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衡这次走在前面,手里举着一个小小的火折子。
    “你小心脚下。”
    杨轻寒想吐,不过多年的刑警素养让她忍耐了下来,“我知道。”
    杜衡道,“这下面像是堆积了许多骨头。”
    杨轻寒捂住鼻子,看了一眼脚下森然的白骨,“嗯。”
    光线太暗,看不太清楚,隐约像是一些陷进淤泥里的骨骼,不过看大小,不像是小动物的。
    或许是大型动物,又或许,是人。
    她不敢细想,收敛心神,紧跟在杜衡身后。
    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从山石缝隙中走了出来。
    一般人素质不高的,怕是在狭窄的山壁里面就会幽闭窒息而死。
    就连杜衡,踏出山缝的那一瞬间,脸色也苍白了不少,看得出来是在里面被憋的。
    杨轻寒还好,一直在有规律的调整呼吸。
    这里面的氛围太压抑太窒息了,稍不注意就会被夺走意志和精神。
    她见杜衡靠在石壁上休息,也缓缓舒出一口长气,“好了,现在我们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
    杜衡低着头,“嗯,这里面他娘的也太狭窄了,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堵在里面,味道难闻得想吐。”
    杨轻寒打量了一下四周,黑漆漆的,看起来是一个废弃的宽大石室,角落里是堆积如山的破烂衣服。
    难闻的血腥气越发严重,像是从角落里散发出来。
    杨轻寒掩住唇鼻,走过去,吹燃手里的火折子,眯着眼看了看角落里的东西。
    “都是人穿的衣服,这里难道是扔垃圾的地方?
    可是又不像……”“先别管这些了,我们要尽快找到梦仙台的位置,然后想办法打探到留仙珠。”
    “你心里就只有你的留仙珠?”
    “留仙珠乃我毕生所愿,我岂能不看重?”
    杨轻寒捂住鼻子,忍住恶心的感觉,白他一眼。
    自古以来,追求长生不老的人何其之多,但哪有一个人像杜衡这样奇葩的?
    把长生寄托在一个珠子上?
    炼丹吃药都比找珠子靠谱得多吧?
    杜衡休息好了,恢复了精神,走过来,揽住杨轻寒的腰肢,踮起脚尖,用轻功将她带到石室的上方。
    又进入一道比较宽的石道。
    空气流畅了很多,难闻的味道逐渐消散,巨石凿出的宽阔甬道里吹过一阵幽凉的冷风。
    杨轻寒眉头微皱,烦躁的一把将他推开,“麻烦你要做什么的时候能不能先提前告知我一声?
    这是做人的起码尊重!”
    杜衡舔了舔干燥的唇角,手上还残留着女人腰身柔弱无骨的触感。
    “抱一下怎么了?
    没有我带你上来,这么高的光滑石壁,你不会轻功怎么上来?”
    杨轻寒小脸黑沉,往下一看,见那石壁果然很深,只好将一口恶气又咽了回去。
    算了,现在人在屋檐下,不跟他计较。
    她转身就往前走。
    杜衡紧随其上。
    “你走那么快干什么?
    好歹我们同来同去,去哪儿都应该在一起。”
    “滚,离我远点儿。”
    “姐姐对我这么凶做什么?
    姐姐放心,一旦找到留仙珠,我定然会分你一半。”
    杨轻寒冷呵一声,并不在意杜衡的话。
    这世间大多追名逐利的人皆是自私自利,追求长生者亦然。
    他们得到长生,怎么可能会大发慈悲的分给她一个局外人?
    杜衡想利用她帮他一块儿找留仙珠罢了。
    一旦找到,卸磨杀驴,过河拆桥,鸟尽弓藏。
    他第一个要处理的,就是她。

章节目录

嫡女为凰杨轻寒辛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大风吹雪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风吹雪落并收藏嫡女为凰杨轻寒辛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