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怒,惊恐之余。
    麦克斯猛然朝前方扑去,如饿虎扑羊,像是要扑倒一切,哪怕前方看上去除了满地玻璃之外什么都没有。
    “发现我了?”
    林彬一惊。
    此刻,他正在麦克斯前方。
    这是最好的机会,虽然不知道这具尸体到底是不是所谓的吸血鬼始祖,也不知道她体内到底有没有上帝之花。
    但既然能摆在这所实验室的核心区,便必然无比重要,将她带走,没毛病。
    可是,自己一直处于隐身状态,麦克斯又是怎么发现的?
    林彬退后,内力涌动之余,看向麦克斯那癫狂的脸庞。
    “是了,他根本没有发现我,之所以会这么疯狂的扑过来,完全是因为愤怒和下意识的反应。”
    “这特么···绝了!”
    一个人在极度疯狂或是愤怒的状态下,很可能会做出一些应激反应。
    比如可以救自己命的东西突然从眼前消失了,左右两边又是自己人,那么,能从哪儿跑?!
    管他那么多?
    先扑过去也就是了。
    其实,麦克斯根本不知道林彬在自己对面,更不知道上一秒,林彬触摸尸体,用红包功能将其发给了王道长!
    但知道与否,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双方再一次碰上。
    咚!
    林彬退后的速度,显然没有此刻麦克斯的速度快,无奈之下,他只能站定,运转内力,一拳轰出,将麦克斯暂时击退。
    狂风席卷。
    乔和路易斯两人,原本根本没反应过来,完全弄不明白为什么这尸体会突然消失,但现在,两人震惊。
    “有人隐身过来了?!”
    “挡住门!”
    乔拖着重伤的身体,冲过去挡在大门前。
    麦克斯也是短暂的愣神。
    他自己都懵了!
    原本只是发泄和本能反应的扑过去,结果,还真他妈扑到个什么东西,自己还被打了一拳?
    “这种风吹过来的感觉···”
    他浑身都是血珠,看上去狰狞无比,且这一刻,猛的反应过来:“林彬?!”
    “是你?!”
    没有回应。
    林彬皱着眉头,暗道:“有点小麻烦了。”
    他倒是不怕麦克斯,只要自己不接招,几分钟后麦克斯自己就会心脏爆炸而亡。
    但问题是,他们挡住门,自己暂时也不好冲出去,一旦拖延时间,等其他人赶到的话···
    “不说话?!”
    麦克斯嘶吼着:“这种感觉,只有你一个人带给我过。”
    “绝对是你!”
    “你以为,隐身我就发现不了你了吗?”
    吼!!!
    他一声嘶吼,接着,竟然猛的一口,咬破自己手背上的血管,而后猛然挥舞···
    哗啦啦。
    大片血珠飞向各方,林彬顿时皱眉。
    如果这些血珠附着在自己身上,隐身符能把血珠也给隐形么?林彬不知道。
    但就算能够隐形也很不妙,一旦地面到处都是血珠,除非自己不移动脚步,否则立刻就会被发现。
    呼!
    他挥掌,内力喷薄而出,化作狂风,吹飞洒落过来的血珠,但与此同时,麦克斯疯狂扑来:“找到你了!”
    麦克斯看不见林彬,但是从风力的源头,却能立刻确定林彬的位置!
    而且,如果林彬要躲,那么必然不可能再慢悠悠压低脚步声,一旦动作加大、加快,声音绝对不会小!
    “也好,这本来就是我为你准备的禁药,既然你跟过来了,是否能成为吸血鬼根本无所谓,死吧!”
    麦克斯浑身都在渗血,但是禁药的作用还没有消失,此刻的他仍然处于最巅峰状态。
    如果硬拼,林彬不是对手。
    “难缠的家伙。”
    林彬皱眉,凭借自己隐身的优势,冲向出口。
    然而麦克斯现在听力过人,几乎立刻就分辨出林彬的移动轨迹,抢先一步挡在大门前。
    林彬无奈止步。
    “想走?”
    麦克斯怒吼着:“你死定了,走不了!”
    “麦克斯!”乔脸色难看:“你冷静一些,不要发疯,别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
    “要杀林彬,以后机会多的是,先想办法把那尸体那回来,不然就算杀了他,我们死定了!”
    “还不明白吗?”
    麦克斯爆喝:“虽然不知道他用的是哪一款隐形设备或是隐身衣,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绝对不止一件。”
    “尸体会消失,应该也是被他披上了隐身衣之类的东西,只要杀了他,尸体自然会到手。”
    “对!”
    路易斯回过神来:“杀了他!”
    “你堵住门,麦克斯,我们联手杀了他!”
    “艹!”
    路易斯也发狂,嗑下禁药,实力暴涨。
    他们早就已经‘疯’了,如果没疯,也没这么底气和胆子闯入这里,现在眼看成功就在眼前,却被林彬摘了桃子,岂能不拼命?
    且就算不拼命,之后也活不了。
    既然如此,还怂个锤子!
    这一发狂,路易斯几乎也有普通状态下麦克斯的水准了,实力暴涨。
    “这可不是一点小麻烦了。”
    林彬低语。
    “终于敢说话了?”
    麦克斯直接冲过去,正面强攻。
    路易斯则疯狂绕后。
    这种状态下,他们的状态都处于绝对的巅峰,听力也是远超常人,完全可以做到听声辨位。
    “还要谢谢你们,不然的话,不会这么轻松。”
    林彬再一次开口。
    麦克斯两人微微皱眉,他们判断处,林彬在原地没动?
    为什么?!
    “不用谢,杀了你,我们的计划依旧会成功,且完美无缺。”
    “···”
    “哈哈,说得对。”
    林彬笑了。
    目前,路易斯的实力都几乎匹敌麦克斯了,麦克斯更是实力暴涨,在这种状态下一挑二?
    如果是打擂台的话,林彬可以肯定,自己百分百会凉,会被他们直接‘手撕’。
    可是。
    现在并不是打擂台啊。
    “但你们好像弄错了一件事。”
    唰!
    林彬动了。
    依旧在隐身状态,避开麦克斯的正面强攻,同时,跟路易斯对了一拳。
    双方一震,都在后退。
    麦克斯抓住机会,从侧面狠狠冲过来,双臂大张,想要将林彬揽入怀中,来一个‘怀中抱汉杀’!
    嗑药状态下,麦克斯实力提升巨大。但隐身状态下的林彬,优势同样很大。
    躬身,从麦克斯手臂下穿过,标指插眼!
    速度极快。
    但是,麦克斯现在的反应更是灵敏到堪称变态,竟然依旧反应了过来,伸手挡住。
    可就在此时,林彬却已经现先一步绕到他身后,施展碎蛋一击!!!
    在擂台上,自然是真刀真枪、堂堂正正。
    但现在是在私下里拼命,你都嗑紧药了,我还跟你讲规矩?
    林彬面不改色,直奔要害。
    甚至若不是暂时手里没有趁手的兵器,他绝对会直接提着兵器开始砍。
    啪!
    麦克斯的蛋蛋几乎是应声而碎。
    但诡异的是,麦克斯的动作竟然没有半点停顿,直接转身就是一记重拳,哪怕林彬将内力施展到极致去阻拦,都感到双手剧痛,双脚擦着地面足足划出去十多米,最后又撞在墙壁上,才堪堪停下。
    力量太猛了!
    “艹!”
    林彬反应过来,暗骂自己脑子秀逗了。
    “这种禁药可以将肾上腺素激发到一个极致超标的水准,同时还有抑制疼痛的作用。”
    “仅仅是碎蛋一击,没用的。”
    “死!”
    这时,路易斯飞踹而来。
    那四十八码的大脚,简直骇人听闻。
    林彬侧身躲开。
    咚!!!
    合金墙壁猛的一声巨响,路易斯一个哆嗦,落地后,腿脚都有些不便了。
    不怕痛,不代表无敌。
    受了伤依旧会有影响。
    麦克斯赤红着双目,甚至都流下了血泪,继续朝林彬冲杀过来。
    林彬冷着脸,依靠隐身优势,与之缠斗,随后抓住机会,猛的踩向麦克斯脚趾。
    然而,麦克斯却像是早有防备,躲开了这一击不谈,竟然还能顺势反击。
    “你当我是谁?”
    麦克斯狂笑:“死吧!”
    呼!
    内力喷薄,林彬完全是擦着拳头躲开,而此时,路易斯又再一次从旁边杀过来,那拳头上所蕴含的力量,足以让人胆颤心惊。
    “机会!”
    被夹击!
    林彬却看到了机会。
    麦克斯的攻击显然更猛,而现在,路易斯所在的方位···
    太极!
    借力打力!
    林彬原地转圈,利用内力的特性躲开麦克斯反击的同时,在转圈之余,恰好抓住了路易斯的裤腿和裤腰。
    接着,将其顺势一甩。
    砰!!!
    路易斯飞向麦克斯。
    “不!”
    路易斯大吼。
    然而麦克斯的含恨一拳,根本收不回来。
    一颗大好的脑袋,在这一瞬间仿佛变成了一颗西瓜、一颗被人直接打爆的西瓜,红白之物遍地!
    脑袋直接没了。
    “该死!”
    麦克斯怒骂,却没停手,一脚将路易斯的无头尸体踢飞,接着,再一次朝林彬发起猛攻。
    然而,没了帮手,哪怕可以听声辨位,也无法判断林彬的所有细节。
    且他的禁药,虽然让他能够短时间内爆发,但也在疯狂消耗着他的身体和生命。
    状态在衰减!
    林彬欺身而近,抓住机会,双峰贯耳!
    “啊!”
    麦克斯惨叫一声,双耳剧痛,耳膜被震穿,甚至脑髓都在震荡,瞬间失去听觉。
    接着,又被林彬一套组合拳,打到跪地不起。
    呼···
    血如雨下!
    麦克斯的生命走到尽头,甚至哪怕不被林彬这一套组合拳命中,他也活不久了。
    此刻自然更是油尽灯枯。
    “麦克斯!”
    乔脸色惨白,也拿出禁药,要给自己注射。
    但就在此时,却感觉腹部剧痛,让他直接飞了出去。
    林彬手脚,正准备离去,却又看见一旁的柜台之上,数个培养皿,以及数个注射器。
    注射器中,有着殷红却又带着一丝妖异之感的液体。
    “难道是吸血鬼的血?”
    “他本想就此离去,但如果不想办法转移其他人的注意力,那他们肯定会在短时间内戒严,我想离开,没那么简单。”
    “那么···”
    “呼!”
    “算你们好运!”
    这一次,林彬出手狠辣!
    他竟是问在线的西装暴徒要来一把水果刀,而后直接割开两人的喉咙,将他们声带割下、踩碎!
    接着,又给两人分别注射了一支疑似吸血鬼血液的液体,这才大步离开核心区域。
    但林彬却没直接走。
    而是在实验室内急速,穿行,摸索。
    最终,还真被他找到了监控室!
    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监控室所有电脑主机、储存器等,全部扔进红包中,这才扬长而去。
    三岔路口。
    数十人已经闯入,在这里,他们手持各种冷兵器,脸色发冷。
    这些人有着不同肤色,但此刻都黑衣蒙面,万分警惕,哪怕有一旦风吹草动,他们就会瞬间出手。
    他们看着这满地尸体,互相戒备着,迅速深入。
    突然。
    一个黑衣人止步。
    “秋豆麻袋!”
    他鼻子疯狂抽动:“有人!有人隐身过来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面色都在疯狂变换。
    其中,属于岛国的特工组织之人,更是懵哔!
    啥?!
    难道这附近还有我们祖国的另一队人马?
    他们搞不明白,同时还想骂娘,你们特么是傻子吗?在这种时候,竟然还用祖国语言?
    这不是暴露身份吗?
    同时,他们纷纷抽刀。
    可惜,还没来及判断对方在哪里,刚才说话,并靠着鼻子给出提示的那人,便猛的惨叫一声。
    众人循声望去,惨发现此刻脸庞扭曲成一团,整个鼻子都被人打断了···
    “阿西吧!!!”
    惨嚎之余,他忍不住破口大骂。
    只是···
    这下,岛国的特工们郁闷了。
    “艹!”
    “这狗比,竟然冒充我们岛国人!”
    “其心可诛!”
    “有机会肯定要弄死他!”
    然而,那人的鼻子没了,他们也无法发现隐身的人在那里,电子设备都无法用的情况下,仅凭眼睛,如何发现?!
    “小心!”
    “被让他跑了!”
    “挡住入口。”
    一行人嚷嚷着、不断走位,可惜根本没用,林彬的速度远比他们更快。
    “怎么办?!”
    当他们发现徒劳无功时,来自几个势力的人全都凑到一起,面面相觑、脸色难看。
    “还能怎么办?!”
    “派人挡住出口,我怀疑他又倒回去了。”
    “来些人,多搜集一些血液,待会儿一路走一路撒,逼他现身!”
    “别忘了,最重要的是上帝之花!”
    他们商量着,全然没想到,林彬的速度那么快,已经冲出去了,还以为林彬被逼回了实验室深处。
    也就是在此时,几人疯狂跑进来,道:“不好了,外面又大批人马集结,看起来像是黑社会!”
    “他们都到了?”
    众人皆惊:“该死,黑社会都到了,军方和官方应该也快到了···”
    “合作吧!”
    “对,合作!”
    “这次我们绝对是九死一生,谁生谁死,全看自己,而如果真的拿到了上帝之花,我们活着的所有人,平分!”
    “就这么说定了!”
    “杀进去!”
    “走!”
    背水一战!
    来自各个国家的特工组织,立刻开始行动···
    全然不知林彬已经离开实验室,并且一路小跑着,翻山越岭走小路朝城内而去。
    ······
    核心区域。
    麦克斯已经奄奄一息。
    在后遗症下,本就濒临死亡的他,又被林彬开喉割去声带,甚至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
    只能无力的躺在那里,感受着自己的生命急速流逝。
    砰砰、砰砰。
    他的心跳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有力,但同时,还有一种心脏即将炸裂的胀痛感不断袭来。
    “该死,该死,该死!”
    麦克斯的意识在模糊,心中,却是恨意滔天。
    就在他坚持着、挣扎着想要用带血的手指写下林彬之名时,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动弹了。
    怎么会这样?
    一种奇怪的感觉在蔓延!
    心脏处的剧痛在迅速衰减,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种兴奋。
    无语伦比的兴奋。
    好似磕了药那般的云里雾里,就连身上诸多伤口处的疼痛,都好像消失了。
    “这···”
    他反应过来,青筋毕露:“是林彬给我注射的针剂?”
    哗!
    突然,麦克斯翻身爬起。
    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状态很不对劲,虽然能动了,可是手脚、五官,甚至全身上下都有一种僵硬的感觉。
    不灵活了!
    “我的指甲?!”
    接着,麦克斯更是发现,自己的双手指甲变的一边灰白,甚至可以说是灰黑色!
    口中,一种奇怪且难以忍受的麻痒感,一波接着一波。
    稍不注意,麦克斯竟然流了整整一下巴的口水,擦完了?又继续流!
    他摸向自己的咽喉。
    被林彬切开的血洞仍然在,但却感受不到疼痛。
    甚至,麦克斯用自己的手去撕扯伤口,乃至伸进去几根手指搅动,都感受不到任何疼痛之感···
    “你???”
    乔不知何时已经起身,他呆滞的看着麦克斯,想说话,却说不出来,一个‘你’字,却只发出一阵‘抽风’的声音。
    但,两人对视一眼,却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震惊与···欣喜。
    成功了!
    他们都这般认为。
    虽然过程很曲折,虽然不知道林彬为什么会在将自己两人击败之后,会反过来给自己注射意思吸血鬼血液的针剂。
    但!!!
    结果是美好的。
    “林彬,我要撕了你!绝对!”
    麦克斯狂吼。
    然而,发出的声音,却是一阵‘斯拉斯拉’···
    声带没了,喉咙还漏风,能说出话来才有鬼了。
    “在这里!”
    可就在此时,一声惊呼,从外面传来。
    “好多尸体!”
    “这里绝对是核心区。”
    “大家小心,他们很可能还在里面没走,也不知道到底来了多少人,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杀穿整个实验室!绝对是有备而来!”
    “你这不是废话么?”
    “不要再非什么国度与势力了,现在大家都有同样的目标,也有同样的敌人,冲进去,拿到上帝之花病毒,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杀出去!”
    “那那个隐身人···”
    “不用管他,我们的目标是上帝之花!”
    脚步声阵阵。
    伴随着的交流声,越来越近。
    乔和麦克斯对视一眼,脸色顿时难看了很多。
    还不等他们做什么,或是想出什么办法,便看到一大群人蜂拥而入。
    这些人,穿着各式各样的服饰,发色等也各不相同,一看就是来自不同的势力,但此刻,他们却凑到一起,‘同流合污’。
    “嗯?”
    “果然有人!”
    一群人看着浑身是血,状态凄惨的乔与麦克斯,猛的一愣,而后面色难看了很多。
    他们并不奇怪这两人为何全身是血。
    也不奇怪他们为何会身上带着伤,甚至连喉咙都被破开了,因为从外面杀进来,实验室里这么多人全都被摆平,这要是还能不受伤,那不是见鬼了?
    但是,面色难看的瞬间,他们又兴奋了。
    “是他们!”
    “那是麦克斯!虽然很凄惨,脸上都带着血,但绝对是麦克斯没错!”
    “是了,也只有他,才能这么猛,带着人硬生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杀进来,绝对是他没错!”
    “哈哈哈!”
    他们兴奋无比。
    “麦克斯,交出上帝之花,饶你不死!”
    “对,我们甚至可以不要全部,只要你拿一部分出来,我们每个势力拿一些,如此一来,我们非但不会对你出手,还会跟你联手一起冲出去!”
    “不要不知好歹,你应该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
    眼前的一幕,让他们很快分辨出了问题之所在。
    麦克斯重伤到这种地步,足以说明他之前经历过惊人大战!再结合麦克斯的实力,所有人都认为,只有麦克斯才能带着人在短时间内杀进来。
    那么,问题就很明显了。
    绝对是麦克斯带人杀进来,抢走了上帝之花,他的伤,就是证据!
    换言之,现在上帝之花绝对在麦克斯身上。
    这叫什么?
    来的早,不如来得巧!
    “快,交出来!”
    他们呵斥声阵阵,同时,带着一丝急迫。
    “不怕告诉你,本地黑帮的人已经到了附近,就快杀进来了,相信你也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最多不超过十分钟,军方的人应该也会到达,到那时,说什么都晚了!”
    “赶紧交出来,然后一起杀出去!”
    他们对麦克斯怒目而视,不断催促。
    至于乔···
    直接被他们忽略了。
    与麦克斯相比,乔还真就只是一个小透明而已。
    麦克斯两人面色难看。
    他们想说话!
    但是说不出来啊!
    同时,他们无比悲愤。
    上帝之花?
    上你大爷!他妈的吸血鬼始祖都被林彬抢走了,我们上哪儿去给你上帝之花?!
    不过,他们脑子里倒是也有些想法。
    因为他们现在的变化,让他们怀疑自己已经感染了上帝之花病毒,但这只是怀疑!
    而且,就算是真的,他们能说吗?
    这尼玛一旦说出去,不就是两个可移动的上帝之花孵化器?!
    一旦这事儿暴露,等待自己的未来是什么?被关起来,当做不断抽血做研究的样本吗?
    还是跟以前一样,直接就成为被操控一切的研究对象?
    绝对不能说!
    想到过往的经历,麦克斯瞬间决定,绝对不能泄露这个秘密。
    乔虽然没经历过那些,但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最重要的是···
    就算他现在想说也没用,声带都没了,说个鬼啊!
    这一刻,乔是真的想骂娘,妈惹法克都不知道在心中冒出来多少次了。在他看来,这些人简直就是蠢逼!
    自己愿不愿意说先放到一边不谈。
    难道你们特娘的就看不出来我们喉咙出了问题,没办法说话吗?!
    这特么跟用东西把人的嘴死死堵住,然后疯狂严刑逼供让对方‘招’有什么区别?!
    我们他妈就是想招也招不了啊!
    蠢逼!
    还无视我?
    蠢上加蠢!
    甚至,难道你们连情报工作都不到位吗?不知道上帝之花的源头其实是在一具尸体?
    而那具尸体,就是吸血鬼始祖?
    你看我们现在哪里有吸血鬼始祖的尸体?
    简直就是蠢到了极点!
    “不说?!”
    见麦克斯两人都不吭声,当即有人不乐意了:“当我们是说笑的吗?”
    “既然不说,那就别怪我们出手了。”
    “挡住门,注意那个隐身的人,别让他跑了,上帝之花有可能在他身上!”
    “先拿下麦克斯!”
    乔:“?!!!”
    法克儿?!
    他妈的,这是不把我当人啊!
    都要拿下了,还只拿下麦克斯?我呢?
    我呢?!!
    同时,麦克斯与乔心中也是猛的一震。
    林彬被逼回来了?
    好家伙!
    咚!
    麦克斯主动出击,现在的他,感觉自己处于一个从未有过的巅峰!甚至在嗑禁药之后的最强状态,都远不如自己现在。
    而且还没有后遗症!
    “杀!”
    “杀个锤子,别杀,留活口!”
    这边,诸多势力之人也冲了上去,与之对战。
    然而,很快他们就惊恐的发现,麦克斯强的跟战神一样,简直难以理解!
    都是二阶强化者,且能担任这种任务的特工,谁是弱者?!
    可是面对‘重伤’的麦克斯,他们却跟纸糊的一样,根本扛不住!
    速度、力量、反应,完全不是一个阶层上的。
    如果说他们还是人,那么麦克斯现在,简直就跟妖魔一样!一拳一个,绝对不好含糊!
    “该死!”
    有人怒吼,双臂交叉在胸前,奋力抵挡。
    然而,咔!
    麦克斯一拳下来,双臂瞬间断裂,而后这势大力沉的一拳直直砸在他胸口,将其轰飞出十余米远。
    最终,脑袋撞在合金墙壁之上,砰的一声炸开,红白遍地!
    好强!
    麦克斯心中震惊之余,无比兴奋。
    “真的!”
    “都是真的!”
    “上帝之花,那一支如血的针剂之中,绝对蕴含上帝之花,我现在的实力,比之前提升了超过一倍,而且还在不断增长中!”
    “我能感觉到!”
    “能感觉得到!”
    “林彬···”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一定要撕了你!”
    麦克斯大开杀戒。
    把众人都看懵了。
    知道麦克斯猛,知道他的单拳力量已经超过三千公斤,可是,他们这么多人,是完全可以轻松镇压的啊!
    何况麦克斯现在分明身受重伤?
    但这他妈哪里是三千公斤?
    这怕是七八千甚至上万公斤一拳了吧?
    劈咔!
    就在这是,乔也出手了。
    几乎所有人都忽略了他,但也正因如此,他才能近乎偷袭一般,直接打穿了堵门的几人!
    是真的打穿!
    直接一拳头,从一个人的胸口处打穿过去,从后背露出来!
    拔手之后,便是一个黑漆漆的血洞!
    如今的他,也已经比之前强了太多,甚至比肩嗑药状态下的麦克斯了。
    发不出声音,两人没法交流。
    但却很有默契,在乔把出路打开的同时,麦克斯已经如坦克般冲了出去,留下惊魂不定的众人,一路狂奔。
    “怎···怎么会这样?”
    “他为什么会这么强?”
    “不对劲,这不对劲!”
    众人面面相觑,面色难看无比。
    但也就是在此刻,他们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等等,他们该不会已经给自己注射病毒了吧?!”
    “嘶!”
    “应该是了,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们为什么这么强,那绝对不是麦克斯应该拥有的实力!”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麦克斯瞳孔的颜色变了,原本他是蓝色的眸子,但刚才,却像是变成了黄色?”
    “不管怎么说,追!”
    一行人顾不得再多说什么,也没办法再迟疑,甚至连同伴的尸体都来不收拾了。
    无论是追麦克斯夺上帝之花,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免得被堵死在里面,都应该尽快出发···
    可惜,此时,外面已经围了足足数百人。
    人人都提着钢管、长刀、棒球棒等冷兵器,且大多身上都有各种纹身,远远一看,就是凶神恶煞。
    “哈哈哈,上帝保佑!”
    当先一人,就是脸都尽皆被纹身遮挡了,他狂笑道:“正好在这边做交易,没想到遇到这种好机会。”
    “给我上,无论是谁,全都杀了!”
    轰隆隆!
    众多黑帮分子立刻狂奔入内···
    乱了!
    此地,全乱了。
    一波又一波人加入战局,麦克斯和乔想离开,但却被不断阻拦,哪怕他们现在强无敌,一拳都能打爆一个人,却依旧闯不出去。
    人太多了!
    前赴后继!
    甚至乔还挨了几刀。
    只是他发现,哪怕自己挨了几刀,也无伤大雅。
    破防了!
    皮肤被砍穿、肥肉破裂,但肌肉,却几乎毫发无伤。
    他们的防御力,同样在急速增长,甚至麦克斯的拳脚之上,已经有近乎于钢铁般的硬度。
    打到兵器上,哐哐作响!
    这个发现,让他们更为兴奋与癫狂。
    而他们的对手,也更为贪婪···
    “不要留手了,用尽一切办法、一切力量,杀了他们!”
    “他们绝对已经感染上帝之花,哪怕是杀了他们,只要在一定时间内提取,都能弄到手!”
    “想办法让他们流血,给我接一些,我要一口干!”
    混战!
    血战!
    黑帮,各国特工间谍、还有一些心中贪婪之人,都在实验室内部汇聚,爆发血腥大乱斗。
    ······
    军方、官方,忙成了狗!
    到处都是‘灾难’!
    虽然比不上那种难以抵御的天灾,不至于人人都需要救援,但需要用到警力、救护车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除一部分赶来支援实验室这边的军队外,其他人,都已经被派到西方主城各处参与救援、维稳。
    工程部的人,也在积极想办法,想要尽快消除超级电磁云爆弹的影响,只要能消除,那么一切都将在短时间内恢复正常。
    譬如···机器人!
    如今这个时代,各行各业的机器人其实已经很发达了。
    如果需要,完全可以派遣大批量机器人参与搜救等等行动。
    只可惜,没那么简单的。
    他们很快发现,这次的爆发的超级电磁云爆弹,是毁灭性的那种!
    不仅仅是瘫痪诸多电子、电气设备,更是能将之统统摧毁!甚至不仅如此,在电磁云爆弹所引发的‘电磁暴动’效果消失前,就是从其他地方把电子设备运过来都没法用!
    只能凭借人力和‘冷工具’。
    但这个时代···
    哪儿有多少‘冷工具’?
    哪怕是个螺丝刀,都早已经是电动了。
    整个西方主城,真的是处于彻底瘫痪状态,可怜异常。
    这倒不是墨兰星或西方主城的防御力量太辣鸡,而是这玩意儿,已经被乔他们想办法带入‘内部’引爆了!
    所以才会如此措手不及。
    如果是从外太空,或是其他国家甚至城池发射过来,他们都完全能够远远的发现,并且拦截、摧毁。
    导弹拦截系统,肯定是拦截来自外面的导弹,谁特娘的会脑子抽抽拦截来自内部的导弹?!
    这,才是造成这一切被动局面的起因。
    而现在,军方、官方,最担心的,是实验室的上帝之花,以及‘吸血鬼始祖’的尸体!
    “该死的!”
    军方,最高长官怒骂不已:“他们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把电磁云爆弹带进来的?这种东西,怎么可能随便带进来?!”
    “星球出入管理局的人都是吃屎的吗?”
    “那个···将军,其实我们刚才商量了很久,觉得是有可能的,但也只有一种可能最容易实现。”
    “什么!?”
    “他们···搞到了一台量子传送器。”
    下方,一群军官给出自己的猜测。
    “嗯?!”
    将军皱眉:“量子传送器?他们怎么可能搞到手?这东西同样严格管控!”
    “是这样没错。”那军官苦笑道:“可是我记得两年前,有一个奇怪的新闻,那就是,世界各地的‘重工业’回收工厂中,在那段时间里接连失窃,丢了一些东西。”
    “而那些东西,正好是报废量子传送器上的一些零件···”
    “不过当时没查出线索,而且只是一些零件,所以到最后,算是不了了之。”
    “我在想,有没有可能他们是靠着这些废弃量子传送器的零件修修补补,再组合起来,弄了一个勉强能用的量子传送器,然后跟星际黑商做了交易,将电磁云爆弹弄到手,并且在刚才引爆···”
    将军听完,面色铁青。
    砰!
    他猛的拍桌,合金桌面瞬间凹陷:“不管怎么样,给我查清楚!”
    “我要他们,死!”
    “实验室那边···绝对不能出事啊!”
    “该死的。”
    “是我大意了,我该留下几个人的,不该就那样孤注一掷把所有三阶以上强化者全部派遣到宇宙中···”
    “不然的话!”
    “唉。”
    ······
    “还好我走的快。”
    远远的,林彬回头看了一眼实验室方向。
    哪怕现在看不见了,都依旧能听见喊杀与惨叫声,由此可见,那些人打的有多么疯狂。
    “现在···该我想想,怎么回去了。”
    林彬依旧处于隐身状态,一路狂奔,并思索着如何安全回去。
    原本的计划肯定行不通了。
    而麦克斯和乔只要还有一人活着,自己的身份就会暴露。
    再等着西方主城消除电磁云爆弹的影响,坐飞机回去?
    太危险!
    聊天群里此刻也非常热闹。
    王道长:“@国术传承者,群主,你发红包之前好歹给我说一声啊,我都吓懵了!”
    “这具尸体···我的妈呀!”
    “旱魃!!!”
    “这是旱魃,你知道吗?!!!”
    封于修:“啥玩意儿?!”
    西厂厂花:“旱魃一出,赤地千里的旱魃?!”
    群友们都被镇住了,就此事,进行激烈讨论。
    李天然:“我也听过旱魃的故事,传说中是皇帝之女?后来变成了旱魃,是僵尸始祖?”
    “不过,这东西难道不是应该出现在王道长你那个世界么?为什么会是群主发给你的?”
    张天志:“我感觉世界观已经被颠覆,群主那边不是高科技世界吗?为什么又冒出来一个旱魃?!”
    霍元甲:“···,旱魃,僵尸?”
    他们惊愕。
    只是,之前林彬没时间回答。
    现在终于可以分心了,看到王道长的消息,林彬自己都是脑瓜子嗡嗡的。
    “卧槽?!”
    “旱魃?”
    这尼玛!
    他瞪眼,直接爆了粗口。
    实在忍不住啊!
    说好的吸血鬼始祖呢?
    这特么分明是僵尸始祖啊!
    “难怪!难怪她是东方面孔,旱魃,能不是东方面孔吗?”
    林彬突然就明白了。

章节目录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欢颜笑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欢颜笑语并收藏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