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醉眼睛里的怒火像是被冰封在雪山之中的岩浆地龙,暂时冷静了下来。
    他甩了甩手,转身离开。
    离开阴沉的洞穴,他第一眼就看到守候在门口的暗卫们。
    “岳夜和紫衣沙,找到他们的下落没?”欧阳醉问道。
    “在查了。”雪八此时不复刚才那般冷静,低头不敢抬头直视主人。
    “是吗。”欧阳醉轻哼,却没表露出太多情绪。
    欧阳醉就静静地站在原地,久久没有说话。一股无形的压力弥漫在每个人的心头上。
    “我让你们盯着胡五娘,现在他们在干嘛?”欧阳醉突然打破了平静,那语气倒是像问今日吃什么似的。
    “胡五娘近日如往常一样,白日巡逻,晚上在平安坊饮酒,只是这些日子,王家公子天天缠着她,竟还放言要娶她。”
    “王瑜身为嫡子,是不会娶这般白丁的。”欧阳醉听闻嗤笑一声,心头却涌上一股异样感,他又问道,“胡五娘当真没出过城没和外人接触?”
    “没有。”雪八回道。
    “雪一什么时候回。”
    越是没有破绽,越是有问题,是他大意了,心想着一切如此顺利,却忘了还有人对他的禁脔虎视眈眈!
    不过,胡五娘就没有破绽?一旦找到她的破绽,呵,定要将她碎尸万段!
    “早好。”
    当王瑜睁开眼睛的时候,从窗户缝透进来的阳光几乎要将他的眼皮灼伤,他抬起手遮住室外刺眼的光芒,不满地说道:“谁家的奴婢这么不懂事,要将小爷我刺瞎吗。”
    抬起手,他才发现这里并不是自己的府邸,皱着眉思忖了片刻,记忆才像泉水涓涓细流般涌进自己的脑海。
    他昨日在翠香楼和胡五娘吃饭喝酒,他下了可以让他们俩升天的药,然后竟是激情几晚,他几乎都要将整个身体都掏空了进去。
    只是记忆中的五娘热情的过了头?
    “王公子,醒了啊。”
    清脆悦耳的声音从身侧响起,王瑜侧过头一看,只见五娘已经梳洗穿戴完毕,神采奕奕的坐在茶几上,细细地品着茶。
    真是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啊!
    王瑜想了想昨日扶着自己的子孙根冲着她的胞宫射了一发又一发,恨不得将卵蛋都挤进她狭小的花径里,就觉得心头一热,彻夜未眠的眼睛也柔情得挤出水来:“你的精神这么好?”
    “那是。”胡五娘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两道弯,她说道,“我让厨房给你准备了补气血的,给你补补身子。”
    “那可好。”王瑜心里喜得像吃了蜜似的,想要撑起身子,可不曾想腰部一酸,竟快直不起来。
    胡五娘哈哈笑道:“来来来,我来帮你。”
    说完她便跳起身来,大步走到王瑜榻边,想要扶着他起来。
    但是,当王瑜的身体触碰到胡五娘的那一刻时,他的脸色一黑,反手将她推了开来,声音颤抖中带着狠戾:“昨夜是谁和我睡的。”
    记忆能骗人,但是味道不会骗。
    胡五娘身上根本没有欢爱过的痕迹,他宝贵的子孙竟不知道给了哪个贱婢!
    “哈哈哈哈,王公子,能和谁睡啊!整个平安坊都知道王公子在青楼里一掷千金,好不潇洒。”胡五娘被退后一尺,也不生气,拍了拍男人碰过的衣角,神采飞扬。
    上班偷空写的,晚上继续更!
    --

章节目录

一朝为奴(武侠H,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碑中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碑中妘并收藏一朝为奴(武侠H,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