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秋打开一看,原来这不是书,而是读书笔记,林知县一手簪花小楷写得极好,字迹清晰,条理分明。
    林杼手捋胡须,道:“此乃我当年读书时所记,你回去看看认真理解,对你大有裨益。”
    许世秋震惊了,光看这厚厚的两本书,就知道林知县当年多么努力,对比现代高考,肯定要远甚于,急忙鞠躬道谢。
    第二日,许文颖拉着许世秋必须要去人贩子市场上看看,找一个合格的厨子。人牙子见到两人笑得眉眼不见,像他们这样的主顾,最受欢迎。
    但是像这种人口贩卖的场所在大宋跟之前是有所不同,在宋代之前,人口贩卖是完全合情合法的生意。
    到宋朝时,贩人为奴的事情就属于不合法的,被刑法明文禁止,只有某些人还存在着贩卖奴隶的行为,是黑色地带。
    一旦这些奴隶被发现,立刻就会被解救出去,释放为民。
    所以两个人到的人口市场,实际上有点像是劳动力市场,许世秋肯定不可能承担这种风险,人牙子当即开始推销,询问两人:“二位是买女使、还是扫洒,咱们这里什么样的都有。”
    许世秋推开人牙子,道:“我们要个厨子。”
    “厨子?”人牙子有点迷糊,厨子虽然是个下贱的职业,但也算有一技之长,这样的人很少会出来专门被人雇佣。
    而现在也不像后世,厨师有各种学校可以上,现在的厨师完全都是师徒传承,学出来的厨师都已经预定好了出路,根本就不需要出来找工作。
    人牙子笑道:“二位,如果要是找学徒,奴还能帮帮你们,如果你们找厨子,那不该来这里啊。”
    “你这没有吗?”
    “没有。”人牙子笑着说道:“莫说是我这里没有,就是整个市场里也没有。”
    许世秋有些失望,他的要求本来就比较高,普通人不行,那些学徒也不行,来这里完全就是碰碰运气,但真得知没有后,也难免有些失望。
    两人离了这家,去了下一家,这外面可真是热闹,街道两边或蹲,或站,或坐,到处都是人,他们年纪不大,身子骨瞧着也很虚弱。
    走了一圈,问了好几家,谁那都没有厨子,许世秋准备回去了,看起来这里是真的没有厨子,许文颖却还不放弃,指着最后一家道:“这里还有家,我们可以问问。”
    店里没什么人,当他们走进去说清楚缘由后,人牙子打着呵欠道:“倒是有一个,他自称是个厨子,以前是跟在什么王府里做饭,不知道真假,你们要是愿意,我这就去叫人。”
    许世秋立刻对他表示极大兴趣。
    不久后人就被带过来,三十来岁,一脸傲色,脸色极为难看,看谁都跟欠着钱似的,许世秋道:“你原来是在哪个王府里做?”
    “广宁郡王。”
    “那你怎么跑出来了?王府里不好么?”
    “你不是要雇我么?每个月我要二十贯,低于这个价钱我不干。”
    “哦?你值那么多钱?我是开饭馆的,需要个厨子,你确定我雇了不你不会赔本?”
    “那是你的事。”
    许世秋总算是知道这个家伙为什么会从王府里出来,肯定不是因为技术原因,而是因为嘴太臭。
    “可以,我可以雇你,但是我要对你进行考试,不合格的话,你要免费给我干活,补偿我的损失。”
    “你不会故意为难我吧?如果不合格那我就免费干一月,补偿你。”
    许世秋笑道:“你也太看不上我了,知道县衙门口卖的羊杂汤吗?那是我的生意,我会在乎你的三瓜两枣?”
    这个家伙这才真正震惊一下,脸色变了变。双方谈好后,签订了合同,许世秋直接签订的是顶格十年的合同,连人牙子都有些惊讶,这可不是雇个女使之类的,签顶格合同为了防止中途换人,这可是饭馆,人不好,难道还能白养着不成?
    签完合同,许世秋才知道这个家伙叫周通,蓝田人,从郡王府里滚出来,不过是这个家伙撞破了管家贪渎的丑事,被诬陷为做的东西不洁,意图谋害主人给赶了出来。
    走到街上,许世秋对他说道:“回去后我要考考你,你做什么最拿手那就演示出来,需要什么材料现在就买。”
    周通思索片刻,就道:“那就蒸软羊吧。”
    蒸软羊有点类似于现在的红白肉的做法,只不过没有调料,需要重调料汁,这个菜看着挺简单,但实际操作中困难很多,第一就是火候,第二就是料汁。
    越是简单的菜,越是难做。
    就好比复杂的佛跳墙虽然做着比辣炒白菜困难得多,但要想炒好辣炒白菜需要的功夫,绝对比佛跳墙更多。
    许世秋一听大约也猜到这个家伙,是有意识地表现自己,带着两人便到了菜场上,买了半只羊,回去让他收拾,一个合格的厨子,处理食材也是功夫的体现。
    进了小店,周通又惊讶一番,这个酒店设计的颇为现代化,与其他小酒馆不大相同,桌子虽然也是八仙桌,但柜台与吧台合二为一,许世秋又鼓捣出个手工的榨汁机,卖点酒顺带还有果汁。
    周通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风格,进来就被惊讶一番。
    等到了后厨,他更加被惊讶的不轻。后厨有一个专门的工作台,又大又宽敞,专门用来处理食材,炉子就更加奇怪,居然不是平时常见的炉灶,而是一个模样古怪的大铁皮桶子。
    周通只是惊讶片刻,便恢复过来,娴熟地处理着羊肉,至于洗菜的地方,许世秋也专门处理过,洗菜池上吊了一个木桶,桶上有个类似于水龙头的古怪玩意。
    上面有个插板,拔下来后便开始流水,插上去水就断了,这比用木桶洗不知道方便多少。
    许世秋也是没办法,毕竟现在的工艺技术无法制作出水龙头来,所以只能用这种略显得古怪的方式代替。
    周通处理好后,便开始蒸。
    许世秋许文颖两人就抱着手在一旁观看,许世秋不由暗暗叫绝,雇下这个家伙绝对的值了,光看他处理羊肉、淘洗的动作,宛如行云流水一般,叫人格外赏心悦目,单是这一项,便知道这个家伙是下了大功夫修炼的。
    “不错不错,以这个时代来说,你的厨艺肯定不会太差,不过你还需要好好学习。”
    周通冷哼一声便不吭声,盯着锅眼睛都不眨。
    许世秋道:“既然这样,那我也露一手,让你瞧瞧我有没有资格这么说。”

章节目录

大宋之寒门枭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重出江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出江湖并收藏大宋之寒门枭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