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瓷杯上的裂纹一点一点增多,“啪”的一声清脆,瓷片飞溅落在顾轻轻的脚边。
    ‘滴答,滴答’是液体滴落的声音。
    “哈啊!姐姐,你的手!”顾清雅抓住那只被陶瓷划伤的秀手,鲜红的血液刺痛人的眼球。
    “姐姐,我去找医生给你包扎一下!”她声音有一丝发颤。
    “清雅,我没事,姐姐去洗洗就好了,我顺便去洗个澡,你要是累的话就躺在床上睡会吧。”顾轻轻泛白的小脸扯出一抹笑意,示意妹妹安心。
    她神情紧张的走进卫生间,抬起头目光沉重的看着镜中的自己,脑中一直闪现慕子轩,慕子轩,慕子轩这个清冷孤傲的男人。
    久而久之,镜子里面的人竟然变成慕子轩那张清冷俊逸的脸。
    “轻轻,三年后,我会是k国的商业霸主,到那时,你就是万人瞩目的第一夫人,是我慕子轩最爱的妻子!轻轻,你等我回来娶你。”
    他决定的事情,就一定能做到,三年了,他终于回来了。
    顾轻轻把手贴在镜面上下抹拭,猩红的血液染红镜面,那个熟悉的身影也随之消失。
    她垂头迅速把水龙头开到最大流,在水声的掩盖下,顾轻轻终于忍不住痛哭起来,口中不断道歉。
    “子轩,三年太久了,我终是没等到你,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温润的嗓音从背后传出。
    顾轻轻吓了一跳骤然转身,进来的竟然是程楚然!
    男人换了一身高挑的深色西装,他锁上门,走到顾轻轻的身后,左手环住杨柳腰,右手握起那只满是红血的小手,眉头拧起。
    “怎么不叫医生包扎下?”他心疼,又不忍责怪。
    然后从口袋里掏出纱布和创口贴给怀里难得安静的女人包扎伤口。
    怪不得顾清雅叫他记得拿包扎用品再过来。
    “谢谢老师,我好多了。”顾轻轻扒开男人放在腰间的手,转过身来面对他。
    又看了眼被包扎过的手,遂而又道:“老师,如果没什么事,你可以先走了。”
    “呵~逐客令。”
    程楚然冷笑,右手的大拇指恰巧在包扎时蹭到一点鲜血,他抬手放在唇前,伸出红舌舔舐,眼眸满是情迷。
    “老师,我妹妹就在外面,我老公一会就该回来了!”顾轻轻出言警告他,浑圆的小翘臀紧贴在冰冷的洗手台台面上。
    发红的眼睛像是小兔,在程楚然眼里,她越是这样,他就越想把她压在身下狠狠欺负,然后再温柔的亲她的小嘴儿,给予她安慰。
    不盈一握的小腰被结实的臂膀拦腰抱到大理石台面,两只小手按在男人双肩上,不叫他进一步的攻击。
    “老师,老师求求你,不要这样对轻轻。”身子后躲,脊背贴在赤红的镜面上。
    娇躯即便是缩弓,但那两坨雪白高峰依旧傲然挺立。
    “怎么对你,不要这样对你吗?”
    男人的大手一把揪住单薄的蓝白条病号服,从高耸部位向两旁一扯,顿时一对软弹白皙的大奶兔跃然而出。
    ps:着急,怎么还没写到妹妹和姐姐同被操呢qǔyǔsんǔωǔ.cōм(quyushuwu.com)
    --

章节目录

勾引姐夫(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夏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天并收藏勾引姐夫(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