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1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1

    。他俯下身把樊季把樊季抄起来,自己前胸贴着他后背,鸡儿顶着股沟,就着这个姿势拥着樊季往卫生间走。

    樊季虽说不至于被操得站不起来,可这个姿势让他不好受,关键还有个秦姐一直看着现场直播,让他有着说不出的别扭。

    “樊主任,你小嘴儿吃得油乎乎的,我给你洗洗。”林成念一脚踹开卫生间的门,推着樊季进了淋浴房,热水浇在两个交缠的肉体上,蒸腾着淫欲。林成念狼一样盯着湿淋淋的樊季,挤了浴液在手里就开始抹樊季的屁股:“樊主任,要论起欠操,你世界第一。”

    林成念的手长得十分漂亮,手指细长却透着有力,手上的皮肤也好,樊季打心眼儿里赞叹:这就是外科医生的手啊。这手摸着他屁股的时候,他刚射完的东西马上就立起来了,肖想着那手指伸进他屁眼里抽查,或者握着他的鸡巴撸动,他脸一阵阵发烫,身体难捱似的贴在浴室的玻璃上。

    林成念知道这大骚货又发情了,他手色情地在樊季屁股上流连:“看看这屁股翘得,不掰开都看不见里边的小屁眼儿。”他蹲下去,脸正对着樊季的屁股,觉得这屁股长得360度无死角,他用手指在樊季股沟里穿来穿去的:“樊主任,你要能拿沟儿就给我夹射了,我就给你口交。”

    樊季被摸得七荤八素的,他茫然地摇摇头:“不...不行,你...你的太大,夹不住。啊.......你他妈.....唔..”

    林成念把着他的屁股扒开了露出肉穴就狠狠往里捅,即便樊季恢复能力再强,刚刚高强度地抽插也是给他松了穴,林成念稍微使劲儿就把龟头插进去了,身上打滑的浴液被水冲去,林成念掐着他的屁股一寸一寸地辗轧,破土开疆,给樊季的肠道操成自己鸡巴的形状。

    林成念一边儿在樊季屁股上甩巴掌,一边儿粗暴地进出,屁眼受了委屈,被横向撑大,随着鸡巴的进进出出都能看见里边翻红的肉,带着一丝的恐怖却淫靡至极。林成念报复似的狂草着快脱了形的樊季,他的节奏这骚货目前根本跟不上,只能强撑着身体任操,向来又臭又硬的一张嘴都禁不住开始求饶:“慢...慢,我他妈受不了了,饶了我!”

    林成念更生气了,他伸手捂住樊季的嘴,感受着潮湿的气息在自己手心里晕染:“你他妈原来是鸭子吧!练过吧!让多少人操过?老子他妈嫌你脏!骚货精....嘶...”

    樊季已经顾不上这位少爷前一秒风平浪静后一秒狂风暴雨,顾不上明明一边儿爆操他却还嫌他脏,宽厚的身体紧紧贴着他,硬邦邦的鸡肉硌着他身上的每一寸皮肤,过快的频率让他跟块破布一样风雨飘摇的。滚烫的前胸贴上冰凉的玻璃,翘起的鸡巴被坚硬的玻璃蹭得生疼,啪啪啪啪和扑哧扑哧充斥着浴室,生生给浴室变了淫窟。

    樊季快失焦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个高大的人影,黑漆漆的短发干净利落,嘴角噙着意味不明的笑,好好的军装衬衫穿在他身上跟制服诱惑似的,仔细看能看出绿色西装裤下撑这一个大帐篷。

    来人敲了敲隔在自己和樊季之间的浴屋玻璃,对着樊季臭不要脸地做了一个挺胯动作。

    郑少,郑阳,樊季想起来了,架着他按在磨砂玻璃门上操他的崽子。

    郑阳隔着玻璃从上到下地摸着樊季,虽然根本碰不着,可樊季浑身上下好像被虫子咬一样酥麻,紧张、羞耻、惊慌,却不由自主感到新奇和刺激,他下意识地颤抖,肉穴收缩。

    林医生也许专业知识极其到位,估计解剖课一堂都没翘,他趁机冲着前列腺的方向就怼了过去。

    “救命......啊......呜...”樊季的呻吟都带上了哭腔,听起来特别可怜。

    林成念感觉早就操得松软的小骚洞一下就僵硬了,痉挛性地收紧,僵硬到他进出都有点儿疼:“松开,想夹死老子啊?”一边说一边放慢速度,用力地一下深似一下地往里杵,手掌托着樊季的蛋摩擦,感觉到僵硬的触感有了缓解,林成念按住樊季的细腰,胯死死抵着他的屁股,拿出要操透了他的决心由慢到快地捅着樊季,还眼疾手快地抓住樊季想自渎的手,张开嘴一口咬上樊季的肩膀,喷薄着热气:“大骚货,话说不对就别想射,让精子给你拿两个蛋憋破了。”

    樊季痛苦地点点头,然后马上狠狠地摇头,早就顾不上有个男人近在咫尺地看着他被操到疯狂。

    “大骚货发情了吗?”

    “发...发了!”樊季说话声都在打颤。

    “射你子宫里给老子生孩子愿不愿意?!”林成念也快不行了,他的鸡巴嵌在樊季高温炽热的肠道里,恐怖的摩擦力带来致命的性快感,他不着痕迹地放慢抽插的速度,深深地深深地操入那个洞口,恨不能把蛋也操进去。

    “生.....给你生....”樊季被插得快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他失魂落魄地出声,声音沙哑微弱:“生..我他妈生还不行么?!”

    那微微上扬的尾声,受了极大委屈似的表情,湿润茫然的眼神儿,给林成念的精一下就激出来了,他失控了一样地在樊季屁眼儿的里里外外肆虐,射精的同时喘着气骂:“操,骚货精......操...射死你。”

    俩人叠罗汉似的抱在一起大口喘气,好像浴屋里的空气不够用一样,谁也没说主动从谁身上起开。

    门外的郑阳快把军装裤撑破了,从会打炮开始,他们几个一起玩儿的人多了去了,看操人这事儿简直比看新闻联播还普遍,可对象换成樊季就有差别了,他特别好心地替那俩人打开浴屋的门:“林大,说好了人弄来一起玩儿的,你骗傻逼呢?”

    虽说林成忆是林成念的双胞胎弟弟,俩人各方面绝对是默契十足,但论起感情恐怕真不如他和郑阳的好,他俩性格像,学的专业都一样,从小比双胞胎还双胞胎,郑阳会叫林成忆二哥,却从来对林成念没有那份儿尊重。

    今天林成念看得出来郑阳是真不高兴了,这人是个臭流氓,没皮没脸的,但是从来不把什么真正放在心上,所以惹他生气的倒是也不多。

    林成念跟孔雀东南飞似的,恋恋不舍地把弟弟从樊季屁股里抽出来,满意地看着他被自己操得合不拢的洞口,还有肩膀那深刻的牙印儿。

    破天荒地来了一句:“出去玩儿,别给他冻着。”

    郑阳上上下下地在樊季身上瞄,特别恋恋不舍,跟看自己爱妻似的,然后他咬着牙说:“我就来看一眼,你也得跟我走。这人,我先留着。”

    林成念自然知道他都这么说了,绝不是普普通通的事儿,他点点头,要走又转过头来别别扭扭地看了樊季一眼:“你自己好好洗洗吧。别说哥儿几个不敬老。”

    樊季反而平静得跟水一样,没吭声,他一点儿也不好奇他们要去做什么,只是庆幸自己屁股能歇一会儿。

    樊季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

    分卷阅读11

    分卷阅读11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