樵山之上的惶惶天威似是听到许渊之言,一时之间雷声更是大作,电闪雷鸣之间整个樵山聚集的天地灵气更胜一筹。
    许渊心有所感,运行太平道经,初凝的九纹玄丹从口中吞吐而出,裹着一层玄光立于观中。
    轰!
    雷龙狂鸣,一道亮银色闪电从雷云之中落在观中,正应在玄丹之上。
    天威滋养,雷霆孕育,九道雷电落于玄丹之上,更填非凡之妙。
    雷弧包裹之下,雷霆之力尽数被这小小玄丹鲸吸,玄丹之内法力汹涌如湖,更是精纯数倍,初入玄丹,便胜玄丹久矣!
    须臾之间,樵山之上的乌云尽数散去,晴空一片,方才那电闪雷鸣的狂暴景象似是从未出现。
    许渊颔首微吸,玄丹入腹,一缕雷霆之意篆刻在右手手心,随后又隐于皮肉之下,应是落在了骨上。
    心念微动,不成印诀,不运法力,便有天地之间游离的雷霆散力聚于掌间,幻化一条小小雷蛇于掌心游动。
    许渊低头看着自己掌心雷蛇心中惊诧,如臂挥使!此乃神通。
    雷术至刚至阳,在道门法术中本就是难度较高的法术,如今有九节杖的助力,他便是随意催动,这威能也不弱于掌心雷术,若是再以此神通施展雷法,绝对是如虎添翼有如神助。
    念到至此,许渊再次躬身稽首,随后兴奋难耐的开始尝试施展诸般术法。
    夜色渐逝,曙光微至。
    当山中第一缕晨曦从窗头落在许渊脸上,许渊方从一夜的术法修行中回神。
    “天已经大亮了?这夜过的着实有些快。”
    许渊看着窗外的清雾晨曦喃喃自语,虽一夜未曾合眼精神头却是越发的足,随后缓缓起身,将装画卷的竹筒背负在身后,系上饮水黄皮葫芦,持着门后的方正布幡便出了房间,挂上了门锁头。
    杜德和张扬坐在房间桌案窗前,一夜宿醒,也没敢随意的进出房间,毕竟不知观内条规,不敢乱动。
    此刻一见许渊收拾齐全的踱步出来立马如释重负的开门出来躬身行礼道:“许渊道长醒了!”
    许渊笑着道:“两位昨夜睡的可还安稳?”
    “安稳!安稳!老夫这辈子没睡过这么安稳的觉,如今醒来还是精神倍棒。”
    杜德连连点头,随后又转而疑惑道:“只是昨夜那突如其来的电闪雷鸣属实奇怪的很!顷刻而至持续连绵之后又没有一点雨落就突然消失,老夫这辈子没见过如此奇怪的事情。”
    许渊微微一笑,轻声道:“天地多有奇相,不足为怪。”
    “许渊道长!”
    此时另一侧的客房当中,赵芸儿打开门红着脸走出来低吟喊叫一声,素手不自然的拉着衣摆一角,看着许渊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许渊扭头看了她一眼,疑惑道:“赵姑娘有什么事?”
    赵芸儿嘴角微微抿起,犹豫不定之时脸蛋上又是飘红。
    许渊摸不着头脑,一旁感同身受的杜德和张扬却是瞬间反应过来。
    杜德连忙上前询问道:“许渊道长,敢问观中茅厕在何处啊?”
    张扬和赵芸儿也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许渊。
    许渊眉头一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意思。
    随后指着观外轻声道:“观内并没有建造茅厕,我幼时都是在观外的山上,如今修行之后,这方面没有那么频繁,故而也未修建。”
    “在山上?”
    杜德和张扬对视一眼,他们两个男人倒是没什么,可小姐从小知书达礼,在山中野外……怕是心里有槛,便是之前赶路的三天,他们也是找有人烟之地休息片刻。
    许渊看着杜德神色,又扭头看向赵芸儿,赵芸儿见许渊看过来,脸蛋更是有些羞红。
    “罢了,你们带上行李跟我来吧!”
    许渊微微摇头轻声说道,手中持幡向着观外而去,杜德三人眸色疑惑,不过也没有任何迟疑,立马回房间拿上行李跟在许渊身后出观。
    走到一处相对平稳的缓坡林地之后,许渊手中掐印,法力游走在指尖,随后右脚猛然往地下一跺。
    紧接着,面前地面土壤翻滚,一团团湿润的土壤凝结在一起一点一滴向上翻涌,不过五息,一间土房矗立在林中。
    张扬看的眸光发亮,喉结微动好奇道:“许渊道长,这是?”
    “茅厕。”
    许渊简短的回答一声,又道:“我在前面等你们。”
    说罢,右手持幡,左手按在摇晃的饮水葫芦上缓缓往山下行走。
    原地三人对视一眼反应过来,杜德轻声道:“小姐去吧!”
    赵芸儿脸色羞红的微微点头,捏着一个小包裹小跑着进了新建的茅厕。
    张扬微微收腹,挎刀的手微微用力低声道:“杜伯,我憋不住了,先去解决一下。”
    说着一溜烟跑到一棵树下解下裤腰带,杜德摇摇头也着急忙慌的走到另一颗树前。
    打个激灵之后两人顿时舒畅不少,一脸愉悦的紧着裤腰带走到路上等着。
    少许时间之后,赵芸儿红着脸从茅厕出来,抬头如蚊鸣一般小声道:“杜伯伯,你们去吧!”
    杜德微微一笑,轻声道:“不用了小姐,咱们赶紧下山吧!许渊道长还在前面等着呢!”
    赵芸儿呆愣一瞬这才反应过来微微点头,赶忙和许渊汇合继续往山下走去。
    一路无话,行到半山腰,马还系在树上,树边的草已经被吃了半个头。
    杜德看到这黑马的瞬间神色就是一沉,低声请教许渊道:“许渊道长,这马既然被施了手段,道长能否解了?”
    许渊看了一眼道:“水洗过后这手段也就没了效用,不过现在有我同行也不必这么麻烦。”
    杜德闻言这才放心点头,看一眼马车旁边孤零零的板车之后躬身请道:“道长没了拉车的青羊,便受累乘坐老夫这马车如何?”
    许渊眉头微皱,思索一瞬轻声道:“不用,拉车的车力山中有的是,只是杜老车上可还有套绳?”
    “还有一副备用套绳。”
    许渊微微点头,手中捏法,施展聚兽之术,一道特殊气息从许渊身上传递而出,不过十个呼吸,周边山林就传来动静,一只只飞鸟野兔山鼠似是受到强制召令一般聚集在山林道路旁。
    地上更有诸多蛛蜈蛇蚁依次排列,有序得当。
    赵芸儿惊讶着捂着嘴巴看着这一幕,神仙法术真是难以想象!
    而在更远处,一茬一茬的山林之兽聚集而来,不过一刻钟,就有虎啸狼吟之音传来,在张扬三人的注视中,一头单单身长就有近丈的斑斓大虎从左边山林中走出,又有群狼从前方奔驰而来。
    许渊目光微动看向那头猛虎,只见这虎眸中已经有慧,开了灵智,周身已有妖气,分明就是已经步入养气之境的妖兽。
    就它了。
    许渊心中念定,手上法印顿消,聚集而来的群兽顿时惊散,许渊走到斑斓大虎身前,抬手轻抚在大虎天灵笑着道:“为我车架,我指点你修行,如何?”
    斑斓大虎低吼一声缓缓俯下身子,一双眸子热切的看着许渊。
    “你不拉车,但愿载我?”
    “吼!”
    斑斓大虎低下脑袋,似是请许渊乘坐。
    许渊微微一笑,迈步坐在斑斓大虎背上,虎背顿时散出玄气托着许渊缓缓起身。
    张扬三人看着许渊座下猛虎眸光熠熠生辉,心中感慨仙家本事。
    而许渊微微思索一瞬,手上却是缓缓结印按在大虎头顶。
    张扬目光一滞,看着突然变化的斑斓猛虎瞠目结舌道:
    “怎么变成黄牛了?”

章节目录

从太平要术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洛不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不书并收藏从太平要术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