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后,就是赵忠出来宣读。他宣读的东西,是有关王爵的。黄巾之乱神州内不少王爵流离失所,甚至被俘虏。可在黄巾之乱后,他们都被解救了出来。在这一点上,张角其实做的并不如某些人的意愿。
    按照道理,应该是黄巾军诛杀那些王爵全家,然后龙廷收缴回爵位封地,那样才符合某些人的胃口。可惜没有!
    而后,就是刘氏宗族的宗老出来讲话。
    作为代表者,赫然就是年纪和辈分都颇大的刘虞。
    刘虞宣读的,无非就是让王爵们重新返回封地,安稳生活(等死)的话。
    整个过程,繁杂而公式化。
    搞完这些表面功夫后,就是正菜了。
    “哒哒哒!”张让手持一张圣旨,缓缓来到阶梯前宣读:
    “光和七年(184年)元月,天下大旱,张角反乱,高举反旗,妖言惑众,霍乱八州,诸王颠沛,千官流离,万民遭杀,海内鼎沸。帝思果决,秉万民之志,承苍天之意,封节梁柱,募天下强兵,北左右三中郎将奉命征讨黄巾贼,诸多义军如春笋而起,挽救天下万民。
    贼首张角张宝张梁率众冲击神都,帝亲临城下,独断万古,祭天命之身,以一己之能力压百万黄巾,挽大厦于将倾之际,功勋彪炳。今,南方已定,北方亦清,诸多功勋汇聚于神都。
    大汉有陛下而幸!天下有陛下而兴!大汉有诸位英雄而定!毕!”
    张让一通宣读,把黄巾之乱大概地过了一遍。不过其中更多是称赞刘宏的功勋。
    也确实,这次黄巾之乱,因为各种变故,造就了刘宏之名!
    天命之言,仍然在天下百姓口中相传!
    张让宣读完毕后,林牧等人都微微一震。来了,接下来就是封赏了。看看汉帝刘宏如何封赏,看看那些大臣如何争论。
    “皇甫嵩、朱儁、卢植、董卓……林牧……公孙瓒……”之后,张让开始念了一大串的名字,让他们出列。
    “诸位,本次清剿黄巾军,诛灭太平道,涌现了不少义军英雄,当然,功首者还是三位中郎将。他们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乃国柱也!”汉帝刘宏沉声道。
    望着下面一个个魁梧高大的身影,刘宏脸上全是满意之色。
    这些人的资质天赋、身体素质、军事谋略等等都非常好,乃人杰也。大汉有这些人在,就不会衰落!!
    “爱卿们,此次平乱,左中郎将皇甫嵩南征北伐,功勋居首,可有异议?!”刘宏一脸我很民主的模样问道。
    三公九卿们闻言,都脸色一凝,自从上次大肆提拔异人开始,您老人家可是独断朝纲,现在问这个问题,是不是做作了啊!
    不过众人都没有说什么。
    “皇甫嵩中郎将之功,当得首位!”袁逢等人都出声道。
    皇甫嵩的功劳,他们不会说什么,也不能说什么。
    至于荆州的某些士族暗中发来的那些弹劾奏折,只是芥藓之疾,根本撼动不了什么。
    “既然如此。那传朕令,任皇甫嵩为【车骑将军】,领冀州刺史!”刘宏沉声道。
    两个名词一出,不少粗重的呼吸声回荡在人群中。
    【车骑将军】可是二品大员,镇国级将军,统御天下兵马。
    而冀州刺史,又是一大官,特别是近年来刺史之职越来越像州牧,其位更是重中之重!无数人趋之若鹜!
    “冀州经过太平道黄巾军的肆虐祸害,已经多月没有农耕劳作,百姓苦久矣,需得力人才去重建恢复,皇甫爱卿,你再次临危受命,可愿意?”
    “臣领命!!”皇甫嵩马上躬身应道。
    “不过,臣斗胆在此向陛下请命,免除冀州百姓一年的税赋!!”皇甫嵩铿锵有力道。
    “准!!”刘宏没有考虑,直接准许了。
    “皇甫爱卿军略入神,又爱民如子,大义也!朕封你为槐里侯!!”刘宏又凝声道。
    封侯?!!众人闻言,又是脸色一变。
    槐里侯可是县侯!!乃司隶右扶风的治所槐里城!那可是大城池!
    羡慕嫉妒恨等等情绪,萦绕在其他官员心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宗亲队伍中,一个熟悉的人影走了出来。
    “陛下,微臣有一言。”人影行了一礼凝声道。
    “哦……刘焉宗老有何话要说?”刘宏眉头一挑道。
    原来站出来的竟是汉室宗亲刘焉!
    而在刘焉出列说话时,几个官员脸上都浮现着奇异的脸色,那个计划开始了!!!
    “陛下,冀州乃是此次黄巾之乱的核心之地,百姓深受太平道毒害,而冀州又是我们大汉的重要大州,给朝廷输送无数粮草资源,我们需要下重典方可恢复冀州之力。”
    “所以臣斗胆建议陛下封赏皇甫嵩车骑将军为冀州牧,统领冀州的军政大权,一举恢复冀州秩序和民生。”刘焉一脸诚恳的模样道。
    “什么?州牧??!!不行!!不行!!”刘焉此言一出,诸多官员出声反对。
    “陛下,军权政权合一的州牧一职,乃是一种隐患。它成为凌驾于各县令郡守甚至刺史之上的官员。州牧可以自行掌控一方的财政赋税乃至招兵买马等各项事务,容易滋生祸患,绝对不可啊!陛下!!”一个官员走出来,跪拜在地高呼道。
    在场的官员中,都没有行跪拜之礼,而他这般做,是表示他强烈反对刘焉之言。
    刘焉听到那些反对之语,嘴角抽了抽。玛德,又不是老子当州牧,只是举荐而已!若他要自己当,不知道要经历多少阻挠呢!!
    幸好计划是先让皇甫嵩开路,再谋后事!
    人群中的林牧,听到刘焉之言,浑身一震。州牧之害,竟然又提前了!!
    根据林牧所知,皇甫嵩当冀州州牧,是在西凉之乱中朝廷军队被打得节节败退时刘焉提出来的,因为冀州可是输送战略物资的大州,若不能及时恢复,局势会非常艰难!
    当然,那些东西有很多都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是某些人想要推出州牧制度!彻底分割龙廷的权柄!
    对于这个制度,林牧等领主玩家是赞成的,因为它是加快汉庭崩溃的重要原因之一!
    “羊续,吾之言乃是为冀州好,为大汉好,何来祸患之说!!”刘焉指着那个跪拜在地的官员喝道。原来跪拜者,就是大将军府的官吏。
    其实,站在首位的大将军何进,对刘焉之言更是持反对态度的,因为州牧可是硬生生从他手中抢权利,抢钱!!故而他使眼色羊续等人站出来反对。
    “陛下!州牧制度,不可轻启用!慎重慎重!!”荀彧也站出来劝阻。

章节目录

三国神话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永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永牧并收藏三国神话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