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界之大,无奇不有。
    草木有灵可幻化精怪,山川有灵可蕴养异宝,江河有灵能生出蛟龙,天地有灵才有世间万物。
    剑魂之说自古有之。
    既然能被称之为法宝,蕴化而生的自主意识必不可少。
    剑魂也可称作器灵,是法宝所苏醒的意识形态,与法宝为一体,完全苏醒之际可发挥出法宝的最大威能。
    剑魂器灵千奇百怪没有固定姿态,可能是一道模糊的灵体,一个虚幻的野兽,一道刀光剑影,可能是水中星辰的倒影,一堵气墙,也可能是一条无形锁链,甚至是一道看不见的丝线。
    比如雾雨峰的雾雨剑便是完全的雨幕形态,散落在整个山峰,只有其主人方可令雾雨化剑,展现真正的法宝形态。
    法宝的意识没有太高深的智慧。
    剑魂器灵更像猫狗,以自己的喜好行动,一旦法宝认主,轻易不会反叛。
    器灵形态各异,有些强大的器灵能脱离法宝本身存在而不消散,而器灵最大的特点是随着主人的意念来攻守,真正的达到人剑合一的地步。
    听过了七剑典故,云极询问起冰魄峰小师叔的消息。
    提及小师叔,倪甫清立刻变得紧张起来,好半晌才道:“师叔曾经是鱼龙剑的掌控者,后来重创了师尊叛出宗门,小师弟以后别多问师叔的事了。”
    闻鸿才居然被自己的师弟重创,云极没想到。
    看来小师叔之事冰魄峰一脉讳莫如深,云极不再打听,转而问起傀儡。
    倪甫清:“师尊这一脉精通傀儡术,可我们这些弟子的天赋实在有限,乾冰诀已经耗费了我们太多心力,实在没人愿意再去修炼傀儡术,只有大师姐勉强传承了下来。”
    云极道:“我对机关傀儡比较喜欢,时常做些纸人木头人,不知师尊愿不愿意传我此术。”
    倪甫清:“肯定愿意呀!师尊还清醒的时候总对自己的傀儡术夸夸其谈,我觉得师尊对傀儡术的偏爱超过了剑道,放眼整个鹤州,师尊的傀儡术绝对称得上顶尖。”
    云极道:“如此看来,那位小师叔也精通傀儡术喽。”
    倪甫清:“的确如此,师叔的傀儡术与师尊在伯仲之间,两人经常切磋……”
    云极道:“师尊的傀儡术莫非也是七剑祖师所创?”
    倪甫清:“正是祖师所创,不得不说,我们七剑宗的祖师爷是真真正正的奇才,只可惜,受天妒,早早陨落,否则的话,鹤州一定会出现一位化神至强,打破修真界的魔咒。”
    云极道:“开宗立派者,哪有泛泛之辈,魔咒?什么魔咒?”
    倪甫清:“修真无化神,元婴为巅峰。千百年来,一代代的元婴强者陨落,明明元婴之上还有等阶,可就是没出现过化神强者,强如七剑祖师那等惊才绝艳之辈依旧在元婴境陨落,如果祖师不死,一定能成化神!”
    倪甫清对七剑祖师信心十足,尽管从未见过,尽管相隔千载,七剑祖师所遗留的七剑法宝却辉煌至今,傀儡术无人能及。
    云极对七剑祖师也十分敬佩,但他更想了解冰魄峰传承下来的傀儡法门。
    只要拿到法门,对照一番,就能大致确认七叔与冰魄峰小师叔之间的关联。
    此时天已大黑,一轮明月悬在远处的山峰之顶,看起来仿佛触手可及。
    云极道:“三师兄可知摘月峰是什么地方。”
    倪甫清:“摘月峰观星殿十分特殊,是一处推演天道变化的所在,殿主脾气古怪,连我们七剑宗的各大长老都要敬畏三分,据说与上宗有所关联。”
    云极道:“上宗又是何处。”
    云极已经听过两次上宗之说了,对这处所谓的上宗愈发好奇。
    “上宗……”
    提及上宗,倪甫清神色微变,凝重道:“鹤州大地宗门无数,上宗是能号令所有宗门的特殊存在,极其神秘,名做伏妖宗,也可称为伏妖盟,伏妖令下,万宗听命。
    与其说伏妖宗是个宗门,倒不如说成是一种类似修行强者的联盟,坐镇伏妖宗的强者均为元婴,有的是一宗老祖,有的是隐世强人。
    这些神秘的元婴强者联盟在一起,形成了修行界最强大的一份力量,所以伏妖宗才有伏妖盟之说。”
    怪不得伏妖宗被称为上宗。
    从名字即可看出,伏妖宗的宗旨皆在伏妖除魔,伏妖令一出,修真界任何宗门都得听其号令。
    伏妖宗在凡人眼中十分陌生,甚至无人知晓,但在修行界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云极第一次听闻伏妖盟之说,好奇道:“我们七剑宗可有元婴强者?”
    倪甫清摇了摇头,表情遗憾。
    “天色已晚,小师弟早些休息,明天我们这些真传弟子会去寒潭修炼剑诀,你若想学傀儡术,可去寻师尊禀报。”
    “师尊不是糊涂了么,对他说有用么?”
    “师尊大多时间是糊涂的,但如果提及傀儡术,师尊应该能清醒几分。”
    云极了然。
    这就好比老糊涂的普通老人,说别的没用,如果说一些他们最喜欢的事物,有可能会有回应。
    冰魄峰设有膳食堂,供给三餐。
    毕竟普通弟子多为练气士,无法辟谷,这五脏庙该祭还得祭。
    伙食不错,云极大吃一顿,回到住处美美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一早,云极来到后山寒潭。
    由于来得太早,其他人都还没到。
    云极一个人等在潭水边。
    潭水中心的浮冰上,闻鸿才依旧盘坐,隐隐能听到呼噜声。
    望了望潭底。
    没有鱼虾,也没有活物,死气沉沉,看不出多深。
    为什么鱼龙剑藏于潭底?
    难道是闻鸿才无法驾驭,还是有别的缘由。
    云极蹲在潭水旁边好奇的观察着寒潭,他身后无声无息的走来个身影。
    这人来到云极身后,探手一推,噗通一声,云极跌进寒潭。
    推人的正是二师兄秦伍。
    “这么不小心呐小师弟,寒潭凉,可别冻坏了身子。”秦伍恶作剧之后显出一副得意神采。
    他本来就看不上云极这个小师弟。
    人家其他六峰的真传弟子都是筑基,结果冰魄峰收了个练气士,说出去都跟着丢人。
    “秦伍!”俞静婉从远处急急奔来,到近前喝斥道:“这是寒潭,你怎能推小师弟下去,冻坏了经脉可如何是好!”
    秦伍不以为意道:“开个玩笑而已,又不是三岁小孩,好歹也有炼气修为,真气护体的话这么一小会冻不坏的。”
    这时其他弟子陆续而来,秦伍尴尬地笑了笑,亲自动手下去把云极捞了上来。
    结果不捞还好,捞上来之后,所有人都傻眼了。
    只见云极成了一个冰人,竟被冻成了一个大冰块!

章节目录

云仙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黑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弦并收藏云仙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