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之上。
    孔宣跟六耳猕猴看着无边大海心情那是十分的好。
    孔宣想的是能敲诈一波东海龙王了。
    而六耳猕猴则是因为自家师傅终于带自己出来玩了。
    当下师徒二人径直入了东海,前往东海龙宫处。
    此时的东海龙宫内,东海龙王敖广自孔宣降临东海之上的时候,便得知了消息。
    而当孔宣带着六耳猕猴入了东海之后,敖广连忙派了巡海夜叉前去迎接。
    东海海里,
    孔宣师徒二人正在慢慢的走着,突然前面走来一队海龙兵。
    领头的夜叉对着孔宣躬身一拜:“巡海夜叉李五拜见紫薇大帝!”
    “大帝前来,东海上下蓬荜生辉。”
    “在下奉龙王之命,特地前来迎接大帝!”
    孔宣闻言点了点头:“哦!是敖广派你前来迎接吾!”
    “那好,头前带路,本帝正好有事找他。”
    “遵命。帝君,我家龙王在水晶宫摆好宴席迎接帝君,您跟小的来,这边走!”
    夜叉李五说完,当下便带着孔宣师徒一路往水晶宫走去。
    不多时,李五带着孔宣师徒二人来到了水晶宫外。
    宫外,东海龙王敖广早就带着自家一大群人在等着孔宣到来。
    此时见孔宣到来,敖广当即笑着迎了上去。
    “哈哈哈哈,东海龙王敖广拜见紫薇大帝!”
    “帝君前来,本王不胜荣幸。”
    敖广对着孔宣拱手一礼。
    “哈哈哈哈,龙王不必多礼,你我本是邻居。”
    “今日本帝有空,特来拜访,还望你这个老邻居不要怪孔宣唐突才好。”
    孔宣笑着回了一礼。
    “哈哈哈哈,哪里哪里,帝君肯来,我东海上下热烈欢迎,又怎么会怪帝君。”
    “来来来,帝君且随本王入宫,本王得知帝君前来,早已经命人摆上宴席,咱们先入宫再说。”
    “好,那就一切听你敖广的!”孔宣回道。
    当下孔宣师徒二人便跟着敖广等人一同进了水晶宫。
    大殿内,敖广招呼孔宣等人落座之后。
    当下敖广拿起酒杯对着孔宣说道:“帝君前来,本王受宠若惊,来,这杯,本王敬帝君!”
    “龙王客气了,本帝冒昧打扰,应该本帝先敬你!来,干了!”
    孔宣当即举起酒杯一饮而下。
    敖广见孔宣如此豪爽,当即也连忙将手中之酒一饮而下。
    “哈哈哈哈,痛快痛快!帝君来来来,再饮一杯!”
    一杯下肚,敖广又开始敬第二杯。
    孔宣闻言点了点头,又将第二杯喝了下去。
    “好,帝君好酒量,来,再饮一杯!”
    “好,既然龙王如此兴致,本帝岂能不奉陪!再来一杯!”
    于是二人又连续喝了三杯。
    五杯酒下肚之后,见孔宣面色如常,敖广心知想要灌酒蒙混过去是没戏了,这才放下酒杯,看着孔宣问道:“帝君,不知此番前来龙宫找本王有何事?”
    孔宣见敖广终于忍不住询问自己所来的目的,心中不由笑了。
    “还以为你敖广能忍住不问呢,这就忍不住了?”
    当下孔宣便开口回道:“哈哈哈哈,龙王有所不知,因本帝这个徒弟六耳没见过世面,说想去看看海。”
    “正好本帝有空,便带他前来东海看看,让他长长见识也免得老是在家不知天高地厚。”
    敖广听完孔宣的回答,心底暗暗吐槽:“好家伙,你孔宣忽悠谁呢!带徒弟出来涨见识,特地来东海?我信你个鬼!”
    然而敖广又不好拆穿孔宣的假话,只得陪笑道:“哈哈哈哈,原来如此!没想到帝君作为师傅竟然如此负责。”
    “帝君既然带着高徒来东海游玩,那自然是我东海之幸,不知令徒想看什么,要不本王派人带着令徒到处走一走看一看,好好欣赏一下咱这东海的美景?”
    “好啊,既然龙王如此有心,那吃完饭,就请龙王派人带我这个徒弟到处去看一看,长长见识。”孔宣笑着回道。
    “好,既然如此,咱们先吃!”
    当下敖广便招呼孔宣师徒二人吃席。
    在敖广的热烈招待下。孔宣师徒二人愉快的大吃大喝了起来。
    终于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孔宣觉得差不多了,当即表示不吃了,够了。
    敖广见状便叫来人撤去酒席,奉上香茗。
    而六耳猕猴也被敖广派来的龟丞相带着出去欣赏东海美景去了。
    见人都走了之后,敖广端着茶杯喝了一口,随即放下茶杯看着孔宣问道:“帝君,如今众人皆散去,殿内只有你我二人,还望帝君告知本王,此行到底所为何来。”
    孔宣听完敖广所说,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拿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这才缓缓的开口说道:“龙王,既然你诚心的问了,那么本帝就说了。”
    “不过在这之前,你我还是免了那些虚礼,就以道友相称如何?”
    “好,既然帝君看的起本王,愿意与本王以道友相称,本王自当遵从!”敖广笑着回应道。
    “那不知道友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见敖广再次发问,孔宣笑了笑回道:“道友,我此番前来却是为你而来。”
    “准确的说是为了你东海的日后而来!”
    “为我东海日后而来?”
    听到孔宣的这个回答,敖广一脸懵逼。
    当下敖广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孔宣,见孔宣一本正经好似不像说假话,心中不禁暗暗想道:“这孔宣为何说出如此莫名其妙之话?”
    “可是看他说话的口气,好像确实不像在说假话。”
    “难道我东海日后会有什么事情被他算到了?”
    “不可能啊,我龙族自从休养生息之后从来没有与外界发生过冲突。”
    “可是他为何又一脸笃定的说为我东海日后而来。”
    “这其中莫非有什么缘故?难道我东海日后真有什么劫难?”
    “若果真如此,我得先问一问,试探试探是否当真。”
    想到这里,敖广收拢心神笑着看向孔宣:“道友,不知你刚刚所说的为我而来究竟是怎么回事?还请道友明言。”
    “道友有所不知,贫道今日前来东海之时,忽然心生感应。”
    “于是贫道便施展法力推演天机。”
    “然而经过贫道推算之后,竟然得知日后东海竟然会有一场劫难。”
    “故而贫道才特地前来拜访道友,想提醒道友早做准备!”孔宣一脸认真的回道。

章节目录

封神:我孔宣绝不入西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明月映江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映江河并收藏封神:我孔宣绝不入西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