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叁他们在下棋,叶紫看了一会儿,便趴到了栏杆边看鱼,她回头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糕点,让珠儿端过来,拿起一个桂花糕,试探地掰了一点扔进水里,看鱼会不会来吃。
    这边的鱼没有被人喂过,刚开始自顾自地在水里游来游去,过了一会儿将糕点碎屑吞了下去,尝到了甜头,鱼聚得越来越多,大大小小数条灰黑色的脊背挤挤堆堆地聚在一起,往上张大嘴巴求投喂,叶紫将手上的糕点捏碎,往下面撒,看它们争相抢食,十分想拿个网兜过来,一网下去全部捞上来。
    “哇,这鱼好肥!”珠儿端着盘子站在一旁道。
    玲兰闻声走了过来,低头往下一看,密密麻麻的鱼,不由喜道:“要不咱去拿个网兜捞几条上来,中午吃鱼?”她的想法与叶紫不谋而合。
    于泊闻言去拿了个网兜,提着一个捅过来,玲兰接过网兜往水里抄,一网下去,竟真的捞了一条尺来长的大鱼进去,玲兰连忙往上一提,鱼挣扎地她几乎拿不住,于泊伸手将网兜接了过来,轻松地将鱼提起来,倒进桶里,桶里装了半桶水,鱼一进去,便在里面游来游去。
    “我来捞。”叶紫也来了兴致,摩拳擦掌地准备捞鱼,他们这边的动静将苏叁他们也吸引了过来,都来看他们捞鱼。
    于泊将网兜递给叶紫,叶紫握着长竿,往水里一抄,鱼尾灵活地一摆,让她捞了个空,这会儿鱼已经散开了,珠儿连忙拿了糕点捏碎了往下洒将鱼吸引过来。īzℎāsℎù.Ⓒòм(izhanshu.com)
    等下面又开始聚拢一大堆鱼,叶紫看准目标,眼疾手快地往下一捞,看着别人捞简单,轮到她自己才发现不是那么容易,眼看鱼要从网兜里逃脱出来,一只手握着她的手一带,鱼入了网兜,被打捞上来。
    虽然有人帮忙,但这也算她捞上来的鱼了,叶紫高兴不已,兴冲冲地又下手去捞,苏叁站在她旁边,不时搭把手,让她能够轻松地将鱼捞上来,叶紫捞了两条,便不玩了,将网兜给丫头们,让她们玩。
    几个丫头小厮兴致勃勃地捞鱼,一连捞了数条上来,大的有尺来长,小的手指长。
    桶里装了满满的一大桶,足够他们中午吃了,便不再霍霍。于泊拿着网兜,将鱼提去了厨房,让大师傅烧给他们中午吃。
    半个多时辰,饭便做好了,一盘盘菜被端了上来,红烧鱼,清蒸鱼,菊花鱼,红烧茄子,炒土豆丝,梅豆炒香肠,炸小鱼仔,中间摆着一大碗雪白的鱼丸汤。
    叶紫净了手,拿起一条炸小鱼仔,一指多长的小鱼仔裹了面粉被炸得金黄酥脆,吃起来香极了,咔嚓咔嚓几口一个,大概因为是自己的劳动成果,吃起来便格外地香。
    吃了两叁个小鱼仔,叶紫才拿帕子擦了擦手,拿起筷子吃饭。她夹了一块清蒸鱼,鱼肉入口鲜嫩细腻,没什么刺,带着酱香味,十分好吃下饭。
    菊花鱼吃起来酸酸甜甜,外面一层面皮,里面的肉质细嫩,也很好吃,鱼丸吃起来很Q弹。
    叶紫埋头吃得头也不抬,一直吃到肚儿溜圆,快顶到嗓子眼了才放下筷子。
    就这么几个人,他们也没分桌坐,几个丫头小子吃得直抚肚皮,显然也撑到了。
    吃罢饭,坐着歇了一会儿,几人到园子里游园。
    除了荷花池,园中其他景致也很不错的,清幽雅致,别具匠心。叶紫怀疑庄子的上一任主人是江南的官员,园中景致带着一股江南的秀美,杨柳依依,小桥流水,奇花异草,曲径通幽,让人流连忘返。
    园中亭子便有好几处,走得累了,可以坐下歇歇。
    叶紫久不远动,走了没多远就累了,歇在石凳上捶腿。
    “要背吗?”苏叁站到她面前,笑着问。
    “要!”叶紫眼睛一亮,趴上他的背,男人肩背宽阔,双臂稳稳地托住她的大腿,叶紫趴在他的背上,安全感满满,嘴角幸福地上扬。
    男人背着她逛园子,两个丫头对视一眼,腿儿着跟在后面。
    叶紫幸福地希望园子大得逛不完,又担心他累着,趴了一会儿道:“夫君,你累不累,要不把我放下来吧。”
    “不累。”男人气息很稳,脚步从容,背着她转过一个又一个院子,叶紫自己不好意思了,从他背上下来,拉着他的手走。
    逛了一圈,又回到了湖心的亭子里。
    桌子上还摆着他们上午没下完的残棋。
    “爷,还下吗?”苏十一说着已经坐了下来。
    苏叁坐在了他对面,两人接着下棋。
    其他人在一旁观棋,这种高手过招,就轮不上他们出谋划策了。
    几番厮杀之后,修长玉白的手指在棋盘上落下一子,叶紫还没看出个所以然,苏十一已经弃子认输了。
    叶紫看不懂,但不妨碍她崇拜男人,星星眼地看着男人俊美淡定的侧脸,俯身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男人侧过头,示意她亲他。
    叶紫含笑看着他,吻上他的唇,亲了一下又一下,渐渐四唇相贴,辗转,轻轻碾磨,激起一簇簇细小的电流,唇上酥酥麻麻的。
    男人揽着她的腰,启唇探入她的唇缝,舌尖与她相抵,舔抵,勾弄,撩拨,含着她的舌尖吮吸。
    其他人默契地退了下去,将桌上的棋盘和茶水也一并收走了。
    叶紫窝进苏叁的怀里,双手环住他的肩,两人唇舌相接,彼此撩拨,越吻越深。
    修长如玉的大手在叶紫的肩背上抚摸,揽着她细软的腰,少女饱满的胸脯紧贴着男人坚实的胸膛。
    男人大手握上她的酥胸,捏着她胸前的两团柔软把玩。
    不满足于隔着衣服抚摸,手指灵活地挑开她的衣带,齐胸的襦裙滑了下去,一对如堆雪的壮观大奶子露了出来,肤如凝脂,摸上去绵软又坚挺,手感极佳。
    男人爱不释手地握着她的奶子揉捏,张口覆住顶端的乳头含入口中吮吸舔抵。
    乳头被男人温热的舌头舔得一阵阵酥麻,叶紫又舒服又紧张,提着一颗心四下望了望,发现其他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走了,四下无人,她不由松了口气。
    胸前的乳房被男人如暖玉般的手罩着,摩挲揉捏,对方的舌头极具技巧地一下下舔扫在她敏感的乳头根部。
    源源不断的快感从乳头上传来,往下直达小腹,叶紫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下面有一股水涌了出来。
    伴随着男人舌尖的不停舔弄,叶紫下面的淫水如同开了闸一般,一股一股地涌出来。
    苏叁将她的裙子褪下去,手隔着亵裤摸了一把她的腿间,摸了一手湿滑。
    苏叁脱下她的亵裤,看着她的下体。
    少女小腹雪白平坦,下面一簇黑色的阴毛,诱人的小逼已经泥泞不堪,修长的大手覆在上面,来回抚弄。
    苏叁一手撩开下摆,释放出自己已然蓄势待发的勃然坚硬,粗硬的玉柱抵在少女的小穴口,坚硬的圆头在她的穴口探进探出,浅浅抽送,撩得叶紫愈发地饥渴,主动抱紧他,将他往自己身上压,男人坐着,她分开腿跨坐在对方怀里,使不上劲,徒劳地往前蹭。
    男人弄了她一会儿,用力顶了进去,大肉棒长驱直入,一顶到底,将她整个人舔得满满的,体内的空虚被填补,叶紫满足地舒了一口气。
    男人紧紧地箍住她的腰,飞快地向上顶弄,一记记顶进她的体内最深处。
    “啊……啊……啊……”
    粗硬的大肉棒在体内一记记贯穿,叶紫被插得舒服极了,两手攀着男人的肩膀,享受着被肏逼的快感。
    凉亭里四处无遮挡,躲在树上的暗卫将两人的一举一动收入眼底,极好的目力让他们能够清晰地看到夫人是如何张开大腿被男人肏屄的,一对壮观至极的漂亮大奶子如堆雪一般,被插得不停地上下晃动,形成了迷人的乳波。
    看得躲在暗处的暗卫们血脉偾张,下面鸡巴梆硬,将裤子顶得老高。
    他们身为府中的暗卫,府里的风吹草动自然瞒不过他们的耳目。
    有人将目光盯向了不远处的两个侍女。
    珠儿和于泊玲兰两个人站在一处,珠儿虽然不知道于泊和玲兰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两人之间的气氛显然不适合她这个多余的人存在。
    女人的浪叫声一阵阵传来,有于泊这个男的在,让珠儿感觉格外尴尬,正准备找个借口走,眼前一花,似乎有什么飞过来了。
    不是她的错觉,两道黑影倏忽而至,她都还没反应过来,两人便联手将于泊制住了。
    看着于泊被放倒,珠儿张大嘴,正要控制不住地发出尖叫,黑衣人出手如电,在她哑穴上一点,珠儿发现自己叫不出声来,她惊恐地望向玲兰,另一个人将玲兰一把扛起,身形一掠眨眼之间消失在了她眼前。
    珠儿:“……”
    她吓得要命,却叫不出声音来。
    眼前骤然一阵天旋地转,她被人扛在了肩上,风声呼呼地掠过耳边,眼前的景物快速地往后掠去,快成了一片残影,几个瞬息之后,男人扛着她落在了一处院子里。
    “碰”地一声,他踢开一间房门,将珠儿扛了进去。
    以下是繁体版:
    苏叁他们在下棋,叶紫看了一会儿,便趴到了栏杆边看鱼,她回头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糕点,让珠儿端过来,拿起一个桂花糕,试探地掰了一点扔进水里,看鱼会不会来吃。
    这边的鱼没有被人喂过,刚开始自顾自地在水里游来游去,过了一会儿将糕点碎屑吞了下去,尝到了甜头,鱼聚得越来越多,大大小小数条灰黑色的脊背挤挤堆堆地聚在一起,往上张大嘴巴求投喂,叶紫将手上的糕点捏碎,往下面撒,看它们争相抢食,十分想拿个网兜过来,一网下去全部捞上来。
    “哇,这鱼好肥!”珠儿端着盘子站在一旁道。
    玲兰闻声走了过来,低头往下一看,密密麻麻的鱼,不由喜道:“要不咱去拿个网兜捞几条上来,中午吃鱼?”她的想法与叶紫不谋而合。
    于泊闻言去拿了个网兜,提着一个捅过来,玲兰接过网兜往水里抄,一网下去,竟真的捞了一条尺来长的大鱼进去,玲兰连忙往上一提,鱼挣扎地她几乎拿不住,于泊伸手将网兜接了过来,轻松地将鱼提起来,倒进桶里,桶里装了半桶水,鱼一进去,便在里面游来游去。
    “我来捞。”叶紫也来了兴致,摩拳擦掌地准备捞鱼,他们这边的动静将苏叁他们也吸引了过来,都来看他们捞鱼。
    于泊将网兜递给叶紫,叶紫握着长竿,往水里一抄,鱼尾灵活地一摆,让她捞了个空,这会儿鱼已经散开了,珠儿连忙拿了糕点捏碎了往下洒将鱼吸引过来。
    等下面又开始聚拢一大堆鱼,叶紫看准目标,眼疾手快地往下一捞,看着别人捞简单,轮到她自己才发现不是那么容易,眼看鱼要从网兜里逃脱出来,一只手握着她的手一带,鱼入了网兜,被打捞上来。
    虽然有人帮忙,但这也算她捞上来的鱼了,叶紫高兴不已,兴冲冲地又下手去捞,苏叁站在她旁边,不时搭把手,让她能够轻松地将鱼捞上来,叶紫捞了两条,便不玩了,将网兜给丫头们,让她们玩。
    几个丫头小廝兴致勃勃地捞鱼,一连捞了数条上来,大的有尺来长,小的手指长。
    桶里装了满满的一大桶,足够他们中午吃了,便不再霍霍。于泊拿着网兜,将鱼提去了厨房,让大师傅烧给他们中午吃。
    半个多时辰,饭便做好了,一盘盘菜被端了上来,红烧鱼,清蒸鱼,菊花鱼,红烧茄子,炒土豆丝,梅豆炒香肠,炸小鱼仔,中间摆着一大碗雪白的鱼丸汤。
    叶紫净了手,拿起一条炸小鱼仔,一指多长的小鱼仔裹了面粉被炸得金黄酥脆,吃起来香极了,哢嚓哢嚓几口一个,大概因为是自己的劳动成果,吃起来便格外地香。
    吃了两叁个小鱼仔,叶紫才拿帕子擦了擦手,拿起筷子吃饭。她夹了一块清蒸鱼,鱼肉入口鲜嫩细腻,没什么刺,带着酱香味,十分好吃下饭。
    菊花鱼吃起来酸酸甜甜,外面一层面皮,里面的肉质细嫩,也很好吃,鱼丸吃起来很Q弹。
    叶紫埋头吃得头也不抬,一直吃到肚儿溜圆,快顶到嗓子眼了才放下筷子。
    就这么几个人,他们也没分桌坐,几个丫头小子吃得直抚肚皮,显然也撑到了。
    吃罢饭,坐着歇了一会儿,几人到园子里游园。
    除了荷花池,园中其他景致也很不错的,清幽雅致,别具匠心。叶紫怀疑庄子的上一任主人是江南的官员,园中景致带着一股江南的秀美,杨柳依依,小桥流水,奇花异草,曲径通幽,让人流连忘返。
    园中亭子便有好几处,走得累了,可以坐下歇歇。
    叶紫久不远动,走了没多远就累了,歇在石凳上捶腿。
    “要背吗?”苏叁站到她面前,笑着问。
    “要!”叶紫眼睛一亮,趴上他的背,男人肩背宽阔,双臂稳稳地托住她的大腿,叶紫趴在他的背上,安全感满满,嘴角幸福地上扬。
    男人背着她逛园子,两个丫头对视一眼,腿儿着跟在后面。
    叶紫幸福地希望园子大得逛不完,又担心他累着,趴了一会儿道:“夫君,你累不累,要不把我放下来吧。”
    “不累。”男人气息很稳,脚步从容,背着她转过一个又一个院子,叶紫自己不好意思了,从他背上下来,拉着他的手走。
    逛了一圈,又回到了湖心的亭子里。
    桌子上还摆着他们上午没下完的残棋。
    “爷,还下吗?”苏十一说着已经坐了下来。
    苏叁坐在了他对面,两人接着下棋。
    其他人在一旁观棋,这种高手过招,就轮不上他们出谋划策了。
    几番廝杀之后,修长玉白的手指在棋盘上落下一子,叶紫还没看出个所以然,苏十一已经弃子认输了。
    叶紫看不懂,但不妨碍她崇拜男人,星星眼地看着男人俊美淡定的侧脸,俯身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男人侧过头,示意她亲他。
    叶紫含笑看着他,吻上他的唇,亲了一下又一下,渐渐四唇相贴,辗转,轻轻碾磨,激起一簇簇细小的电流,唇上酥酥麻麻的。
    男人揽着她的腰,啟唇探入她的唇缝,舌尖与她相抵,舔抵,勾弄,撩拨,含着她的舌尖吮吸。
    其他人默契地退了下去,将桌上的棋盘和茶水也一并收走了。
    叶紫窝进苏叁的怀里,双手环住他的肩,两人唇舌相接,彼此撩拨,越吻越深。
    修长如玉的大手在叶紫的肩背上抚摸,揽着她细软的腰,少女饱满的胸脯紧贴着男人坚实的胸膛。
    男人大手握上她的酥胸,捏着她胸前的两团柔软把玩。
    不满足于隔着衣服抚摸,手指灵活地挑开她的衣带,齐胸的襦裙滑了下去,一对如堆雪的壮观大奶子露了出来,肤如凝脂,摸上去绵软又坚挺,手感极佳。
    男人爱不释手地握着她的奶子揉捏,张口覆住顶端的乳头含入口中吮吸舔抵。
    乳头被男人温热的舌头舔得一阵阵酥麻,叶紫又舒服又紧张,提着一颗心四下望了望,发现其他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走了,四下无人,她不由松了口气。
    胸前的乳房被男人如暖玉般的手罩着,摩挲揉捏,对方的舌头极具技巧地一下下舔扫在她敏感的乳头根部。
    源源不断的快感从乳头上传来,往下直达小腹,叶紫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下面有一股水涌了出来。
    伴随着男人舌尖的不停舔弄,叶紫下面的淫水如同开了闸一般,一股一股地涌出来。
    苏叁将她的裙子褪下去,手隔着褻裤摸了一把她的腿间,摸了一手湿滑。
    苏叁脱下她的褻裤,看着她的下体。
    少女小腹雪白平坦,下面一簇黑色的阴毛,诱人的小逼已经泥泞不堪,修长的大手覆在上面,来回抚弄。
    苏叁一手撩开下摆,释放出自己已然蓄势待发的勃然坚硬,粗硬的玉柱抵在少女的小穴口,坚硬的圆头在她的穴口探进探出,浅浅抽送,撩得叶紫愈发地饥渴,主动抱紧他,将他往自己身上压,男人坐着,她分开腿跨坐在对方怀里,使不上劲,徒劳地往前蹭。
    男人弄了她一会儿,用力顶了进去,大肉棒长驱直入,一顶到底,将她整个人舔得满满的,体内的空虚被填补,叶紫满足地舒了一口气。
    男人紧紧地箍住她的腰,飞快地向上顶弄,一记记顶进她的体内最深处。
    “啊……啊……啊……”
    粗硬的大肉棒在体内一记记贯穿,叶紫被插得舒服极了,两手攀着男人的肩膀,享受着被肏逼的快感。
    凉亭里四处无遮挡,躲在树上的暗卫将两人的一举一动收入眼底,极好的目力让他们能够清晰地看到夫人是如何张开大腿被男人肏屄的,一对壮观至极的漂亮大奶子如堆雪一般,被插得不停地上下晃动,形成了迷人的乳波。
    看得躲在暗处的暗卫们血脉僨张,下面鸡巴梆硬,将裤子顶得老高。
    他们身为府中的暗卫,府里的风吹草动自然瞒不过他们的耳目。
    有人将目光盯向了不远处的两个侍女。
    珠儿和于泊玲兰两个人站在一处,珠儿虽然不知道于泊和玲兰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两人之间的气氛显然不适合她这个多馀的人存在。
    女人的浪叫声一阵阵传来,有于泊这个男的在,让珠儿感觉格外尷尬,正准备找个借口走,眼前一花,似乎有什么飞过来了。
    不是她的错觉,两道黑影倏忽而至,她都还没反应过来,两人便联手将于泊制住了。
    看着于泊被放倒,珠儿张大嘴,正要控制不住地发出尖叫,黑衣人出手如电,在她哑穴上一点,珠儿发现自己叫不出声来,她惊恐地望向玲兰,另一个人将玲兰一把扛起,身形一掠眨眼之间消失在了她眼前。
    珠儿:“……”
    她吓得要命,却叫不出声音来。
    眼前骤然一阵天旋地转,她被人扛在了肩上,风声呼呼地掠过耳边,眼前的景物快速地往后掠去,快成了一片残影,几个瞬息之后,男人扛着她落在了一处院子里。
    “碰”地一声,他踢开一间房门,将珠儿扛了进去。
    --

章节目录

兄弟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枫叶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枫叶红并收藏兄弟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