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管家闻言不由得一愣,目光中满是愕然,然后恭敬的退下。
    要知道他已经有五十年不曾亲自出手,平日里只是监督着家族中的事情,类似于提前进入了养老的状态。
    此时竟然叫自己亲自出手,那必然是了不得的大事。
    退下马车,来到后车之后,老管事看着手中图谱,不由得眼神中露出一抹骇然,然后猛地将图谱闭合,谨慎的牛皮纸包裹起来,然后贴身装好。
    这等事情一旦传出去,公输家必定会与武家不惜一切代价,不死不休战斗到底。
    武家数百年底蕴,想要办此事并不难。
    不过三五日的功夫,图谱就已经刊印完毕,然后装订成册,夹杂在普通的书册内,运输至天下各州。
    没有在书店中售卖,而是在街头小贩,与金瓶梅等妖艳的小说混合在一起,当做是读本出售。
    只是这世上识货的人并不少,那书籍上描述的加持神兵的办法实在是太过于神异。符文线路、关窍俱都是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丝毫不像是作假。
    有铁匠看了之后,竟然不由自主的去尝试了一番,然后结果居然成真了。
    纸包不住火,然后天下轰动。
    等到公输家反应过来,那十万册书籍已经尽数卖了出去,那小贩也不知所踪。而那公输家的秘术
    ,更是被人不断翻版盗版,近乎于江湖人手一份。
    江湖轰动,公输家无力回天。
    洛阳城
    城外一座十八层高的铁楼上,各种铸造铁器的声音响起,整座铁楼散发着灼灼之气,扭动空气,犹若是一只烧红的烙铁。
    一道道人影不断在铁楼内进出,叮叮当当作响,打造着各种神兵利器,淬炼着铁精。
    那十八层铁楼接引魔法元素,天地间的一道道魔力被牵引而来,地下的暗火也是升空而起,滔滔不绝的向着宝塔烧了过来,与那魔法之力不断中和,淬炼着铁楼。
    “巨子!巨子!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就在此时,只听门外传来一道惊慌失措的呼喊,一人跌跌撞撞的自远处奔来,闯入了铁楼之内。
    在铁楼下的负十八层密室内,空旷的密室内有一口古井,古井内流淌的不是水,而是滚烫的岩浆。
    在那古井旁,放着打铁用的十八班工具,此时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手中拿着铁锤,坦胸露乳的站在那里,不断锤锻着手中的铁精。
    老者身上长满了肌肉块,那一条条肌肉犹若是一只只须发皆张的大龙一般,不断随着老者的敲击变得狂躁,张牙舞爪迸射出一股股强大的力量。
    “巨子!不好了!不好了!”
    楼上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却见墨家的长老脚步飞快,自楼上赶了下来,一路径直闯入这地下十八层密室。
    才推开门,一股热浪铺面,那长老逼得快速后退,然后飞速将铁门关上,隔着门焦急的喊了句:
    “巨子,出大事了,您快出来啊。”
    “大事?什么大事?”巨子眉毛一挑,在密室内不紧不慢的打着兵器:“祖师爷曾经有训,锻造神兵利器之时,必须心无旁骛,任何事情不得惊扰。你也是我公输家的大长老,难道都忘记祖师爷定下的规矩了吗?”
    “可是巨子,真的是天大……”那长老要解释。
    “住口!”巨子一声呵斥,震得铁门嗡嗡作响:“休得胡言乱语乱我心智,天塌不下来。等我锻造完兵器在说。”
    巨子说完话后继续锻造着手中的长刀。
    门外长老此时听到巨子呵斥,不敢继续开口叨扰,心中反而升起一股敬佩:“不愧是我公输家巨子,带领我公输家走向更辉煌的人物,就是这副天塌不惊的本事,我也学不来。如此大事情,竟然依旧这般淡定。我若是有如此心性,或许当年墨家巨子的位置,能落到我身上。”
    大长老心中逐渐沉寂下来,巨子都不着急,自己急什么?
    只听得密室内打铁声犹若是大珠小珠落玉盘,端的动听,那大长老听在耳中,还有时间琢磨:
    “巨子的披风锤法又上一层楼,已经到了鬼神难测的地步了。”
    “日后有时间定要请巨子指点一番。”大长老听着耳边的响动,一颗心沉浸其中,整个人的心神随着那响动开始波动,印证自己的披风锤法。
    也不知过去多久,忽然只听得一声清脆声响,密室内元素暴动,所有火热之力收敛一空,神兵鸣叫的声音震颤铁塔,无数兵器随之迎合。
    “不愧是巨子,出手便是神兵。”大长老道了句。
    却见公输家的巨子自门内走出,手中拿着汗巾,擦拭着脸上的汗水,一双眼睛看向大长老:“多大的人了,一点稳重也没有,竟然坏了规矩。祖师曾言,锻造神兵禁不起丝毫惊扰。要是叫外面的小辈看到,成何体统?”
    “巨子教训的是。”大长老闻言受教,恭敬的赔了个礼。
    “也亏的是我修为高深,并不曾真的被你惊扰到,否则一把神兵报废,十年心血毁于一旦。”巨子忍不住呵斥了一声。
    “巨子修为惊天地动鬼神,巧夺天工,这披风锤法修炼至化境,岂会被在下打扰?在下何德何能,也配打扰巨子?”大长老陪个笑脸,吹捧了巨子一句。
    见到大长老面色坦诚的吹捧,巨子方才方才颜色舒缓:
    “对了,你如此火急火燎,不顾规矩前来闯关,可是有什么事情?”
    “老夫正要说。”大长老闻言不急不慢的道了句,然后自袖子里掏出一本书册:“巨子请看。”
    巨子接过书册,然后拿在手中打量,露出诧异之色:“这不是我公输家秘术吗?有什么好看的?整理的倒是齐全,除了我公输家最为核心的三大符文,其余的全部都记载了上去。”
    “这有什么好看的?”巨子不解。
    以大长老的身份地位,知晓这些秘传并不是什么令人大惊小怪的事情。
    “巨子,这本书可不是老夫整理的,而是我公输家弟子在外面买到的。”大长老叹了一口气,说的有些风轻云淡。
    “什么意思?”巨子一愣。
    “现在外面这本书刊印了不是几百万册,武林中人近乎人手一份。”大长老说出的话好无语气波动,似乎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什么?”巨子闻言骇然失色,脸上的皮肉不断颤抖,须发皆张火气翻涌:“此事可开不得玩笑!”
    “开什么玩笑,你去大街上去看,这书册随处可见。”大长老看向巨子:
    “巨子何必如此激动,天塌不了……。”
    “天塌你妈!你怎么不早说?”巨子气的火冒三丈,一把将大长老推开,转身就向着门外奔了去。
    “哎哎哎,你着什么急啊?你不是说天塌不了吗?”大长老看着火冒三丈的巨子,紧跟在后面喊了一句。
    此时公输家的巨子冲出铁塔,一路所见果然公输家弟子各各犹若是惊弓之鸟,眼神中满是惶恐不安,公输家的弟子人心浮动。
    在看众位弟子手中拿的书册,不正是自己手中的那秘本?
    “速传诸位长老议事。”巨子道了句。
    听闻此言,有执事立即上前:“回禀巨子,诸位长老已经在楼上等候多时了。”
    巨子二话不说,一路健步如飞,卷起一阵飓风,向着那议事大堂而去。
    人未到,各种争吵、怒吼已经遥遥传来。
    见到巨子走入大堂,众位长老俱都是齐齐停下话语,站起身行了一礼:“见过巨子。”
    “行了,都坐吧。”巨子眉头皱起,眼睛里露出一抹渗人的寒意。
    “事情诸位都已经听说了,诸位长老之中,知晓我我公输家所有秘法的人不多,而你们之中一定出现了叛徒。”巨子一双双眼睛扫过堂中那一双双面孔,眼睛里一抹杀机在流淌。
    “不管是谁背叛了公输家,可千万不要叫我查出来,否则定要叫你受尽折磨而死。”巨子声音冷酷,大堂中似乎浸染了一层寒霜。
    “事已至此,我也不必多说,诸位长老将近段时日的行程,做一个严密汇报呈递上来。当然,尔等也可以互相揭发指认。”巨子声音冷酷:
    “查出内奸之事不急,先想想如何将那流传在外的秘法收回来,不然咱们所有人都会有大麻烦。尤其是墨家,一旦得了我公输家的传承,再加上墨家几百年的机关术,咱们怕是要倒大霉了,被墨家重新压制下去。”
    公输家的巨子默然不语,只是双拳紧握,眼神里露出一抹杀机。
    许久后才道:“刊印百万册假的秘籍,散入江湖鱼目混珠。至于说能起到多大作用,还要看天意。秘籍既然已经泄露出去,再想追回可是难了,不知能否凭借我公输家的威望,号令天下各大势力,不得私自施展秘术。当以雷霆手段杀鸡儆猴,以血腥震慑江湖。即便是我公输家的秘术泄露了,但非我公输家弟子,用了只有死。”

章节目录

历史世界唯一魔法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第九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第九天命并收藏历史世界唯一魔法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