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幸,医生的结果出来了,安胜德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一时脑供血不足引起的短暂性晕厥,已经打了降压针,不久就可以恢复。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安念后来又找辅导员续请了两天假,尽管医生说安胜德的问题不大,她还是不放心,和童雨晴在医院照顾到他出了院。
    确认好真的没事后,她才又回到学校。马上要期末考试了,就算平时再怎么松懈,到了该复习的时候也不敢马虎。
    安念以前对学习总是没什么热度,上了大学后更是只求个及格就行。毕竟以她的家庭,无论怎样,毕业后在D市找个普通的工作混着日子,一辈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她就是这样一个没有追求的人,只想安安稳稳,舒舒服服渡过一生。
    可现在不一样了,安家岌岌可危,稍有不慎就会债务缠身,她再也没有资本任性了。
    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却在连续泡了几天的图书馆后收到了童雨晴发来的微信消息。
    点开语音是母亲激动到语无伦次的声音,每条都足足有五六十秒。他们家有救了,有一个老板不知在哪打听到他们的厂,表示愿意出钱收购他们所有积压的存货,甚至拿出叁百万投资他们工厂,解决他们目前面临的资金问题。
    这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安念如释重负般缓缓舒了一口气,脑子里连续多天紧绷的那根弦终于可以松懈了。
    还好,老天没有让他们家彻底走投无路。
    童雨晴说,为了表示感谢,父亲晚上会邀请这位恩人一起在D市的饭店吃饭。
    安念抿唇,盯着屏幕上童雨晴发来的信息愣神。
    高兴过后随之而来的也有隐隐的担忧。
    会有这么好的老板吗?不仅帮忙解决存货还拿钱让工厂渡过危机?安念就算不懂生意上的事,也明白商人大多都重利,谁会无缘无故去投资一个濒死的工厂。
    不行,她得过去看看。万一碰上的是和那个陈咏一样的不靠谱的。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去了并不能起多大作用,但就是不放心,他们家,实在经不起第二次的打击了。
    吃饭的地方离安念学校坐车大概需要叁四十分钟,看着童雨晴发来的定位,是在逸善斋酒楼,这个地方她之前来过,是家高档酒楼。
    约晚上七点多,安念到达酒楼门口,越过门口的感应门,便收到童雨晴催促的信息,说是客人已经到了。
    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听说今晚就他们几个人,加上厂里的财务,那个老板和他的助理,还有他们一家,一共才六个人。
    来迟了,总归不礼貌。
    她已经想好了说辞解释自己的姗姗来迟,却在推开门后,看到里面坐在主位的那个人,顿时震在原地。
    男人抬眼也看见了她,数日不见,她秀丽的脸似乎瘦了些,却是更显动人。扎着个马尾辫,难掩学生的稚嫩气息。
    童雨晴见她站在门口有些呆滞,赶紧起身将她拉了进来。
    安胜德一脸赔笑的向主位上的男人介绍着:“这是小女,实在不好意思,就在这附近上学,吵着要过来凑热闹,让您见笑了。”
    “无妨。”男人缓缓开口,语气竟然似乎有些愉悦。
    桌子不大,六个人坐还分得很开,安念被童雨晴安排坐在她旁边,正好在主位的对面。
    安念的脑子仍然嗡嗡的,怎么也没想到,季遇诚?父母口中的恩人竟然是他?
    既上次过后,他们似乎已经半个月没见过面了,安念也没放在心上,以为那些事就那么过去了。
    谁知他这次,竟然直接出现了在她父母面前。
    --

章节目录

心怀不轨【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款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款冬并收藏心怀不轨【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