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牛栏街的动静很快就吸引了官府的人。
    很快六部以及鉴察院的人纷纷赶来,不过在看到李承辞之后,个个知道已经没他们什么事了。
    “你们两个还能动吗?”
    李承辞看着躺在地上的滕梓荆与范闲淡淡地笑了笑。
    他们两人的伤挺重的,特别是滕梓荆,又不是自己来的快,滕梓荆就算不死,恐怕也残废了。
    范闲倒还好,以他的体质最多休息几天应该就能恢复。
    只是这滕梓荆就需要修养一段时间了,多则个把月,少则也要三四天。
    “谢了。”
    “多谢殿下救命之恩。”
    对比范贤兄弟间的感谢,滕梓荆的感谢就有些太正式了。
    不过李承辞也知道,这是身份带来的差别。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多说了,我现在就派人送你们回府,然后我会亲自派人来给你们医治的。”
    “不用了殿下,我自己也懂医术,我们俩的伤就不麻烦你呢。”
    范闲十分吃痛的站了起来,随后又扶起了滕梓荆。
    看着一脸强撑的范闲,李承辞开口说道:“医者不自医,就算我不派人给你们医活,那你们也最好找名医来检测检查身体。”
    李承辞也没有太过坚持,范闲与滕梓荆两人的性格都不是那种软弱的人。
    虽然这伤较重,但是两人绝对还是能挺过去的。
    所以李承辞便把重心放在了程巨树身上。
    这个家伙,可是北齐的一位八品高手。
    他肯定知道不少的秘密,说不定从他的身上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
    如今恰巧自己遇到了难题,说不定东街李府全家被灭一案与他有关呢。
    “呼!”
    一阵劲风吹过,只见狱山河,李忠义等人赶了过来。
    在看到李承辞没有受伤之后,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殿下火急火燎的冲出辞疑宫也不通知我们一声,好生让我们担心啊。”
    李忠义一脸担心的说道,刚才李承辞火急火燎地冲了出去。
    再加上刚才东街这边发生的动静,众人心中自然十分担心李承辞的安全。
    “好了,别说那么多的废话了,你们把他押回去。”
    李承辞淡淡的笑了笑,众人对他的担心,他自然能感到。
    只是在这种场合,还是严肃点比较好。
    众人听到李承辞的话,望眼过去便看到了程巨树。
    众人作为李承辞的心腹,自然对北齐也有了解。
    虽说李忠义,贾诩等人并非这个世界的人。
    但贾诩与李忠义两人也认识这北齐的高手程巨树。
    “这不是北齐高手程巨树吗?怎么会出现在京都啊?”
    “对啊?殿下,您是怎么抓住他的?”
    众人也是一脸的疑惑,这程巨树也算是比较有名的人物。
    平常都呆在北齐,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京都?
    “这个嘛,应该是为了杀人,只不过是谁指使他的,暂时不得知。”
    李承辞也是小小的撒了谎,从他的推测中和影视剧中的表现,李承辞认为这件事背后的主人应该是自己的二哥。
    也就是二皇子李承泽,但李承辞虽然知道背后的指使人,但是并没有说出来。
    他与李承泽关系还行,也没有交手过,所以他暂时没有打算把李承泽给害了。
    不过日后就不知道了,若是李承泽敢把手伸到他这里。
    李承辞可以保证,他的下场绝对会比太子还要惨。
    “好了,把他带下去吧。”
    不再想那么多,李承辞起身离开了这个院子。
    他现在又有一件事要去做了,那就是找到那两位神秘女子。
    ………………
    三日之后,司理理的花船上。
    叶灵儿如同影视剧中发生的一样,看到了她不该看的。
    而李承辞也是想到了叶灵儿的这件事,再让人把程巨树带回辞疑宫之后,李承辞审问了程巨树。
    可是奈何这个家伙嘴硬,李承辞一时间也是逼问不出什么。
    如今系统进入了升级休眠中,李承辞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可以逼问程巨树。
    用重刑,可李承辞也并非那种随意就用重刑的人。
    除非这个人真的把李承辞给彻底遭惹了。
    但是程巨树并没有招惹过李承辞,所以李承辞也没打算用重刑。
    而且这个家伙还是八品高手,一般的重刑对他来说根本就没用。
    一番询问无果之后,李承辞便打算先去调查司理理,便带人向着醉仙居而去。
    等他到了醉仙居的时候,发现已经晚了,司理理把花船烧了。
    司丽丽还是太谨慎了,不仅仅是她一个,就连阿无姑娘也跟着走了。
    “殿下,需要我们去追吗?”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是个人都已经猜出了司理理有问题。
    因此李忠义等人已经做好准备去追司理理了。
    不过李承辞却说道:“这件事我们就不用去管了,追查司理理与阿无就交给范闲吧,你们等一下去通知一下范闲。”
    听闻李承辞的话,众人也是有些疑惑。
    “为何交给范闲?”狱山和不解的问道。
    “因为这种事他擅长,况且我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我们还要继续调查李有钱全家被灭的事情。”
    李承辞面色微微严肃,对于李府全家被灭一案,他可是十分认真的。
    不知是出于第六感还是心中的指引,他总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这件事太诡异了,甚至诡异到让他觉得这件事很有可能牵扯到庆国的皇室。
    但是他又说不出来个道理,总之就是一种莫名的感觉。
    “嗯,那我们现在该干嘛?”
    “回府,接下来我要闭关一天,你们所有人都不要打扰我。”
    李承辞微微感觉有些头疼,随后便转身离开了醉仙居。
    回到辞疑宫之后,李承辞便把自己紧紧地关在了自己的房中。
    这么一呆就是半天的时间,手在门外的范若若和林婉儿也是心中十分担忧。
    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李承辞会露出这样的神色。
    因此两人心中非常担心李承辞,心中默默祈祷承辞哥哥一定要顺利。
    而李承辞呆在房间,就如同心有感应的一般,能感受到两人对自己的关心。

章节目录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青玉公子0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玉公子01并收藏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最新章节