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楚昱那般温柔的看向陈芸说“依你”时,沉初夏心口飞速的跳,几乎要以为是自己被骗了,人家是夫妻两,利益共同体,楚昱还是个商人,哄骗她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直到“沉初夏”叁个字念出来,她的心才终于落下。
    与此同时,陈芸的表情,那叫一个过山车式的精彩。
    从娇羞到惊讶到扭曲,能清楚看见女人的嘴张了张,反驳的话几乎要脱口而出。
    却又被楚昱的话堵住,他说:“行了,观众会理解的,毕竟当年你进娱乐圈,全靠她帮忙,如今别说一张票,送一档节目又如何,有钱就是任性!”
    哈哈哈,沉初夏差点笑出声。
    沉初夏自己是个不会用言语噎人的,要么就是不搭理,要么就是直接翻脸,第一次知道,没有半个脏字,还是一副为对方着想的样子,却能有这么大的杀伤力。甚至楚昱还提到当年的事,算是半个澄清,公开场合下,这不是逼陈芸为自己站台吗?
    这可比蒋雨琪之流讲话的水平高多了!
    陈芸被逼得不上不下,如果她反驳的话,当年的事毕竟是真的,知道的也不在少数,很容易留下把柄,也显得她恩将仇报;可若是不反驳,这张票,这口气,就只能认下了。
    稍稍思量后,陈芸强撑出一抹微笑,不承认不解释,只道:“听老公的!”
    十足的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
    投票权转到杨菱和方译洲手里,方译洲还是神游天外的感觉,杨菱干脆利落,拿起那张她准备的表格,指了指评分最上方的人,依旧是沉初夏。
    两票都归了沉初夏,这下,全场许多人都坐不住了。
    导演组也处于懵逼状态,趁着这个悬念未揭晓,直接切了广告,也给了所有嘉宾休息讨论的时间。
    -----------
    陈芸休息间,两个女人正在一起补妆,表情是同样的难看。
    “芸姐,怎么回事,你怎么投给沉初夏那个贱人?”
    蒋雨琪百思不得其解,她都将沉初夏得罪狠了,一旦对方起来,哪有她的好果子吃,而且……蒋雨琪想到沉初夏那张天生丽质的脸,再想想自己每年都要去医院缝缝补补,心中更是意难平。她最恨的,就是漂亮的女人。
    陈芸紧紧咬着后槽牙,手指甲都刺进了皮肤里。她想起当年楚昱看沉初夏的眼神,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两人身份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早就没了那些交情,可现在看来,楚昱依旧会帮那个贱人。
    可这样的理由却是不能说的,尤其不能给蒋雨琪说,否则这就会成为公开的秘密。她只能找别的理由:“或许是,阿昱他误会了,是我刚刚讲得太多,他以为我还念旧情……”
    蒋雨琪咬咬牙,有些阴阳怪气:“实在是可惜,不过还有梦佳姐,总不会真的便宜了那贱人!”
    两人俱是眯了眯眼,眸中带着阴毒。
    ---------
    而此时,张明哲夫妻的休息间。
    张明哲正在犹豫该怎么跟妻子说,他本以为其他两组,尤其是陈芸,她对沉初夏敌意那么明显,一定不会投给沉初夏,可偏偏她投了。
    不仅她投了,一向琢磨不透的方译洲和杨菱也投了沉初夏,这么一来,张明哲手里这张票突然无比重要,能直接决定沉初夏的去留,简直就像是烫手山芋。
    但他既然承诺了,就必然要做到,张明哲咬咬牙,直接开口:“梦佳,我们的票也投给沉初夏吧!”
    “嗯?为什么?”,王梦佳愣了下,一时间不明白丈夫的意思。
    该怎么说,说因为自己不小心跟她做了爱?还被人堵在狭窄的隔间调戏了一番?最终答应给票平息这场乌龙的出轨?
    张明哲说不出口,他不敢想妻子知道自己出轨后会是什么表情。强烈的愧疚感涌上心头,让他喉间发酸。
    可还没等他想到接口,王梦佳自己先恍然大悟了。
    “节目组的安排?我就说呢,怎么今天这么巧,全都投给她!看来陈芸是真的想捧沉初夏啊,她们的关系也不是表面看到的剑拔弩张,是我理解错了……我还想着不能得罪时代娱乐,都不敢说沉初夏的好话……事后采访我们多补一点对沉初夏的好话吧,希望能挽救……”
    听见妻子的理解,张明哲诧异了下,总感觉今天的事没这么简单,可这样也好,不用再解释,也不用担心那女人再玩什么花样……
    也算是,两清了吧!
    --

章节目录

在夫妻综艺里勾引别人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卖身不卖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卖身不卖艺并收藏在夫妻综艺里勾引别人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