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谦信定睛一看,原来是跟着儿子去县城的仆役,心里登时便咯噔一下,小妾更凄惨,嗷地一嗓子就晕了过去。许谦信忙上前扶住,“来人,快来人,把她扶下去,快请大夫。”
    好一通手忙脚乱才把小妾送回去,许谦信单独把那仆役留下,颤声问道:“怎么回事?少爷呢?”
    仆役有点发懵,过了片刻回道:“在后面呢,马上就回来。”
    许谦信气得甩手给了仆役一个响亮耳光:“那你嚎什么丧?!”
    仆役捂着发肿的脸哭诉道:“少爷被打了,被许世秋打了!”
    正在这时,许世林哭着喊着回来了,见了许谦信就跪下,“爹啊,你可要跟孩儿做主啊,那许世秋见了孩儿就打,丝毫不给孩儿说话机会,还说他不是许家的人,爹……”
    许谦信气得肺都快炸了,仔细询问了当时的情况,仆役跟许世林两个人添油加措,把许世秋描述的十恶不赦。
    “好啊,”许谦信咬着牙,“好啊,你可真是许家的好子孙啊,林儿别哭,肯定不能让他得逞。”
    “爹,那怎么办?”
    “你放心,到时候走你二叔的路子,他不是想做官吗?做个屁,等他放了榜就告他不孝之罪,反正家谱还没动,做官,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许世秋赶走许世林,心里愈发厌恶许家,只不过这个时代,人都是有根的,做了官之后,家族的支持就更加重要,而且大宋朝以孝治天下,要是真的跟许家彻底断了联系,到时候还真不好说明。
    这一日下午,左右无事,许世秋正在店里看顾,忽然前方一黑进来一人,原来是高宠,他身上还穿着公服,噗通坐下,“给来碗水。渴死了。”
    许世秋亲自倒了一碗水端过去。
    高宠一边用手做扇子扇着风,一边道:“今年这天,真要热死人。”
    许世秋看看他,在他对面坐下,开口道:“高大哥,我对你如何?”
    高宠有些莫名其妙,扑闪着眼睛:“自然极好。”
    “那大哥可有什么难言之隐?为何不对我说呢?那日夜里来家里的人,是高大哥你吧。”
    高宠瞳孔猛地一缩,沉默半晌,许世秋丝毫不怵,就那么看着他,双方对峙十几秒,他有些顶不住,道:“你都知道了?”
    许世秋道:“高大哥,我知道你的为人,你肯定不会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也不会欺负弱小,你要杀我我知道是许谦雄的主意,我不怪你,可是我真把高大哥当作大哥一般的人,怎地大哥想要害我?”
    高宠面露愧色,过了片刻道:“许兄弟,我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迫不得已。”
    “咱们开诚布公,直接了当。许谦雄跟我有仇,可我跟高大哥无仇,我们之间的事,高大哥就不要掺和其中了。”
    高宠沉默片刻道:“这事许兄弟不准备对外人说?”
    “法不传六耳,此时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如此就够,在此地高大哥依旧可安居乐业。”
    高宠又不说话了,正当许世秋等的不耐烦时,他才开口:“既然如此,多谢兄弟了。”说完站起来拱拱手,径直离开。
    许世秋松口气,对高宠,他既想拉拢,可又不愿意自己丢了性命,虽然他帮助岳飞抗金,是个大大的英雄,但现实里谁也能说得清呢?他还真害怕高宠暴起给他一刀。
    回去后他把这事告诉了许文颖,许文颖道:“他真就放过了相公?”
    “嗯,看来这次事情是解决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若是他假意答应,暗中在动手,这可如何是好?”
    许世秋笑了笑,道:“他不是那样的人,你跟他接触这么久,难道还不清楚么?”
    “总归还是小心些好。”
    次日去了店里,许世秋正与许文颖忙碌,忽然瞧见进来两个衙役,大家都是熟人,许世秋招呼道:“二位来挺早,吃羊杂么?”
    “啊,行。”
    “今日怎么不见高都头?”
    那衙役道:“高都头走了,昨夜连夜走的,留了封信给知县。”
    “啊?”许世秋倒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干,忙问:“可知他去了哪儿?”
    “这谁人晓得。”那衙役摇摇头。
    许世秋看了许文颖一眼,她也是一脸震惊。不过仔细想想这还真是符合高宠的性子,他又有些失落,接下来就是好几年的乱世,若是能把高宠收到麾下,将来抗金岂不是大有助力?
    只是没想到他居然就这么走了。
    高宠离开小县城,似乎没什么影响,许文颖倒是彻底放松下来。四月十二日,县衙里的门房过来给许世秋送了个帖子,说请他明日去纸坊一趟。
    许世秋琢磨着白纸应该是造出来了,否则这林杼也不会给他发请帖。十三号早上,许世秋忙完店里的事儿,看时辰差不多,换了身衣服便去了纸坊,门口遇到余文亮。
    师爷道:“最近功课怎么样?”
    “尚好。”许世秋道,“先生也是来看纸坊的?”
    “今日没外人,主要就是咱们几个。”余文亮笑道,接着又道:“秋试你参加吗?”
    许世秋道:“今年参加,学生没有把握。”
    “我跟仙尊的意思一样,今年去参加一下,能不能中倒是其次,主要是跟张提学搞好关系,去府城里见见世面。”
    许世秋想了想道:“凭先生安排。”
    余文亮点点头,两人走进纸坊,县尊居然已经早到了,两人急忙上去告罪,林杼摸着胡子道:“是我来太早,实在等不及。不怪不怪。”
    工人们在水槽旁忙忙碌碌,不过这些都是新造的,前几日造的纸,今日都该起出来了,三人等了一会儿,一个仆役跑过来,捧着几张白纸,道:“老爷,纸出来了,成色很好。”
    三人一人拿了一张,各自观看,这纸比着后世差得太远,主要是没有硫酸,现在只能使用碱面漂白,所以纸张还是有些粗糙,不过比大部分纸张那可是好多了。听知县跟师爷忙不迭的赞叹就知道了。
    “好,好,师爷,接下来就拜托你了。”知县笑眯眯地对师爷说。

章节目录

大宋之寒门枭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重出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出江湖并收藏大宋之寒门枭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