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梁若有所思,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吴姐,也许我知道郑書记找你来江州是什么事。”
    “哟,你小乔还能知道郑書记的想法?”吴惠文笑着打趣乔梁,“看来以后我还得多请小乔面授机宜,这样才能多了解郑書记的想法。”
    “吴姐,其他事我或许不知道,但这次郑書记找你过来,我可能还真的略知一二。”乔梁笑道。
    “是吗?那你倒是说来听听。”吴惠文跟着笑道,心里并没有真的把乔梁的话放心上,她可不信乔梁真能知道郑国鸿的想法。
    乔梁故作神秘道,“吴姐,你不妨自己先猜一猜。”
    “我要能猜得到,还用得着问你吗。”吴惠文微微一笑。
    乔梁笑道,“吴姐,我猜郑書记请你过来,可能跟江州市的人事变局有关。”
    “江州市的人事变局跟我能有什么关系?”吴惠文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小乔,我看你是想多了。”
    “吴姐,骆飞不是被调走了嘛,现在江州市的一把手空缺,指不定郑書记考虑让你来江州主持工作呢。”乔梁嘿嘿一笑。
    “小乔,你这想象力倒真是丰富,我看你可以去当省组织部的部長了。”吴惠文呵呵一笑。
    乔梁听吴惠文一点都不相信自己的话,登时有些不服气,“吴姐,你还别不信我的话,指不定我说的就成真了。”
    “你说的要是成真了,那你真能去当组织部的部長了。”吴惠文跟着笑,明显还是不信乔梁的话。
    乔梁听到吴惠文依旧这么说,突然冒出了逗吴惠文的想法,道,“我虽然当不了组织部長,但我却可以给郑書记当参谋,晚上我刚被放出来,本来是要见郭市長的,结果也见到了郑書记,郑書记还问我谁适合当这江州市的一把手来着,我就说吴姐你最适合。”
    乔梁说着,继续道,“吴姐,我可是亲自在郑書记面前推荐你了,怎么样,够意思吧?”
    “郑書记真的那么问你了?”吴惠文有些发怔。
    “那当然了,这种事我还能骗吴姐不成。”乔梁笑道。
    吴惠文听了,不知道在想什么,一时没说话,要说吴惠文对江州市一把手的位置没有想法,那显然是不可能的,虽然她现在也是地市一把手,但关州市是江东省最小的一个地市,而江州市却是江东省的经济大市,论经济地位,甚至不输省城黄原。
    从关州市的書记调任江州市的書记,级别上虽然是平调,但地位却是无形中提升了,分量也不一样,而且担任江州市的一把手,将来上升的空间也会更大,对于吴惠文来说,如果能调到江州市担任書记,其意义是非同小可的。
    乔梁听吴惠文没说话,以为吴惠文这次是真信了自己的话,刚刚还因为吴惠文不相信而着恼的他,这会反倒是怕吴惠文太把自己的话当真,回头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赶紧道,“吴姐,其实郑書记也就是随口一问,他估计是在拿我解闷呢,我也是随口答答,你别当真。”
    吴惠文听了,淡淡地笑道,“我当然不会当真了,不然岂不是被你这小家伙给戏耍了。”
    吴惠文嘴上虽然如此说,脸上却是目光深邃。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吴惠文不至于真的认为郑国鸿会在江州市一把手这么重要的人事问题上征求乔梁的意见,否则郑国鸿也显得太儿戏了,但吴惠文却是从中解读出了另一层信息,那就是郑国鸿心里可能对江州市書记的人选并没有最终考虑好,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江州市一把手的人选依旧未定,现在任何人都还有机会。
    联想到郑国鸿突然让秘書通知她去江州一趟,吴惠文心中泛起几分波澜,难道说,真的是跟江州市的人事变局有关?
    吴惠文一时思绪万千,电话那头的乔梁道,“吴姐,你明天要是过来松北,提前给我打个电话。”
    “好。”吴惠文点点头。
    两人聊了几句,因为时间已经挺晚,吴惠文明早还得赶到江州市区,叮嘱乔梁早点休息后,自己也挂了电话。
    乔梁收起手机走回客厅,见叶心仪已经开了红酒,笑道,“我点了几个菜,估计待会也送到了。”
    叶心仪点了下头,瞅了乔梁一眼,她刚刚在客厅里听到乔梁一口一声喊着‘吴姐’,这会忍不住八卦道,“乔梁,哪个吴姐给你打电话呢?”
    “还能哪个吴姐,就是以前担任过咱们江州市市長的吴惠文。”乔梁笑答。
    “吴市長,哦,不,应该喊吴書记,吴書记也这么关心你的情况?”叶心仪盯着乔梁,面色古怪,“乔梁,我发觉你的女人缘很好嘛。”
    “你想哪去了,吴姐一直都关心我的成長,所以打电话来关心我一下。”乔梁笑道,说这话时,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尤其是想到吴惠文那成熟漂亮又知性大方的容颜,再加上吴惠文身居高位而养成的那种特殊气质,让乔梁心里突然躁动起来。
    压下心头陡然冒出来的躁动,乔梁道,“要是吴姐能调到咱们江州市来担任書记,那可就太好了。”
    “听你跟吴書记说话的口气,看来你跟她关系很不错,她要是真调来江州市担任書记,那你这松北县的書记也没跑了。”叶心仪笑道。
    乔梁听到这话一时愣住,他还真没想过这事,如果吴惠文真的调来了,那他恐怕还真的会顺顺利利往上提一提,松北县的書记,恐怕还真的非他莫属。
    乔梁心里想着,笑道,“心仪,我要是当了松北的書记,就推荐你担任松北的县長,到时候咱俩搭班子,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叶心仪看到乔梁脸上带着坏笑,便知道乔梁这话是一语双关,轻啐了一口,“没个正行,一点也不像个县長的样。”
    “你这必须得给我解释解释,我刚说的话咋就没个正行了,难道我说的不对?”乔梁瞪着眼睛,“你倒是给我指出来,看我哪个字不对。”
    叶心仪好气又好笑,知道乔梁在跟她玩文字游戏,故意戏弄她,佯装不高兴道,“你再胡说八道,我可就走了。”
    “得得,那我不说了,喝酒喝酒,今天晚上必须把你带来的这瓶红酒干光了。”乔梁笑道。
    同叶心仪说着话,乔梁突然憧憬起未来的前程,如今骆飞完蛋了,被调到了省工会这样的闲职部门,而没有了这样一个不待见他甚至老想着打压他的一把手,自己接下来的提拔应该会顺利许多吧?如果吴惠文真的能调到江州来担任書记,那无疑是最完美的结果,而吴惠文最后就算是没有调过来,市長郭兴安也是十分支持并且欣赏他的,到时要是郭兴安继任書记,自己照样还是会获得重用。
    想着各种可能性,乔梁心里美滋滋的,或许再过一段时间,他就得被称为江东省最年轻的县書记了!
    乔梁想得很美,只是现实又真的会如他想的这般美好吗?
    围绕着江州市的人事布局,在省里边其实是暗流潮涌。
    乔梁和叶心仪喝酒喝到了12点多,叶心仪这才离去。
    次日,乔梁早早来到办公室,今天算是他从市检出来后,第一天正式上班。
    上午,乔梁召集县里的主要领导干部开会,听取这些日子的相关工作汇报。
    这是乔梁回来后主持召开的第一场工作会议,众人也都十分重视,汇报了最近的重点工作,一个个积极发言。
    乔梁在县里主持工作会议时,市里,早上早早从关州出发的吴惠文,在八点左右就抵达了江州,并且陪同郑国鸿一起吃早饭。
    陪郑国鸿一起吃早饭的还有江州市的市長郭兴安,郭兴安明显对吴惠文要过来的消息毫不知情,看到吴惠文的刹那,脸上露出了惊讶不已的表情,在郑国鸿招呼吴惠文坐下后,郭兴安才回过神来,连忙起身同吴惠文打招呼。
    双方各自坐下,郭兴安悄悄瞄了郑国鸿一眼,以及郑国鸿秘書张尚文的神色,见两人都神色如常,郭兴安心里立刻明悟,吴惠文是郑国鸿是叫过来的。
    一时间,郭兴安心里充满了疑惑,郑国鸿将吴惠文叫到江州干什么?
    心里打满问号,郭兴安这会也不方便多问,专心吃着自己的饭。
    “惠文同志,我还以为你得晚点到,没想到你这么早就到了。”郑国鸿笑呵呵地同吴惠文说道,他昨晚只是让秘書张尚文通知吴惠文今天过来,但并没有说几点,今天吴惠文这么早就到了,郑国鸿倒是对吴惠文多了个评价,对方是个时间观念很强的人。
    吴惠文听郑国鸿这么问,赶紧答道,“平时早起习惯了,想睡懒觉也睡不着。”
    郑国鸿点点头,目光在郭兴安和吴惠文之间来回扫视了一下,笑道,“来来,先吃早饭,吃饭时间不谈工作。”
    郭兴安和吴惠文听了,也都跟着吃饭,只是对于郑国鸿的心思,两人显然都揣摩不透。

章节目录

做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易克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克1并收藏做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