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秋猛眯起眼。
    许文颖不知道高宠究竟是谁,可他许世秋知道啊,此乃岳飞名下第一猛将,战阵杀敌忠勇无双,怎么会跟许谦雄扯到一起呢?同时他猛地想起今日小洛为何异常。那日晚上惊险万分,但之后高宠就一直没动静了,要说高宠想杀他,那可真是轻而易举,这于理不合啊。
    许世秋道:“看来许谦雄这个家伙不死心。”
    许文颖有些担心,道:“相公,高宠那边怎么办?”
    许世秋有些迟疑,双方接触这么久,高宠什么性子他摸得很透,极重义气又很忠义的人,只要认准一件事,就会一往无前,但现在他为何不动手呢?莫非中间还有什么隐情?直接摊牌好,还是一直防备好呢?
    暂时想不出头绪,他便道:“此事不用管。我来亲自处理。”见许文颖依旧有些担心,于是笑了笑,安慰道:“放心吧,高大哥又不是妖魔鬼怪。”
    第二日上午酒馆正常开业,这几天许世秋要盯下,并且教教许文颖,两人带着小妹,正在与采购的小贩讨价还价。
    小贩送来的鸡蛋、青菜许世秋仔细翻着看看,一边教导许文颖:“咱们开饭馆,不比自己家里买菜吃饭,菜坏点咱们捏着鼻子也能吃下去,可开饭馆不一样,这是个良心职业,买食材不要贪便宜,也不能让人故意给坑了。”
    送青菜的小贩赔笑:“瞧大才子这话说的,我们都左邻右舍,坑谁也不能坑了你们。”
    “我就这么一说,你要敢坑我一次,下次爱卖谁就卖谁。”看着食材还不错,许世秋让人接了进去,正在这时,牛二忽然跑过来,“东家,前面有人找。”
    “谁啊?”
    “说是你堂兄。”
    “堂……”
    既然是堂兄,那自然是从许家来的人,不知道是哪个堂兄,家里堂兄还挺多的。
    两人相互看一眼,许世秋去了前面。一个人正埋头吃羊杂汤,稀里哗啦地很响,旁边站着个小厮伸着脖子往碗里看,不断吞咽唾沫。坐的还真是许世秋的堂兄,不过他是许谦信的儿子,叫许世林。
    许世秋走过去,冷冷道:“你怎么来了?”
    “哟,堂弟,你这的羊杂汤做的不错,就是吧没了膻味不好吃,还有你这什么厨子,说他两句还敢翻脸,真是欠打。”
    许世秋朝黑着脸的周通挥挥手,“你下去吧,去收拾收拾菜。”
    许世林抹抹嘴,将那油乎乎的手巾塞进袖子里,道:“堂弟我来看你来了。”
    “你?”许世秋差点没笑出来,“什么事说吧,我这儿还忙着呢。”
    “过几日咱们家里祭祖,我爹让我通知你一声,你得回去。”
    许世秋这才想起来,马上快到清明,不过清明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你爹把我开除族谱了,我还怎么回去?看热闹么?”
    许世林吹胡子瞪眼:“你怎么还惦记这事?既然我都来了,那就是把你迁回族谱,都说你是神童,你怎么连这点都不懂?”
    “我懂,可我不回去,回去告诉你爹,我不是许家的人。”
    许世林猛地一拍桌子,“许世秋,别给你脸不要脸!本少爷来了就是给你最大面子,别不知好歹!”
    “牛二,周通!还有你们几个,把他赶出去。对了,别忘了收钱。”许世秋丝毫不客气,几个伙计一听立刻围上来,架起许世林扔出门外,顺手还不忘从他怀里摸出来十个大子儿。
    许世林气得哇哇大叫,骨碌从地上爬起,指着许世秋的鼻子骂道:“你个白眼狼,要是没有许家哪有今天的你,想不到你刚刚有了点名气就数典忘祖,忘恩负义,衣冠禽兽……”
    “给我打!出事了我负责。”
    许世林一看他居然来真的,翻身就跑,边跑边喊:“许世秋你给我等着!”
    许世秋也没真的想把他怎么着,就是觉得心里不爽,当初许谦信把他开除族谱时多么干脆利索,连族里几个族老都不知道,如今却看着他闯出来偌大的名头,又想把他请回去,这些人可真是风往哪边吹,人就往哪边倒。
    此时在许家,族长许谦信正焦虑到头发都快白了,前几日许世杰冰亡,对许家是个打击,谁知道没两天,许世秋作诗的事情又传回来,引起轩然大波。几个族老纷纷质问许谦信为何要把许世秋开除族谱?几个年纪加起来都快五百岁的老头坐在他家里,弄得跟几尊菩萨似的,许谦信苦不堪言。
    最后逼得没办法这才让许世林去县城里,把许世秋叫回来,按照许谦信的想法,许世林就代表着许谦信,有他出面那就够了。许世秋有了台阶下,他也保住了面子,皆大欢喜。
    几个族老就是不敢找许谦雄理论,才让自己背了锅。当初事情闹得那么大,他们连个屁都没放,如今怎么可能转了性?
    许家数代,也就是许世秋家里那一枝出了个大官儿,结果还因为党争被刺配琼州,从此之后一蹶不振,但无论是谁都坚信,许家也只有许世秋所在的三房有可能出个官儿。
    这几代人中,就没有一个是读书的料,顶多也就是小时候请个老师开蒙也就罢了。
    许谦信背着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旁边做这个哭哭啼啼的女子,这人就是许世林的生母,她觉得不应该派许世林一个人去,县城距离此地虽然只有一天的路程,中间却不怎么安全。
    听着小妾的哭泣,许谦信不由不耐烦,“哭哭哭,就知道哭,有什么用?能把他哭回来还是怎么的?”
    “我说了不让他去,你干嘛非要让他去啊?”
    “妇人之见!”许谦信袖子重重一甩,“族里那几个老不死的天天来闹,你不烦我还烦呢,让林儿去是做个面子活,堵住那些人的嘴!谁知道那兔崽子怎么就忽然开了窍!”
    许谦信的懊恼之意溢于言表,实在是许世秋闹得太大,大家纷纷传言,许世秋乃是文曲星转世,必中进士,说的人多了大家也都信了,整个许家都成了笑柄。
    “老爷,老爷!”突然一个仆役哭着喊着进了门,扑倒在地:“出事了!”

章节目录

大宋之寒门枭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重出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出江湖并收藏大宋之寒门枭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