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象确实有了一些思路,不过和玄法没有关系。玄法认为异魔各种无端变化,乃是其扭曲规则的体现,不能也无须理解。
    但当孙象看到郁垒变化万千,一会大钟一会救护车的,他不是像老吕一样感叹异魔捉摸不定,而是想到了女儿孙玉兰的理论:
    虚实态。
    即一切的可能性。
    孙玉兰的论文超维宇宙的几何性质本就是探讨所有存在或者理论存在宇宙的基本数学性质,天外天属于平行宇宙,或者说半位面的一种,当然在这部论文的讨论范围。
    那么根据孙玉兰的理论,郁垒现在表现出的种种诡异,并非完全由于其规则的扭曲。而是因为其存在并非完整。
    这个世界的天道无法描述郁垒,但也不能无视他的存在,因此郁垒被描述为随机的可能性。
    只有当他彻底融入此界的规则时,才会拥有一个确定的形态。事实上这项工作郁垒本垒已经完成了大半。他在夜魔堡中的黑影,恐怕就是一种保护层,是某种介于两个宇宙之间的妥协规则。
    那么实际上当夜在远征军营地中偷袭的其实也应该是夜魔堡中的黑影,但是孙象以太清剑境照出的那些黑色透明触手实际上误导了自己。
    因为真武大帝的太清真剑品阶太高,直接照出了郁垒在天外天中的本体的投影,也就是说,当夜孙象那一剑实际上跨越了位面击伤了身处另一个世界的郁垒,而不是异魔在这个世界的触手。
    只能说,这是以神念强行催动顶级功法的恶果,如果是真武大帝亲自施展这一剑,必定当时就能感觉到蹊跷。但孙象直到现在,借着在自己主场洞天中的优势,才了解了事情的全貌。
    简单的说,事情是这样的:
    有一只来自天外天中的异魔,不知从哪个口子将自己的触手偷偷伸进这个世界,他需要暂时保持低调,因为融入这个世界的规则需要很长的时间。这个触手就是异魔试探这个世界规则的感觉器官。怪不得尊者说他不是妖族。
    这头异魔在天外天中的本体非常强大,甚至太清一式人法地都只能伤而不死。但他伸入这个世界的触角郁垒就没那么厉害了。
    因为受到规则的压制,触手甚至离开黑影的保护之后就无法拥有固定的形态。他无法拥有以固定术型施展法术的能力,只能以肉体的力量进行缠斗。但同样因为规则的原因,孙象吕宁等人也没办法决定性的杀死他。
    除非夜妖郁垒彻底融入此界的规则,那时他将脱去黑影的外壳,将天外天中的本体拉入这个世界。
    或者孙大掌门杀入天外天,将他大卸八块。
    这两者同样危险重重。
    这样看来上一纪元的大修们确实厉害,他们研发的咒毒可以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规则下起到相同的效果。
    或者折中的方案,将异魔伸入此界的触手驱逐,也就是炸掉洞天。那样拓天图的世界可就没了。
    这些都不是孙大掌门的选项,他受到女儿论文的启发。
    既然孙玉兰推导出的公式精确的描述了郁垒此时的虚实态,那么反过来,是否能用这一组数学公式消灭,至少是驱逐郁垒。
    这是前所未有的尝试,因为数学和神念算文是完全不同的算法。
    “老吕,青雪,替我护法!”
    “好!”
    孙象闭目盘腿坐下,眉头紧皱,他需要大量的时间。
    数学和神念算文的统一性的问题,孙玉兰早已在混沌域中解决,孙象心里一直有琢磨,并且有方案,但他一直不敢轻易尝试。这是颠覆整个玄法基础的道路,假如有什么不可知的危险呢。
    他原本打算将玄门七十二脉全部流传之后,再潜心研究女儿最终的论文。这是一条前人从未踏足的道路,毕竟孙大掌门也是有野心的嘛,他希望后世的修道者提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是和鸿钧,陆压等人放在一起。
    但择日不如撞日,既然今天撞上了无法用普通手段杀死的异魔,偏偏又是在师父留给自己的遗物拓天图中,孙象的心理产生了一点小小的变化。
    师父虽然神魂俱灭,但是假如呢,假如在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中,师父还在通过拓天图看着自己呢?
    必须让师父知道,自己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
    孙大掌门的这个想法,是典型华夏子民的思维。众所周知,华人不敬鬼神,但敬仰祖先。平民百姓祭奠祖先,会去祖坟扫墓,顺便对祖先做一下工作汇报。
    当然,不可能谈鸡毛蒜皮的小事,为小事打扰祖先的安眠是一种极大的不敬,必须得是极大的荣耀。一般语气都是这样:“啊,有一件事要和祖宗汇报一下,家里的三娃考上状元了,我们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望祖宗知晓。”
    听出味道来了吧。
    同样,华夏作为一个国家,偶尔也会祭奠那些拥有赫赫威名的先贤。华夏的祖坟便是泰山,而只有皇帝才有资格向先贤们汇报。这里有个专业的术语,叫做泰山封禅。
    同样的道理,国泰民安这种稀松平常的事情,就不劳烦祖先过问了。能够登泰山封禅的内容,必须是“我们统一了天下”“我们族灭了匈奴”“我们干掉了米帝”这种级别,别的事情登泰山会被天下人耻笑。
    可以想象一下有资格登泰山做工作汇报的人,究竟得做出多么微小的工作!
    扯远了。
    总之在师父的遗物拓天图中,孙象需要拿出点牛逼的东西,让师父的在天之灵知晓,这个不成器的徒弟做出了一点微小的工作。
    吕宁似乎很清楚孙象的想法,他手持八荒夺魄刀,横于孙象之前。任何过来骚扰的异魔分身,都会被霸烈的刀光粉碎。
    尽管杀不死,气势上并未落下半分。
    只是孙象这个大招的准备时间也未免太长,吕宁从日落杀到日出,又从日出杀到日落,孙象依旧眉头紧皱,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吕宁使用的神刀极耗真元,他本来无法支持这么长的时间。但不得不说随手拉进来的周青雪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每当老吕略显疲态时,周青雪就给他奶个全回复,然后周青雪继续闭目养神,直到下一个全回复。
    两人就像永动机一样杀了三天三夜,所以说下副本带个奶妈真的很重要。
    第三天的时候,老吕已经杀得麻木,并非体力上不支,而是肝太痛!
    好在此时孙大掌门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大招计算。
    孙象的指尖,凝聚出一根金针。
    “混沌道法——逆运算!”
    指尖轻弹,金针扎进一头异魔的分身。对于扭曲庞大的肉块而言,这根金针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但正是这根针刺入之后,所有的肉块分身同一时间跌落地面不再动弹。
    天空中出现一个虚无的黑洞,黑洞极深,通向不可知的恐怖,其中若有若无的传来一声痛苦的咆哮。在拓天图中与吕宁大战三天三夜的异魔肉块,被这黑洞卷起的罡风吸引,旋转着飞入。
    最终没有在此界留下任何残渣。

章节目录

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喵神的爪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喵神的爪爪并收藏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