下,云野都能想到他哥那边儿要给电话攥碎了的样儿。

    你不是要装瘸骗姓樊的?

    “这你甭管,我就是要当兵!爸妈连带你不都嫌我没出息吗?我现在要求上进了

    分卷阅读47

    分卷阅读47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