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孔宣道友此言当真?”
    “若真如道友推算一般,还请道友告知我东海日后究竟有何劫难!”
    敖广当即连忙对着孔宣问道。
    孔宣闻言点了点头:“道友放心,贫道就是为了此事而来,既然来了,贫道自然会将贫道所推算之事一一告诉道友,好让道友有所防备。”
    “好好好,多谢孔宣道友,老龙洗耳恭听!”
    敖广说完对着孔宣拱手一礼,随即端坐一旁等待孔宣发言。
    “既然如此,那我便说了。”孔宣拱手回道。
    “道友请说”敖广点头回应道。
    孔宣闻言,当下便开口说道:“道友,据我所知,东海深处有一根昔年大禹治水所用的测量海水深浅的定子,名曰定海神针吧。”
    “确有此物!”敖广回道。
    孔宣闻言点了点头:“道友可知,就是因为此物,日后会给东海带来一场劫难。”
    “此话怎讲?还望孔宣道友明说。”敖广疑惑的问道。
    “道友有所不知,贫道一开始也疑惑为何一个定子会引发东海劫难。”
    “然而经过我的推算,此物已经遭到西方佛教的算计了。”
    “他们早就为这根棍子选了主人。”
    “日后自会有人前来找你前来索要。”
    “若是道友舍不得此后天功德灵宝,恐怕到时候就会引发劫难。”
    孔宣说完拿起茶杯喝了起来,同时暗中观察敖广的表情。
    敖广听完孔宣所说,心中也是一紧。
    未曾想自家竟然早就被西方佛教给惦记上了。
    这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可是自家现在这情况又如何能够是西方佛教的对手。
    且不说自己只不过是大罗修为,那佛教可是好几个准圣加两个圣人的存在。
    哪怕自家老祖宗出手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好不容易自家修养生息,一直低调,竟然也遭到了算计,这可如何是好。
    想到这里,敖广内心是无比郁闷。
    敖广当即拿起茶杯猛的喝了一口,随即看了一眼孔宣。
    这时敖广突然有主意了。
    “对啊,我不行,你孔宣可以啊!”
    “你既然跟我说这个事,那你肯定有解决的办法啊!”
    而且经过一番思考,敖广似乎福灵心至,心中对于孔宣所说的劫难有了更多的想法。
    “原来如此!”
    “我知道了!”
    “孔宣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
    “封神一战,西方佛教收了截教那么多弟子。”
    “如今佛教势大,孔宣身为截教弟子看来是想借机报仇了!”
    “而且他既然主动说了出来,自然是想借此机会让我主动开口找他问策。”
    “我敢断定他就是冲着佛教来的,我东海不过是他口中的一个借口而已。”
    “不过在这之前,他说的也有道理。”
    “如果西方教果真惦记上了我东海,那我确实应该早做打算了。”
    “若是真如我所想一样。”
    “此番孔宣却是来找我联合而来了,只不过不好明说,而是找这个借口来试探于我。”
    “可是如今佛教势大,我又如何能够与之对抗,孔宣你此番却是高看我敖广了。”
    “然而孔宣你既然找上门来,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你,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当下敖广收拢心神,放下手中茶杯看着孔宣说道:“道友,既然我东海有如此劫难,不知有何办法可解?”
    孔宣见敖广想了半天,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心中已然知道敖广估计想到了什么。
    当下便开口道:“龙王既然知道劫难,要化解何必用我多说。”
    “只需将那定海神针送给来取之人便可解除此劫难,如此便可高枕无忧。”
    “不过龙王可知,若是将此宝送出恐怕还不能满足佛门心愿,到时候龙王又该如何应对。”
    “嗯????”
    敖广听完,心中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怎么送了定海神针还不能解除劫难,这是什么鬼!
    莫非佛门还有其他算计?
    “道友此言,我却是不太理解。莫非佛门还有其他算计?”敖广看着孔宣问道。
    孔宣闻言点了点头:“事已至此,贫道就明说了吧!”
    “你龙族早就被西方佛教惦记上了,不仅仅是你东海龙王。”
    “因为你龙族乃是佛教一件大事中的重要一环,所以你们早就被西方佛教惦记上了。”
    “我此番前来却是想找你合作,共同对付佛门。”
    “如果你答应,我愿意收你儿子之中的一人为徒。”
    “并且我许诺,龙族日后有难,可来找我求助。”
    “但凡我能帮忙的,我一定帮。”
    “如果你不答应,此事就当我没说,我就此告退!”
    孔宣说完看向敖广。
    敖广听完孔宣所说心中大为震惊。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孔宣竟然直接摊牌了,而且说的还言辞凿凿。
    这下敖广陷入了为难。
    答应了,那自然好处多多。
    毕竟自己的儿子们能有一个被孔宣这么一个大能收为徒弟,那自然是极好的。
    而且还许诺,龙族有难,他会帮忙。
    可是答应了之后,自然会受到西方教的针对。
    那西方教也不是好惹的。
    这下好了,两边都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这该怎么选择。
    看着敖广陷入纠结,孔宣没有出声。
    因为他知道无论如何敖广最后还是会选择他的。
    原因无二,没有谁愿意被人莫名其妙的算计。
    而且不只是算计他,更是算计到了整个龙族。
    为什么孔宣说西方教算计了龙族其实是有缘由的。
    想想泾河龙王竟然为了一个打渔的而跟袁守诚争斗,私改下雨点数与时间,这岂不是二傻子吗?
    还有那打渔的为何天天都去找袁守诚算卦,而且每次都收一尾金色鲤鱼。
    这其中缘由不能不令人深思。
    特别是泾河龙王被魏征斩了之后,竟然吓得李世民魂入地府,需要唐僧主持水陆大会把他魂给弄上来。
    然后李世民这才大兴佛法,从而有了西天取经之事。
    这要是没有佛门插手,这能说的过去吗?
    因此事关族群问题,怎么选敖广自然是有数的。
    而敖广接下来的回答也确实没有让孔宣失望。
    只见敖广沉思许久之后,终于下定决心。
    当下敖广起身看着孔宣,随即对着孔宣拱手一礼:“如道友不弃,本王愿意合作。”
    “以后一切都仰仗道友了,还望道友莫要食言!”

章节目录

封神:我孔宣绝不入西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明月映江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映江河并收藏封神:我孔宣绝不入西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