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了一眼夏保保,我就开始唱了,我的嗓音我还是知道的,本来也没指望唱的多好听,温灵听了我唱的歌,忍不住笑出声来,看着她破涕为笑,我就知道我的目的达到了。
    “抱一抱啊,抱一抱,抱着我的新娘上花轿!”唱到这里,我看向了温灵,气氛一下子暧昧了起来,夏保保突然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这么亮过。
    温灵见我这个时候看她,脸一下子就红了,一曲大花轿唱完,温灵早已没有之前的伤感了,我把麦放了下去,对着夏保保说道:“老夏,该你了。”
    “要不你们俩唱吧,我感觉自己有点多余。”夏保保幽幽的说道,感觉有些幽怨,“让你唱你就唱,你不是刚吃饱吗。我们俩还没有吃东西呢。”我白了夏保保一眼。
    夏保保听我这么说,尴尬的接过麦,然后点了一首《大红袍》,“温灵,吃点东西吧,看你中午都没吃多少。”“你也吃吧。”温灵甜甜的一笑,夏保保看着我们两个,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过。
    “早知道这两个人这样,我今天打死也不来!”夏保保在心中腹诽道,我不知道夏保保想的什么,反正觉得他唱的歌比我强多了,我抓了一块鸡翅就塞在嘴里。
    别说,这炸鸡还是不错的,夏保保就这样看着我们在这里吃着,肚子不争气咕咕的叫着,好不容易一首歌唱完了,夏保保想要吃炸鸡,却被我一把推开了:“再来一首吧,就唱个《金俊眉》吧。”
    “滚吧你就,我刚刚就吃了几块,要唱你自己唱。”夏保保说着就伸出了胖手,朝着炸鸡抓去,“就知道吃。”我摇了摇头说道,然后点了一首《痴痴的爱》。
    又和温灵他们唱了两个小时,温灵终于彻底释放出自己的情感了,也从失恋的阴影里,暂时走了出来,把温灵送回了宿舍,我叫住了要走的夏保保,“三清,叫我有事吗?”夏保保问道。
    “你还真聪明,我叫你肯定有事啊,走,买两罐红带喝去。”我拍着夏保保的肩膀说道,“那就走吧。”夏保保不知道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还是跟我去了超市。
    这个点超市的人没有几个,大多数都是买点零食就回去的,我们俩买了两罐啤酒,就从超市出来了,我打开了啤酒,啤酒沫直接就溢出来一些,我抿了一口,对着夏保保说道:“老夏,今天叫你,要说的事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夏保保听了我这句话,退了一步:“大哥,有啥事吧,我觉得你还是直说,你这样,搞得我有点慌啊。”“你慌什么,我又不让你送死。”我没好气的说道,这个夏保保怎么胆子这么小。
    “那你让我做好心理准备干嘛?”夏保保有些不理解的问道,“这件事跟你有关,也跟你老爹有关。”我有些严肃的说道,“跟我老爹有关?”夏保保皱了皱眉。
    他是在想不出我到底能有什么事,会和他老爹扯上关系,“三清,你不会要找我爸借钱吧,你还是放弃这个念头吧,我把的抠可是你想象不到的。”夏保保喋喋不休的说道。
    “你爸不会真的那么抠门吧,他可是—”“我靠,三清,你真打我爸的主意了,我个人可以把零花钱都借你,但是我老爸那边,你还是不要想了。”夏保保喝了一口啤酒,然后对我说道。
    “行了,我借钱也不找你爸,是另一件事,这件事我和你说完,你就不要和别人说了,要是告诉你爸了,千万让他也别和别人说。”我对着夏保保严肃的说道。
    “不是大哥,有什么事你直说啊,你这么搞我,我好慌啊。”夏保保哭丧着脸说道,“你先稳住,这两天看新闻没有?”我对着夏保保说道,看他这个样子,我都犹豫要不要告诉他这件事了。
    “你指的哪个新闻?”夏保保有些无语的问道,“就先说最近的吴子牛自杀的新闻吧,你知道吗?”我想了想说道,夏保保点了点头:“这个还有人不知道的吗,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自杀,话说像他那种土豪,应该不会自杀吧。”
    “你说的没错,他不会自杀,可是他就是死于自杀。”我一脸平静的说道,夏保保听我这么说,顿时就无语了,“大哥,你说的怎么这么绕啊,我感觉听不懂啊,你要不解释一下?”夏保保欲哭无泪。
    “行吧,看你这样,我就给你好好解释一下吧,就是吴子牛确实是自己,在街上把自己杀死的,可是这不是他的本意。”“那你告诉我,他自己把自己杀死了,怎么能算他杀?”夏保保突然说道。
    “很简单,有一股力量让促使他去自杀,这么说可能不准确,就像是鬼附身一样,控制他去自杀,这么说你听明白了吧。”我对着夏保保说道,可是夏保保还是摇了摇头,我突然怀疑他的脑子里是不是装的水泥。
    “那我说的再简单一点,有人控制他自杀。”“自杀怎么控制?”夏保保疑惑的问道,“这个问题问的好,我也在研究,到底是怎么控制他自杀的,他在死之前,和路人说了自己的罪行。”我继续说道。
    “蛤?你是说他死之前还和路人说话了?”“不仅仅是说话,吴子牛据说手里有人命,他把这些老底,死之前都抖了出来,而且还高喊了一声,基拉万岁,然后才死的。”我面色阴沉的说道。
    “基拉?”夏保保有些懵逼的重复了一遍,“没错,基拉。”我又说了一遍,“可是这个基拉到底是什么啊?”夏保保不解的问道,“不知道,反正我管这种杀人的力量,就叫做基拉。”我对着夏保保说道。
    “姑且先不纠结这些,可是,这些和我老爹,又有什么关系呢?”夏保保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基拉杀了不止一个人,还有银行行长,我怕他对鹤城的富豪下手,所以让你爸小心一点,有什么问题提前联系我。”我对着夏保保嘱咐道。
    “三清,谢谢,没想到这时候你还能想到我爸。”夏保保有些感激的说道,“行了,说这么多干嘛,干!”我拿着啤酒和夏保保碰了一下,然后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又和夏保保聊了一会,夏保保突然说道:“你说这个基拉,会不会想要谋反?”“你说的这个,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只是现在我们对基拉,还是了解的太少了,如果他要谋反,应该会大规模屠杀领导层啊。”我突然说道。
    “三清,这你就不懂了吧,直接杀人多没意思,基拉如果杀掉一些罪大恶极的人,就能获得人心,让那些人觉得领导层无能,最后他再杀掉那些领导层的人,就是顺理成章了,再夺权,也就顺应民心了。”夏保保有条不紊的说道。
    “行啊,老夏,看不出来你这么厉害啊,我一直都以为你只知道吃呢。”我开玩笑的说道,“去你的吧,我又不是饭桶。”夏保保笑着说道。
    “可是我有一点还是不理解,那就是基拉到底是怎么杀人的,这种杀人的方式,有没有什么先觉条件,或者说有没有什么限制,毕竟他没有大规模的杀人。”我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
    虽然没指望夏保保能给我答案,可是他能给我思路,也是极好的,夏保保摇了摇头:“我又不是基拉,我怎么知道他怎么杀人的,不过我突然有一个计划,可以假装拥护基拉,然后用基拉粉丝的身份,看看能不能吸引基拉出来。”
    听了夏保保的话,我顿时觉得眼前一亮,没错,基拉既然每杀一个人,都要留下基拉这个名字,那也就是说明,他还是想让人知道的,而且这种人肯定特别想要别人认可自己的。
    “你说的我觉得可行,老夏,要不你试试?”我对着夏保保笑着说道,“死开,我可就一条小命,要是让基拉知道我想害他,恐怕我这条小命就没了。”夏保保听我这么说,一下子就怂了。
    “哈哈,我就是那么一说,还能真舍得让你去当诱饵啊,再说了,就你这演技,两句话就穿帮了。”我拍了拍夏保保的肩膀说道,“我说三清,听你这样好像瞧不起我老夏啊。”夏保保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那你去当诱饵吧,我看得起你。”我微微一笑说道,“别,三清,我觉得有时候被人看不起,也是挺幸福的。”夏保保满脸堆笑的说道,开玩笑,这年头活着不好吗,是电脑不好玩,还是炸鸡不香,才会去选择在基拉面前演戏。
    “瞅你这个贱样,行吧,这个诱饵我看看谁合适吧,说实话,我是想亲自试试这个基拉杀人的手段的。”“什么,你还想去亲自试试,大哥,你是真的刚啊!”夏保保说着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总不能放任他一直乱杀人吧。”我有些无奈的说道,“可是你就是一个学生啊,管那么多干嘛啊,你不管,自然会有该管的人管啊。”夏保保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章节目录

边城诡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洛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疑并收藏边城诡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