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0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 作者:天才猪猪大人

    分卷阅读10

    始不满足。

    哼哼唧唧地想开口说话,可嘴里含着东西,心一横,樊季伸出手摸上林成念神祗一般的年轻肉体,湿漉漉地眼睛会说话一样盯着他的俊脸看个没完,嘴里更是卖力气地吮吸着、嘬弄着林成念的鸡巴,时不时用舌头重重地舔那根鸡巴上暴起的青筋。林成念完全抵抗不了他这副骚样儿,重重喘息着掏空了两颗蛋里的子子孙孙,全贡献给了樊季的嘴。

    樊季乖乖地吞下精液,终于腾出嘴来说话,带着一嘴的精子味儿:“操我.....你....你快操我!”

    齐扬一下更来精神了,此时此刻,他的公狗腰、人鱼线,整整齐齐的腹肌,全他妈成了取悦樊季的工具,齐小公子耸动着挺翘的屁股拿鸡巴给樊季的穴做着按摩,一口一口亲着他大腿内侧的嫩肉。

    樊季一把抓住林成念还在他脸上杵来杵去的肉棒,没轻没重地撸了起来,被插得说话都断断续续:“你....我要你操我...他戳..戳不中前列腺。”

    “操你妈!”齐扬怒了,他伸出手去猛推着他哥,吼着:“你他妈下去,林成念!”

    林成念一开始也是一愣,瞬间满脸笑意,破天荒地没生气,老老实实地翻身离开樊季,然后重重地在他嘴上亲了一口,挺着东西就拿起纸巾擦。

    “前列腺?操!老子他妈给你操成浑身都是前列腺!”齐扬怒吼着给樊季翻了个个儿,按低了他的头和腰,屁股高高撅起来,穴口的黄油味儿更重了,湿淋淋香喷喷,齐扬红了眼一操到底,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樊季屁股上,他毫无章法地开操,在樊季肉穴里横冲直撞,业务不行活力补,齐小公子恨不得把经理全用在折腾樊季这件事儿上:“老骚货,敢他妈嫌弃老子!”在他胯下的时候居然发着骚找林成念求操,齐扬恨不得弄死这个不知好歹的王八蛋。

    “啊....啊....不不.....”樊季眼睛失了焦,身子发颤,就连鸡巴都自动地抖了两下,本来就红透了的脸上瞬间不满汗水,就连身上的肉也被薄汗覆盖,周身粉粉的,他下意识地往前爬,又不自觉地向后挺屁股去追齐扬的鸡巴。

    齐扬感到樊季肠子里的嫩肉更到了寒武纪一样,疯狂缠绕扭动着,一丝缝隙都没有地包裹着他,时不时一阵阵抽动。

    这他妈是戳对地儿了,齐扬不是学医的,没法对前列腺一击即中,他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刚才的角度猛烈抽送,自己都觉得可笑,这浪货配么?

    樊季从进门开始就被摸来操去,身上的火全然都被点起来了,可他不论前边的鸡巴还是后边的穴,都没真正地爽过,乍一被捅,爽得不行,前边的东西涨得要爆了,他下意识伸出手想去抚慰自己的鸟。

    齐扬一把抓住他的手,死死攥着不放,嘴角挂着恶意的笑:“我的骚货,想射啊?”

    樊季回着头就跟懵懂小朋友似的重重点头,手也是不顾阻碍地继续往自己下边伸。

    齐扬一根一根舔着他手指头,在手腕儿处咬出一个整齐的牙印儿:“叫我名字,求我操你求我让你射!”

    樊季痛苦地摇摇头,正好又被顶到前列腺,扬起脖子浪叫。

    齐扬扬手一巴掌抽他屁股上:“操!倔强啊!那他妈憋死你。”说着,马达腰片刻不停。

    樊季剧烈地摇头,终于逮着个机会喊:“我...我他妈不知道你叫什么。”

    齐扬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他使劲儿地往两边掰着樊季的两瓣屁股,看着自己的东西在他身体里进进出出;“扬扬,叫我扬扬!”

    樊季早就不要脸了,他想爽,他想射,这会儿别说叫扬扬,就是让他叫爸他可能都会叫:“扬...扬扬....”

    “没说完!还他妈没求操呢!”齐扬又是一巴掌,然后看着抖动的屁股肉流哈喇子。

    “扬扬...操我!求你了....”樊季反手拉着齐扬的手往自己鸡巴上摸,屁股往后怂着,说求操就真是做出求操的姿态。

    林成念这边一脸的不爽,这老男人真他妈骚,他表弟是真他妈不要脸,还扬扬!

    这会儿齐扬身心都极大满足,特别听话地撸起樊季的鸡巴,后边的肉洞也没忘了伺候,樊季一瞬间就高潮了,射得哪儿都是,他餍足地侧着头趴着,剧烈地喘息,哼哼唧唧地来了一句:“嗯...舒服死了...”

    这几个极其普通的字,此时此刻从他嘴里说出来就不一样了,字字带着勾儿一样,慵懒的样儿也是勾得齐扬一愣一愣的,他射了。

    齐小少爷也想说:舒服死了。

    更得这么慢我是没有脸写彩蛋的,不求回复,喜欢的小伙伴儿就看看嘛!写同人写郁闷了来放飞一下自己,我都不信这是我自己写的哈。

    没有存稿真是要亲命啊,写了5500字的时候突然死机了,又特么回到4100字的状态,咬牙切齿下狠心地脑补了一下刚才的记忆,写了后边2000多个字的不伦不类,我都恨我自己~

    我想说其实我就是天马行空,逻辑死,认真咱们就输了。

    ☆、6、就是为了随时随地喂你吃大肉棒

    齐扬射完了还死死趴在樊季后背上,樊季半死不活地喘着气,由着他赖在自己身上蹭。

    齐扬把这几天攒的泻火泄出去以后感觉通体都舒畅了,低着头就把嘴唇凑到他侧脸上想亲一下,猛地想起这浪货刚才在他身下的时候还不要脸地求他哥操,嫌他操的地儿不对,生气之余又觉得胸口闷,一瞬间改亲为咬,,疼得樊季痛叫了一声。

    “叔叔....我不高兴了,你上次不给操,这次还欺负我。”齐扬抱着樊季身子就扭来扭去肉磨肉地撒娇:“不管,你得赎罪。”

    樊季懒得理他,心想你这么精分你妈知道吗?他任命似的给个一米八几的大身板儿当人肉垫子,眼睛向后瞥了一眼,平静地反驳说:“我说了有用?”

    这带着怨气和浓而未散情欲的小眼神儿可给齐小公子撩了一把,把手插进樊季发间,亲着他露出来的侧面发际线,老二还没拔出来,挺着屁股跟樊季蛋蹭着蛋:“你跟我回家嘛,我要天天操你。”

    樊季还没说什么,那边有人不乐意了。

    林成念呸地一声把烟头啐出去,指着齐扬骂:“赶紧闭嘴吧,人是我带回来了,337那边也是老子舍的面子,碍你蛋事儿啊。”他走过去扯齐扬:“滚下来,回家找妈妈去。”

    齐扬被迫给鸡巴抽出来,带出一股精液,肉穴吐出鸡巴和精液后,乖巧地闭上嘴。

    林成念跟齐扬像两个傻小子一样乖乖站着看,喉结上下地滚。

    “操!操这么半天还能合上?”林成念突然产生了一种老子伯乐转世的自豪感。

    齐扬咽了咽口水,两只手抱着林成念的胳膊就开始摇:“哥...大哥,好大哥了,让我带回去玩儿几天嘛。”如果他不是光着屁股挺着鸡,还真像一个管大人要糖吃的小乖乖。

    林成念早免疫了,根本不搭理他

    分卷阅读10

    分卷阅读10

    -

章节目录

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天才猪猪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才猪猪大人并收藏执子之diao、与子欢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