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芮祖儿狂喷出一口金色血液,身形不断后退,直至围栏边上才勉强站住,
    整条画舫随之剧烈晃动起来,厅内的乐声忽断,涌出数不清的蚌精蟹怪,它们有的怀抱着琵琶,有的手捧竹萧,一个个怒视着坐在娘娘宝座上的那个年轻人。
    芮祖儿赶忙抬手示意,阻止它们上前送死。
    那名赊刀人仍保持着一手举茶慢饮,一手刀鞘平推的姿势,嘴角微翘,邪魅笑道: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祖江水神再遭重创,身体扶着栏杆不停晃动,若不是胸前宝珠替自己挡下了对方大半杀力,她现在只怕是肉身已毁。
    赊刀人,真的惹不起,那个人更惹不起,洪勇真的会死的。
    宝座上的赊刀人手腕翻转,那柄刀鞘凭空消失,他举目眺望远处半空上的冲江水神,点头笑道:
    “修行之路本就是一条不归路,你这位水神娘娘顾忌太多,瞻前顾后,导致坐拥大秦第二大水系竟然也只是八境龙门境,而那位钻牛角尖的冲江水神,正是因为心无旁骛,一心追求大道,修为竟比你高出不少,可知心诚则灵,”
    “可惜啊,就是胆子忒大了点,秦王嬴贞不同于其他皇子,他做为皇长子,身上继承了大秦王朝的国祚气运,兼之其稳坐军方头把交易,顺势便将一国武运收入怀中,当然了,我说的这些,像你们这样的人是看不明白的。”
    芮祖儿神情恍惚,勉力抬起头来,虚弱说道:
    “即使你是墨家赊刀人,最多也就是杀了我和洪勇,水势已成,你什么也改变不了,秦王嬴贞一定会死在这波洪浪之下。”
    “噢?是吗?”
    赊刀人呵呵一笑:
    “没错,我此行目的确实是保护嬴贞,但你就不好奇?我既然拦不住洪浪,为何现在仍不动身去那座破庙里,将嬴贞带走呢?”
    芮祖儿玉容逐渐变色,一双细眉蹙在一起,试探着问道:
    “你是说,除了你之外,还有人护着嬴贞,而且那个人,甚至与你不相上下?”
    赊刀人一杯接一杯的喝着茶水,他好像很口渴,也好像偏爱这个味道,他喝的很细致,绝不是那种大口牛饮,看上去温文尔雅,与他说话的语气判若两人,
    “徐公这个人你是见过的,我呢,也认识他,虽然和他没说过话,但我大抵能看出他的跟脚,方圆三百里这数十座大山,都是他五百年前从大海海底中搬来的,而他呢,潜伏大秦七百年,收揽半数龙气方才进入九境武夫雄霸境,但是水神娘娘今晚算是来着了,因为接下来,你很可能见到一位雄霸境巅峰武夫。”
    芮祖儿已是听的花容失色,脚下一软,一个踉跄差点蹲坐于地,
    她和洪勇的毕生追求便是进入上五境,但她即使成为十一境炼气士,当面对九境巅峰武夫,可以说毫无还手之力。
    徐公当年给她和洪勇带来的巨大震慑,仿佛犹在眼前,当她和洪勇站在徐工面前时,如腐草之萤光比天心之皓月,差距之大,霄壤之别。
    赊刀人话里的意思,她听明白了,也就是说,暗地里还有一位雄霸境巅峰武夫在保护着嬴贞。
    洪勇啊洪勇,你真是失心疯了,这种事情也是咱们能插手的吗?
    芮祖儿知道,眼下谁也救不了洪勇了,就连自己,如今也仿若别人手里随时可以捏死的蚂蚱。
    赊刀人忽的放下茶盏,极目望向南方,双目眯起,微笑道:
    “她来了,江神娘娘不妨好好看看,你们自以为毁天灭地、无人能挡的洪峰,在九境武夫面前,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芮祖儿随着他的目光,转身望向远处。
    漆黑的雨夜里,下游的江面上,一位看似柔弱的少女如同蜻蜓点水般踩水而来,
    她像是喝醉一样,身体摇摇晃晃,脚下踩出奇异的步伐,双拳一收一合,时紧时松。
    第二波洪峰已至,不再是先前的滔天水浪,而是夹杂着无数碎石滚木的浑浊泥流,
    洪峰过境所带来的巨大声响,如同滚滚天雷,两岸巨大的山峰已经被淹没至半山腰上,而且水位还在不断升高。
    天空上,洪勇仰天长笑,湿漉漉的脸上泪水与雨水交织在一起,
    这是兴奋至极的眼泪。
    隐忍五百年,今夜,他终于能再次带水走江,
    冲江水势所积聚起来的巨大威能,已经让他的修为以肉眼可及速度急剧攀升,感受着体内翻天覆地的变化,洪勇狂笑不已,
    画舫上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眼中,
    芮祖儿一旦有性命之危,他不会袖手旁观,但他看的出,对方真正的目标是自己。
    随着他一声怒吼,一声声布帛撕裂的声音响起,
    他的身体开始猛然膨胀起来,撑破身上的衣衫,随之而显露出来的,是一片片墨色的蛟鳞,
    一声龙吟响彻天地,洪勇恢复真身,这是一头足有十丈长的巨大黑蛟,
    只见他庞大的身躯在半空环游一圈后,笔直的坠入江中,然后裹挟洪峰之势,带水走江。
    在他的前方,一个渺小的身影正从远处逐渐靠近,速度不快,打出的拳架也很奇怪,像是喝醉一样。
    洪勇自然不会将一个人类少女放在眼中,如果不出预料,对方会在接触洪峰的一瞬间粉身碎骨。
    可惜的是,终究还是出了预料。
    少女在离洪峰还有二十丈的时候,忽然立定,渺小的身形陡然间给人一种山岳横亘在前的感觉。
    洪勇心中不由一颤,这是发自心底的震颤,这是面对无法跨越的巨峰时,才有的无力感,
    就像是当年,他见到徐工一样。
    秦清没有给他多余的思考时间,就这么隔着二十丈,一拳轰出。
    排山倒海?不是,
    地覆天翻?也不是。
    冲江断流!
    自秦清所立之处,这条千年恶水戛然而止,
    在她身前,漫天拳意将江水划出一道泾渭分明的屏障。
    而洪勇,如同淤泥中的泥鳅一般,被死死的钉在了洪浪中。
    不消片刻,芮祖儿所在的画舫已然无水可载,缓缓的陷在江底的淤泥中。
    而她本人,如同她庙中的泥塑神像般,僵立不动,
    宝座上的赊刀人再次拿起茶盏,小抿一口,摇头惊叹道:
    “雄奇天下,霸秀绝伦,蔚为大观矣......”

章节目录

可怕的大皇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圆盘大老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圆盘大老粗并收藏可怕的大皇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