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许渊要同他们一起回府,杜德面色激动连连点头,如今跟着许渊见识了这等奇事,对于许渊的本领更是从心底里信服。
    赵芸儿抹了一把眼泪,行礼道:“多谢许渊道长!”
    许渊微微点头,继续带路在山中前行向着前山的道观而去,轻声问道:“那拉车的马匹是你们府上之人牵的?”
    “这马已经在府上养了一年了,就是专门拉车的,平日里有专人照顾,这其中事情,等回了府上我亲自盘问他!”
    杜德面色微沉,拉车的马竟然被人给动了手脚,他从得信儿到带着小姐离府中间也就那么小半个时辰的工夫,这点时间知道他要离府的也就那么几个人,回去一一盘查,总能撬出来一些蛛丝马迹。
    “既然用了这等手段,这背后之人也不是什么厉害的,有些微末修为,懂着皮毛法术而已,对付起来倒是不难。”
    许渊缓缓前行,脑海中大概想着这件事可能的经过低声说道。
    杜德若有所思,背着包裹的张扬却是有些疑惑不解,好奇道:“许渊道长,这等杀人于无形的邪恶咒术这般不堪吗?”
    许渊摇头,道:“不是咒术不堪,术有百种功,各有千秋,是人不堪,若是小道我要杀你,可用得着这般麻烦?”
    “别说登门下咒,只要想让你死,我能有几十种轻松方法让你以各种方式丢了性命,让你至死不知原因。”
    “我只是疑惑这人是和赵家有仇怨还是其他的原因,既是知道杜老带着赵小姐逃跑便有时间下杀手,怎么就只是在这马匹上动了手脚,做这种听天由命比拼运气的手段?”
    闻言,三人都是皱眉思索,但是也不知道个所以然来。
    许渊看着三人神色微微摇头,平声道:“罢了,你们也别想了,等到了你们府上,我一探便知。”
    四人穿过山林,顺着一条羊肠小道往上而行,半个时辰之后到了目的地。
    建立在山中云雾缭绕之中的一座道观。
    道观不大,共计也不过六间殿房,外围围着一圈石墙,小路的青石台阶尽头就是道观的三檐拱门,朱红大门严丝合缝却并未上锁,拱门上方挂着一块凿木刻的观匾。
    “樵山观!”
    “这就是老仙人和道长您的的修道之所嘛!”
    张扬抬头看着观匾眼神中满是憧憬和向往。
    许渊点头一笑,走上前轻轻推开门抬手迎道:“三位请进。”
    “多谢许渊道长!”
    杜德率先躬身回礼,带着赵芸儿跟在许渊身后进了樵山观。
    观中无人,夜间自然也没有点灯,许渊右手指尖运气催法,一簇明黄火苗无声无息的在指尖跳动。
    屈指微弹,那一簇火苗在观中飞动,点亮一盏盏房内墙柱之上的油灯,不过几个呼吸,小观就映的灯火通明。
    许渊微微点头,手持布幡绕过主殿往后方走去,同时引道:“杜老,赵小姐,张镖师,你们随我往这边来,这边还有两间空房,赵小姐单独一间,只是要委屈杜老和张镖师挤一挤了。”
    张扬连忙摇头摆手道:“不委屈不委屈,我也好久没和杜伯住一起了,这倒是刚好。”
    杜德也是老来精,笑着点头道:“能在老仙人的观中有一席之地留宿已经是老夫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了,哪里有什么委屈一说!”
    “杜老客气。”
    许渊稽首一礼,面带笑容,赞词谁不愿多听,毕竟顺耳又舒心。
    给三人安排了住宿之后许渊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进门就将手中布幡斜靠在门边,解了腰间饮水葫芦放在桌上,随后从小柜中拿出一个竹筒比划一下,装下丁臣的染血画卷正是刚刚好。
    将一些杂事处理好了之后,许渊才平心静气盘坐在青石台之上梳理自己此次下山的经历,从中反思所行所做。
    “如今妖鬼生乱比起去年只多不少,自观天发现群星乱象之后,世道的确是纷乱不少,天地恒动,浊气上升,对于妖魔鬼怪的修行是一笔助力,大妖魔有了晋升之机,小妖鬼也更容易大面积滋生,人势不济是危矣!”
    “入世下山,有太平经之能,人道功德之力倒是不难摘取,现在我这修为也做不了什么,摘取功德之力提升自身以滋修行才是根本。”
    “只是既修太平经便也不能独善其身,此不合我道义,小有小为,大有大为,以小为而养大为,可传太平之名,立太平道门。”
    许渊喃喃自语,构想着未来的鸿图,太平经涉猎之广不单单是修行,不单单是法术奇门。
    恍神之间,许渊灵台微微震动,牵一发而动全身,精气神汇聚,体内玄气随着太平道经自发运行,丹田玄气运行周天,又收拢在丹田。
    这是……
    灵元化玄丹的征兆!
    许渊反应过来之后心头就是一喜,顺势而为运行太平道经,平静的房间里缓缓形成一缕风,不过十几个呼吸,许渊就好似化作了一个风眼,只是这风眼聚的不止是风,更是这樵山的天地灵气。
    随着许渊吞吸之力越强,天地灵气聚集的也越发稠密,持续半个时辰之后,许渊身边已经满是似雾非雾似风非风的星光点点,丹田位置更是璀璨。
    一缕缕星白点点的浓厚天地灵气被风任意的搓圆捏扁聚拢在许渊身边。
    丹田之内,一个明亮的璀璨漩涡疯狂转动着也凝实着,缓缓化作一颗拇指盖大的星白圆丹。
    随着时间流逝星白圆丹越发圆润也越发凝实,随后色泽缓缓沉淀,在这玄丹即将成型的一刻,许渊识海一颤,一根令许渊无比熟悉的九节杖虚影飞出,收拢着点点灵光停留在许渊面前。
    樵山之上瞬间乌云密布,雷声大作,一道道电蛇飞舞,雷龙纵横。
    “九节杖!”
    许渊心头震动,还未反应过来,就见这九节杖一头插进了自己丹田,触碰到丹田玄丹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许渊身上气息变化,正式化灵元凝玄丹。
    而丹田的玄丹也生出变化,丹成金色,与那人道功德之力简直如出一辙,而在玄丹之上又生有九节奇纹。
    玄丹之内法力滚滚涌动,修成玄丹之后,自身精气神融会贯通化作法力,而法力就是诸多法术的施展根本。
    如爬云坐雾这等普通的飞举之术便在此列。
    许渊心头震动感悟识海太平要术,隐隐似乎清楚了这般变化的缘由。
    他受九节杖来到此界,虽得传太平要术传承,却没得到九节杖之灵亦或者说是九节杖之主的承认。
    但是现在他被认同了,九节杖最后的力量选择助他一臂之力。
    想通这一茬之后,许渊神色庄重,立马起身朝着樵山之上的滚滚天威躬身稽首,敬道:
    “渊虽势小力微,然必尊我太平要义,不负我太平道名!”

章节目录

从太平要术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洛不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不书并收藏从太平要术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