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源直接出了海家的别墅,他冒着雨在花园里坐了一会儿,心里翻来覆去,一会儿想到早逝的妈妈,一会儿又想起从小把他带大的外公外婆,舅舅舅妈对自己的厌恶,还有乡村里的一草一木。最后他又想起这栋高档的富丽堂皇的住宅,好是好,可他终究是个外人,永远都是寄人篱下。
    坐了会儿感觉寒气逼人,他又身着单薄,忽然打了个喷嚏。
    苏源搓了搓手臂站起身想要回到屋里,可这时他才发现,这栋别墅是指纹锁,他根本进不去。他走的匆忙又没有拿手机,站在屋檐下无措地张望着。
    海棠在他屋里待了会儿,还是自讨没趣,没成想到了客厅,透过雾蒙蒙的玻璃却看到苏源一个人徘徊在屋檐下,有点小小的狼狈。她忽然抿着唇笑了笑,蹑手蹑脚来到落地窗前敲了几下。
    苏源的头发已经被打湿,因为冷,不得不在外头蹦几下,猛然听到细微的声音,回眸,正对上玻璃窗内眉眼弯弯的海棠。她在偷笑。
    苏源瞬间又气又窘,心里仿佛哗啦一声,少年那点可笑的却又弥足珍贵的自尊就这样被海棠击碎了一部分。
    海棠笑着,用口型对他说:“要不要进来?”
    苏源撇过脸,大不了就在外面受冻,爸爸会发现他的。他不要求她。
    他以为海棠铁定会刁难他,可是大门忽然被打开,海棠站在门口婉声说:“进来吧。”
    苏源踟蹰了一下,最后还是默默进入屋内。
    海棠在他身后说:“我们还没有录入你的指纹,待会儿帮你录入。”
    苏源不情不愿地道了谢。
    苏振军端着饭菜走出厨房,看到两人微妙的气氛连忙打个圆场:“小源,你还吃饭不?少吃点吧,爸爸炖了排骨,你很久没吃了吧。”
    “我不饿,我去写作业。”他胡乱抹了抹打湿的短发上了二楼。
    苏振军和海棠吃饭,他斟酌着对海棠说:“棠棠,小源性格冷淡些,你多担待,等你们熟了就好了。”
    海棠点点头,她又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如果把她忽然带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想必她也会很抗拒。“叔叔,我哥是不是要考大学了?”
    苏振军为着那句“我哥”愣了一下,心里也生出几分暖意,不禁笑着说:“是啊。六月份就要考大学了。你哥学习好挺好,我希望能借这个学期让他突击一下,争取考个好大学。”
    海棠“唔”了一声。她刚上高一,高考和大学于她而言还有些遥远,再说,爸妈都是留学生,妈妈也一直念叨着要把她送出国,如果不是她懒得动,现在估计也不会坐在这里和苏源这样闹别扭。
    苏振军吃得很快:“棠棠你慢慢吃,我去给你妈妈准备些食材。”
    “哦。”海棠慢条斯理地一边玩手机一边吃饭。同学们正在群里讲年级几个学生的八卦,她参与其中,说起年级某个新转来的男生长得特别帅,有点像某某当红小生。海棠发过去信息:来个照片看看。
    同学发了一张,海棠撇撇嘴,一般般吧,感觉还不如苏源来的惊艳。
    因此便兴致缺缺了。
    苏源舟车劳顿也有些倦了,他想洗个澡早些睡觉。可是浴室里的花洒他不会用。他在乡下都是自己烧水,夏天的话就站在井边打桶冷水浇在身上。
    海棠不敲门跑进来,清脆地喊道:“苏源,你在做什么?”
    苏源只穿了一条裤衩,在浴室斥道:“你能不能敲敲门。”他手忙脚乱地要穿衣服,海棠却已经来到浴室门边,隔着毛玻璃说:“你干嘛呢?叔叔切了水果让你下去吃。”
    “我马上下去。”苏源抵在门边以防她进来,呼吸急促,很慌乱。
    海棠“哦”了一声就离开了。
    苏源没洗成澡,穿戴好去了客厅。苏振军和海棠正在看新闻,见到苏源忙讨好地说:“小源过来吃水果,有你喜欢的草莓。”
    他磨蹭过去,没有靠近苏振军和海棠,而是选择坐在角落里的小沙发上。
    海棠偷偷打量着苏源,仔细看看,苏源眉眼清俊凌厉,甚至有些生人勿近的疏离感,可是五官很好看,她觉得还挺帅的。
    就是……头发油油的,该洗澡了。
    苏源无意间撞到海棠偷瞧自己的眼神,她做了个鬼脸,却没有移开视线。反倒是苏源脸上有些热,心里嘀咕着,这个女孩儿一点都不知羞。
    苏源吃了几颗草莓,很甜,比他吃过的都甜。他忽然想起外公外婆,眼底有些酸。海棠递过来一杯奶茶:“哥,你尝尝这个。”
    “我不喝,谢谢。”苏源冷淡地说。
    海棠撇嘴:“不喝拉倒。我自己喝两杯。”她拿了奶茶和苏振军说了声“我出去走走”,回房穿上一件外套,拿了把花伞就去了屋子外头的花园。雨已经停了,却还是雾蒙蒙的,海棠坐在秋千架上,一边喝奶茶一边听歌,很惬意。苏源本来要回屋看书,不经意间往窗外望去,看到了花园里路灯下随着音乐翩然起舞的海棠,她跳的舞蹈很现代,俏皮却又暧昧,如瀑的长发来回在后背拨动,像一朵旖旎的花。
    苏源扭过头,面无表情。
    海玉容回来的时候将近十一点,苏振军之前给她打了电话知道她回家具体时间,于是赶在之前给她做了热腾腾的饭菜。海玉容有些累,和苏振军相对而坐,不聊公事,反而是说着新闻里的民生话题,海玉容讨厌把工作带到家里,生意场上尔虞我诈属于工作时间,家庭需要温馨的氛围:“小源怎么样?”
    苏振军苦笑一声:“你别生气,小源性子不太好。”
    “就是自尊心作祟呗。”海玉容笑了笑,“我见得多了。”
    苏振军憨厚地笑,给她夹菜:“多吃点,你瘦了一些。”
    海玉容经过海棠的卧室,她还没有谁,仍然躺在床上玩手机:“棠棠,你眼睛还要不要了?我出门前你在玩手机,回来你还在玩。”
    海棠撇撇嘴放下自己的手机说道:“没意思嘛……”
    “你不和你的小伙伴们出去玩?”
    “程瑜出去约会了,没空。”
    海玉容叹口气:“要不我送你去你爸那天玩几天?你弟弟还说想你。”
    “想我还是想我陪他玩啊,他真的太皮了,叁天不打,上房揭瓦。”
    海玉容走到床边坐下温言说:“我听你叔叔说今天你和小源闹别扭了?”
    海棠大大方方地点头:“他不太理人,我一着急就哭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棠棠,你是妈妈的女儿,我妈妈会向着你但是不会偏心你。不过今天你表现得很好了,妈妈为你骄傲。”
    海棠抱了抱亲爱的妈妈,拍着胸脯骄傲地笑道:“当然啦,棠棠很优秀的嘛。”
    这一年过年早,过了元旦基本上没上几天学就放寒假了。海棠期末考试成绩还可以,海玉容不要求海棠名列前茅,只要能够均衡发展就行。海棠有点懒,没有把全部心思放在学习上,课余时间还在玩音乐,学画画,偶尔和朋友出去旅游度假。
    苏源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刻苦勤勉,海棠好像每次看到苏源,他不是闷在屋子里刷题就是刷题完从卧室出来休息一下准备进行第N轮刷题,海棠起初经常和他搭讪,但是苏源都是冷冰冰得,久而久之,海棠也就觉得累了。
    年前那几天,海棠在爸爸家里小住了几天,小弟正是熊孩子阶段,破坏力极强,不小心推倒了大花瓶砸到海棠,致使海棠左腿受伤,行动不便。海棠爸爸姚毅开车把海棠送回到海玉容家中,苏源正好下楼,看到一瘸一拐的海棠和爸爸说着再见,海玉容和苏振军都不在,请的家政阿姨也回家过年了。海棠劝说姚毅好久说自己没问题,姚毅才勉强放心离开。
    她回身,撞上苏源平静毫无波澜的目光。她有点狼狈,横了他一眼往前头跳,有点傻也有点可爱。苏源虽然平常表现出嫌恶的态度,但是此时不能坐视不管,上前一步,仍是那样不咸不淡的语气:“我扶你。”
    “不用,我自己可以。”海棠挥挥手,倒是让苏源有些意外。她蹦蹦跳跳上楼,费了半天劲还真的平安来到自己的房间。一头栽在床上,书包扔在地板,海棠长叹了口气,感慨自己年关难过,有点倒霉。不期然,苏源敲了敲门,海棠忙坐起身,结果没掌握好力度,脖子有点扭到。
    苏源看着海棠一手捂在颈子上痛苦纠结的表情,唇角偷偷扬起,那点笑意却又转瞬即逝。“我给你烧了热水。”他放下暖壶,站定在海棠面前漠然说着。
    “说实话,我想喝奶茶,不想喝水。”海棠笑道。
    苏源嘴上低低说了一句“麻烦”却还是下楼给她拿了一杯奶茶送来。
    她咬着吸管,笑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的苏源,然后轻快地说:“哥,你还是挺关心我的,看我受伤了也没有不管我。我以为你会落井下石呢。”
    “陌生人摔着了我也会扶。”苏源背过身,“我去写作业了。有事叫我。”
    海棠喊住他:“等一下。我给你带了礼物。”
    苏源习惯性说着:“不用了,谢谢。”
    海棠却恍若未闻,蹦跳到他跟前,把一只高档的包装好的钢笔给他看:“你写字爱用钢笔,喏,送你了。”
    那只钢笔应该是外国货,价格不菲,苏源用的都是市面上最老式的钢笔,用钢笔一个是为了练字,再一点就是钢笔水便宜,成本低。他只是看了一眼就说:“我说了不用了,谢谢你。”
    海棠没有再坚持,把钢笔按在怀中,语气微妙地说着:“不要的意思就是让我自己留着对不对?”
    他没做他想,淡淡“嗯”了一声。
    海棠笑起来,她的眼睛生的极美,安静的时候清凌凌的,温婉纯真,带着一丝柔弱无辜,调皮起来的时候又与生俱来带着狡黠的光,像是一只小狐狸。苏源有一瞬间沉浸在那双琥珀瞳仁中,仅有的清明消失殆尽,只听到她得意地说:“那是不是说明你其实转手又送给了我?”言罢,海棠忽然扑到他身上勾住他的颈子,在他颊边飞速地亲了一口,笑道:“哥,你挺好的。”
    --

章节目录

勾引合集:那些楚楚动人的第三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哈拉雷的小椰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哈拉雷的小椰粉并收藏勾引合集:那些楚楚动人的第三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