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在太子殿下的盛情邀请之下,程处弼很愉快地接受了太子殿下的邀请前往东宫。
    笑纳太子殿下专程举办的接风洗尘宴,唯一令人较为愉快的就是房俊和李恪那两个家伙惧于程三郎之虎威。
    已经不知道蹿哪去瑟瑟发抖去了,程处弼一人独享着太子殿下设下的盛宴。
    程处弼吃着美味佳肴,喝着醇厚的美酒。
    听着那位孤苦伶仃,与妻儿在长安相依为命的太子殿下在这里小声地吐槽。
    “我父皇之前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让小弟过去侍奉爷爷。”
    “结果今年,他一去,就让我回长安留守,小弟我……”
    李承乾颇为无奈地仰天长叹了一声。
    “如今还留在长安的除了东宫属官,还有马周马卿等几位辅政之臣。”
    “其他臣工,几乎尽数随父皇往东都去了。”
    “就连那国之监,也都已经提前迁往东都洛阳去了。”
    “啥?”程处弼一脸懵逼地看着跟前的太子还有于詹事,有些难以置信。
    要知道陛下之前前往东都,国子监数千学子,可是都一直呆在长安。
    于志宁呵呵一乐,呷了口酒,接过了太子殿下的话头继续言道。
    “因为之前国子监的国子学失火,导致烧毁了好几间房舍和教室。”
    “而一旦修缮,怕是会让学子们的学业受到影响。”
    “陛下考虑到,国子监治下的诸学,校舍多已经年久失修,意外频频。”
    “决定大兴土木重修国子监,不过因为这是一个大工程。”
    “所以,陛下就干脆下旨,命国子监诸学先迁往东都,在国子监诸学学子到东都去潜心研学。”
    “至于长安这边,工匠们也可以对国子监诸学都进行修缮与维护。”
    说到了这里,于志宁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显得有些无奈地笑容来。
    “陛下这么做也实在是太过了些,毕竟虽说国子监诸学学子,将是大唐未来之柱石。
    可也没必要如此大张旗鼓。如此一来,其实倒显得有些……”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是吧?”程处弼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就兴奋地窜回来告诉这两位兄长,他得到了陛下的首肯,陛下恩准,允他先入左卫担任一名校检郎将。
    若是他能够在军伍之中站稳脚跟,那么,陛下会亲自去跟他爹房玄龄解释,许他从军。
    对于此,程处弼与李恪倒也挺替这小子高兴。
    毕竟就房俊那体格,不当武将真是可惜了。
    而且那天在面对突厥人的时候,这个从来没有系统性接受过军事训练的房二郎。
    不但十分的勇敢,而且严格地服从着命令,单单从这几点来看,就是个当兵的料。
    再说了,这小子打小就不乐意学文。
    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哪怕是蘸了酱,就算甜了,歪歪扭扭的瓜还是很影响形象。
    不过这些事情,自然不需要程处弼这位晚辈考虑,
    “今天这小子应该下值了,回头我给他整点好吃的,就军中的那伙食,啧啧……”
    “兄台今日又准备整什么好吃的?”听到了这话,李恪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如果今天还是那些油腻腻的菜肴,李恪决定履行昨天立下的誓言,今天减肥。
    毕竟这几天吃油的太多,有些被齁着了,再说自己的肚子似乎有些不受控制向外发育的趋势。
    “也不是什么好吃的,就是准备做点麻椒豆花鱼来换换口味。”
    “就是咱们在骊山那里吃过的那种?”李恪顿时又有了精神,两眼一亮坐起了身来。
    程处弼斜起眼角,打量着李恪那年纪轻轻就开始挺起来的肚皮,发出了一声轻蔑地吡笑声。
    “处弼兄你啥意思?”李恪很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那日益圆润的小肚子,不乐意地道。
    程处弼呵呵一乐,懒洋洋地拍了拍自己那依旧刚硬如铁的腹肌,得瑟地道。
    “是谁告诉程某他要减肥的?莫非,那个人不姓李,姓恪?”
    “……减是当然要减的,但是小弟我现在腿脚不便,想减也没办法减。”
    程处弼一脸不屑地摇了摇头,这家伙,实在是没点立场,发誓跟放屁似的,唉,自己怎么会跟这种家伙变成兄弟?
    #####
    魏王李泰,坐在母后的居所御容殿中,看着那正在练习书法的亲妹妹李明达。
    口中回答着母后的询问,不过他的目光,时不时地又落在那盘就搁在不远处的油炸知了猴上面。
    看到青雀那副心神不属的模样,长孙皇后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
    看了一眼正在认真地练习着书法的亲闺女李明达,又看了一眼亲儿子魏王李泰。
    长孙皇后朝着魏王李泰道。
    “想吃就吃些吧,不过莫要都吃了,这可是你妹妹最喜欢的零食,她自己也剩得不多了。”
    听到了娘亲此言,早就已经馋得不行的魏王李泰讨好地朝着母后一笑。
    “多谢母亲,孩儿就吃亿点点……”
    肥手一伸一抹,两只知了猴消失,往嘴里边一塞之后,又伸出了手。
    “……”长孙皇后看着这才几眨眼的功夫,那盘知了猴就少了差不多一半,赶紧将盘子端了起来。
    有些哭笑不得地拍开魏王李泰那还继续伸过来的手。
    “行了,多少得给你妹妹留点……”
    长孙皇后可不敢再继续将这个盘子留在魏王李泰的眼皮子底下,而是端了起来,搁到了李明达的跟前。
    正在认真练习书法的李明达看到那已然少了一半的知了猴。
    有些不太乐意地扁了扁嘴,可是看到魏王李泰那讨好的胖脸,最终也没说什么。
    不过她还是愤愤地连吃了两只知了猴后,继续认真的练习着书法。
    李泰意有未尽地砸着嘴,唉……可惜了。
    不愧是程三郎那个混帐玩意炸制出来的油炸知了猴。原版就是不一样,不论是用料,还是火候。
    都要比自己带来的厨子强上太多,可惜,偏偏这小子跟自己有不共戴天之仇。“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太过快活,难怪我父皇总会想办法抽闲暇避暑。”
    “对了处弼兄,你觉得俊哥儿那小子能够熬得住军营之苦吗?”
    “我哪知道,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子自打去了

章节目录

大唐第一世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晴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晴了并收藏大唐第一世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