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那头蓦然安静下来,楚昱也沉默起来,只是嘴角带着状似无辜的笑意。
    两个男人隔着手机,陷入了一种莫名对峙的气场,空气中的每一粒因子都变得紧绷无比,似乎有一场无形的大战,正在酝酿。
    沈初夏一慌,手指不小心碰到了挂断键,“嘀”的一声,彻底回归了安静。
    这下,楚昱笑的更开心了。
    他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边残留的液体,一边嘶哑着嗓音说“好甜”,一边拉着沈初夏的手,放在他胯间突起的位置,毫不收敛的展示自己的雄伟。
    隔着西装裤,那东西还是烫得沈初夏心口一颤,又热又硬,像是具有自主的意识,刚一触碰,就蠢蠢欲动的弹跳起来,将裤子撑得几欲裂开。
    脑海中浮现那大家伙狰狞的样子,那么会肏,能用各种姿势,探穴入洞,直肏得尿出来了才罢休。
    一边抚弄,男人还特意挺了挺腰,精瘦健壮的线条暴露无遗,那眉梢眼角炫耀的意味。这场景,随时可以配上一句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花穴还沉浸在刚刚的高潮中,战栗中带着些许不满足,极其渴望手掌下这肉棍,能将那空虚撑满。沈初夏深吸口气,好不容易才压下情欲,松开手里的东西,用力推开身上的男人,目不斜视的下逐客令:“楚总要是清醒了,还是赶快离开吧”
    说完后,快速拉起小内裤,遮住还在流淌水液的某处,生怕晚上一些,身体里的骚痒再度降临。
    瞧见对方这幅要划清关系的样子,楚昱眼中滑过一丝失落,紧接着冷哼出声:怎么,喜欢上他了
    喜欢谁?徐秦?
    沈初夏微愣,下意识的摇头。
    可就是这一秒的停顿,让楚昱领悟到了不少东西,男人怒气上升,又有点昨天控诉的味道:
    还说不是喜欢他,既然不是,为什么拒绝我,还是说以前需要我,所以就勾引我,现在不需要了,就一脚踢开还有剧本的事,沈初夏,你不给我解释清楚,我今天绝对不会走!
    这么一说,还真是。
    回想起自己的行为,有那么点“用过即丢”的既视感,沈初夏心头浮现了几分愧疚,本想再渣一点,直接说这不就是成年人的规则吗?可是看楚昱眯起眼角、神情郑重的样子,居然有些说不出口。到后来只能转移话题,解释了下《荣光》的事情。
    好在某人还是讲理的。
    了解此中原委,楚昱总算不再对此事耿耿于怀,只是提到徐秦,依旧一副不对付的样子。
    沈初夏刚想再下逐客令,楚昱先看到了沈初夏堆在墙角的五个大箱子。
    “这都是什么”
    “搬家的东西,来不及收”
    说到这个,沈初夏也很头疼,那里头不乏大件物品,都是从原来跟梁明峰同住的公寓搬来的,她打算利用空余时间,每天收整一些。
    “哼,家里没个男人还是不行”
    某人说完后,卷起衬衣的袖子,居然真的开始干活。
    认识这么久,沈初夏见过各种各样的楚昱,有学校里文质彬彬的他、有创业初期跌跌撞撞的他,也有后来意气风发的他,还有昨天那个无赖醉鬼的他……可还是第一次,从这样的角度看楚昱,灰尘之中勤勤恳恳的擦洗搬运,没有三头六臂,也一点儿也不光鲜亮丽,倒更像个普通人。Vιρㄚzщ.cóм(vipyzw.com)
    这么一个打岔,沈初夏也忘了电话的事,也或许并不是忘了,而是刻意忽视。心中有个角落提醒她,既然不可能,那也就没有必要跟徐秦解释了。
    就像徐秦,也从来没有解释过和杨菱的事,不是吗
    不大却非常温馨的公寓里,一男一女就像是普通夫妻,一起收理家务。男人根据女人的指示,有的搬到柜子顶部,有的擦干净灰尘,摆放在房间各处,没一会儿,箱子一个个变少,家里也更完整丰富,有种一起打造了小家的错觉。
    等到全部收拾完,已经是三四个小时以后了。
    满头细汗的楚昱接过沈初夏递的水,伴随着咕嘟咕嘟的喝水声,喉结快速滚动,身上的汗珠也随之滑落,将衬衣完全打湿了。
    于是乎,一切都理所应当,一个干过活、浑身汗水的男人,自然而然的走进浴室,没一会儿,就响起哗啦哗啦的水声。
    又过了片刻,里头传来男人的声音,他说:初夏,没有换洗的衣服
    沈初夏瞪大了眼,对这个场景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等她拿了浴巾走到门口才恍然大悟
    这不就是霸道总裁文的标准套路嘛,下一步就是——
    果不其然,浴室门开了一个小缝,伸出一只满是水滴的紧实手臂,连浴巾带人,沈初夏整个被拽了进去。
    --

章节目录

在夫妻综艺里勾引别人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卖身不卖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卖身不卖艺并收藏在夫妻综艺里勾引别人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