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天,小孩的脸,说变就变,刚刚还是艳阳高照,转眼就乌云密布,豆大的雨点儿落了下来。
    叶紫登上阁楼,看着雨中的庭院,白茫茫的雨幕中,飞檐翘角栉比鳞次,让人的心也跟着安静了下来。
    有脚步声登上阁楼,来人走到她身后,叶紫回过头,对上了一张丰神如玉的俊脸。
    “夫君!”叶紫眼睛亮了一下,“王爷走了吗?”
    “嗯。”苏祈凤眼里噙着笑意,从身后将她揽入怀里,陪她一起看雨。
    叶紫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对方的胳膊环着她的腰,修长如玉的大手握着她的手,叶紫嘴角微扬,景还是那副景,此刻却堪可入画。
    身后的人是她所有的依恋和心动,是心之所向。
    两个人静静地看雨,不需要任何言语交谈,已然足够美好。
    狂风肆虐,雨丝飘过来,落在叶紫的脸上,苏祈抬起手,帮她拭去脸上的雨珠,揽着她往后带了几步。
    阁楼中间摆着一把躺椅,苏祈走过去在躺椅上坐下,拉着叶紫的手一带,瞬间软玉温香抱满怀。
    叶紫趴在苏祈的胸口,眼睛亮晶晶的如同盛满了星光,里面满满都是他的倒影。
    苏祈噙着笑注视着她,将人按在自己的怀里,抬起手挥了挥,阁楼里的丫鬟自觉退了下去。
    “夫君。”叶紫攀住苏祈的肩膀,声音甜而温柔,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副幸福的小女人模样。
    “嗯。”苏祈轻轻应了一声。
    叶紫抬起头,在他的下颔上啄了一下。
    苏祈凤眸微阖,凝在她脸上,两手掐住她的腋下往上提了提,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往下压,覆上她的唇。
    两人吻得温柔而缱倦,辗转厮磨,彼此勾引,有细细的电流从唇瓣上窜起。
    苏祈启唇,含着少女丰润滑嫩的唇瓣吮吸,顶开她的唇,吮吸她口中的蜜汁,含着她的丁香小舌勾弄舔抵。
    两人唇舌勾缠,彼此舔抵撩拨,越吻越深,越吻越动情。
    苏祈将少女温软的娇躯紧紧地压向自己,大手按着她的脊背寸寸抚摸按揉。叶紫的背被他按得寸寸酥麻,男人的手如同有魔力一般,在她身上撩起一簇簇火焰,她不自觉地紧紧贴着他,用力将自己揉进他的怀里。
    两人恣意地亲吻,身上的衣服一件件飞到了地板上,被狂风卷起,在地板上漂移打转。
    叶紫一头珠钗摇摇欲坠,秀发凌乱地披散下来,浑身冰肌如雪,胸前玉峰高耸,诱人得如同九天仙女下凡,既仙且妖,引人入魔。
    躺在她身下的是俊美如天神的男人,雄壮健美的身躯散发着一种极致的阳刚美。说不清是谁对谁的诱惑多一些。
    苏祈抬首,修长如玉的大手握住她胸前的两个乳房,张口噙住乳房的顶端吮吸舔弄。
    “嗯……”叶紫低吟了一声,做得多了,她的乳头极度敏感,被男人一碰就一阵酥麻入骨。
    苏祈含着她的乳头,技巧地吮吸舔弄,舔得叶紫胸前一阵阵酥麻,源源不断的快感从胸口往下,直往小腹涌去,化为春水从腿间溢出来。
    苏祈将手探入她的腿间,摸到一手的淫水,少女的嫩逼如同蚌肉一般滑腻柔嫩得不可思议,苏祈大手罩上去,肆意地抚搓揉弄,将她按在自己的硬挺上,坚硬如铁的龟头顶在柔软滑腻的小穴口,往上顶弄。
    “嗯……”叶紫主动将身子往下压,去包含他的巨大。
    二八年华的少女,哪怕天天被男人的大鸡巴捅,下面也还是很紧,大龟头仅仅进去了一小半就被卡住了。
    苏祈将她按在自己的身上,紧紧地箍着她的腰,粗硬的大鸡巴飞快地向上顶弄,一下比一下用力,一下比一下顶得更深,从小半个龟头,到半个龟头,到大半个龟头……最后猛地一用力,强硬地顶了进去。
    大肉棒长驱直入,一插到底,将叶紫的通道整个填满,两个人都舒了一口气。
    “你里面好紧,好热……”苏祈启唇,在叶紫的耳边撩拨。
    叶紫脸颊绯红,抬手按在他的肩膀上,主动挺身,上下起伏,让大肉棒每一次都撞到自己最敏感的那一点,撞得那处一阵酥麻,酥麻从那一点往整个小腹扩散,令她整个人都颤栗不已。
    “嗯……啊……啊……”脸上尚带着稚气的少女跨坐在男人身上,不停地上下起伏,胸前一对雪白漂亮的大奶子晃成了迷人的乳波。
    苏祈幽深的凤目锁在少女稚嫩的面庞上,大手掐住她的纤腰,一记记狠狠地顶进她的体内最深处,撞在她最敏感的那一点上,撞得她浪叫连连,小穴不停地收缩,紧紧地绞着他的大鸡巴。
    “干死你!”苏祈沙哑低沉地开口,越顶越快,越撞越猛,大鸡巴一记记捣进她的体内最深处,速度快得只能看到一片残影。
    “啊啊啊啊……”叶紫快被插疯了,整个人都在颤抖不已,源源不断的快感让人应接不暇地袭来,让她几乎招架不住,口中尖叫连连。
    俊美的男人如同永远不会疲倦的打桩机一般在她体内疯狂抽送,足足猛肏了近小半个时辰,叶紫的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
    灵魂仿佛已经出窍。
    苏祈抱着美丽的少女,狠狠地肏干,将她肏得如同狂风暴雨中的落叶一般疯狂颤抖。
    “啊啊啊啊……”叶紫的嗓子都叫哑了,如同破了的风箱一般大口大口地喘息,空气还没进入肺里又被急剧地喘了出来。
    窒息和濒临死亡般的快感让她发疯,想逃离却被男人如同铁臂般的胳膊禁锢,她整个人都快崩溃了,眼泪从眼角滑了下来,想开口求饶,却发不出一个字。
    直到叶紫眼睛都开始翻白,整个人都快撅过去了,苏祈才狠狠地猛干了数下,释放在她的体内深处。
    叶紫整个人如面条一般软倒在他的怀里,身子犹在不停地抽搐。
    苏祈将人揽在怀里,凤眼淡漠晦暗,大手却温柔地轻轻拍抚她的脊背。
    叶紫好半天才缓过来,委屈而控诉地抬起头,却对上了男人淡漠而幽冷的神情,她的心里微微一慌,乖巧地缩在他的怀里,一动不敢动。
    侍女低着头鱼贯而入,抬水的抬水,奉衣服的奉衣服,将四面的窗户关上,挡住外面的风雨,又低着头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虽然这种事情做惯了,然而每次还是令她们这些丫鬟感到害羞。
    离了阁楼,一众丫鬟远远地守在廊下。
    “二爷那个好大……”珠儿在玲兰耳边悄悄道。
    “作死了,连二爷你都敢本编排!”玲兰恼羞地掐了她一把。
    “你难道没看?”珠儿不信,她一脸痴笑地道,“二爷身材好好啊,我一直觉得咱们家夫人身材顶顶棒,连我一个女子看了都心动,见了二爷才知道什么叫真正令女子心动。”她凑近玲兰的耳边,压低声音道,“要是能被二爷弄一回,死也甘愿……”
    “你……”玲兰瞪眼,说不出话来。
    “难道你不想?”珠儿抬起下巴,目光带着逼视。
    “我……”玲兰心里一虚,反驳的话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你不也一样馋府里的爷么?谁比谁高贵……”珠儿翻了个白眼,感叹道:“可惜我们这些贱坯子,只配给府里的下人肏。”
    “你个骚蹄子,逼都被人肏烂的货……”玲兰凑近她的耳边,恶狠狠地骂她。
    “你不也一样么?玲姐姐?你的逼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的鸡巴肏过……”珠儿将玲兰拉到一边,“你知道府里的下人怎么说你么?他们说肏不到夫人,能肏到夫人的贴身侍女也是好的,说你的逼紧奶又大,水又多,肏起来比窑子里的姐儿还带劲!”
    “你……”玲兰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满面通红,平时的伶牙俐齿都不见了,竟一时骂也不是,怼也不是。
    “又不是我说的,是干你的那些男人说的。”珠儿凑近她的耳边,顽笑道:“姐姐的骚屄可遭人惦记了,府里的每个下人都想肏你的骚屄。”
    玲兰羞臊欲死,抬眼看了一眼四周,珠儿一把将她拉到假山后,嘻笑着扒她的裤子,玲兰左躲右闪,还是被她得逞,把裤子硬给她扒了下来。
    “姐姐,我不过说你两句,你看你下面的淫水就泛滥了,你是不是很想找个男人肏你的骚屄啊?”
    “你……”玲兰又羞又急,眼睛四处张望,生怕有人看到,她此刻上身只穿了一件无袖的褙子,里面一件嫩黄色的肚兜,现在整个下体都暴露在外面,让她羞耻地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珠儿拿着她的裤子,嘻嘻哈哈地笑着跑远了。
    以下是繁体版:
    六月的天,小孩的脸,说变就变,刚刚还是艷阳高照,转眼就乌云密布,豆大的雨点儿落了下来。
    叶紫登上阁楼,看着雨中的庭院,白茫茫的雨幕中,飞檐翘角櫛比鳞次,让人的心也跟着安静了下来。
    有脚步声登上阁楼,来人走到她身后,叶紫回过头,对上了一张丰神如玉的俊脸。
    “夫君!”叶紫眼睛亮了一下,“王爷走了吗?”
    “嗯。”苏祈凤眼里噙着笑意,从身后将她揽入怀里,陪她一起看雨。
    叶紫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对方的胳膊环着她的腰,修长如玉的大手握着她的手,叶紫嘴角微扬,景还是那副景,此刻却堪可入画。
    身后的人是她所有的依恋和心动,是心之所向。
    两个人静静地看雨,不需要任何言语交谈,已然足够美好。
    狂风肆虐,雨丝飘过来,落在叶紫的脸上,苏祈抬起手,帮她拭去脸上的雨珠,揽着她往后带了几步。
    阁楼中间摆着一把躺椅,苏祈走过去在躺椅上坐下,拉着叶紫的手一带,瞬间软玉温香抱满怀。
    叶紫趴在苏祈的胸口,眼睛亮晶晶的如同盛满了星光,里面满满都是他的倒影。
    苏祈噙着笑注视着她,将人按在自己的怀里,抬起手挥了挥,阁楼里的丫鬟自觉退了下去。
    “夫君。”叶紫攀住苏祈的肩膀,声音甜而温柔,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副幸福的小女人模样。
    “嗯。”苏祈轻轻应了一声。
    叶紫抬起头,在他的下頷上啄了一下。
    苏祈凤眸微闔,凝在她脸上,两手掐住她的腋下往上提了提,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往下压,覆上她的唇。
    两人吻得温柔而繾倦,辗转廝磨,彼此勾引,有细细的电流从唇瓣上窜起。
    苏祈啟唇,含着少女丰润滑嫩的唇瓣吮吸,顶开她的唇,吮吸她口中的蜜汁,含着她的丁香小舌勾弄舔抵。
    两人唇舌勾缠,彼此舔抵撩拨,越吻越深,越吻越动情。
    苏祈将少女温软的娇躯紧紧地压向自己,大手按着她的脊背寸寸抚摸按揉。叶紫的背被他按得寸寸酥麻,男人的手如同有魔力一般,在她身上撩起一簇簇火焰,她不自觉地紧紧贴着他,用力将自己揉进他的怀里。
    两人恣意地亲吻,身上的衣服一件件飞到了地板上,被狂风卷起,在地板上漂移打转。
    叶紫一头珠釵摇摇欲坠,秀发凌乱地披散下来,浑身冰肌如雪,胸前玉峰高耸,诱人得如同九天仙女下凡,既仙且妖,引人入魔。
    躺在她身下的是俊美如天神的男人,雄壮健美的身躯散发着一种极致的阳刚美。说不清是谁对谁的诱惑多一些。
    苏祈抬首,修长如玉的大手握住她胸前的两个乳房,张口噙住乳房的顶端吮吸舔弄。
    “嗯……”叶紫低吟了一声,做得多了,她的乳头极度敏感,被男人一碰就一阵酥麻入骨。
    苏祈含着她的乳头,技巧地吮吸舔弄,舔得叶紫胸前一阵阵酥麻,源源不断的快感从胸口往下,直往小腹涌去,化为春水从腿间溢出来。
    苏祈将手探入她的腿间,摸到一手的淫水,少女的嫩逼如同蚌肉一般滑腻柔嫩得不可思议,苏祈大手罩上去,肆意地抚搓揉弄,将她按在自己的硬挺上,坚硬如铁的龟头顶在柔软滑腻的小穴口,往上顶弄。
    “嗯……”叶紫主动将身子往下压,去包含他的巨大。
    二八年华的少女,哪怕天天被男人的大鸡巴捅,下面也还是很紧,大龟头仅仅进去了一小半就被卡住了。
    苏祈将她按在自己的身上,紧紧地箍着她的腰,粗硬的大鸡巴飞快地向上顶弄,一下比一下用力,一下比一下顶得更深,从小半个龟头,到半个龟头,到大半个龟头……最后猛地一用力,强硬地顶了进去。
    大肉棒长驱直入,一插到底,将叶紫的通道整个填满,两个人都舒了一口气。
    “你里面好紧,好热……”苏祈啟唇,在叶紫的耳边撩拨。
    叶紫脸颊緋红,抬手按在他的肩膀上,主动挺身,上下起伏,让大肉棒每一次都撞到自己最敏感的那一点,撞得那处一阵酥麻,酥麻从那一点往整个小腹扩散,令她整个人都颤栗不已。
    “嗯……啊……啊……”脸上尚带着稚气的少女跨坐在男人身上,不停地上下起伏,胸前一对雪白漂亮的大奶子晃成了迷人的乳波。
    苏祈幽深的凤目锁在少女稚嫩的面庞上,大手掐住她的纤腰,一记记狠狠地顶进她的体内最深处,撞在她最敏感的那一点上,撞得她浪叫连连,小穴不停地收缩,紧紧地绞着他的大鸡巴。
    “干死你!”苏祈沙哑低沉地开口,越顶越快,越撞越猛,大鸡巴一记记捣进她的体内最深处,速度快得只能看到一片残影。
    “啊啊啊啊……”叶紫快被插疯了,整个人都在颤抖不已,源源不断的快感让人应接不暇地袭来,让她几乎招架不住,口中尖叫连连。
    俊美的男人如同永远不会疲倦的打桩机一般在她体内疯狂抽送,足足猛肏了近小半个时辰,叶紫的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
    灵魂仿佛已经出窍。
    苏祈抱着美丽的少女,狠狠地肏干,将她肏得如同狂风暴雨中的落叶一般疯狂颤抖。
    “啊啊啊啊……”叶紫的嗓子都叫哑了,如同破了的风箱一般大口大口地喘息,空气还没进入肺里又被急剧地喘了出来。
    窒息和濒临死亡般的快感让她发疯,想逃离却被男人如同铁臂般的胳膊禁錮,她整个人都快崩溃了,眼泪从眼角滑了下来,想开口求饶,却发不出一个字。
    直到叶紫眼睛都开始翻白,整个人都快撅过去了,苏祈才狠狠地猛干了数下,释放在她的体内深处。
    叶紫整个人如面条一般软倒在他的怀里,身子犹在不停地抽搐。
    苏祈将人揽在怀里,凤眼淡漠晦暗,大手却温柔地轻轻拍抚她的脊背。
    叶紫好半天才缓过来,委屈而控诉地抬起头,却对上了男人淡漠而幽冷的神情,她的心里微微一慌,乖巧地缩在他的怀里,一动不敢动。
    侍女低着头鱼贯而入,抬水的抬水,奉衣服的奉衣服,将四面的窗户关上,挡住外面的风雨,又低着头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虽然这种事情做惯了,然而每次还是令她们这些丫鬟感到害羞。
    离了阁楼,一眾丫鬟远远地守在廊下。
    “二爷那个好大……”珠儿在玲兰耳边悄悄道。
    “作死了,连二爷你都敢本编排!”玲兰恼羞地掐了她一把。
    “你难道没看?”珠儿不信,她一脸痴笑地道,“二爷身材好好啊,我一直觉得咱们家夫人身材顶顶棒,连我一个女子看了都心动,见了二爷才知道什么叫真正令女子心动。”她凑近玲兰的耳边,压低声音道,“要是能被二爷弄一回,死也甘愿……”
    “你……”玲兰瞪眼,说不出话来。
    “难道你不想?”珠儿抬起下巴,目光带着逼视。
    “我……”玲兰心里一虚,反驳的话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你不也一样馋府里的爷么?谁比谁高贵……”珠儿翻了个白眼,感叹道:“可惜我们这些贱坯子,只配给府里的下人肏。”
    “你个骚蹄子,逼都被人肏烂的货……”玲兰凑近她的耳边,恶狠狠地骂她。
    “你不也一样么?玲姐姐?你的逼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的鸡巴肏过……”珠儿将玲兰拉到一边,“你知道府里的下人怎么说你么?他们说肏不到夫人,能肏到夫人的贴身侍女也是好的,说你的逼紧奶又大,水又多,肏起来比窑子里的姐儿还带劲!”
    “你……”玲兰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满面通红,平时的伶牙俐齿都不见了,竟一时骂也不是,懟也不是。
    “又不是我说的,是干你的那些男人说的。”珠儿凑近她的耳边,顽笑道:“姐姐的骚屄可遭人惦记了,府里的每个下人都想肏你的骚屄。”
    玲兰羞臊欲死,抬眼看了一眼四周,珠儿一把将她拉到假山后,嘻笑着扒她的裤子,玲兰左躲右闪,还是被她得逞,把裤子硬给她扒了下来。
    “姐姐,我不过说你两句,你看你下面的淫水就泛滥了,你是不是很想找个男人肏你的骚屄啊?”
    “你……”玲兰又羞又急,眼睛四处张望,生怕有人看到,她此刻上身只穿了一件无袖的褙子,里面一件嫩黄色的肚兜,现在整个下体都暴露在外面,让她羞耻地想找个地洞鉆进去。
    珠儿拿着她的裤子,嘻嘻哈哈地笑着跑远了。
    --

章节目录

兄弟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枫叶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枫叶红并收藏兄弟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