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餐厅里过于昏暗的光线,和吉他其他部分的遮挡,让贝尔摩德缓了几秒,才从脑中闪回的景象中,判断出了吉他里那个古怪物体的形状。
    ——她竟然在吉他里看到了半截手指。
    ……纤长的人类手指。
    贝尔摩德:“?!”
    ……
    这时,毛利兰已经跟着中村悠介,走到了通往大厦内部的楼梯口。
    贝尔摩德双手支在桌上、抵着下巴。她望着中村悠介的背影,眸光幽暗。
    贝尔摩德坐在桌边看鼓手,看鼓手的鬼,则正扒在江夏肩上看她——旁边,原本正在打量中村悠介的人鱼,此时忽然鼻尖动了动,转头看向了贝尔摩德。
    然后开心地晃着尾巴靠近过去。
    ——苹果味忽然浓郁了很多。
    刚才,贝尔摩德身上的杀气极淡。
    尤其是在和柯南一行人汇合之后,越来越淡。
    鬼们没几下就把能薅的表层杀气薅光,嘀嘀咕咕地谴责了一下今天稀薄的杀气,并且一致认为灵媒师主人下次再来找大苹果时,可以开别的马甲过来,把本体藏远一点。
    ……谁知现在,鬼们惊喜地发现,刚才还寡淡如水的贝尔摩德,突然变得美味起来。
    ……
    贝尔摩德对挂在自己身上的鬼们一无所知,只是心里觉得有些沉重。
    她望着从屋顶消失、下到了大厦里的毛利兰,没了刚才看戏的悠闲心情,心思飞动。
    ——cool guy还在儿童餐那边专心取零食。否则刚才,他一定会跟着angel过去,如果出了什么事,两个人也好互相照应。
    可现在,只有angel一个人去了。而cool guy去取零食的原因,似乎是乌佐吃完了他餐盘里的薯饼……贝尔摩德忽然回想起刚才乌佐不断蹭同伴零食、看似非常自然的小动作,心里倏的一寒,乌佐是故意支开cool guy的?
    ……他想干什么?!
    想起刚才被盯上的毛利小五郎,又看看现在的angel。
    贝尔摩德眸光复杂,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在某些自己不知道的时候,angel干了什么踩在乌佐底线上跳踢踏舞的狠事,这才引来了乌佐的灭门。
    ……但那应该是不可能的。
    贝尔摩德对照了一下她自己。
    ——乌佐这种和她一样被angel和cool guy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黑暗世界里的居民,应该会很珍惜这道稀有的曙光。
    而且小兰也不会做那种事,她甚至都不像cool guy一样喜欢对人刨根问底,乌佐和她之间,怎么也不该有这种“灭门”程度的冲突。
    相比起来……
    贝尔摩德心里忽然一惊,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或许乌佐早就已经察觉到了“贝尔摩德对毛利兰和工藤新一的态度不对”,只是之前一直引而不发,直到今天,才借着这次偶遇,顺手开始了对她的试探?
    “……”如果是这样,那从一开始,今天他们聚在一起,就不是什么所谓的“偶遇”。
    贝尔摩德记得,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她找乌佐追问cool guy的情况时,曾经用乌佐的手机给angel打过电话。
    虽然那时,贝尔摩德打着“挑琴酒错处”的幌子,还事先把乌佐灌醉了,并在事后销毁了手机……但现在想来,她的对手可是一个恐怖的天才,难保这当中不会出现什么差错,导致乌佐察觉到问题。
    贝尔摩德:“……”
    ……得试探一下。
    她收回望向屋顶餐厅入口的视线,抿了一口酒,随意道:“戏剧要开幕了吗?”
    乌佐跟着抿了一口可乐,也随意道:“可能吧,你看着就好了。”
    “……”贝尔摩德想起刚才那个鼓手,越想越觉得对方不像好人,杀气又多了点。
    但再想一想她angel的武力值……
    勉强把焦虑的心情压了回去。
    贝尔摩德想,乌佐应该不会随便杀人……就算他会,至少angel也不在那个“随便”的名单里。
    现在她要做的,是相信孩子们之间的友谊,沉得住气。
    ……
    两秒后。
    贝尔摩德放下巨大的扎啤杯,拿起餐巾沾了沾嘴唇,很自然地站起身:“今晚喝得有点多了……我去一下洗手间。”
    ……都怪琴酒和伏特加长期对她危言耸听。她现在对乌佐究竟会不会动手、会对谁动手……心里完全没有把握。
    天才是很难猜透的。
    没太多底线、视人命如草芥、还喜欢追求新鲜感和刺激感的年轻犯罪天才更是。
    而且贝尔摩德以前没接触过那个鼓手——谁知道中村悠介是不是什么隐藏的武术高手,或者随身带着电击器之类的东西。
    还有,以angel单纯的性格,就算鼓手的武力值为0,只要他在签名时,随手递给angel一杯安眠药,她恐怕也只会开心地喝下去,而不会觉得有任何问题。
    ……
    另外,贝尔摩德想起刚才,自己那些追问乌佐“戏剧”的话,觉得自己就算想跟过去看一看,其实也能说得通。
    ——像她这样的神秘主义者,面对别人的秘密,当然也会有一点好奇。跑去近距离围观乌佐的戏剧,只是好奇的一种正常表现形式。
    这固然会增加乌佐对她的怀疑,但肯定无法成为什么决定性的证据。相比起来,还是别闹出命案更加重要——她不敢拿angel的命来赌。
    贝尔摩德步伐自然,心情紧绷地离席。
    江夏见她要走,估计是想去找毛利兰。
    想起贝尔摩德擅自给“乌佐”安上的帅气人设,江夏想了想,随口说:“别捣乱啊。”
    “当然,我可是不是琴酒那种无礼的观众。”贝尔摩德朝他一笑,“我只是不想坐在平庸的观众席,忍不住想去vip席近距离欣赏。”
    乌佐似乎对她的行为没什么意见,做了个“随意”的手势。
    贝尔摩德无声松了一口气,看似不紧不慢地离开。
    ……
    一桌人走得只剩江夏以后。
    柯南端着一大盘零食回来了。
    他踮脚把满载的托盘放上桌,自己也跳上凳子。
    然后疑惑地看了看两个空掉的座位,问江夏:“小兰和……那个人呢?”
    江夏伸出手,很自然地从他的托盘里拖过一碟零食:“去找乐队要签名了。”

章节目录

柯学捡尸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仙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仙舟并收藏柯学捡尸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