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只有一个。”
    “是什么?”
    “对我进行敲诈!而且是永无止境的那种!”
    郑丽婉震惊了。
    “那怎么可能?这天下间真有这种人吗?他们不怕被万民唾弃吗?”
    这么说他们的用心真是险恶,这还是人吗?这种行为令人厌恶!
    “怎么会怕?怕就不会这么干了!他们现在要搞臭我,让百姓们对我误解,而接下来,他们会狮子大开口!如果我不听从的话,那么他们就会变本加厉!”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歹毒的存在?”
    郑丽婉充满了不可置信。
    她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她不相信人心险恶。
    世间不是应该美好的吗?
    但在李愔看来,一样米养百样人。
    一个社会出的人各种各样。
    只不过这一次是谁的主意。
    这个得弄明白才是。
    如果是张亮指使的话,那他自然会让他从这个世上消失。
    如果不是,那就要各个击破。
    随后,他便查了一下。
    这一查,竟然不能查出是谁指使的,看来,这次的事情是突发的。
    所以,他得一步步来才是。
    “歹毒的人多了去,社会百态就是这样。习惯就好!但是,未来的大唐不会出现这样的人了!”
    李愔想起了自己所在的未来,各种各样的负面新闻,各式各样的人,做出了各种令人不解的事。
    他也习以为常了。
    所以,不管在哪里,都要多留个心眼。
    这次的事,他一定要想好解决方案!
    “这……我还是不相信这是真的!”
    郑丽婉从小接受的教育告诉她,人性本善。没有人会这么干!
    可当她话刚落音的时候。
    却有人走了进来。
    是朱山。
    “先生,刚才有个老人送了一封信过来,说要让您看看。我想问清原因,可是他缺跑了!”
    老人送信?
    这是怎么呢?
    这是什么操作。
    朱山话一说完,便将信呈了上来。
    这一呈便看到了李愔手中的册子,此时正翻到了十分刺激的一页。
    这一看,直接看呆了。
    “你想看?给你看!”
    “谢先生!”
    李愔随后便将小说给了他,而他则是拿起信件,一张开。
    看了一眼,便笑了。
    “哼,果然不出我所料!”
    郑丽婉好奇的走了过来。
    “先生,这信上写了什么?”
    “你自己看看!”
    郑丽婉接过信件一看,整个人直接惊呆了。
    “这……对方也太狠了吧!开口就要一个亿!”
    原来这信上写的,与李愔猜的是一样了。
    对方就是要敲诈。
    上边还说了,如果不将钱送到指定位置的话,那么明天就让他知道,什么叫绝望!
    同时还提到了小说的事。
    如此一来,郑丽婉彻底的相信了李愔的话。
    开口一个亿,他们怎么不去死!
    “先生,那我们怎么办?”
    她问道。
    李愔也在想着怎么办。
    朱山却在一边看着书入了神。
    他看得十分认真。
    这该死的代入感,看着看着,他竟然脸上开始燥红起来。
    如此一来,令李愔十分无语,现在是公共场合。
    看个书都能这样。
    古人对于这方面的教育还是少了一些。
    亏朱山还是娶过老婆的。
    正在李愔思考之间,纪如雪与苏玫、武翊三人进来了。
    她们手中各拿着一本小说。
    “先生,纺间流传着写您的小说,且内容十分不堪入目!这小说是有人送到我那里的!我寻思着事情不妙,所以拿过来给先生看看!”
    纪如雪先是说道。
    接着是苏玫。
    “是啊,这些人的文笔实在是太过于污秽,简直是枉为读书人!这写得是什么,也有人送了一本给我!我看了一点,简直太丧心病狂了!”
    说完她的脸一红。
    明显的不止看了一些。
    武翊更是气呼呼的说:“还将我写成先生的奴隶,这些人太气人人了。我真不想看这本书!气死我了!”
    其实,当三女进来的时候,看到了郑丽婉也在场。
    她们各拿着一本书。
    看书的样式就知道是什么了。
    李愔顿时明白了。
    她们四个人一人一本,都是写着她们与自己的事。那么就是说,写书的不止一个?真是这样就好玩了。
    同时,这些女人她们也不允许将李愔写成这样。全部写成了负面形象!
    于是,都来了。
    这一来,便看到了郑丽婉也在。
    同时朱山手中拿着一本一样的书也在那里看着。
    这是怎么呢?
    这令大家有一点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一样。
    “你们来得正好,我正想办法处理这一件事!”
    李愔说道。
    接着那郑丽婉拿着那封信交给了纪如雪。
    “这是对方写的信,他们要一亿两作为交换,否则他们会一直写下去。这些人太可恶了。竟然干出如此下作的事!”
    郑丽婉十分七分的说。
    而纪如雪三人则是拿着信一看。
    这一看,三人差点破口大骂。
    如果不是李愔在这里,她们需要保持一些矜持,那么她们早就骂了声来了。
    她们也在猜测,这对方是谁。
    纪如雪问:“可知道他们是谁?”
    郑丽婉说道:“这些人与一个叫张亮的人关系十分之深,至于他们真实的身份却是无从而知!”
    “张亮?可是相州长史的张亮?”
    武翊问道。
    “便是,就是他!此前,陛下召他入长安,而最近在民间有这么一些人,尊他为父,而这些东西,据我所知,那就是这些人的作品。”
    郑丽婉将自己知道的事都说了出来。
    惹得三人是气得不行。
    “太可恶了,怎么会这样的人!?”
    苏玫说道。
    “现在可有办法?”
    武翊又问。
    “现在先生正在想办法对付他们!”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苏玫问。
    纪如雪则道:“我们听听先生的意思。”
    “这事要快,不然的话,他们还会再出品这样的书,要知道,这一本书才卖一文钱,这些纸张的价格都不止于一文,所以这些人是故意的!”
    郑丽婉这么说道。
    此时,四个女人都将目光汇聚于李愔身上。
    而这时,朱山也不敢再看书了,而是将书合上,直挺挺的站在边上,听侯安排。

章节目录

大唐第一逆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存不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存不易并收藏大唐第一逆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