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即,郑清就醒悟过来,辛胖子并不知道自己与波塞冬的关系。
    他只是习惯性的用了形容学校里宠物与饲主们之间关系的词——许多年轻巫师把自己的宠物叫做儿子或者女儿,这在老派巫师们看来纯属胡闹。
    “波塞冬是个小姑娘!”年轻公费生一把捞起地上活蹦乱跳的小狐狸,恼火而又如释重负的纠正了胖子的谬误。
    “没见过这么野的小丫头。”辛胖子摇摇头,把手指举到一群灯火虫下,仔细打量着上面细密的牙印后,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没破皮。”
    波塞冬把尾巴搭在郑清脖子上,冲着胖子就是一通唧唧唧,即便听不懂狐狸语,只消看那模样,就知道小狐狸在痛骂胖子。
    郑清略感心累揉了揉小狐狸的耳朵,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旁边的胖子。
    要不要干脆把波塞冬的身世告诉几位同伴?每次面对这种问题时都让人心惊胆战,次数多了,不仅心脏受不了,连寿命郑清感觉都会被削减了不少。
    但立刻,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上学期班上同学们面对苏大议员时的狂热历历在目,以至于郑清脑海中那个念头刚刚萌出一个鲜嫩的小芽,就被他连根拔起,丢进沸腾的脑浆里煮的通熟。
    “呶,给你!”
    旁边,辛胖子递给郑清一盒新的鸡米花,鄙夷的看着年轻公费生:“俗话说穷儿富女,女孩子家要富养的……你这样养波塞冬,它以后被人用鸡腿拐走怎么办?”
    凉拌。
    郑清面无表情的接过那盒鸡米花,心底无声的回应着,先给自己嘴里塞了几颗,然后才低头看向怀里的小狐狸。
    这小东西只是喜欢抢别人美食的过程,并不是真的喜欢胖子手中那两粒鸡米花。
    况且,他很怀疑有谁能从苏大议员的监护下偷偷拐走小狐狸,也很怀疑这小东西是不是真的会被鸡腿之类的蠢物拐走。
    比起美味,它更喜欢随心所欲的玩儿。
    果然,当郑清把鸡米花放手心举到波塞冬鼻子底下后,小狐狸只是随意的叨了一两粒,意思了一下,就重新开始在男巫怀里挣扎起来,全无之前垂涎欲滴的模样。
    “各位同学请注意!”
    “开学典礼将在十五分钟后正式举行,请同学们各就位。典礼期间禁止随意穿行、追逐、打闹;有未着院袍的同学……”
    攀附在廊柱、围栏上的喇叭花中传来清晰而洪亮的声音,将第一大厅内的嘈杂轻易压了下去。
    整座大厅都回荡着喇叭花们的嗡嗡声,震得人指尖发麻。
    就在这时。
    一只青色的纸鹤拍打着翅膀,轻盈的掠过一根根高大的廊柱,穿梭于人潮涌动的第一大厅。
    它机敏的躲过几只乌鸦与鸽子的追逐,灵活的闪避着天花板垂落的一根根藤蔓,无视藤蔓上密密麻麻的灯火虫,自始至终都沿着信纸上咒式锁定的气息而去。
    直到大厅二层的一个角落。
    纸鹤稍稍放缓速度,左右逡巡片刻,最终在拥挤的身影中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一位抱着狐狸,穿着红色长袍的二年级老生。
    然后它敛起翅膀,愉快的向男巫肩膀上落去。
    “咚咚,别闹!”
    郑清抬手按住了昂起脑袋的小狐狸,把它重新塞回怀里,然后一把抓住肩膀上那只纸鹤,一边单手熟练的将其展开,一边低声咕哝了一句:“算你运气好……”
    几秒钟前,这只好运的纸鹤差点被小狐狸一爪子抓碎。天知道波塞冬为什么会有那么旺盛的精力,几乎没有一刻让人放松。
    小狐狸不满的唧唧着,扬起蓬松的大尾巴,遮住了男巫的视线。郑清不得不又浪费了一秒钟拨开那只倔强的尾巴,才终于看到了纸鹤想要传递的讯息。
    然后他惊讶的睁大眼睛,愣在了原地。
    “猎队的事情?”
    辛胖子瞅见郑清的脸色,好奇的往这边凑了凑:“是想收购宥罪,还是想加入宥罪?我说你要不要在校报上发个豆腐块,声明一下猎队不卖,今年不招新?免得一天天被这些纸鹤骚扰,没完没了。”
    “跟猎队没关系。”郑清向后退了一步,躲开那张胖乎乎的大脸,含糊道:“是私人事情……私人的。”
    胖巫师愣了一秒,悄悄向后瞥了一眼。
    蒋玉正低头记录着什么,翠绿色的羽毛笔在记事板上欢快起伏,像一只低头啄食的小鸟。李萌同学抱着一根栏柱,无聊的与上面的浮雕聊着天,她的肩膀上,鸽子小白敛起翅膀缩着脖子眯了眼,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盹。
    辛胖子收回目光,重新看向郑清,露出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压低声音:“……班长就在那边,你还有啥其他私人的事情?你真的脚踏四五条船?还有谁?”
    小狐狸在郑清怀里笑的直打跌,连尾巴都甩不起来,软软的耷了下去。
    郑清则勃然大怒。
    “滚一边去!”他一把推开胖巫师,低声咒骂道:“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除了男女之外,你脑子就想不到其他私人的事情了吗?”
    胖巫师唾面自干,丝毫没有被骂后的恼火,反而一手插在腋下,一手捏着下巴,露出一丝深思。
    半晌,他点点头:“很多,比如去校医院消个痔疮,割个包皮,再比如从林子里捡了一包别人丢的草药,昧了之后悄悄去流浪吧出手……还有找了个情人去酒馆约会,等一下,找情人也属于男女关系吧?”
    郑清无力的看了胖子一眼,一把捂住小狐狸的耳朵,思索半晌,都不知道该如何评论胖子这一番‘高论’。
    最终,年轻的公费生只是深深叹了一口气。
    “我有事需要出去一趟。”他瞥了一眼楼下渐渐秩序与安静的场面,低声道。
    “现在?”胖子惊讶的环顾左右:“典礼马上开始了!你想被纠察队的人扣分吗?你身上可还有留校察看呢!”
    “我去去就来,有事及时通知。”郑清略显不耐的摆摆手,最终只是简单的留了这么一句话,便转身离开这个角落,向楼下走去。

章节目录

猎妖高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郑重骑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郑重骑士并收藏猎妖高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