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第一次见到苏源是在一个冬季的下雨天,少年被海棠的继父领着来到家里。少年瘦瘦高高的,皮肤黝黑,抿紧唇,有些少年老成。只是他还是年纪小,故意装出来的老成在这富丽堂皇的屋子里很快就演变成拘谨与无措。
    苏源来自偏远的乡下,又不想被这里的人看轻。心里也是矛盾至极。
    海棠赤着脚从楼上跑下来,憨厚的继父看到海棠,露出温和带点讨好的笑容对海棠说:“棠棠,这是我儿子苏源。刚刚过来。”
    她的继父苏振军是个没什么文化从乡下打拼出来的男人,后来经人介绍成为妈妈的司机,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平生做出的最大胆的事就是喝多了之后吐露自己对海棠妈妈的爱意。事后臊得要去辞职,海棠妈妈笑了一个多钟头却没有接受他的辞呈。
    只是自此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却越来越近,到后来某一天,海棠听到妈妈海玉容试探着和她说:“棠棠,妈妈想要再婚,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海棠其实早就察觉到那个司机叔叔和妈妈的暧昧,妈妈很开心,她也同意,暗中观察了一下,除了没什么文化,人品很好,长得周正,待妈妈也温柔体贴,海棠没什么反对的。
    海棠的爸爸妈妈是联姻,没啥感情,唯一的纽带也就是海棠。结婚之后各自忙于自己的家族企业,每隔几年就闹离婚。不过离了婚,两人关系反倒融洽了一些。海棠五岁的时候,爸爸重组家庭,而妈妈一单身就这么多年。
    苏振军是倒插门女婿,前妻也姓苏,可惜过世得早,两人有个儿子寄养在外祖父母家里,他也希望能把儿子接回城里享受好的教育和生活,只是一直不好意思开口。最后还是海玉容察觉出他有心事,苏振军据实相告,海玉容没有意见,只要孩子没什么坏心思就好。
    于是这年冬天,苏振军过完元旦就去乡下把孩子接回来了。
    海棠看着那个内敛的少年,轻快地笑了一下打声招呼:“你好,我是海棠。”
    少年一身湿气,飞快地看了她一眼,只是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海棠鼓着嘴,心里有点不开心,不过也没当回事,转身又上楼去了。海玉容正好迎面走下楼梯,见到苏振军和苏源便欣然问候着:“回来了,这就是小源吗?快坐吧。外面冷,喝点热饮。”
    苏源头一次听见“热饮”两个字,一时没明白。海棠脚步一停,扭过头指着客厅小几上的热牛奶婉声说:“喏,那里是热牛奶,你快喝点吧。”言罢就消失在了楼上。
    苏源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苏振军碰了碰他胳膊指了一下海玉容催促说:“小源,叫阿姨,这是你海阿姨。”
    苏源抿紧唇,挣扎了好一会儿,才不情不愿地喊了声“阿姨”。
    苏振军听出里头的情绪,也只好和海玉容哈了哈腰。海玉容耸了下肩膀丝毫不在意,这种男孩子她也不是没见过。
    苏振军松了口气,领着苏源去客厅里喝牛奶:“牛奶好,长身体。”
    苏源却没有喝,只是小声说:“我想喝点热水。”
    海玉容正好烧了热水端来,温言道:“喏,当自己家就行。别拘束。”言罢她对苏振军道:“我今天公司临时有点事,过去一趟,晚上可能晚点回来,你在家陪陪小源。今天不用送我了。”
    苏振军忙道:“那你别太累,注意休息。我给你做上晚饭带着。”
    海玉容笑道:“回来你给我做成不?我要吃现成的。”苏振军手艺很好,也把海玉容的胃口养刁了,将家里的厨子辞退了一位,往常没啥事都是苏振军亲自下厨。
    苏振军送了海玉容出去,秘书和海玉容上车渐渐远去。
    海棠戴着耳机听歌,一边玩游戏,可惜玩了一会儿总是被人打死,干脆就扔到一边,仰躺在床上发呆。脑海里渐渐浮现出苏源严肃老成的样子,正好她也有点饿,便重新去了客厅,苏源正在厨房吃饭,想来是早上没顾得上吃早饭,来到这边已然饿了。
    海棠歪着头靠在门边,盯着他的身影好一会儿,少年精瘦,坐在桌子边脊背挺得笔直,很帅气。她脸上微微有些热,这才喊了他一声:“苏源。”
    苏源转过脸,瞧见海棠,怔了一下,旋而只是淡淡“诶”了下继续埋头吃饭。海棠撅起嘴巴,她生得袅娜纤弱,在班上都是男孩子围着她转,哪有他这样冷冷淡淡的。她是富家女,自然也有些脾气,当下赤着脚来打他面前坐下:“你记住我叫什么了吗?”
    苏源径自吃着饭,有些粗鲁,米饭就着绿菜叶子,没什么油水,又因为刚刚热好,乱糟糟的,看着有点恶心。
    海棠吃了闭门羹不死心:“谁给你做的饭啊?”
    苏源仍是吃饭。
    海棠气鼓鼓地站起身,气愤地说:“你这人,一点礼貌都没有。”她一生气、一着急,还没把别人怎么着,自己就先落下泪来。
    苏振军进来看到的就是儿子端着饭碗吃饭,而花容月貌的海棠却盈盈含泪,幽怨地望着苏源。苏振军愣了一下,怎么第一天海棠就和小源闹别扭,赶紧问道:“怎么了这是,小源,你是不是欺负棠棠了?”
    苏源筷子顿了一下,却没有开口。
    海棠扁着嘴和苏振军告状说:“叔叔,苏源不和我说话,不理我。”
    苏源放下筷子,安静坐着。他心里想,果然是那种大小姐,趾高气昂的。以后可能还要给他甩脸子,把他当下人。
    苏振军不得不对苏源说:“小源,不能这样,棠棠和你说话呢。”
    苏源自己拿着碗筷到洗漱台前清洗,背对着他们,不吭一声。
    海棠豆大的泪水如同珠子似的往下落,苏振军也觉得心疼,安慰着说:“叔叔一会儿替你训他。小源也是刚来,还不适应。棠棠,你别太生气。”
    海棠抹了抹眼角,她不想迁怒于别人,只是抽抽搭搭地说:“好吧。叔叔,我们中午吃什么?我有点饿了。”
    苏振军心里松了口气,忙道:“你去玩儿吧,我给你做你爱吃的一品豆腐。”
    海棠横了一眼依旧不看自己的苏源,到卧室去沙发上玩手机。
    苏振军叹口气,张望了一眼戴上耳机的海棠,阖上厨房的门,来到苏源身后责备道:“小源,你怎么这么对待棠棠?棠棠也没对你怎么样啊?你阿姨还特意给你准备了好些东西。”
    水流哗哗,苏源觉得浪费,拧小了些,心烦意乱得:“我不知道要说什么。”这句话有几分真,他和海棠是两个世界的人,怎么能有共同语言?
    “棠棠很好,你多和她相处就知道了。”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苏源冷淡地回道。
    “小源,爸爸接你过来是想让你享享福,你不要这样抗拒……”
    “那你怎么不把外公外婆也接来?”
    “他们岁数大了,也不爱来。爸爸给他们买了新房子,也雇佣了保姆……”
    苏源甩了甩手,冷笑一声,心中万千鄙夷和讽刺:“用的还是人家的钱。”
    苏振军脸上通红一片,过了许久才说道:“小源,你在这里也能上个好学校,对你有好处,爸爸也不想看着你受苦。”
    苏源抿着唇,半晌,侧过脸凝视着窗外阴沉的天气,吐出一句话:“可我一点都不想来。”
    苏振军不知道要说什么,他不是个会说话的人,老实巴交了一辈子,就这么做了一次大胆的事情,爱上了一辈子都高攀不起的女人。这些年在外头,他自知也亏待了苏源,默默注视着儿子单薄的背影,能做的也只是挽起袖子开始准备晚饭。
    苏源不想和苏振军待在一起,可是去了客厅又要看到海棠,他只好绕过沙发去到自己的卧室。他的卧室在二楼最头上,和海棠的卧室离得有点远。海棠摘了耳机,那个人经过她身边还是一言不发,讨厌鬼。海棠有些叛逆的心思,他不理自己,那自己就去烦他,于是赤着脚跑到他房间。
    苏振军提前给他收拾好,向阳的房间,窗明几净,这房间比他在外公外婆家里不知道好上多少倍,一时间竟不知道要做什么。
    海棠忽然开口问:“你几岁了啊?”
    苏源回眸,又是她,她的眼睛还有些泛红,脸颊因为屋里的暖气也泛着浅浅的樱色,因着皮肤白皙,更显得芙蓉如面柳如眉。她不喜欢穿鞋,就这么赤着脚满屋子乱跑。可是那双足也是圆润如玉雕,他不得不承认,海棠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孩子。“十七。”苏源淡淡地回答,旋而又扭过头兀自收拾行李。
    海棠看向床上,简单朴素的几件衣服,还有一些必需品,再无其他。她虽然也不是很喜欢什么奢侈品,穿的并没有多么名贵,但苏源那几件衣服实在是太拿不出手了。海棠走到屋里,心性一起,便顺手阖上门,坐到他床上,看着苏源身上那件薄薄的毛衣:“你的衣服好少。都冬天了,你也不怕冷?”
    “我要收拾东西。”麻烦你离开,苏源还是没有说出后面那五个字,只希望她能明白。
    海棠却像是听不懂,直接躺倒他床上,毛衣微微上卷,露出一截柔软白皙的腰肢。
    苏源匆匆别过眼:“你能不能起来?”
    “不能,这是我家。我想躺着躺着。”她嘟着小嘴,看向他的眼神有些小小的挑衅,可惜她生来娃娃脸,倒更像是撒娇的样子。
    这话戳在了苏源的心口上,的确,这是人家家里,他算什么,呵。于是他又秉持一贯的沉默,把东西一一摆好,整齐有方,不像海棠那么邋遢。然后他拿出寒假作业,将海棠视作无物,来到书桌前写作业。
    海棠翻个身,默默看着苏源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钢笔认真在作业本上来回验算。“你高叁了吗?”
    苏源没理她。
    海棠又问了一遍:“你是不是要考大学了?”
    苏源笔尖顿了顿,刚刚想好的解题方法被她打断,语气便有些嫌恶:“我要写作业,你可以不要打扰我嘛?”海棠撅起嘴,小声嘀咕着“倔脾气”,却还是不死心,干脆也搬了椅子坐到他身边,她身上带着沐浴露的花香,轻轻浅浅,却让苏源微微皱起眉头:“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我不说话成了吗?我是哑巴。”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下巴搁在手臂上看着苏源解题。可是她的目光不容忽视,苏源闭了闭眼只得侧过身看着海棠说:“我的态度你应该懂,干嘛还要这样?”
    “我妈说你算是我哥。我也很想要个哥哥,别人家的哥哥都会陪着妹妹玩,你会不会呢?”她有些期待地看着苏源。爸爸再婚生了个儿子,皮得很,都得她陪着小孩儿玩,还没有哥哥姐姐带着她玩儿。
    “我和你不是兄妹。”苏源冷冷地开口。
    海棠抿着唇瓣,这个人油盐不进:“就是兄妹,你爸爸也是我后爸啊。你就是我哥啊。”χyǔsんǔщ℮ℕ.cΘм(xyushuwen.com)
    “那可真是叁生有幸您这样的富家女喊我一声哥哥。”苏源轻蔑地看着海棠,迅速起身,打开门又不知道去了哪里。
    哥哥有个娃娃亲女友
    --

章节目录

勾引合集:那些楚楚动人的第三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哈拉雷的小椰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哈拉雷的小椰粉并收藏勾引合集:那些楚楚动人的第三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