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青湖让韩谦知道了什么叫做美好,什么叫做享受,韩谦也尊重蔡青湖的决定,没有去突破那最后一道防线,随后蔡青湖在韩谦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男人的嘴也是可以用的。
    相公和娘子没羞没臊的探讨着夫妻夜话。
    韩谦临睡之前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后半夜的一点钟了。
    次日醒来的时候韩谦感觉全身都很疲惫,看着精神状态很饱满的蔡大娘子,韩谦无声的叹了口气,果然男人是经不起折腾的,韩谦问蔡青湖要不要回家一趟,后者摇了摇头。
    “那房子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而且很久没回去了,估计都已经落灰了,相公!你在滨海市没有买房的打算么?我看上了季两套,要不买下来挂你名字下面呗。”
    韩谦轻声笑道。
    “我这算不算是被包养了?”
    蔡青湖歪头思考了几秒钟,轻声道。
    “我想包养你,可你也不接受呀,其实这哪有什么包养不包养的呀,我喜欢你,我的脑海里就只有你,什么事情都想着你,最近小萝卜丝说我是恋爱脑,有了你之后什么事情都不想,满脑子都是和你情情爱爱。”
    韩谦想了想,柔声道。
    “我感觉这样挺好,最起码我心里比较舒服,你的工作我帮不上任何忙,如果在滨海市还行,省里的衙门口儿我连门槛都迈步进去。”
    蔡青湖小声嘀咕。
    “如果昨天你和赵家人能好好沟通···算了,回滨海吧,我也不太喜欢赵老虎这个人。”
    ·········
    滨海市,八区的小巷子的深处一家十分偏僻ktv的地下室,乌烟瘴气的足有百十来号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穿着破烂的工人,衣装华丽的公司白领。
    老子各行各业不同的人,他们的面色神情却是无比的相似,盯着桌上荷官手中的骰子,有人大喜,有人大悲。
    在这个没有任何经营许可的地下赌场,他们不在乎环境,不在乎同桌的人是谁,看重的只有桌上的那些筹码,在这里没有人敢作弊,赢的钱也不像电视中所说的不能带走。
    这里对他们安全保证做到了极限。
    涂骁的底盘谁敢去捣乱?
    人群中有一穿着西装,头发凌乱的男人,面色苍白,眼睛中带着血丝,死死的盯着桌上的筹码,当荷官打开筛盅,这个男人仰头大笑,弯腰把桌上的筹码全部揽入怀中。
    荷官轻声笑道。
    “恭喜唐先生。”
    唐威已经在这里玩了两天了,他偶然间知道的这个地方,原本只想来碰碰运气,没想到手气特别特别的顺,唐威想着是不是情场失意,赌场得意。
    两天时间他赢了十三万,突然而来的暴富让他已经不再纠结选择柳笙歌还是林纵横了,只要在这里能赚钱还管什么柳公子,林少爷?
    又是一次大丰收,唐威已经显得有些不在满足了,询问有没有能玩的稍微大一些,这一局千八百块钱的来的太慢了,唐威不断催促这让荷官快些开牌,慢慢的,他面前的筹码越来越多,内心的欲望也越来越重。
    有了钱,弄死韩谦之后,杨岚就没有靠山了,脑海里出现杨岚的身影,唐威的心跳有些加速,几年没见,这个女人更加出落动人了。
    唐威站起身走向赌场伸出的那一扇门,在这里玩了两天,对赌场也有了一些了解,赌场最外面是麻将牌九,中间是骰子搏大小,也是最快的,但是!这里所有人都知道最里面这个门后才是真正输赢的地方。
    唐威走上前,门口的两个黑衣人核对了他手中的筹码,随后带着唐威走进房间。
    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五个人和一个荷官。
    玩的是扑克,桌上堆满了筹码。
    几人转过头看了一眼唐威,随后一人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
    “正好有人来了,我这也没剩多少了!你们玩,我先走了。”
    唐威大大咧咧的坐在空位,拿出烟放在桌上催促着让荷官快些发牌,其余三男一女对唐威的出现没任何波动,正常玩牌,只不过扔出去的筹码越来越多了。
    慢慢的,唐威面前的筹码堆积如山,那个女人已经输光了筹码起身离开了房间,唐威见此叼着烟淡淡道。
    “快点喊人,我赶时间。”
    女人出门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上钩了】
    短信发出,此时身在八区的高履行对着身边的两个年轻人轻声道。
    “去吧,到你们两个表现的机会了,赢了多少钱算你们的,至于输了,呵~”
    两个年轻人躬身行礼,随后大步离开房间。
    高履行没想到这个唐威竟然会这么蠢,这么明显的圈套他都看不出来?柳笙歌怎么会选择这个家伙来替代自己呢?难道说这脑子还在监狱里面,至今还没跟上节奏?
    端着咖啡,看着坐在对面的涂骁,高履行淡淡道。
    “借出去的钱你能要的回来?”
    涂骁抬起头看了一眼高履行,没有开口。
    赌场中,赌局再一次开始,唐威认为自己的运气还在,根本没把桌上的几人放在眼中,就算是输也不过输个千百块钱,可随着金钱小额流出,手里的牌根本没办法跟注,唐威感觉到了不对,抬起头皱眉沉声道。
    “换牌!”
    荷官解释说每一次都是用的新牌,唐威皱眉再道。
    “换位置。”
    众人没什么意见,赌局继续开始,可换了位置之后唐威不仅没有停止输钱,手里的牌越来越烂,在他推出手里最后一些筹码的时候,他翻盘了,唐威明白了,有胆子才能赢钱。
    随后扔出的筹码越来越多,赢得也越来越多,慢慢的唐威已经不再计算对方手里的牌,每一次都是推出大半的筹码将对方吓退,哪怕手里的牌很烂。
    他似乎找到了财富密码,当他认为这个办法可行的时候,几人也知道唐威上当了,不在唯唯诺诺,纷纷拿出了真本事,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唐威手中的筹码输的干净。
    唐威没有上头,起身离开房间,出门拿钱兑换筹码继续去玩骰子,赢了钱之后在回房间。
    五六个小时的时间里,唐威已经来来回回进出这个房间很多次了,在外面赢,在房间里面输,唐威也感觉出来几分不对劲,玩起骰子之后不再进入那个房间。
    可玩起骰子他也开始输,筹码一次一次的兑换,然后一次一次的消失让唐威有些急了,转头看向那小房间的门,唐威深吸了一口气,兑换筹码然后再一次进入房间。
    这一次唐威出来的很慢,足足两个小时,他出来了,垂头丧气,这一次他输的干干净净,每一次都差一点点,唐威很不甘心,他拿出了手里的银行卡再一次去兑换筹码了。
    这一次他同样输的很惨,离开了赌场来到八区一家简陋的面馆,心里越想越不甘心,他明明是可以赢得,只要不进入那个房间就不会输的。
    可现在他连一百的筹码都没办法兑换了。
    唐威深吸了一口气,拿出手机随意的看着,这时候店里走进来一个年轻人,手里拿着名片放在零零散散的几位顾客的桌上,名片放在唐威的面前。
    无抵押贷款,只需要一张身份证登记。
    唐威没放在心上,出碗面走出门看着兜里的零钱,在看一眼让他大起大落的赌场,唐威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走了进去,这次不为赢钱,只要回本就好,再不济赢了几千块钱也总比输的干净的好。
    走进赌场,唐威拿出了手表兑换筹码,可这一次他再次输的干干净净,钱没了,手表也没了,唐威越发的不甘心了,站在兑换筹码的吧台,唐威握着手里的车钥匙在纠结。
    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巴掌,唐威转身看到的是那个发贷款名片的男人,唐威皱眉道。
    “有事儿?”
    男人轻声笑道。
    “我找人只有两件事,要么给钱,要么讨债,先生我看你的状态不建议你在玩下去了,另外这个赌场的利息很高,我个人也不介意您在这里借钱。”
    唐威甩开男人的胳膊,皱眉道。
    “不在这里借钱你借我?”
    男人轻声道。
    “可以,我见过在这里拿着走的人,也见过倾家荡产的人,如果先生需要,我可以给你拿两万的筹码,并且不计利息,赢了钱归还本金就好。”
    说话间男人走到吧台拿出两万现金兑换了筹码递给唐威,唐威看着男人手里的筹码,又看了一眼身后赌场,他接受了。
    如果输了,这个钱他不会去还,反正他现在一无所有,拿着筹码再次走进了赌场,男人看着唐威的背景,随后拿出十几沓现金递给前台小姐,兑换了筹码撞在了皮包中也走进了赌场。
    很快,唐威的两万输了精光,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借钱的男人出现在身边又递给了他一摞筹码,并轻声道。
    “两万,不计利息,赢了算你的,输了这四万算我的。”

章节目录

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啊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啊欢并收藏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