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婉的谈话跨度着实有点大,大到对这些世俗道理都烂熟于心的候烟岚都险些没反应过来。
    只是……
    她听到厉婉这种话,一想到自己可能真的要叫“娘”的时候,却是脸色腾地一下,红了。
    一旁明显是最近吃的比较好,脸上婴儿肥不减的杨薇听到这话,慢慢的抬起了头,朝着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赶忙又把头给低下去了。
    至于厉婉身边的另一个,曾经冰寒阁的大师姐林沐雪,更是一脸的懵逼。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
    我怎么就多了一个……娘?
    “娘。”
    清亮而温婉的声音传入耳中,林沐雪的身体顿时就僵了一下,然后一脸震撼的看着另一边的“大姐”候烟岚。
    怎么就……
    就能这么自然的?
    “哎!”厉婉脸上已经挂上笑容了,她依旧如刚刚那般,轻轻拍着候烟岚的小手。
    这笑容让人感觉如沐春风一般,大气而又温雅。
    “沐雪,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吧?不如也和娘说说,当初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还有这位圆脸的姑娘,应该就是杨薇吧?”
    “听贯……额,我曾听北儿他爹额说过,你还是万魔宗的圣女呢?”厉婉转头看向最边上,有些紧张的杨薇问道。
    “……”江万贯嘴角抽了抽,还行,他的威严还在,起码,你别在小辈面前叫我什么……贯贯这种名字啊!
    厉婉的语气依旧如刚刚那般。
    反倒是,林沐雪感觉脖子有些僵硬,她缓缓转过头,便对上了这位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娘”,然后缓缓吞了口唾沫。
    “沐雪啊,听北儿他爹说,你之前也是正派弟子吧?是冰寒阁的?不介意我江家这情况吗?”厉婉笑着问道。
    林沐雪嘴角缓缓勾起一个还算好看的笑容,默默地点了点头,又赶忙摇头,开始解释着她和江北的经历过的一些事情。
    “那时,他还是在造化们修炼,我也不知道他是魔门修士,后来是在陨神禁地试炼的时候……”
    ……
    圣殿内。
    江北打量着这个高大几十丈的大殿,暗暗咧了咧嘴,这房子要是拿出去卖,那得卖多少钱啊?
    这玩意比什么宅基地,庄园之类的东西可猛太多了。
    当然,他现在还不知道水元珠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现在……还是很感叹的。
    确实是有点东西的,这魔域,很是奢华,是他喜欢的生活。
    在这地方养老也属实不错,就是平时呼吸的空气不太清新,他这魔修倒是无所谓,但是老爹他们不行啊。
    “坐吧,别客气。”江北摆上一个沙发,然后笑着说了一句。
    那地狱君王瞅了一眼,眼角微微收缩,然后看了一眼自己平时修炼坐的小垫,虽然感觉这个差距有些大,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
    “别紧张,聊聊人生,谈谈理想便可。”江北摆了摆手道。
    “是,是……”那地狱君王和炼狱君王齐声答道。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但是我刚刚真的用得很少了。”江北看了外面的血狱君王一眼,很是无语。
    心中有无数个槽想吐出来,但是这事儿又是自己办的不地道。
    “是,是……”这俩老魔头又是赶忙点头,如同小鸡啄米一般。
    “这样,你看哈,大家都不容易,我也不逼你们,就三年吧,三年之期一到,你们就搞一下那个天地裂缝,没问题吧?”江北问道。
    “没,没问题。”地狱君王很想拒绝,因为他知道,这光头走了之后,受伤的可能还是他们三个……
    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你为什么还要来迫害我们?
    地狱君王心里有些憋闷,但是却无可奈何。
    “我就欣赏你这种人,比较随和。”江北站了起来,想要去拍拍这地狱君王的肩膀,但是这家伙上半身又没穿衣服。
    身体如同干尸一样,江北觉得有些……下不了手。
    “哎,我看你们这圣城也没什么好东西,这几件衣服就送你们了,不用客气。”江北说了一句,然后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随意掏出来点新衣服丢过去。
    “是,是……”炼狱君王继续点头。
    他已经没了心气儿。
    就在此时……
    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道轻呼声。
    “嗯?”江北眉头一皱,然后朝着那边看了过去。
    如果不是神识出问题的话,应该是那血狱君王要醒过来了。
    江北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过去看看,毕竟有两位大师在,还有逃命的遁法在,出不了事。
    “地狱兄弟,你现在这等我,我过去瞅瞅小红啥样了。”江北说道。
    “是,是……”炼狱君王继续点头。
    “……”江北有些失望。
    看了一眼自己的小面板,发现这地狱君王已经完全没有怒气值提供了,这应该不是什么高手喜怒不喜形于色的原因。
    按照他平时刷分的经验来说……九成九是吓傻了。
    江北撇了撇嘴,很快,三步并两步便出了圣殿。
    果然……
    血狱君王已经隐隐有了苏醒的征兆了,最起码脑袋上那八个眼睛不是“翻白眼”的状态了。
    正装有了好转。
    虽然那不大的嘴巴里还有白沫子往外吐着。
    江北也不知道怎么办,但好在这血狱君王人狠话不多,实力高强,他还是缓缓醒过来了。
    只是,好像是身体还是有些僵硬,动弹不得一般。
    他的八个眼睛动了动,然后一个接着一个的,缓缓睁开。
    ……
    血狱君王很迷茫。
    他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是万年天魔骨,那玩意剧毒无比,哪怕是他都不敢乱抗,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种骨粉竟然能这么邪性。
    确实,他这身体确实是剧毒无比,可能是骨粉找到了同类的东西。
    然后就冲了进来。
    那光头下手是真特么黑啊……
    怒气值+6666
    你要是说你有这种东西,那我们还打什么啊?
    还打啥啊!
    活着不好吗?
    你还有那种能帮人恢复实力的丹药,要是给我们来点,我们也恢复了,不就是开个天地裂缝吗?
    只要死不了,那我们就能同意啊!
    怒气值+6666
    谁成想,那光头一言不合就把那么一大罐子的骨粉给丢了出来,然后……然后那些骨粉就进了自己的身子里。
    这么长时间,他好不容易才将那些骨粉的毒性压制下去。
    但是自己体内的那本就不多的实力也没了……
    不过还好,起码命是保住了,这要是再来一下,那可真是……
    血狱君王一边在心里后怕着,一边又缓缓睁开眼睛,准备看看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然后……
    就当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
    迷茫之间,便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光头男,又握着与刚刚那一般无二的小罐子,正朝着他笑着,笑得很是真诚。
    “小红兄弟,揭盖有喜,再来一瓶?恭喜你中奖了!”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血狱君王浑身一颤,然后又失去了意识,这不当人子的东西!
    怒气值+250?

章节目录

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紫苑掌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苑掌柜并收藏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